【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九(ABO/MV衍生)

话说..这篇虐吗??应该..还好???(我觉得和《最坏情况》都比不了XD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九.

布鲁斯被那一声由什么摔落在地面上所发出的巨响惊醒时双手仍旧被镣铐吊在头顶,一连串的咳嗽后他的视野才随着胃里灼烧的痛感一同觉醒了过来。那个人质——他在大都会的废墟中救了一次——如今又从小丑手中救了第二次的小女孩依然昏睡着。她就躺在布鲁斯脚边的那一小块空地上,脸朝向布鲁斯,呼吸平稳,看起来仅仅像是睡着了、而不是因为受到了那些原本是针对他所释放的气味的影响。布鲁斯仰了仰脖颈,如果不考虑四个墙角都正处于开启状态的摄像头,这里看起来还算安全。

暂时的。

因为他不清楚坐在那些摄像头之后的疯子会在什么时候派人进来摘掉他的面具、而他也清楚他的面具仍没被揭下并非因为他们对自己保留了什么仁慈——那是永远不可能会在他们身上出现的东西——面具仍能被保留着不过是因为它何时被摘下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具有十足利用价值的事。要是他没听错的话,会被这件事所威胁所利用的、也是他最不希望会出现在这里的人,恐怕已经出现了。

至于那些早就让他的合成剂和抑制剂统统失效、引诱他两腿间的那个入口不知所措反应起来的气体他已经不想再多分神去关注了。在这幽禁空间之外那个最终还是靠近了卢瑟的克拉克、和他面前急需从这密闭空间里出去的女孩才是最值得去关注的。

他早就放弃了只会让他流失更多体力和理智的挣扎、而是屏息凝神注意着外面的任何一点动静。这种场景本应该由布鲁斯自己作保证、来确保它永远不会发生,就跟克拉克永远无法找到不被氪石伤害的方法、所以他只能让克拉克尽可能远离卢瑟一样,他们没法将这些天性所会带来的后果从自己身上剥除,而如果他们想要做更多的、常人没必要去做的事,那他们最好将这些统统隐藏起来。越深越好。只是连续两次的攻击方式都在告诫布鲁斯、长久以来他认为最有效的那个方法已经不再有效。

布鲁斯在心里默数着时间,第二声巨响发生在将近五分钟之后,仿佛有人在距离这里很近的地方破坏了一个什么装置,布鲁斯一边设想着外面可能发生的状况,一边用余光紧盯着地上那一团弱小的身躯。第三声巨响就在他的耳边响起的同时、自然的光线从面前漏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他看到了整个一面铁皮被小心地掀开了。布鲁斯对此并未感到惊奇,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主动来到这里时似乎就没考虑过克拉克会不会找到他,答案必然是确定的,担忧却也正是因此而来。但现在,他多少为了能看到克拉克就在他面前安然无恙地站着、既没有出现他不应出现的狂暴、也没有被卢瑟伤害而有所安慰。

“先……帮她。”布鲁斯忍受着克拉克过于强烈的信息素充斥进这个空间给他带来的冲击,他维持着最后的冷静,甚至不忘最需要帮助的人到底是谁。

克拉克奔向布鲁斯身边的同时、戴安娜也摧毁了对准布鲁斯的所有摄像头,他们同时注意到了昏迷不醒的女孩,克拉克立刻明白了布鲁斯怎么会又一次这么轻易地被困住——也没什么想不到的,只要那些疯子手上有人质,布鲁斯总会心甘情愿地去赴险。今天之前、那个不具象的“人质”是他自己和他们的联盟,而今天是这个女孩。也许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只不过让克拉克没法对布鲁斯的行为有所怨言,他也会有像布鲁斯时刻在提醒他一样、想要警告甚至是责怪布鲁斯的时候,可他没法说出口。

他又能以什么样的立场去责怪这样的布鲁斯?

铁制的镣铐被扯断了,布鲁斯的身体跟着他的双手一起脱力般往下滑。克拉克稳稳接住了他,他没有去想如果再早一些或再晚一些状况又会变成什么样,总之他接住了布鲁斯、他现在重新变得安全了,这就是最重要的。

“我以为……”布鲁斯将半个身体贴在克拉克胸前后勉强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后颈,又不顺畅地喘了几口,“卢瑟会做一些措施……”

“计划总有漏洞,”不管布鲁斯是否心里有数,克拉克都不想提到那块氪石,他揽着布鲁斯的手臂用了点力气,这足以确保布鲁斯没法推开他,“而且那些疯子总是忘了,我们现在是三个人。”

布鲁斯干咳了一声点点头后又看向戴安娜张了张嘴,他发现当情况变得没那么紧急后,他的意志力也正随着克拉克近在咫尺的气息逐渐松懈。

“交给我。”戴安娜将女孩小心地抱住、让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后又赶忙看向克拉克,“你得立刻送他回去。”

布鲁斯放心地看向了戴安娜,在那之后他像突然失去所有坚持一样往地面滑了下去,克拉克抱住他的时候有一种场景重现的感觉,很快他又想起来,也就是一天之前,他也是这样及时又不够及时地赶到了布鲁斯身边,接住了支撑不住的布鲁斯。只是今天,布鲁斯的状况要更糟,因为在他被克拉克抱起之后又陷入了一阵昏迷,只剩那种只有布鲁斯才会让他产生的无力感依然一模一样得可怕。

他将布鲁斯送回距离这里最近的玻璃别墅时,布鲁斯似乎已经被彻底卷入了热潮,克拉克放弃了从被放在床上时就开始不自觉战栗、含混地哼着什么的布鲁斯口中问出抑制剂在哪儿,布鲁斯压根就说不完整、或者说是不想说任何一句话。好在这幢别墅并不算大,克拉克在屋子里自己转了一圈,没费太大劲就找到了被藏在类似蝙蝠洞保险箱中的药瓶。只是一想到昨天的布鲁斯已经强制服用了过量的抑制剂,而今天又要重复一遍昨天做的事,克拉克就犹豫丛生。更让他忧虑的是在布鲁斯已经明确暴露了属性的情况下,这件事可能还会再发生无数次。实际上舆论、政府、卢瑟、小丑……这所有一切克拉克都不想去关心了,现下他只关心布鲁斯到底还能够承受多少?他并不想质疑布鲁斯的身体,但他不得不质疑这些药物。克拉克往手心倒了比昨天更多的量以后,甚至萌生了将它们全部捏碎的想法,如果他能够替布鲁斯做决定的话,他真的会这么做的。可那是布鲁斯,没人能强迫他不吃药,就像没人能强迫他吃药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有法子强迫所有人都看着他吃药。

克拉克着实对布鲁斯的这点固执深恶痛绝。

等克拉克捧着药回到床边的时候,他发现布鲁斯并没有好好躺着,而且他正在坐在地毯上、斜靠着床沿试图扯掉自己的上衣——那已经是他身上的最后一件遮蔽物,这套制服的其余部分早已经被丢到了床尾。

“布鲁斯……布鲁斯!”克拉克握着手心的药冲了过去,他想要把布鲁斯重新抱上床,却被好不容易将头从领子的束缚中挣脱出来的布鲁斯推拒着躲开了。布鲁斯现在真的一丝不挂了,彻底被释放的信息素也直冲克拉克的大脑,在他的脑子里沸腾成了火焰,烧得他的脑子又搅合成一团,下半身的反应更是愈发明显。

布鲁斯正在经历反噬一般汹涌的热潮,而且那种狂热比昨天、甚至有可能比他以往经历的任何一次都要强。克拉克有一瞬不想摊开手掌喂布鲁斯吃那些药,可他直到此刻都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布鲁斯所信任的那个同伴。

“布鲁斯,”他放轻了声音,在布鲁斯旁边蹲了下来,这声询问听起来又耐心又温柔,“要吃药吗?”

只要他说不吃。如果他说不吃的话……

布鲁斯看了眼克拉克,又瞥了那些药片一眼,克拉克以为他在示意什么,于是他也将手掌朝布鲁斯送了过去。他其实是失望的——因为他确实痛恨这些药物。然而他没想到,布鲁斯并没有用手指抓起那些药、像昨天一样急切地吞下它们,他只是又收回了视线,将额头抵着床沿,动作不大、但确定地摇了摇头。

“那就不吃。”药片随着克拉克的动作被甩落了一地,下一秒布鲁斯又被打横抱了起来,克拉克尽量让自己别去窥探布鲁斯的身体,他把布鲁斯又小心地放进了柔软的床垫之上,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开口提议除了吃药之外、那个可以更好地解决现状的办法,尽管他认为那是个就算是堕入本能的布鲁斯都仍会拒绝的提议——

“克拉克……”沉着还是在布鲁斯早就一团乱的脑海里死死悬挂着,不过在他伸手勾住克拉克的脖颈、让两人措不及防地一起跌进床铺里时,恐怕也终于被淹没得差不多了。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靠那份沉着告诉克拉克其实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布鲁斯,先等一等……”克拉克略为慌忙地撑起上半身,想让自己尽量少地去接触布鲁斯裸露的皮肤,他清楚布鲁斯不会喜欢这样的,可除非他飘起来或者完全离开这里、离开布鲁斯的身边——前者看起来太诡异,后者对他来说无法做到——否则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改变自己正压着布鲁斯的局面。

戳(同时希望以上部分不会被屏蔽)

-------

下章继续

2017-06-13  | 344 19  |     |  #亨本 #超蝙
评论(19)
热度(34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