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Mendez】火花游戏 -7-

久~等~~啦~~~

*发生在《二次结局》之前的故事

【1】  【2】   【3】   【4】   【5】   【6】


7.

在Solo离开的头两个小时里,Mendez觉得自己还算镇定——这是他在面临意外状况时的常态,情况越复杂,他反而越能理清头绪,就如恐惧总能激发人的潜能一样、困境也总能使他清醒。这种陷入孤立无援的情况不少见,在Solo出发前,他有一丝“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恐怕只会雪上加霜”的隐忧;而在Solo要无音讯后的第三个小时,Mendez发现和Solo身处一室不是他需要忧虑的:Solo迟迟未归、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才是最使他忧虑的。

一开始他还能劝说自己也许只是更习惯救人、而不是坐在这里等着被救,当天色渐渐暗下来,他开始不得不面对他正非常担心Solo这个事实。

如果Solo持续表现得像个不停闯入他的禁区、扰乱他计划还自以为是、从不知错的恶人那样,他只会觉得这种自困的现状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脱。他的身上还有一本能用的护照,利用酒店的客房服务他也完全可以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让他在紧急情况下变作另一个身份逃开监视也不是问题,然而只要一想到Solo正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对付着他不知道何种身份的人,他就没法做出这个决定。

那不是他会做出的事。他不想去计较Solo是否正是吃准了这点才放心地将他独自留在这儿、自己去独自替他解决麻烦的,Solo的善意表达得虽远不如他耍浑时来得直接,但它们还是完完全全绑缚住了Mendez的同理心。

在第四个小时来临、而Mendez发现自己不再做点什么就会很难抑制想要离开这间房间去找Solo的念头后,他尝试着用手机拨通了他和O’Donnell之间的秘密线路,对于这条线路是否安全他也仍存有疑虑,所以他用极其漫不经心的语气给对方留了言,询问了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圆满结束的那个任务。以他和O’Donnell之间的默契,只要O’Donnell能够听到这通留言,他相信对方也会在第一时间联络到他。Solo为他安排的这个落脚点目前来说还算安全,但Mendez清楚他自己的存在会让这里变得不那么安全。

而这最后却会波及到和这桩意外截然无关的Solo。Mendez为这种认知感到不安,当Solo出现在他的世界时,他只是希望他和Solo之间的所有问题都在他们俩之间解决。麻烦到他在当地的朋友已经超出了Mendez原本的预计,但他没想到Solo就是能这样一再打破他的构想、让两个人之间牵扯到的事越来越复杂。他难得地后悔起了自己没在Solo离开前强硬留住他多问一些讯息,哪怕知道他去了哪儿,自己也不至于在房间内来来回回踱步。

等时间走完第四个小时,而Mendez决定他至少得联系一下那位在警局的朋友、看能不能从他的消息网中获得一些什么信息时,电子门锁的声音将他从那种慌乱的忐忑中解救了出来。Solo打开门后又踏进房间的步调很悠闲,他不止全无慌张和疲惫、看起来更像是只离开了四分钟那样回到了这里。

Solo其实相当意外Mendez仍待在这间房间——他知道这个正板着脸径直走向自己的男人有能力走得远远的、而且这一次绝对是可以彻底离开的好时机,CIA和他失去联系同样也意味着Solo失去了可寻的踪迹。但Mendez不仅没有,他还挂着显而易见的担忧着急地扶住了自己。Solo身上还有些残留的枪火及血腥的气息,这致使他分辨不出Mendez那一个细小瞬间的皱眉是缘于这股味道、还是缘于自己的那些外伤。

“我以为你看到我的表情会更开心一些。”

Solo的笑展开得自然而然,Mendez抿嘴拒绝回答的表情也不出他所料。他刚说完便抬了下被Mendez搀着的胳膊,他倒是很享受Mendez主动贴近的关心,不过这会儿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个受了什么重伤的人一样装腔作势,他是受了点伤,不过不严重。Mendez的眼角小幅度地垂着,在无声地吸吸气后,他放开了Solo。Mendez还站在原地没能整理好心绪,Solo就自个儿朝着长沙发走去了。

“放倒了三个,跑了两个,”Solo把Mendez在方才没见过的另一把枪扔进了沙发后径自重重坐到了沙发之上,他的头靠向了椅背后又转了个角度看着满脸凝重盯着他的Mendez,心情莫名愉快,“他们比我想象中还是要能干一些。”

“Solo……”Mendez有一些难以言喻的不快,他不知道自己希望Solo在他面前表现成什么样,但他知道总之绝不会是现在这样仿佛他只是去见了几个朋友那样,黑色外衣上被划破的那几个口子太过明显,不管有没有真的伤到Solo,Mendez都没法对他们视若无睹。

“不过我运气不错,放倒的都是些嘴没那么严的家伙,他们告诉我不少信息。”Solo让Mendez的欲言又止变成了真的“欲言又止”,他抬了抬上半身,又自在地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显然有人出卖了你和那位‘餐厅经理’,他手上有不能被美国得到的情报,所以他们认为你也不能活着回到美国。”

“俄罗斯方面的?”Mendez一步步地挪到他的对面站着,从他略微俯视的角度看过去,只有一道破口似乎渗出过血,除此之外,Solo手背上那一大块擦破的痕迹似乎就是最为令人瞩目的伤了,Mendez有许多想问Solo的,可在那其中没有任何一个问题关乎他自己的面临的难题,“需要我帮你处……”

“我猜你已经联系过CIA了,”Solo再次极其刻意地打断了他,像是打定主意不想让Mendez多过问他在过去的几个小时所经历的事,“怎么样?有什么回应吗?”

“没能直接联系上,不过再过不久我的上司应该就会联系我了。”Mendez察觉出了Solo的意图,他理了理鬓角,决定就如Solo所想、不去过问他不想自己去过问的事。

“那就好,”Solo小口抿着酒,视线有意无意地忽略了Mendez的踌躇,“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找上你,不过之后我就不能担保了。”

“我不觉得我需要担心,倒是你……”

“我怎么了?”Solo反问着他,Mendez这会儿所表现出的犹疑无措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Solo原本不想让Mendez被自己的举行为所感动,不过显然,这个男人心软的程度比他以为的还要高一些。在好意和恶意之间,他大概总是会下意识地去把别人给予他的那一点点付出看得更为重要。

Solo总是能对他的柔软又无奈又欣喜,就像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宝藏,吸引Solo不由自主想离得他更近。

“我可以想办法帮你离开,”Mendez在那口酒被Solo吞下的同一秒下定了决心,“在他们把你也列为目标之前,不止是那几个雇佣兵——”

既然Solo已经抢先和他摊了牌,他也认为自己没太多婉转的必要,“——还有CIA,我还没有搞清楚你和CIA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联系,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希望介入和CIA有关的麻烦事。”

“所以你准备做一件你认为的好事、在CIA又追捕我之前放跑我,然后把你这个暂时被CIA‘遗忘’的小可怜留在他们的枪口之下?”

“我不会那么容易被他们找到。”Mendez在这点上也有着同样的自信,他可以让自己隐藏起来,再等着O’Donnell指派的、可信任的人来联系他,这只是时间问题,对没有任何后援的Solo来说则不然,“我今天给你的护照是可用的,那可以帮你脱身。”

“我可不可以认为这是另一种你想出的、自认可以摆脱我的方法?”

“别开玩笑。”Mendez的口气里有或多或少的愠怒,他正在意着Solo的安全,Solo看起来却远远不如他在意自己的处境,Mendez真希望他真的只是太过自信、而不是不把自己的死活当回事,“我只是认为你没必要为了与你无关的事冒险。”

“我说过了,你和我有关,这整件事对我来说就不算‘无关’。”Solo喝光了那一点点后像是终于畅快了不少,他又坐起来,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Mendez能看到他在抬起肩膀的时候稍显费力,但那一个小小停顿很快被Solo连贯的动作掩了过去。

“现实就是,从头到尾它都确实与你无关。”Mendez警告自己理应回到冷静的状态,他明明可以用更具有说服力的语气去劝说Solo,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少许无奈的迫切:

“但现在你已经暴露了,你招惹了他们……”Mendez站起身绕到了他身边,接着又拿着那瓶酒一起站到了Solo能够着的范围之外。酒精是个好东西,不过对受伤的人来说,Mendez觉得自己有资格让Solo暂时远离它。

“我招惹过很多人,”Solo暗自分辨着Mendez尾音里的颤抖,他把脱下的衣服随手扔开,崭新的伤口在裸露的肌肉之上无比显眼,倒是他之前一直向Mendez时时提起的、肩膀上的那个、已经褪成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印子,“你也算一个,对吧?”

说话的人表情是不甚在乎,大概疼痛对他造不成太大影响,即便如此,Mendez的心还是因为那些不足以致命的细小伤口而开始沉浮不停,无论Solo表现得多么轻松,他身上的伤口实实在在地证明了他曾出于多么危险的境地,“而我并不会杀了你。”

Solo的种种荒诞维持在一个令他进退不是的范围里,他不至于真的因那些玩笑或者靠近就对Solo痛下杀手,他们之间也许更像——尽管Mendez自己不想承认——一个你追我跑的游戏,Solo的越界里充满目的明确的试探,就像他无比确定他的招惹不会导致任何严重后果。可那群人不一样,那群人的目标从头到尾都不是Solo,Solo却把矛头都指到了他自己身上。

为什么?

因为那一簇根本看不到痕迹的……火花?

“想杀我的人倒也确实不少,”Solo活动了下肩膀,确认了自身并无太大问题,“他们恐怕还得排个队。”

“……你没必要做到这步,”Mendez很想去帮把手,不过他明白Solo并不需要他的帮忙,“这是我们CIA自己的问题。”

“而你们CIA就是擅长把问题搞砸,”Solo在“你们”上拖长了调,他扯过一段纱布,不怎么上心地在侧腰裹了一圈,“我以为你会比我清楚中情局的作风。”

“……我也以为你面对风险会更理智一些。”

“是否要理智完全只是基于个人的选择,而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是没法理智的……”Solo敷衍地在纱布上打了个结,重新看向Mendez的眼里滑过固执,大部分时候他都不愿意让自己被困死在一个圆圈里,但总还有那剩下的一小部分会让他生出奇特的执著,比如不愿轻易与Sanders达成协议,比如在寻宝中获取宝贵的财富,比如,那个告诉他,未必所有相遇都是陷阱的Tony Mendez。

“那就是相遇和爱情。”

Mendez不知道Solo为什么要在这种关头和他论及爱情这个话题。它就像是一个……和Solo完全无关的话题,他可以拥有艳遇、拥有激情、拥有一切旁人羡慕不来的浪漫。

但那都不可能是爱情。

“爱情就是……互相吸引的同时也要打败很多犹豫,”Solo很了解Mendez在想什么,大多数认识他的人当听到他谈论这些时,多是抱以同样的态度:不可理喻或是可笑至极。他缓步靠近Mendez,试图捕捉他的情绪,“你知道的,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这是很不容易的事。”

Solo的不懂退缩总在展示着一种近乎偏执的积极,就好像他总能从他正在做的事情中汲取一个他必须这么继续下去的意义。Mendez实在不理解他面对自己时的这个“意义”是什么,他们的相遇应当从何说起?从他用枪顶着自己把自己逼上手术台吗?还是潜进他的房间翻出他的所有证件?Solo的无理在很多次都对保守的Mendez造成了不小的冒犯,而Mendez不可能仅仅因为Solo的一句“我喜欢你”就把这不短时间里发生的种种都轻描淡写地忘带过、然后去尝试新的关系。他是无论做什么都需要有清晰理由的人——承认这个突如其来的“喜欢”也好、接受Solo愿意替他抵挡凶险也好——但Napoleon Solo所谓的“火花”不能构成那个理由。

“Napeleon先生,你知道最滑稽的是什么吗,”Mendez没顾上躲避,他的头微垂向一个角度,似有若无地摇了摇后终于开了口,“你甚至都不相信爱情。”

在Mendez看来,Napoleon Solo是不相信爱情的人,他也亦然。如果对Napoleon Solo这种人来说爱情是消遣品,那对Mendez来说,爱情就是与人生无关的附属品。以他的见解,爱情多少是件有点滑稽的事,它是建立在幻想之中的情感需求,以Mendez对身边人的种种经历所见来看,它毫无道理可言,又时常令人变得歇斯底里,它虚幻,缥缈,且大多数时候,它恐怕只有以伤痛才能证明自身的存在。

“你不止不相信……”Mendez接着说道,他反击得毫不留情,也没什么需要留情的,Solo不就是那样的男人?把一时兴起的征服当成挑战,随意得就像某个心血来潮的嗜好——

“你的口中那所有对于爱情的夸夸其谈实际听起来都空洞而可笑。”

这种说厌就厌的游戏又怎会值得Tony Mendez去当真。他的所有冒险精神都用在了陪他度过半生的工作中,在他余下的那点真实人生里,他已不再需要这些无端的意外。他更不需要这个男人因此就为他担上风险。那些有名头没名头的“帐”总是可以慢慢清偿的,可他必须阻止Solo继续为了他而蹚入这趟浑水。

“你认为我不了解爱情?那么……”Solo看着Mendez,对他执拗的顽固生不出任何恼意,“你了解?”

“我不了解。”Mendez通常都会避免武断,不以自己的局限思想去断论他人,但爱情这东西,身处其中的人迷失了自己,身处局外的人又难以窥得其中真谛——“我也相信没人能真的了解。”

“也许爱情就是能让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变着法想要说服另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那个用最特别的方法让他也最终进入那个公园、和流浪汉们一同席地而坐的Mendez现在就站在他两步之遥的距离,在此时进一步或退一步,几乎就成为了是会让Mendez接受还是排斥的界限。就连Mendez也清楚这个说着“我就是这种人”的男人一定会继续缩短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直到自己在无所适从间难以逃脱。

但Solo还是退了一步。而这也同样换来了Mendez片刻的不理解。

这并不是坚持要在Mendez面前继续保持真实自我的Solo应当会做的选择,然而当他学着像Mendez一样、在一个陌生城市放下所有戒备和算计、完完整整投入其中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被Mendez改变了一次,所以再改变第二次,其实也不会多难。

“刚刚过去的那几个小时,你可以不用继续留在这里,我知道你完全有能力自己想办法安全离开、找出对策,”Solo退得离Mendez远了一些,但Mendez拧成一条曲线的眉心并未变得平缓,“你为什么还要在这儿和我争论我到底相不相信爱情?对你来说,难道还不够说明什么?还是你觉得只要你争赢了,就可以给你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拒绝我?”

Solo的疑问里没有太多逼迫,他眼里时常浮着的戏谑也就此消失了。也许是他身上的伤让Mendez没了底气,也许是他的逻辑严密到无懈可击,也许就仅仅就只是因为他最终朝后移开的脚步中包含着他退让般的温柔。

Mendez发现自己答不上来。

他甚至连那句“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担心你,你这个混蛋”都说不出口。

--------

找写连载的状态找了好几天..找到想跳楼....我又泡不到Tony 我为什么要为了Solo这么费脑子 哭唧唧

2017-07-03  | 123 12  |     |  #亨本 #Solo/Mendez
评论(12)
热度(123)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