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十三(全文完/实体书通贩)

 地址戳这里

老样子~已经看着差不多的数量下印啦~拍下后四天内发货~又翻出了点小会计ryan(照片里的小模特w)的贴纸..数量实在不多就按照那晚预售开始拍下付款的顺序给你们当额外礼物了!我一向是觉得ky什么的还好..但是你们一对我好我反而受不了(双手合十以表感谢)

这篇是做完视频纠结了几天后开始写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12W字...基本是我写长篇正常速度,写长篇会比短篇更投入,所以完结的时候失落也是双倍(哎呀搞得我现在还在调整中...),依然是那句感谢大家能够喜欢!写得不怎么ABO这个老问题也十分感激你们给予的包容QAQ

台湾地区不方便用转运的可以直接联系 @速水 太太填写表格(表格戳这里)七号截止

-基本信息-

价格:RMB55

字数:12W字,含未公开番外两篇共1.7W字(一篇为婚后日常PWP,一篇从MOS开始由玛莎视角展开的番外,补充了BVS后到本文开始前及本文结束后的部分场景)
分级:R-18(ABO设定,Alpha!Superman/Omega!Batman)
尺寸:A5
封皮(封面封底均带勒口):珠光纸
内页:道林纸
P数:204P(含彩色扉页一张、黑白插画四张其中R-18图三张)
赠品:亨超本蝙卡尔合照拍立得三寸照片一张,约为银行卡大小(照片来源在番外中提及) 


-STAFF-
作者:PIGGIEWEN
设计:PIGGIEWEN
封面&插画&赠品: @埃森 
特邀插画(GUEST): @寒奕云上 
扉页: @K病人拖延症晚期 
校对:PIGGIEWEN&半组红铜
排版:  @ErrorCode410

封面封底和故事情节对应~  




为了拍出珠光纸的质感也不容易...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十三.

克拉克在五天以后才终于见到了亚瑟•库瑞。他确实在雪山上回来之后的隔天就又把布鲁斯直接送去了他寻找的那座村庄,在那之后布鲁斯却要求他离开、还说在他联系他们之前别再找来。克拉克还没学会怎么在布鲁斯面前坚守己见抗争到底,所以他只得照做。布鲁斯想必有个计划,他有知道的权利,但他不知道。不仅不知道,布鲁斯还独自又在那待了四天,音讯全无。

克拉克不免要把这些迁怒于新来的同伴身上。

“就是他?亚特兰蒂斯的王?能和鱼说话的家伙?”克拉克和布鲁斯坐在蝙蝠洞的另一边,把正在听戴安娜介绍着什么的亚瑟从头打量到脚,没发现自己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他同意了?加入联盟?”

“不完全,但差不多,”布鲁斯戳了戳克拉克终于把胡子剃干净的下巴,提醒他别用过于直接的目光注视着未来可能的新朋友,“他还剩一些需要理解的部分。”

克拉克捉住布鲁斯的那根手指拉到嘴边亲了一下,“四天还不够他理解的?这四天你都耗在那里做了什么?”

“计划里总有不可避免的变化,”布鲁斯想抽回手,克拉克没放,几秒的拉锯后布鲁斯便由他去了,“我做了什么你没听到?”

“你没准许我听,你不是说在你联系我们之前别参与进来?”

“哇哦,真令人意外,所以现在我说的‘不准’对你来说又有用了?”布鲁斯说这话时特意没把那属于他的尖酸剥除,克拉克没在意,这样的布鲁斯很好,他不想看到布鲁斯特意在他面前表现得不像自己。

“一向有用!”像有多冤枉似的,克拉克不满道,“只是四天太长了。”

大多数时间里,布鲁斯都认为克拉克是个足够体贴的Alpha,他总能在各种最恰当的时候用各种贴心的行径来安抚布鲁斯,到了现在他才发现,其实反过来也一样,他需要安抚克拉克的场合也逐渐地越来越多。

“你是在暗示我……向我讨要弥补吗?”布鲁斯压低了嗓音,凑近克拉克的同时手滑向了他的大腿内侧,“像那个早晨那样……?”

“那可不够,”克拉克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纵容了布鲁斯不安分的作乱,“我要更多——”

“男孩们,”在两个人的信息素又都变得黏黏糊糊前,戴安娜喊回了他们,“亚瑟准备走了。”

布鲁斯一派平静地站了起来,克拉克也跟着一起迎接走向他们的人。走在戴安娜旁边的亚瑟在小声和戴安娜又交谈了两句之后,就开始把研究般的视线投在了克拉克身上。

“我们保持联系。”布鲁斯只是对亚瑟点点头,连要握手的意思都没有,尽管如此,在克拉克看来,他也觉得这只不过代表了他的Omega和亚瑟•库瑞之间已经迅速跨过了需要拘束的阶段。

亚瑟愿意表露在脸上的表情比布鲁斯还要少一些,更别说那把胡子让他看起来极具威严,他收敛着点点头,在看向克拉克的时候终于提了个问题:

“他就是你的Alpha?”亚瑟这么说的时候又冲克拉克摆摆手,用它充当了一个问候,“不错。”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亚瑟。”尽管克拉克自然而然变得具有威胁性的荷尔蒙很是幼稚,但他总算还是礼貌地向亚瑟伸出了手,戴安娜在一旁抱着手臂没有出声,基于布鲁斯向她透露了部分他和亚瑟初次见面的一些情况,此刻她微微挑高的眉毛多少表明了她正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亚瑟没去握住克拉克的那只手,他只是同样挥过手毫无恶意地在他掌心拍了一下,又同戴安娜颔首示意:

“走了。”

戴安娜和亚瑟一起离开,把空间重新留给了他们,克拉克则在两人的身影刚消失的当下就再次斤斤计较起来:

“为什么他要问那个问题?他对你已经有了Alpha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对人类之间礼仪的理解和我们有所出入,”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放大的瞳孔,决定维持那个不向他透露太多的决定,“你可以把那当成一种夸奖。”

“也许以后我们应该好好商量一下界限问题,这样才不至于让我对你和其他人之间发生的事过度好奇!”克拉克一把揽过布鲁斯,额头蹭上他尚未刮去的胡子,“比如你的计划中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需要我,你得给我个标准!”

换做以前,布鲁斯会用没什么起伏的语调让克拉克收一收他无缘无故的醋意、提醒他在对待与联盟有关的所有事务上应当更理性些。不过此刻布鲁斯认为那毫无意义,他也没那个心情,他现在最有心情做的就是把克拉克的脑袋抱开,主动歪过头送上了一个吻。

四天确实太长了。


又是一小段计划外的


等布鲁斯终于洗了个澡、把蓄了大半个月的胡子整理干净后(克拉克恳求布鲁斯别那么快脱离这个形象,没有成功),他主动提出要和克拉克一起去见玛莎,那晚的独自离开总还是让他心怀歉意的。

“傻孩子,别想那些,”明知道玛莎绝不会对他抱有任何指责,她和善地抱住布鲁斯时还是让布鲁斯倍感愧疚,“答应我,以后再要独自离开,至少等天亮以后吃完早餐再说。”

他们惯常地留下来吃了晚餐,这已经在日积月累中成了布鲁斯相当熟悉的一部分,玛莎坚持由她来准备食物,克拉克和布鲁斯就干脆把农场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把那些能替玛莎完成的事都包揽了下来。在那之后他们窝进了沙发里,汉克没太大精神地睡在布鲁斯的脚边,电视里偶尔闪过有关于联盟的报道,克拉克和布鲁斯悄声讨论了几句,又在玛莎听见前打住了。

电视和报纸上关于蝙蝠侠是Omega这件事的报道在渐渐变少,不可能完全消失——也许过去很久以后仍会有别有用心的人拿出来借题发挥——但至少降低到了一个不至于让克拉克太过忧心的程度。至于他这种做法是不是为Omega们开了个不好的头,他们都不想去操心了。就把这留给构筑这世界的其他人去讨论吧,那些人总会想出对策好让这世界正常运转的。最开始的时候,克拉克也问过布鲁斯、他需不需要以超人的身份出来说点什么、毕竟他多少有些这方面的经验,布鲁斯则反过来建议他不必做什么。当事人的不表态(本来也没人真的期待那只蝙蝠会出现于公众面前表态)让这件事变成了悬案,克拉克在其中出了一小部分力,他写了几篇专题报道,甚至还把当时他联系过的那个作者的投稿又推了出来,想以此论证这其中的不可实现性、由此引导大家去猜测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针对联盟的阴谋论。

就让他们继续关心这些也好。布鲁斯的反应始终很平和,他认为这至少代表着这颗星球上的每个人都是安全的,安全到有足够多的空暇时间来让他们发表自己对超级英雄的见解,也能对围绕他们的一切展开讨论,这只是人群之中一个可供闲谈的话题,并没有人真的把这当成生活的中心。远离那些新闻与报道之外,他们拥有各自的生活,那些生活和布鲁斯毫无关系,但又确实是他一直在尽力所保护的——以他认为不需要被人理解的方式。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放过去了?”戴安娜把阿尔弗雷德提前送来的蛋糕在肯特家的那只旧冰箱里藏好,“我原以为布鲁斯打算更积极去应对的。”

“现在连超人每天又拯救了些什么都不是太多人关心的话题了,”克拉克打趣道,没提那是因为星球日报那个总是报道超人的克拉克•肯特记者最近正忙于一段新的稳定关系,“沉默有时候是布鲁斯的武器,而且通常很管用。”

“那你希望他今晚对你准备的这一切——”戴安娜瞄瞄被克拉克藏在汉克食盆里的那个戒指盒子,问他,“——保持沉默吗?”

“那会是一个灾难。”克拉克煞有介事地配合着戴安娜的玩笑,又多少有点不自信引发的心虚,“但愿他别这样……”

“别担心,儿子,”路过厨房的玛莎收住了脚步,信心十足地鼓励着克拉克,“不会有问题的,还有,这件衬衫太适合你了。”

克拉克笑笑,他拉拉领子,又把袖口整理了一遍。这件布鲁斯送他的蓝白条纹衬衫终于在最合适的时机被穿了出来,他觉得它不单单只是一件来自布鲁斯的礼物、它有着更为深厚的含义。克拉克不停地深呼吸,发现这种人类常用的促使自己镇定下来的方式奇异的有用。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没几分钟后就到了,大家各忙各的,谁也没泄露一丝口风。布鲁斯在厨房看着克拉克做完他喜欢的意大利面,晚餐如常进行,汉克在大家吃饭的时候格外活跃,围着布鲁斯绕来绕去,还不停叫唤,在没得到任何食物后(玛莎交代了它现在只能吃专门的口粮),它又蔫蔫地躺回了地毯上。

“我去拿甜品?”当这顿融洽的晚餐进行到尾声,克拉克搓了搓手后站了起来,作势要走向厨房,“你们一定得尝尝这只特别的蛋糕……”

玛莎的眼神瞬间盈满了鼓励,戴安娜的嘴角也神秘地上扬,就连阿尔弗雷德也罕见地冲克拉克做了个努嘴的表情……

“别把蛋糕端出来。”他们谁也没想到,布鲁斯也跟着一起站了起来,略带无奈地扫过众人后看向克拉克:

“也别让大家期待地站成一排、别打算熄掉所有灯点起蜡烛、更别在我面前单膝跪下……”布鲁斯看着克拉克的脸慢慢垮下来,神色复杂地坚持说完了,“千万别那样做。”

“……也许我们应该先离开一下。”阿尔弗雷德最先有所反应,戴安娜和玛莎也很快顺应着他的话,没找任何会令场面加倍尴尬的借口后走出了屋子。

“我就知道你看出来了。”克拉克的手拿起又放下了好几回才颓败地抓了抓头发,“我以为你会干脆忍到底的。”

布鲁斯的眼底全是压抑的笑意,“那可就太为难我了。”

“好吧,我想也许没把蛋糕端出来是对的,”克拉克夸张地大喊,“你敢相信吗?阿尔弗雷德替我在上面写了一句‘Would you marry me’。”

“就算我忍到那时,”布鲁斯想象了一下总是揣着严肃表情的阿尔弗雷德烘烤那只蛋糕的样子,笑了出来,“看到那样的蛋糕也得落荒而逃了。”

“但是你没逃走。”克拉克走回了他面前,把他的手握进掌心,“说真的,准备这些……蛋糕、晚餐、戒指……比准备面对你再一次逃走的可能要容易多了,可我还是没明白你是怎么发现的?!”

“在厨房的时候,汉克一直用鼻子拱我,我以为它饿了,所以想去帮它添点粮食。”

“然后你就看到了戒指?”

“我没想到你竟然打算让汉克帮你把戒指叼过来,它不会这么做的,”布鲁斯晃了晃克拉克的手臂,戳穿了他的意图,听到了自己名字的汉克则直起了脑袋,“还有,你从来没在家庭聚会的时候穿得这么正式过。”

布鲁斯没注意到自己说了那个词,克拉克倒是注意到了,不过他不打算拿它出来大做文章。

“它当然会!它都提前向你透露了我准备的惊喜!这个小叛徒。”克拉克瞪住汉克,换来了汉克一声知错的呜咽,“何况,它就快离开我们了,我猜它很愿意再为我们多做一些事。”

“我以为它只是最近生病了……”布鲁斯皱了皱眉,也一同看过去。

“它已经陪伴了肯特家太长的时间,其实我们都清楚,它到了……快离开的时候。它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布鲁斯看着汉克,它还是趴在那个地方,它已经在那趴了很久了,但是它正看着他们的视线仿佛一下都没移动过,它那么温驯听话,无论之前还是之后,它都把布鲁斯看作是自己应当守护的一分子……为什么会有人拒绝养这种充满灵性的动物?布鲁斯想,恐怕只是分离的时刻总是如此残忍痛苦。而在布鲁斯的世界里,对于离开的汉克或是以后的其他人来说,克拉克才是被留下的那个。一直是他,也只能是他。

“就像我一样。”

汉克在衰老,玛莎的记忆力不复从前,世界上所有事物都是这样按不可逆转的规律在推进着,所有亲密关系到最后都会走向这个结局,就像克拉克终将被他留下——这曾是他逃离时所害怕的一部分。

“不,布鲁斯……”克拉克急切地想去捧住布鲁斯的脸,被布鲁斯挡开了:

“你知道的,就像我一样,总有一天,我也会……”

“是的,我知道,布鲁斯,我知道,但我现在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我想问……”

克拉克的神态变得焦急,有什么在他眼睛里的那片蓝色中震荡:

“我想问你,或许……直到你必须离开我的那一天之前,你愿意以布鲁斯•肯特的名字留在我身边吗?”

“你还是布鲁斯•韦恩,是那个令韦恩夫妇骄傲的孩子,布鲁斯•韦恩这个好听的名字依然会跟随你一生,”克拉克手心的温度在变热,“我知道这太快也太仓促了,但我想把肯特这个姓给你,我希望你可以试着接受,布鲁斯•肯特也是个不错的名字,我知道这很蠢,名字只是名字,没必要赋予它过于复杂的意义,但是我想……”

太混乱了,他最终没能说完,并且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仪式令所有人类恐惧了。在这可怖却又漫长的等待时间里,布鲁斯的沉默不语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正脱离于地球之外的慌乱,不管此前他有多么笃定自己会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在这一小段时间缝隙里,它们都不具有意义,连等待都变得毫无意义。

唯一有意义的只有站在他面前的布鲁斯。

“好的。”布鲁斯像是终于欣赏完克拉克六神无主的模样并决定放过他了,“未来同时以这个名字生活似乎在我的接受范围内。”

未来。克拉克再明确不过地听到了这个词。

“所以你……你现在愿意相信那个未来是属于你的了?”

“如果那个‘未来’里确保有你的话,”相比克拉克的不可置信,布鲁斯轻松的样子更是显得他似乎早就对一切尽在掌握,“当然,为什么不?”

几分钟之前没个着落的心定了下来,它固定在克拉克的胸腔里、强而有力地跳动起来。

“为了防止你反悔,我必须告诉你,那并不是多可怕的未来,非要说可怕的话,也只是寻常到可怕,它所包含的全部就是‘我和你’,”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装饰,对克拉克而言,那个未来里有布鲁斯就足够了,“就只有我和你。”

“寻常的生活总是很难的,”克拉克的一字一句都说得如此认真,让布鲁斯想起了阿尔弗雷德的话,“不过我想那值得我去试试看。”

克拉克想现在就抱住他,吻他,不停地对他说自己有多爱他。然而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拉着布鲁斯的手,和他面对面站着,他们看进彼此的眼睛,像是要把对方淹死在自己的视线里那样久久不肯移开。不远处的汉克甩了甩尾巴,绕过他们跑向了厨房,在发出一连串不小的动静后,它又跑回了这两人身边。

“你看,”克拉克眨眨眼睛,抓住了这场失败求婚中唯一成功的环节,得意地说道,“我就说汉克会把戒指叼来的。”

他们同时低头往下看,汉克踩了踩前爪,呜呜地叫着,把叼着的戒指盒子放到了布鲁斯的脚边。

全文完

【以前那个是婚礼总会出现意外..这里就是求婚总会出现意外XD】

以及...买不买都不是重点请别因此不给我评论啊啊啊它都完结了惹当然得伸手要评论啊啊啊啊

评论(38)
热度(24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