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Stephen】非等边三角番外·逆流而上

因为是只有他俩的场合所以只标了两个名字...我欠大佬和议员一篇肉(照这种时不时打一炮的写法写的话..这篇大概能写个两年叭


警告同前,沿用原剧人物设定所以三观很不正,小朋友别看,大朋友最好也别看
------------
CH.1及脑洞    CH.2    CH.3   CH.4   CH.5

------------番外

Stephen被他的手下接来的时候,Thomas正看完那本小说的最后一个章节。他原本还特别嘱咐了司机,如果Stephen在到了以后还想坐在车里犹豫一会儿的话千万别去打扰,让他随意想在坐多久都行——反正他最后还是会出来的,对此Thomas毫不担心。从Stephen所住的盖瑟斯堡开到他的别墅所在的赫登地区并用不了太长时间,他们之间相距的路程很近,实际上,整个华盛顿对在威尼斯住了这么多年的Thomas来说都太小了。

他在慈善晚宴上认识Stephen的时候这栋联排别墅刚刚被他买下,他的大手笔就算在权贵集中的赫登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Thomas不是喜欢太过高调的行事作风,只是如今他想要在华盛顿定居并以此为辐射范围稳固下来的话,他就不得不以此作为开端。这样人们才会注意到他,会议论他,有需要的则更是会想办法早早来靠近他,张扬在这种时候只会变成有益处的事。

在轻却坚定的脚步声踏上楼梯之时,Thomas合上了书。落地窗前的窗帘本就半掩着,Thomas想了想,干脆将它们全部拉上了。Stephen在那之后由人带了进来,他笔挺地站在门边,神色憔悴,衬衫扣子也依然系到了最上面那一颗。尽管Thomas看得出他已经特意刮了胡子、也许还洗了个澡、用上了一点古龙水——那遮掩不了他的糟糕状态,不过至少证明了他认真地对待这次会面了。在今天之前,Thomas最近几次看见他都是在电视里,一开始是他坐在议会桌前,当着所有人的面为他惨死的情人流下眼泪,他的大拇指擦过含情的眼角,叫人看不清那其中的真假,引起纷纷的猜测。再后来,事情急转直下,更多的人出现在了电视上,Stephen反倒成了配角,像是这一切与他无关似的只会在屏幕的角落以一张小小的照片出现。Thomas一直也没真的让自己置身事外,他总能比别人更早地发现机会,在Cal为了挖掘真相被Stephen耍得团团转之时,他也没少为了这事费心。

他知道他找出的那些线索早晚能用上的。

谁也没先开口,Stephen站在那儿以后就抿直了他那张在Thomas看来薄情的嘴唇,面带复杂地看着Thomas,Thomas觉得有趣,他走动了几步,在朝向门口的那张沙发椅上坐下了。几个小时之前,他也是这样气定神闲地坐在里面,接起了Stephen的来电。

“晚餐稍后送上来,”Thomas做了个简单的示意,站在Stephen身后的人就了然地退了出去,“我猜你应该很久没吃东西了。”

“不,我……”Stephen疲惫的脸上终于起了些波澜,在那几秒的不自然消失后,Thomas发现他的语气异常柔缓,“那个没关系。”

Stephen在来的路上倒是预想过几句可能的开场白,但关心他需不需要吃饭显然不在他的预测范围内,不过他很快也就没再继续诧异了,他不了解Thomas——毕竟在以前,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了解这个男人的必要——他对Thomas的所谓“了解”就是在各种慈善晚会上的寥寥几面、客气礼貌的短信来往、以及那些昂贵精巧的礼物,所以他不知道隐藏于这全部之后的Thomas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说什么样的话,而为了到达目的,又会做多少准备。

就像他不了解他身边的所有人,却又总自以为能掌握他们那样。

“来坐吧。”

Thomas往他身侧的那张沙发指了指,在Stephen依言坐过去后,他倒了小半杯红酒推了过去。Stephen看了它几眼,最终没有接,他太清楚现在哪怕让自己沾一点点的酒精,都会毁了他自己毫无必要的清高和自尊。可那些东西有什么用?他在心里笑自己。

“你在看《了不起的盖茨比》?”Stephen把视线从酒杯之上略了过去转而注意到了Thomas放下的那本书,他抬了抬身体,瘦长的手翻开了小说的封面,“你喜欢这个作者?“

“只是在重新了解美国文化,”Thomas的视线顺着Stephen苍白到不健康的指甲盖儿一路蜿蜒而上,“推荐这一本的人说它能让我更好地理解这里固化而传统的阶级现象,那有助于我留在这里。“

“没有这个必要,”Stephen展露了他看到Thomas后的第一个笑容,很场面化,却并不勉强,“你已经成功了……才半年而已。”

“成功?“Thomas饶有兴味地又搭起了自己的腿,向后靠去的同时指了指书,“那些……‘上流人士’,他们在盖茨比家寻欢作乐,把盖茨比那里当成了放纵的好去处,但我们都看到了,那些人从未真正接受盖茨比,他们将他排挤出那个阶层之外,一如既往地蔑视他,想想最后那一幕是多么讽刺。”

“大家都知道盖茨比是个悲剧,”Stephen的眼睛又不自觉瞥过杯子,那股醇厚的香气在引诱着他,“但你和他们不一样。”

“你不了解我,Collins先生。”

“那就让我了解你。”Stephen回视过去,在看到Thomas又扬起的嘴角里饱含欣赏后,他觉得自己放松多了。不是说他之前多不情愿,只是当他面对着Thomas不急不躁的盯视时才终于彻底想通了,他到底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他必须坐在这里。在他确定自己不会再次把枪管对准自己的脑门之前,谁也没法把他从这里赶走。

“二十岁前我不被允许回到美国,“Thomas不擅长回忆往事,不过当他从小说中看见一点点自己的影子之后,多少让他又变得感性一些,“等我接手过那间旅馆以后,我自己又不想回美国了,我喜欢威尼斯,也喜欢在意大利做生意,看着衰败的家族重新在我手里变得有生机也极具成就感。那一切都很好,但是当你已经没法从中找到新鲜乐趣的时候,它就不够好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自己拥有得够多了,却还是无法停下。”

在不发表任何多余主观评价的Stephen面前娓娓道来感觉很好,thomas此前只知道他善于和他人保持留有充分余地的距离、却不知道他还如此擅长倾听:

“盖茨比想要得到黛西、证明自己从没有输给汤姆,而黛西,黛西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又什么都想要。”

“那你呢?”Stephen终于问出了口,这个仿佛坐拥一切的男人大费周章地赶走了那群想要蚕食他的如秃鹰一般的记者后、仅仅只是想把自己接来,然后陪他喝杯酒、一起聊聊小说?这不可能是Thomas想要的,就算它是,那也不是此刻的Stephen想要的。

“在我得到旅馆的同时,我也得到了别人的妻子,”Thomas没有立刻回答他,他并不急着想要把这对话硬生生切入主题,“年轻时我曾对此抱有愧疚感,等时间久了,我又发现这根本没有必要。我只是爱她,她也爱我,所以我们要在一起,而我不在乎她是不是别人的妻子。“

“这就是为什么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清楚你想要什么,Stephen自认在这一点上,Thomas比他明智许多。他这么想着的同时在脑子里窜过了几句小说里的句子,他上一次看这本书已经是多年前了,“所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Thomas的手指敲上沙发扶手的时候,Stephen怀疑自己是否还是太过急切了,他还不熟悉这种角色转换,他不再拥有和Thomas僵持的资本——但他明白自己应当尽快熟悉起来。

“全部。日后的政府合同、避税、所有涉及政府项目的地皮……”Thomas没让那个敲手指的动作被赋予更多额外意义,他满足了Stephen的疑问,简单而直接,“还有你。但别太在意,你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是附加的。”Stephen直视上了Thomas淡淡勾起的眼尾,他总结着复述道,自言自语似的语气里不存在任何质问。

“当然,”Thomas笑起来,那让他的口气变得似真似假,“不过附加的那一小部分偶尔也会起着决定性的因素,毕竟你和我一样清楚,那些……”

他的手指随意地指向某处在半空中打了个转,不意外地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Stephen的情景,他挂着讨人喜欢的假笑,恰到好处地迎合着每个人,比起那些迂腐、刻板、又极端自以为是的老头子,Thomas完全像看另一个更游刃有余的自己一般、从他身上看到了未来他们之间所会发展出的种种可能。

“那些老头子,”他接着说道,“可不像Collins先生这么懂得变通,善解人意。“

从未刻意掩上的门被人从旁敲响了,他们俩一起看过去,Stephen刚才没看见的人推着餐车低着头走了进来,他很怀疑Thomas到底在这里安排了多少手下,这点意大利的作派似乎并没被他所吸收的“美国文化”所湮没,而是完完整整地移植了过来。

“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Thomas示意着他们将餐碟一一摆放好,“所以只准备了一些简单的。”

Stephen早就忘了自己多久没吃过东西了,在他打通Thomas的电话之前,他甚至以为自己只需要再吃一颗子弹就可以了结全部。新鲜而上等的牛排在他面前摆着,浓汤散发着香甜热气,它们看起来如此可口,但在Stephen看来,它们比不过Thomas的一个小小决定。

“也许……”见Stephen依然没有动作,Thomas再次开口提议,言语间仍是十足的耐心,“也许吃完以后,就轮到我来好好了解你了。“

点一点

Stephen在浴室里待了很久,等他以临近虚脱的状态从浴室出来的时候,Thomas正躺在床上接电话,房间已经被打扫过,床单也换上了全新的。他不出声地站在角落听了一会儿后被仍在桌上完整摆放着的食物们吸引了。他慢步走向它们,为自己倒了杯酒,牛排早就已经凉了,不过还是勾起了Stephen迟来的食欲。他太累,太饿,太疲惫,他才意识到他无比需要这些东西让自己更好地打起精神。

他放轻力度,在纵向间一下一下地切着。这动作优雅而安静,刀叉碰撞上瓷碟也没发出太大声音,但这还是吸引了Thomas的注意,他翻过身看向Stephen,Stephen也同时看向了他,他没理会Thomas一边说着话一边冲他勾起的微笑,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当Thomas说完那句“48小时之内那篇报道一定要出现在报纸上”,第一口牛肉也经过充分咀嚼后混着红酒一起落进了他的肚子里。

他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评论(9)
热度(12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