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verson/Mendez/Solo】失衡·上 -5-

五天五章成就达成☑我484可以去写点别的了!

[1]   [2]   [3]  [4]      


五.

Syverson在笑,他很想停下来,以免让别人看到一贯给人凶悍印象的自己笑得那么蠢。但Mendez欲言又止的脸就在他的面前,每一次他无奈地瞥过来时,Syverson就没法让自己不笑。他此刻对O’Donnell口中“你倒是不见外,还没正式进CIA就盯上了我们部门的吉祥物”这种说辞已经不能更赞同了。

对Mendez深陷那种单向感情的疼惜也早就变成了“幸好Solo拒绝了他”。

是真的。他真的有了这种幼稚无比的想法,顺便他还庆幸自己没在战场上丢了那些直白的勇气、说是追求,其实他也没什么技巧,他所拥有的只有诚挚而已,他还生活得一塌糊涂呢,没办法弄那些电影里才有的浪漫桥段,他一向觉得那些过于浮夸的,他不怎么喜欢,Mendez想必也会和他抱有同样看法。

“Syverson……”Mendez咳嗽了一声后把整个上本身压低到办公桌的水平线以下,指望这样就能不让其他人看到他在做什么,一个个子有一米九的男人这样在办公室下折成一团很是好笑——所以Syverson笑得更夸张了,他像被强力胶水固定在那个位置上一动不动,看着Mendez蹬着脚拖着转椅蹭过去后拉了拉Syverson的T恤下摆,放低了声音,“别再站在这儿了。”

“别急着赶跑我,等正式入职后我就不会再出现在这幢大楼了。”Syverson也算是体贴了一次,他稍弯下上半身,还同时模仿着Mendez的语气一样悄悄说道。

“那……”Mendez盯着Syverson的鞋面,发现他把依旧没换下那几双一模一样的镶钉长靴,那让Syverson看起来很不好惹,Mendez觉得他这种男人确实应该待在战场、或是什么为了国家荣誉赴汤蹈火的地方、而不该是现在这样,窝在CIA的小小一角,像一个堕入单恋的高中男生一样——

“别一直盯着我看。”

“盯着你看又怎么了?”Syverson由Mendez垂着脑袋拉他衣服的动作,说话的声音变得更大,“难道这里还有谁不知道我在追求你吗?”

两三记轻笑紧跟而来,Mendez闭了闭眼睛,龇着牙让自己别去计较,结果又有不知道谁从不远的地方喊了句“Syverson我看好你”,那些轻笑霎时统统变成了张狂的哄笑,主角之一的Mendez握了握拳头,没能立刻分辨出那是谁干的好事,所以最终他只是瞪了Syverson两眼,然后再次试着把全部重心放回工作上。

“Syverson,挪挪你的屁股,别黏在Mendez的办公桌上,”O’Donnell从自己的办公室推门出来,幽默感前所未有的强:

“楼上找你呢,”他伸出手指往上指指,在Syverson看向他时他又没了上司的样子开起玩笑,“忙你的去吧,我们不会趁你不在把吉祥物藏起来的。”

好不容易刹住的哄笑又因为O’Donnell的打趣爆发了出来,Mendez随手找了个空文件夹丢过去,被及时缩回办公室的O’Donnell用门挡住了:

“Tony,别在意,你知道大家有多喜欢你的。”——O’Donnell又在门后喊了一句才终于作罢,Mendez这下什么工作的状态都没了。他做出假装不快的表情、环视着低下头的同事们重重撑着办公桌站了起来、往和Syverson要去的方向不同的出口走去。Syverson动动眉毛,又跟了上去。

“你生气了?”Syverson想拉住Mendez,又觉得这样的身体接触对Mendez不够尊重,所以他跑到了Mendez前头,转过身倒退着走、以方便他可以继续盯着Mendez那张无可奈何又出奇可爱的脸看个够。

“我……没有,”Mendez抿抿嘴,以此来告诉Syverson、自己并不是小心眼的人,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还不至于让他不高兴,“我只是觉得……这样影响了大家的工作。”

“可不是,都有人为我加油了,”Syverson同意了这个不那么完美的辩解,“就像Jack说的,大家确实都很喜欢你。”

所以他为什么会觉得没人会喜欢上他?又怎么会没人对他示爱?Syverson站在局外,Mendez被困在局内,他不是那么想去恶意揣测自己还素未谋面的人,但他大概能猜到、一直以来那个Solo投入了多少心思、才把Mendez驯养得服服帖帖,觉得疼了也不会咬人,就此被困在这个离不开逃不走的局面里,毫不知情地享受他的掌控。

“我们的工作很枯燥,”Mendez果不其然又走向了那台咖啡机,“他们都只是……比较无聊而已。”

“我知道了,”Syverson决定暂时收敛,就算Mendez脾气再好、他也该到此为止才行,“下次不那样了。”

“谢谢。”

“谢什么?”

Mendez不知道为什么要为Syverson的适可而止道谢,那样太客套了是吧?他抿了一口咖啡,又搔搔发尾,“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以后不再那么做的话,我真的会感谢你。”

Syverson又笑得露出了两排牙齿,他这几天来的笑容还没减淡下去过,只是在看见Mendez和看不见Mendez时的强烈程度有所不同而已,Mendez很高兴Syverson脱离了半个月前那种没精打采的萎靡样子,又为这个原因是自己深感隐忧——如果自己没接受他呢?如果他俩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呢?Syverson是不是又会因为这种拒绝而重新从刚爬上来的悬崖边掉下去?那让Mendez多少产生了负担,哪怕Syverson说过他不介意最后的结果,Mendez也因性格所致不得不去好好考量那个后果。

他也没想到,自己原来真的会尝试接受Syverson的追求。他吃Syverson为他买的午餐,又让Syverson陪他一起散步回家,对Syverson昭告办公室的所有人他正在追求自己完全没辙,同时也知道了除了陌生人、同事、上下级、朋友、恋人、伴侣之外,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一种介乎所有对应关系之间的不平衡关系。Syverson在给予,他在接收,即使Syverson向他解释过、一直在为他付出的人是Mendez,Mendez也没有因此觉得他们之间的身份有所调转。

因为Syverson确实给他带来了一些完全没体验过的感受。

“今晚去我家吃晚餐可以吗?我准备烤羊排。”

“我……”Mendez放开了自己方才神游时被牙齿咬住了的纸杯边缘,“你不是说,如果不打算发生什么,就不该接受示好?”

“那不一样,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你不用怕破坏什么。晚餐而已,为什么不来?万一你后悔呢?”

Mendez很想知道Syverson对他以前的部下是不是也都是这样,直爽到充满威严,但他面对自己时又有所不同,那里面满含期待与热情。

“别误会,我是说没吃到羊排你会后悔的,你尝过我的手艺了,你可以期待一下。” Syverson快速补充,他总是那样,不在话语中留太多空白余地,以防细腻的Mendez会多想什么。

“如果不加班的话……”

“加班也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那好吧。”Mendez原先以为自己会更希望今天确实需要超时工作,可当他边说边轻轻颔首同意的时候,他又发现自己不是那么希望在办公室里多耗两个小时了。

“那我去忙了。”Syverson拍拍手,头也向上仰了仰后带点恋恋不舍地看回Mendez。

“好的。”

噢,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好的”这么动听的字句?为了避免自己继续站在这里犯傻,他迈开了脚,又不忘再次确认:

“晚上见。”

“晚上见。”Mendez又咬住了纸杯,看Syverson以能够目视着他的姿势倒退着离开,他还没来得及喝完剩下的咖啡,O’Donnell又从他背后冒了出来,他的耳朵上架着一根烟,头发被一大堆要签署的文件搞得乱糟糟的,不过他眯着眼睛、凑近Mendez的时候笑得别有用心:

“晚上有约会?”他明知故问,特意让Mendez知道他在拐弯处听了很久,“我可以考虑让你早下班。”

“别,Jack……”Mendez把替O’Donnell买的那一小杯咖啡递过去,又拿下了他耳朵上那根烟放在自己掌心里敲了两下,“让我正常下班就行。”

“明天迟到也没关系,”O’Donnell作为最不怕Mendez会对他生气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不过Syverson那么壮,注意点,别让他伤到你。”

“我不是说他一定是在床上……”他的眉毛动了动,好心地没把内容说出来,“……的那个,但是你肯定不会伤到他,所以我只能指望他别伤到你了。”

“Jack!”Mendez这回促狭地叫了出来,他左右看看,只想去捂住O’Donnell的嘴,“我和他……不会到那步。”

“是不会到那步还是没走到那步?”O’Donnell把烟抢了回来,又去掏打火机。

“……我都四十了。”Mendez以前没把年纪放在心上,然而O’Donnell切切实实向他道出这个可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可避免地考虑起了这个问题。他早就不再是那个因为一份一往无前的爱意而被轻易打动的男孩了,就连心动这回事也早就离得他非常遥远——尽管他还常常因为Solo的体贴而心动,但他又是比谁都克制、时时警告自己那种心动什么都不代表的那个人。

Solo早就被他排除出了那个可能,然后Syverson又这么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

“怎么了?你都四十了,也没见你谈过几次恋爱,”O’Donnell把烟叼在嘴里,收起了不正经,随之说出口的话也变成了诚挚的鼓励,“我觉得Syverson挺好,别老陷在工作里,你的人生不该那么没意思。”

Mendez没再顶嘴,他收下了O’Donnell适度的关心,他没有任何计划、也没有特别想要勾画出一个名为“假设我拒绝了Syverson该怎么办”的撤退计划。他很想就学着Syverson所展示的洒脱那样,让自己也别那么瞻前顾后、顺其自然一次,Syverson带给他的感觉并不坏、身边的所有人又都像是比他自己还期待一段新感情的到来——除了Solo。

他不知道Solo会是什么反应,同时又让自己别去在意Solo的反应。他得试着让朋友真的只是朋友,虽然这件事在过去的无数时间里都失败了,但这回他真的想开始这么做做看。

为什么不呢?当他站在Syverson真的换了沙发、添了许多生活用品、厨房里还多出一个烤箱的家时,这个念头又无比清晰地纠缠上了他的神经。

“可以吃了,”Syverson把烤土豆和烤羊排一起端上桌,用气味把Mendez唤回神,“其实那只烤箱我还不太会用。”

“看着很不错,”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比萨盒也终于从Syverson的居住空间里消失了,像是在告诉Mendez改变并没那么难,“我原本以为你会没耐心做这些。”

“我已经厌烦了,”Syverson嗤嗤笑道,“不过如果你喜欢吃的话,麻烦点也没关系。”

Syverson比Mendez想象中还会时时刻刻表达他的内心——想必是被外表迷惑了,Mendez原以为Syverson会更豪爽一点。他帮着Syverson一起把餐桌都布置好,两个人一起同意了不如再喝点啤酒的提议,但这顿晚餐还没开始、Mendez才刚和Syverson面对面坐下,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能挑准时机找到存在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Solo?”Syverson只消看一看Mendez看到屏幕后的脸就能知道电话那头正等着他接起的人是谁。

“是的,是他。”Mendez没急着接,他在等Syverson说完他想说的。

“你们每天打电话都说些什么?”

“就是……聊聊任务,他问问我吃了什么,”Mendez看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大拇指悬在上方犹豫不决,“总之都是些零碎小事,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很无聊的人。”

“那就别接了,”Syverson忍着没去吧那支响得像狂轰乱炸一般的手机从Mendez手上抢过来,尽管他很想那么做,“嘿,我正在追求这个‘无聊’的你呢,别用这种方法让我嫉妒,那可不会吓退我。”

“你不是放下了吗?”Syverson没有故意在激起什么平和,他的语气比平时反而还要平和一些,“那就证明给你自己看。”

“只是一通电话而已……”

Syverson看着他,用不赞同的表情告诉他这到底是不是“只是”一通电话、其实应当由他自己来决定。追求Mendez和把Mendez从过去中拖出来是两码事,就算他再想两件事一起完成、他也知道他不能去逼迫Mendez。

Mendez还是握着那支手机,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忍了一小会儿,等着这通电话自动挂断——只是一通电话而已,没什么难的。Mendez看着屏幕暗下去、一切归于平静,发现Syverson说的很对。

“我猜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别漏接对方的电话’这种愚蠢约定?那有什么意思?”不用Mendez承认他也大抵能猜到,他学着前几天Mendez的样子,用手做了个引号的样子,“你们只是朋友。” 

我比你清楚那个,Mendez心里这么想着,还没说出来,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但这回打来的是不到特别重要的程度不会亲自致电他的Waverly,Mendez看了一眼后立刻向Syverson简单解释了两句,接着在Syverson面前接通了它:

“Mendez,很抱歉临时打扰你,不过恐怕我得麻烦你来一趟柏林。“Waverly的英腔礼貌优雅地传进Mendez耳朵里,“我已经知会过O’Donnell了。”

Mendez的表情变得不一样了,抛掉随意的Mendez看起来比往常都要专业许多,Syverson也看的出来,所以他没再多做干扰,缓慢地自顾自吃着,偶尔听到Mendez对着电话时不时的应一声。

“我明天得去柏林。”没几分钟后这通电话就结束了,Mendez放下手机,向Syverson解释道——或者更像通报——Syverson不想沾沾自喜,但他确实觉得Mendez在对待他的态度上变得微妙。

“多久?”Syverson边吃边问,腮帮子上的胡子跟着他的咀嚼一动一动的。他已经相当了解在这个偌大的机构中不同特工的不同工作模式,这让他没去问为什么这么突然、没有过多地去问他的任务内容、甚至让他没提起Mendez去了是不是就会见到Solo。他想让Mendez来到他身边、不代表他要完全占领Mendez的所有个人生活。

“不清楚,应该很快,”Waverly给他的信息很模糊,他也只能靠自己来预估,“只是类似于交接……他们之后还要转道去别的国家,所以得由我出面去替Solo把属于CIA的那部分带回来,我猜我拿到需要我带回来的文件就可以回来了。”

“那你到了可以给我来个电话吗?短信也行。”Syverson问他,眼睛里的期待生动而鲜明,因为毫无遮掩,所以Mendez反而不觉得有压力。

“好的。”他自然地答应,接着切下一大块肉塞进了嘴里。


算上延误的话,Mendez在将近20个小时候才到达柏林,尽管是头等舱,他也不免有些腰酸背痛。他遵守了诺言,一开手机就先给Syverson去了消息,Syverson没及时回复,Mendez猜想他在忙着什么,再过几天他应该就要正式成为组长、也不太会有“追求”Mendez的闲暇时间了,对Mendez来说那仅仅意味着Syverson终于踏上了新的轨道,他发自内心地为他感到高兴。

他将手机收好,又跟着三三两两的人流向出口走,Waverly帮他订了机票、他自然只需要等Waverly联系他就好,不过还没等从出关的人群中找到一条能快点离开的路,他的手臂就被人从正后方、以一种从不会令他警觉的力道拉住了。

“别往前走了,车停在地下。”Mendez踉跄着回头的时候被Solo扶着肩又傅雯了,他定定神,总还是有些吃惊:

“你怎么……”

“机票是我订的,我知道该什么时候来接你,”他接过Mendez拎着的小行李袋,又把Mendez拉到不会被旁人擦撞到的另一侧,带着他靠边往电梯的方向走,“走吧,Waverly在停车场等我们。”

Mendez没了疑问,反正只要Solo出现的话,最好把一切都交给他安排就好。Gaby和Illya偶尔还会争取,Mendez倒是早就不再反抗了,只要不牵涉到原则问题,他的迁就总是可以被无限地扩张。

两个人没多做交谈,几分钟后Mendez见到了正坐在驾驶座上的Waverly,他们交换了问候,Solo帮Mendez拉开车门后,却又和驾驶座的Waverly换了位置,像是早就商量好了由他来开车。直到车从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驶出去,有一段时间没见到Mendez的Waverly才跟着来了兴致。

 “Mendez,你知道O’Donnell还特地让我早点把你放回去,别破坏了你的好事吗?”Waverly的手指在Mendez的座椅背上敲击了两下,“你最近有什么好事?”

“……没有。”Mendez才让背在副驾驶座上靠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就又坐立不安起来,他实在不擅长和他身边的人们分享这些“私事”——因为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过这种经历:“他……开玩笑的。”

“你不说的话,我没法‘酌情’早点放你回去,”Waverly的兴致反而因为Mendez缓慢的否定高了起来,“怎么?让我猜猜,是什么让你守口如瓶?”

车在红灯前停了下来,Solo刹得有点急,Mendez和Waverly也跟着稍向前冲了冲。Solo连头都没扭,只是轻道了一句抱歉。Mendez在这个车子停下的空当抬起胳膊轻拍了下脸颊,又挂起笑求饶道,“拜托,放过我……”

他的目光从Solo只翘起一边的唇角滑过后又向后移到了正等着他回答的Waverly脸上,“我不想聊那个。”

这不是谎话,他不想在Solo面前聊这些,那让他没有原因的心虚。

“看来我只能再去问O’Donnell了,我想他会告——”

“等下到了酒店,先让Mendez休息吧。”Solo客气地让Waverly收住了这个话题,“交接文件的事可以明天再说,我想Mendez应该很累了。”

Waverly摊了摊手,就此作罢,Mendez却并没能因此喘口气,因为Solo似笑非笑、像是什么都知道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令他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

-----------

应该是..整个故事的四分之一都还没讲到......


评论(40)
热度(19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