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verson/Mendez/Solo】失衡·下 -1-

刚好~时隔~两个月~((我都不敢相信时间过得这么快


一.

Syverson/Mendez肉戳


Mendez用又沉又深的睡眠度过了上半天假的最后两个小时,他醒过来时Syverson已经不在了,依照桌子上新喊的那几盒中餐馆外卖来看,他应该是在自己睡着后就随便喊了些吃的、吃完便离开了。他最近正在忙着训练并挑选一批新人,突发的保护证人任务也接二连三地来,这导致Syverson整天都忙得不太能有机会和Mendez单独相处,这几天他已经相当于住在了他们那幢单独的大楼里。能在听出Mendez感冒后特地在上班前跑来找他已经算是极为不容易,虽然最后这不过是让Mendez腰酸背痛的症状更加重了一点而已。他们最近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Mendez没太把那放在心上,他认为那是缘于他们都是相当理性成熟的成年人,不必像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们那样总爱把和自己的恋人黏在一起当成天大的事,他猜想正常的恋爱就应该是这样的。

这话也不全对。毕竟恋爱于他而言是太长久之前、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事了,他没有任何信心、更没有就这么确信自己可以维持好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在他给Syverson那个他所期待的回答时,他也没忘了把他的不确定告诉对方。而Syverson除了反复告诉他“我也没那么好”之外,似乎并没把那些他仔仔细细纠结过的都考虑进去。如今他们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Syverson的工作完全步入正轨,Mendez也很高兴看到他能对这份工作如此重视,事实也证明,最开始他坚信的这份工作会很适合Syverson这个理论是正确的。尽管他们仍处在某种寻常意义上的热恋期,但当两个人都有空的时候,他们也就是更多的在某一方的家里待着,聊聊彼此的工作,给出一些合适的意见;Syverson还是会下厨,不过一旦他忙碌起来,他还是宁愿和Mendez一起吃外卖,Syverson始终是这样不拘小节,Mendez也不觉得这种轻松有余地的恋爱有什么问题。

不过可以的话……Mendez一边对着浴室的镜子穿衬衫,一边盯着腰侧那一块明显的、被掐出来的淤痕——他有时候真的该对Syverson过于强硬和突然的需求坦诚一些,他倒不是责怪Syverson不体谅他的身体,只是他今天确实不太想经历一场太过激烈的性爱。

Mendez从浴室出去,随意吃了两口桌上剩下的外卖,有一盒未开封的看起来像是留给他的,不过他兴趣和食欲都缺缺,在随意吃了两口后就不再继续勉强自己了。家里的冰箱中没剩什么可称之为食物的东西,他也懒得费心去买。他眼下只想着先去办公室报个到、把积压了两天的工作处理掉一些,盼望着只要忙碌起来就能让他自然地感到饥饿。

到那时再好好想想吃点什么也不迟。Mendez趁着红灯又擤擤鼻子,原本没要几分钟的上班路开了十五分钟还有余。停完车后,他还是选择将头搭在方向盘上眯了一小会儿,等觉得力气恢复一些,他才提着公文包踩着乏力的脚步踏进了办公室。尽管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不过看到Mendez回来,他们还是抽出了那么几秒致以了慰问。Mendez只应了几个人的关心就开始嗓子疼,考虑到他的状况,大家也不是太介意,有人开玩笑消遣了他一句“你的Captain Syverson看来没好好照顾你啊”,被他挥挥手带了过去。

他拉开椅子,先把公文包扔了上去才开始脱外套,然而领子才刚被扯到肩膀,他就被出现在他桌子上的一排东西打乱了原本就混沌的思维:一瓶维生素片旁是两种不同疗效的感冒药,在不讨人喜欢的药片旁边待着的则是一大盒水果沙拉,看起来不像是外面买来的那种现成出售的、而是精心由自己做的(Mendez从盛装它们的高级容器中辨别出了那个),在那旁边,又堆着三盒黑巧克力和一份装在另一个小饭盒里的炒蛋……

这分明从头到尾就是为了感冒的他准备的。他愣了好久总算把这件风衣从西装之外扯下来,他将风衣搭到椅背上,不知道自己是清醒了些还是更迷糊了些。

“这是……谁放在这儿的吗?还是?”他咳了咳,尽量放大声音,朝着四周寻找知情人。

“哦,那个,”路过的Chris胳肢窝下正夹着一叠文件,他在Mendez的桌边停留了短短几秒,指着桌上那排列的整整齐齐的东西,“Solo放在这儿的,当然是他,还能有谁。”

Chris语气末尾的那个笑就好像在说除了他可没人会这么关心你的死活。

“他回来了?”仍留在风衣之上的手指蜷了蜷,Mendez很难分辨涌上来的酸苦是因为无味的舌根还是别的。

“是啊,他来办公室找你……应该是找你的时候,O'Donnell告诉他你因为重感冒请假了,然后没多久他就拿来了这些,”Chris只是在陈述事实,对于所有认识这两个人的人来说,Solo为Mendez做这些事没什么可奇怪的,所以他问得无心也无意,“怎么?他回来了没联系你?”

“没有。”Mendez终于慢慢在椅子上坐下来了,他搓搓膝盖,又端过了那盒沙拉用哑得只能由他自己听见的声音说:

 “他没有和我联系。”

Solo已经四个月没和他有任何联系了。

他记得清清楚楚。

---------

我现在没有能写完的信心了 躺


评论(28)
热度(13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