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最强Alpha伪装指南·上

*氪星人无属性设定,既然大家都写装A的O(我也写过)就再写一个装A的超,浪漫爱情喜剧里可能只剩喜剧。

不知道会写多长先标个上然而也有可能会删 崩溃

*

克拉克和布鲁斯交往之后出现的最大危机爆发于布鲁斯第三个热潮期过去的那天。当克拉克捧着一盒飞速买来的纸杯蛋糕回到玻璃房子,先前还安稳睡着的布鲁斯已经洗完澡并穿上了睡袍。他的身上仍留有无比引人遐想的情爱气息,但从欲望中脱离出来的布鲁斯并未对Alpha的体贴投以微笑,他淡淡拢着眉,半靠在床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克拉克:

“克拉克,”当克拉克不明所以却仍保持着笑容向自己的Omega走近,神色中的严肃愈发明显的布鲁斯也沉吟着开口:

“我们得开诚布公地谈谈。”

克拉克心头涌上糟糕预感的同一时间,也几乎立刻猜到了布鲁斯想要和他谈什么。


事实上,被当成一名Alpha,是克拉克•肯特在地球生活的三十七年间所经受的最大误会。


克拉克对自身的茫然与迷惑始于第一次踏进教室,从那么小的年纪开始,他就已经发现了自己与他人的异常。与世界格格不入使他感到痛苦,旁人的排斥更是雪上加霜。尽管乔纳森告诉了他关于他来到地球的真相,他也未能从中得到丝毫安慰。而等年龄跨越过十五、当身边的人都在逐渐分化,更多的忧郁随之产生:他的身体迟迟不见任何动静。即使如此,乔纳森与玛莎仍在暗自期待克拉克成为一个Alpha,这不怪他们,从克拉克刚刚十岁、个子还没拔高多少的那时,所有认识这对父母和见过克拉克的人,都无比确定这个男孩将来会成长为一名健壮的Alpha,他那些富有压迫和侵略感的性征过早地就显露了出来——虽然乔纳森和玛莎都明白克拉克并非出生于地球,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克拉克长得与人类没有任何不同,这也直接导致这对殷切的父母坚持认为克拉克也会拥有和地球人一样的属性特征。对他们来说,那更像是一个美好的愿望,那意味着他们能够看到克拉克拥有真正的、寻常人的生活。

直至年月积累,就连克拉克自己都开始笃信了这个观点。他生来就与众不同,敏锐的感官让他很早能闻到各式各样信息素的同时却又不会对他自身产生任何影响,更遑论只要他想,第一时间靠肉眼分辨对方的属性根本不成难题。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成为Alpha——并且是那种独一无二的Alpha的讯息。只是那份期待,在年岁渐长的挣扎中缓慢落空。他仍是特殊的,他拥有其他人难以企及的天赋,他的力量感强悍到以至于成年后的诸多年间、他都被所有见过他的人自然而然地认成一名不好惹的Alpha。没有外露的信息素等同于没有弱点,他对任何挑衅或是引诱的气息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当克拉克意识到这也并非没有好处的时候,他开始自然地接受了这种误解、甚至有意识地让自己更像一个Alpha。

——其实也不必特地做什么,很多时候,他只要捏紧拳头或是“轻轻”推别人那么一把,就足以使别人投来恐惧的眼神,他就已经用比Alpha散发信息素这种原始方式有效得多的震慑击退对方、让别人落荒而逃。这些积攒起来的认知对他保持隐匿的独来独往很有好处,以一名Alpha的身份辗转于各地减少了许多麻烦、也让他在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Beta和Omega时少了更多后顾之忧。

他开始习惯“假装”自己就是一名生长于地球上的、真正的Alpha。直到他在氪星飞船上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跟随他三十三年的疑惑才终于揭开真相。

“这些属性特征只存在于人类之中、准确的说,出生在地球拥有人类血统的人之中。”乔•艾尔为他展示着飞船上的资料,也在为克拉克解答长年的困惑,“氪星的进化早就抹除了这些不必要的性征,若非如此,我们也不需要用中枢宝典来制造后代并控制人口的构成了。”

“所以我永远不可能分化成一名Alpha或是别的什么……”

说出这话的克拉克倒不是没有失落,以Alpha的身份组建一个像乔纳森和玛莎那样的家庭对他来说仍是美好的希冀——那也是玛莎一直以来仍保有的希望。克拉克在此前就猜测过类似的可能,担当结局揭开,他也多少还是难以躲过由此带来的落空。

“你不需要,我的孩子。”乔•艾尔对他强调道,“地球把你孕育得如此强大,强大到超越了Alpha这个属性本身。你不需要去成为什么,你就是能引领所有人的希望。”

三十三年间的生活经历足以证明自己父亲说的话有多么正确,话虽如此,当超人终于从天而降、而克拉克也建立起新的生活时,他明白,如果他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藏于社会之中,他就仍需要被“误认为”是一名Alpha。有了正式工作的克拉克•肯特显然要更和气些、也更擅长对人展露微笑,只是这也并不足以掩藏克拉克本身的健硕给他人带来的压力,无需任何询问和质疑,克拉克•肯特就成了众人眼中老实又安静的Alpha。而超人,则更是在各种渲染中被大众默认为了地球上现有的、最强Alpha的象征,他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积极的表率,他是Alpha们向往成为的目标,他也鼓励着Beta和Omega们让自己更加有力量。何时运用眼神、又该何时展示力量对克拉克不再是难题,他在心里早有各种积累好的现成经验,严格说来,他其实并没有特地假扮什么,他的能力本就不会让他遭受任何质疑,这么多年间的顺利生活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让他完全接受了这个最强Alpha的身份。他逐渐对无法和地球上的人类拥有这一共性的遗憾释怀,是不是一个真的Alpha,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直到他遇见布鲁斯•韦恩。

他得说,当布鲁斯•韦恩系着西装扣子从那辆阿斯顿马丁的驾驶座探出身来,就已经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而等他噙着满不在乎的笑站在自己面前、那股迅速占领他感官的、悠然神秘的信息素就立刻对他产生了冲击,那尝起来大概会像是混入了太多甜蜜素的葡萄酒的气味,也是布鲁斯第一次让他觉得这些附加在人类身上的属性所存在的意义: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Alpha,他便可以用同样的信息素去捕获眼前的Omega,即使不成功,也总能给对方留下一些好印象。

然而他不是,不仅如此,他给布鲁斯留下的只不过是重重偏见:一个口不饶人却又自不量力的Alpha,一个外星人的忠实拥护者,一个戴着框架眼镜的讨厌鬼。更别说在那个时候,超人还是布鲁斯打算消灭的目标。而如果在明白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的同时还对他萌生了好感,克拉克除了用超人的身份去见蝙蝠侠还能用什么办法?

虽然在很久以后他才明白,撕开蝙蝠侠的车门不是个和对方交朋友的好法子,但在那个时候,克拉克不免会认为这是彰显他Alpha力量的最佳方法——在这一点上,他倒确实受到了传统社会的长期影响。只是他那时还不了解,他遇上的可不是那么传统的Omega,更事与愿违的是,他所有用于伪装Alpha的经验,全都加速了布鲁斯要消灭他的决心。

好在在他们彼此都付出太多代价后,真正属于他们的新生活还是如期到来。尽管这晚了太多、又等了太久,但克拉克发誓,他对布鲁斯说的那句“我绝对不是受你的信息素影响才爱上你”是发自真心,因为他甚至都不是一个Alpha!——甜蜜和烦恼由此一并产生,他既为拥有了布鲁斯感到满足,又为无法完全“拥有”布鲁斯而惴惴不安:他无法标记布鲁斯,甚至连咬破他的腺体让两个人的信息素交缠融合都做不到。布鲁斯是他的,却又不完全是他的。他患得患失地忧虑起布鲁斯会爱上自己是不是因为所谓的、Alpha与Omega之间的天然吸引——毕竟布鲁斯相当自然地接受了“氪星人没有信息素”这种解释,即使他在自己离开的那段时间、从各种途径研究了自己那么久,也没发现任何有关于他身体构造的异常和破绽。他从来没有因自己的强大而在这段感情中自以为是,这烦恼甚至导致他忽略了布鲁斯最近看向他时、愈发思虑深重的眼神。毕竟在正常情况下,情投意合的Alpha和Omega在发情期完成标记与结合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也正是因此,在布鲁斯第三次发情期之后,这个逼着自己去忽略异常的侦探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和自己的Alpha之间,确实极其不正常。

而以布鲁斯的缜密,在经过对他来说显得有点难堪的推理后,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我们得谈谈。”布鲁斯拍了拍床边空着的那一小块位置,再次说道。

克拉克打量着Omega难以捉摸的脸色,在考虑后还是坐了过去,他讨好似的把蛋糕凑到布鲁斯鼻子下,妄图用香草和奶油的诱人气味来让布鲁斯的面色有所缓和,然而不领情的布鲁斯却只是在接过后瞧都没瞧一眼就把它放到了一边。

“我们可以对彼此诚实,是吗?”布鲁斯拉了拉睡袍又滑开的领子,那里面隐约可见的大片红痕都是克拉克几个小时之前的杰作。

“是的……”克拉克真实地屏住了本就不必要的呼吸,他向右边捋了把散落的刘海,扭过上半身望向布鲁斯,“你想谈什么?”

“那么……”

话里的犹豫并非不明显,克拉克的周身都被恐慌占据,如何向自己的恋人解释一个维持了三十七年的谎言?难道他得说,就算伪装是有意为之,因为太强大才从来没被人质疑过他到底是不是个Alpha并不是他的错?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布鲁斯不打算表现出他问出这个问题有多艰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被这个可能性折磨了多久,问出这样的问题几乎等同于放下他可贵的自尊和对这段关系的信心,可如果不问出口,他又确实无法再以之前的心态去面对克拉克……

他需要知道答案:

“你迟迟不标记我,是不是因为不爱我?”

------------中戳   下戳

《我是不是你最深爱的Omega你为什么不说话》


2017-12-10  | 1138 48  |     |  #亨本 #超蝙
评论(48)
热度(113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