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verson/Mendez/Solo】失衡·上 -1-

上部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出来混 要讲信用

是很难的_(:△」∠)_一天五章和一天一章连续五天差别也不大....吧....(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是小公举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快把截图删了

警告:集合了所有我热衷的狗血梗!所有!虽然之前多多少少都写过点擦边的,这次来真的!

除了保证不死人之外啥都不保证

为什么原来想五章一发呢因为Solo聚聚前面出场少怕你们接受不了结果你们怎么说接受就接受了

*标题纯粹根据本章出场多少排位,随时会换,无任何实际意义

*提到的这个部门真的存在...

请先阅览一下这位小队长...



一.

“别紧张,别担心……”

有光透进来,Syverson用手挡在了自己眼睛前,这亮光在灰暗的视角内显得刺眼,但他舍不得这道几乎成为他人生最后希望的光,所以他尽力张开了五根手指,前额留下的血已经结成了厚厚的血痂,它们混着泥土和灰尘,压在他的眉宇之间,这致使他从这被切割的视线里要去看见面前说话的那个人是谁都变得费劲 

我认得这把声音。Syverson恍惚地想。

“别担心,Syverson……”说话的人蹲了下来,过长的刘海没能遮住那双令人心安的眼睛。

他这么说着,弯低了腰的同时拨开了Syverson仍遮在面前的手。

“我是来救你的。”

Syverson感受到了由对方的指尖传来的不同温度,他尝试着去反抓住那人向他伸来的手,在他能够借助到这个力量从地上站起来之间,他就被街上传来的敲敲打打的声音吵醒了,大概是街对面的商铺又在修理什么。他住的这排房子紧邻着马路,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会时不时传来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好在他习惯了,就像他习惯在伊拉克的那几年、随时会发生在身边的爆炸声一样。这没什么区别,Syverson想。

回来或是不回来也没什么区别。

他爬起来,边往厨房走边随手捡起离他最近的一条裤子套上了,路过的一面墙壁上又掉了一大块墙粉,那些斑斑驳驳的痕迹他也没什么心情去修补。还没走到厨房,他就被桌上放着的、昨晚喝剩的半罐啤酒吸引了,昨晚喊的但一块都没来得及动的比萨也就放在旁边。Syverson尝试着拿起一块咬了一口,不怎么新鲜,但还能吃。他倒是不饿,也不知道什么驱动他在吃这顿“午餐”,他吞咽着毫无口感的面饼,又不自觉想起了刚刚那个梦——也不算是梦,那是他经历过的一部分,只是真实情况要更凶险些,Syverson其实到今天都不知道Mendez是怎么会有勇气穿过那些枪口把自己从边境带出来的。他不是士兵,没接受过军事训练,最重要的是,他看上去不像是那样的人,无论是在初见面的那时,还是到逐渐有更多接触的现在。

等他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充斥在他内心的暴躁有增无减,他找出了被丢进脏衣服堆里的手机,视线略过幸存的部下的、以前上级的、Tony Mendez的和几个餐厅后,从这不多的号码中翻找出来他最近拨打得最频繁的那一串。他又坐回了餐桌前,慢慢地吃光了剩下的比萨,努力不去想自己咀嚼这些食物时的眼神有多么空洞,也尽量不去面对“回来”原来是一件这么艰难的事。

他活着从伊拉克回来了,可这并没能因此使他觉得有比驻扎在那里更好。治好伤用了一段时间,接着是漫长的心理治疗。那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Syverson每次都想问,但他不得不去,否则会有人觉得他是个危险的、有严重心理疾病的老兵——不管他有过多少功绩。在那之后是漫长的审查期,从国防部到FBI他认识了一圈人,直到确认他没做出过任何叛国行为后,某些部门又开始试图把他打造成一个英雄、一个有利于宣传的正面形象,他拒绝了(但他没拒绝高额的补助金,他还没真的绝望到连平常的日子都不想过的地步 )。然后CIA又找上了他,理由要更直接些:希望他加入CIA的特别行动部门。

Syverson当然知道这个虚幻的部门,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在被派去伊拉克之前,他认识的士兵大部分都希望自己能被选拔进去,干点被上头允许的“脏活”,不仅刺激,待遇更是惊人,那很适合他们这种不打算回归正常生活的士兵,前提是你得足够优秀。Syverson显然是足够优秀的那一拨,但在他以为自己会死在伊拉克、却又有惊无险地回到这个太久没住的房子之后,他又不是那么想加入了。

事实上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也许就这样每天让自己遗忘自己也挺好。

门铃在三十分钟不到后就被摁响了,每次他想花钱找点谁来填补他莫名其妙强烈的需求时,那个号码总能第一时间满足他。两个男孩像两条鱼一样一前一后地滑了进来,Syverson只是指指浴室的方位,叫他们去洗个澡。

他们才刚关上浴室门没几分钟,门铃又响了起来,鉴于在这个国度除了政府机构和记者之外没人会来拜访他,所以Syverson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不是对方弄错了他要的人。不过三个人也行,他没什么所谓,搞不好今天一整天可以就此打发过去就不错。

他顺手拉开门,几个小时前在梦里没能看清全貌的人拘谨地捏着肩上的公文包袋子、略带迟疑地看着他:

“嗨,”Mendez摆了摆手,那礼貌的姿态活像上个世纪的人,“我路过这儿。”

“我说过我对加入那个什么SAD没兴趣。”Syverson直截了当地避免了客套的问候,他清楚Mendez来找他是为了什么。这不是Mendez第一次来找他了,CIA派Tony Mendez来说服他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Mendez救过他,而Syverson不管对谁态度恶劣、他都不可能对Mendez拿出那种傲气凌人的做派——他甚至没法对Mendez视若无睹,不仅如此,连他自己都隐约认为Tony Mendez可能是CIA想要召集他这个烦人问题里唯一好的部分。

不过这个好的部分不应该现在凭空冒出来——在他正准备和他喊来的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一番的现在。

“我只是想把这些东西捎给你,”他把那叠纸张从敞着的包里拿了出来,对Syverson堵在门口只将门留出一半缝的行为略感狐疑,“我可以……进来说吗?”

那两个男孩就在这当下从浴室里闪了出来,他们其中一个下半身裹着条浴巾——那是Syverson家里唯一的一条,另一个则干脆就这么裸着出来了。

Mendez瞥到了他们,相比对方的满不在乎,Mendez感到了不大不小的尴尬。

“你应该先给我来个电话。”

“呃,是的,抱歉,”Mendez的手在包带上来回了两下,又垂了垂眼睛,“我打扰了,或者我们下次再聊……”

“不用,进来吧。”Syverson搓了搓后颈,满腹的烦躁开始翻涌,但他没用更多来表现,他只是干脆敞开了门,退开位置让Mendez进去,同时又转身对那两个刚洗完澡的人打了招呼:

“你们走吧,”Syverson指指桌子上那个空比萨盒,“钱在桌上。”

那两个人倒也没什么不满,他们识趣地又把衣服穿上了,拿走钱离开的时候也很自然,倒是Mendez成了最不知所措的那个。他站在Syverson依然没添置任何家具、太过空荡荡的房子里,觉得CIA在处理Syverson的问题上确实操之过急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CIA在招募这种特别成员时用的方法总是很愚蠢,不管是Syverson还是以前的Solo,Mendez总是会不自觉地想替他们骂上一句自己的东家是个“蠢货”。

“说服我加入是你的任务?”Syverson的声音在他背后传来,他侧过头的时候,Syverson绕过了他,直接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不怎么痛快地盯上了他。

“不算是,”Mendez认真回答,“但我同意了这个不错的提议。”

“为什么?”Syverson抬起脸看站在桌子另一边的Mendez,不意外即使他正微微俯视着自己,也不带任何令人不舒服的气势,“我是问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因为你很优秀。”他紧跟着说道,“而且我清楚你自己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

Mendez的话语里有小小的犹豫,Syverson没让这犹豫持续下去,他替Mendez说了出来,并且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

“口召口妓口上?”

“我不是想评价你的生活方式——”Mendez愣了愣又接口,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像在狡辩,在他觉得Syverson如今这种生活不那么好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在心里对Syverson做出极度自我的评判了,他稍有小小的抱歉,不过不准备就此收回自己说过的话:

“我只是觉得你完全可以找到……让你不那么无聊的事。”

“比如?”

“跑步,打拳,或是射击练习,”Syverson没穿上衣,光是看他的肌肉线条,Mendez就清楚他绝没有连这些早已习惯多年的日常训练都放弃,“你知道的,那些训练场所仍旧为你开放。”

“我当然知道。”Syverson抖了抖肩膀,“可我不想去。”

没太多具体的理由,他也不认为自己有所谓的心理创伤,可他就是不想强迫自己去重新接受那种看起来更积极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那样?他找不到任何一个积极起来的理由。

“那好吧,”Mendez没和他争辩,他把一直捏着的那一份资料放在Syverson面前,“申请的相关的表格都在这里了,还有些额外的资料,你如果改变主意的话可以看看。”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没指望Syverson会当场改变主意——可能再过个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改变主意。他见过各种战争后遗症,Syverson不算是最糟的那个,不过他在排斥一切能让他回到正常轨道的事绝对不是个好现象。但他不能做更多了,没立场也没资格,他和Syverson之间的任务关系也早在他将Syverson从伊拉克安全带回来时就结束了。

“啊,对了,还有……”Mendez走开了两步,又想到什么从胸前口袋中摸出个东西转回身来。对Syverson来说,如果这人不是Mendez、或是他太过清楚Mendez绝对不会是在身上藏一把枪的人,Syverson几乎就要完全根据本能跳过去把他撂倒了。

“这家的比萨更好吃,送得也更快,”Mendez把他自己常喊那家的名片压到了桌上那只空比萨的底下,“你可以试试。”

“你这就准备走了?”Syverson夹起那张名片看了一眼,开口叫住了Mendez。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是赶紧把Mendez送走然后再打一次那个电话,总之他发现自己确实不太想这个房子里的第二个活人、有存在意义的人这么快就离开。

“是的,我……”Mendez观察了下Syverson的表情,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弯曲着食指挠了挠下巴,“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再待在这里。”

“你打算去做什么?”Syverson没回答Mendez的这句,他只是接着问道。

普通人在这个快接近下午两点的时间会做些什么?睡个午觉?来杯咖啡?还是遛一遛自家的狗?他不知道,他离开这些已经太久太久了,久到他对该从何做起毫无头绪。

“去吃点东西。”Mendez明白Syverson想让这对话继续下去,“你呢?我是说等我离开后你准备做什么?”

“反正不会把被你赶走的那两个男孩再叫回来,虽然我原本现在应该和那两个人在床上做爱的,”Syverson把比萨店的名片收进了裤袋,以防它被自己不小心随手扔掉,“结果你打乱了这个计划,而且你说完你说的话就准备一走了之,所以我现在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

“真对不起……”Mendez不觉得Syverson是在故意刻薄他,他低低的道歉,Syverson很惊讶自己从那里面听出了真心实意,“或者……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请你吃个午餐。”

他说完这话赶忙看了看手表,像补救什么似的立刻补充,“虽然现在的时间晚了点……我是说,反正我还没吃,你可以和我一起……”

“等我穿件衣服。”Syverson打断了他,不想去注意那种仿佛正被这个人慎重对待的奇异感受,“去吃什么?”

“你喜欢什么?除了比萨之外。”

“都可以。”Syverson拿起搭在椅背上的T恤套上了,他有点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件衣服扔在这儿的,“我不挑食,从伊拉克回来之后更是觉得美国的所有食物都非常可口。”

“那么希望你不会讨厌墨西哥卷饼。”Mendez想起Solo,没把那句“我有一个朋友,他简直恨死这种高油脂的速食了”说出口。他看着Syverson正瞧着他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深意,甚至没有什么情绪,不欣喜也不绝望。Mendez知道自己是在多管闲事,只是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他救过的这个人可以更有……生命力一些。他在把Syverson从伊拉克救出来之前就全面了解过他的资料,他知道Syverson曾经是一名多么优秀的战士。

他只是救回了Syverson,但那个Captain Syverson还没真正回来。

“怎么会?”说话的人把钥匙和手机随意塞进口袋、走到Mendez前头去拉开了门。

“我爱死它了。”


Syverson喝光了可乐,打了个很轻的嗝,他没顾得上擦擦手,又拿起了盒子里的第二个卷饼送到了嘴边。Mendez手上的卷饼还剩一半,可乐基本没动,他舔了舔沾到手指上的酱,又看着用卷饼塞满自己嘴的Syverson笑了。

“看来你比我还要爱它,”Mendez抽出张纸巾塞过去,“我就说这家很不错。”

“不得不说,”Syverson把嘴里的那一大口咽了下去,看起来很想再要一杯可乐,“吃到它是我这两天唯一遇到的好事。”

Mendez对此的回应只是无声地弯弯眼睛,他把自己那杯可乐的吸管抽了出来,又拿出Syverson那杯上的吸管,将它插进自己那杯可乐后、推到了Syverson面前。

“很高兴你喜欢它,”Mendez再次道歉,“没想到今天会打搅到你,那不是我的本意。”

大概是因为肚子里终于被有生机的食物塞满,Syverson觉得自己这会儿平静了不少。他没跟Mendez多客气,在接过可乐喝了一大口之后,他又问:

“你在帮我,”他无比确定Mendez的友善里所包含的是什么含义,“为什么?”

“我说过了,你很优秀,”Mendez很坦诚,他停了停,又继续说,“而且我和O'Donnell一致认为你很像我一个朋友,我是说样貌上有点相似,但别误会……”

他又说道,“我帮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像他或是什么。”

Syverson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很快他又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他和Mendez之间的信息从来不对等,Mendez几乎阅尽了他的全部档案、现在连他热衷口召口妓口都知道了,而他除了了解Mendez是CIA最优秀的救援专家之外一无所知。

“有多像?”

“这很难描述,他对管理自己的形象很有一套,总是连胡渣都刮得干干净净,而你和我一样……”

Mendez的食指竖向间轻擦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留着能遮住小半张脸的胡子。”

Syverson跟着他的动作摸了把自己的脸,不知何故笑了出来。

“你和我可不太一样,”Syverson想起了以前的一些部下的形容,他们总说如果Syverson不是穿着那身军装,其实看着更像什么帮派分子的头目,“我留着它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强悍,但你留着看起来只不过让你更像个什么好欺负的小动物。”

Mendez跟着露出了一个不赞同的表情,他蹩蹩眉头,像是要对此作出反驳,结果Syverson却只是因为他的表情又笑得更开怀了一些。

“其实我以为你会厌烦我。”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Syverson反问,没发现自己实际上一直不停在问Mendez为什么,就好像他必须通过不停提问才能不让自己和Mendez的对谈中断。

“我前几次去你家找你的时候,你从没有给我倒杯水、招呼我让我坐会,你看起来只是想快点把我轰走。”

这么差劲?Syverson没忍住反问自己,他不知道他的表现会给Mendez带来这样的感觉,事实上,他对Mendez的态度已经是他能展现出的最好态度了。

“当有人踏入我的范围,我更习惯对他说——‘你最好恪守本分、别轻举妄动,否则会有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子弹打爆你的脑袋’,”Syverson自嘲般的解释,“何况我连给自己倒杯水都做不到——不是特别要针对你,我只是连个杯子都没有。”

Mendez鼓了鼓腮帮子,对Syverson的认真解释反倒倍感意外。他们一起吃光了点的所有食物,又顺着来时的原路返回。Syverson看起来不再像之前那么抗拒他了,两个人聊了些关于Mendez的工作,Mendez也顺带告诉了他一些关于那个特别行动部门的事,他说自己那位和Syverson有一些相似的朋友也是CIA的秘密特工,他不隶属于任何一个部门,但做的事和Syverson未来要做的差不多,只是Syverson将会成为一个十二人的小组的组长(无论是O'Donnell还是Sanders或是更高级别的高层都非常看重Syverson的领导能力),Solo则在除了U.N.C.L.E之外,向来都是独自一人行动。

“你和他关系很好。”Syverson总结道,并认为这不是毫无依据的猜测,“你一直在提起他。”

“对,我和他……等等,那个怎么样?”Mendez没顾上说完这句,他的目光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快速朝前走去,Syverson不明所以地跟上他。

然后Mendez捧着一个摆放在商店之外展示架上的马克杯转身看向他。

“杯子?”Syverson也跟着他拿起一个,他看了一眼,很快又放下了。

“你需要的。”Mendez没征求Syverson的意见,他朝店里摆摆手,一个店主模样的人跟着踏了出来。

“我也一个人生活,不运动,喝啤酒,吃速食,乱糟糟……”Mendez朝店主笑着点头示意的同时将杯子递给了店主,“但我家至少还有能用的杯子。”

Mendez想起Solo送他的那套咖啡杯,实在太过精致了,精致到Mendez不得不为此在橱柜内特地为它们腾出一些空间来像展示品一样摆放它们,而为了避免Solo反复问他为什么不用那套咖啡杯,他又为自己买了几只马克杯,就是那种纯色的、有个把儿、能让他喝喝水的普通杯子。他只需要这种杯子,所以也只会买这样的杯子。

而现在他认为Syverson会很需要这样一只杯子,这可以让他不用拉开冰箱门找东西喝、让他收拾一下厨房为这只杯子找个容身之处、也能让他的家看起来没那么冷清,他不在乎Syverson能不能读懂他的好意,或是不能,那都没关系。

他付完了账,冲Syverson温和地笑着,将单独装着马克杯的那只口袋送到了Syverson手上。

-----------

写完就卷铺盖跑路 认真脸

评论(27)
热度(19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