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时差四十二天·01

*一元时间线,只有无聊的谈恋爱。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

一.

克拉克把手中那杯冷透的茶放了下来,他的头也跟着这动作下垂到了一个哑口无言的角度、希望这样的姿态能让戴安娜说话的语气不再那么严厉。然而戴安娜没有。不仅没有,她的责问比起方才听起来还要严酷,至于一旁明明比他小了不少却也神情肃穆的巴里,更能让这会儿的克拉克反省自己先前的想法有多荒唐。

“布鲁斯受伤昏迷,我们都很难过,但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就算你不相信他,你也得相信我们,我们怎么会找不到让他好起来的办法?”一个刻意强调的反问过后,戴安娜又深呼吸了一次,这使得她眼神中的气愤在逐渐冷却,“而在那其中,回到过去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绝对是最错误的办法。”

原本还扶着杯子的手滑到了戴安娜目视可及的桌子底下,那是克拉克能够呈现出来的最无力的细节,巴里原本绷着的脸随之揪成一团,他和戴安娜对视了一眼,决定继续把话语权留给戴安娜——虽然在改变过去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这件事上,深刻了解时间具有何种“魔力”的自己比戴安娜更有说服力,但若是想让超人闭上嘴安静地听谁说话,巴里认为自己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克拉克,你知道那是个极其错误的方法,是吗?”戴安娜沉下气来,她坐回了椅子里让俯视变作平视,好不再让克拉克倍感压力,“否则你不会来找我们商讨能不能那么做。”

“我知道那是个不正确的想法,我就是……”

说话的人难以控制地又想起了布鲁斯被放在那类似生命舱中的样子,无人能动,无人敢动,他只是沉默地躺在为他打造的水晶城堡里,胸口的起伏证明着他仍活着,那些接在他身体各处的仪器保证着他的心跳,听起来还算有力,但克拉克从没觉得布鲁斯会有比现在更脆弱的时刻。当他第五次从防护罩外落荒而逃,那个“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阻止他落入圈套”的荒谬想法也由此而生。

“我就是在某一刻突然害怕他会真的一直这么……睡下去。”

好长一阵没再开口辩驳过什么的克拉克终于抬起了头,他的眼里涌动的歉意很快就抚平了戴安娜和巴里的焦躁,如果说十分钟之前,他们还为克拉克提出的构想震惊和着急,现在,他们也只剩感同身受的理解:

“他会醒过来的。”巴里的手心贴上了桌面,他快速地轻拍了两下以显示他的乐观积极——哪怕这感染不了任何人,“别忘了,他可是我们认识的最强大的人类!”

“是的,他会醒过来的。”戴安娜便也跟着复述,比起被巴里影响,她只是对这件事有着十足信心,“毒气对脑部的影响只是时间问题,仪器会维持他的生命,他的外伤也在逐渐恢复,事实上,他的伤口愈合状况比起一周前已经好了很多。”

“是啊,我看到了。”

克拉克应和着,戴安娜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那并不能减少克拉克的担忧,他是会越变越好还是就此停滞不前?克拉克甚至不敢做出猜测,一周来,他都只能隔着为布鲁斯建立的、层层叠叠的防护,远远看着他,等待着一个加速到来的奇迹。

“人们在过分忧虑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把事情想得简单。”巴里顺着这气氛,难得沉着地说道,“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是不是就可以改变这一切?如果我早知道这一切会发生是不是就有能力阻止它?这无可厚非,只是人们又总把改变过去这回事想得太过片面。”

戴安娜和克拉克一同望向了巴里,年轻人便一一笑着回视,他口气中的认真丝毫未减:“改变了这件事的话,带来的影响是更好还是更糟?是不是会有其他人因此死去?我们的未来是不是就会不复存在?我其实……我早就思考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

“而结论是,那必然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克拉克收紧下颌低低接话道,“我为我的冲动道歉。”

“至少我该高兴你首先想到的是来找我们谈谈,而不是直接就擅自回到了布鲁斯中圈套前。”戴安娜露出的笑代表着她的原谅,她极少有因为克拉克拥有太多令人望而生畏的能力而担忧的时候,不过当克拉克对着她说出他想回到布鲁斯受伤前扭转这一局面时,她头一遭体会到了因克拉克而生的紧张:

“否则搞不好我们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

“对不起。”克拉克明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他再次诚恳地看了看戴安娜和巴里,朋友们微笑的点头让他释然,但这分秒间的轻松感却只是沉痛之上的遮掩,等克拉克踏出房间来到蝙蝠洞的中央,仍沉睡在那里的人轻易就能让克拉克重新陷进心痛。

“肯特少爷。”

看起来已经在这儿站了好一段时间的阿尔弗雷德背着手转了转上半身,克拉克也同他打招呼,作为自布鲁斯受伤后就没再离开过蝙蝠洞的人,他已经分不清阿尔弗雷德的头发是不是原本就有这么灰白,他能从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中看到类似的自己,只是站在他眼前的这个老人,曾拥有和担心失去的恐怕远比他多得多。

“少爷左手背的那道伤在结痂了。”

阿尔弗雷德出声的同时,微有些颤抖的手指了指布鲁斯搭放在身体两侧的手,就连指甲都失去血色的那双手上,这个小小的变化几乎值得他们欢欣鼓舞。

然而他们谁都没这么做。因为医生和各种无情的仪器都估测布鲁斯的意识完全恢复需要至少两个月,那算是一个保证,但同样更是煎熬的等待。

“如果在以前,少爷超过三天不和我说话,不管原因是什么,我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他这么做过吗?”克拉克自然而然地回想起了布鲁斯小心翼翼地垂着眼睛瞧向阿尔弗雷德的表情,那些畏惧又任性的表现每一次那都能令克拉克发笑,“我以为他并没有这么做的胆量。”

“在他游学的那几年间,唯有一次,他有整整一年没让我听见他的声音。”

让人操心的家伙。克拉克在心里冒出了不合时宜的回答,他忍了下来,闭紧嘴和阿尔弗雷德看向同一处,从玻璃的反光中,他看见阿尔弗雷德口中有关布鲁斯的描述竟还是能让他脸上的阴霾少那么一些的。

 “偶尔我会质疑自己是否年纪越大就越不如从前。少爷游学的那七年,我甚至不会像现在这样连觉都睡不好。”

阿尔弗雷德缓缓说着,他很少这样,他从来没和克拉克私下对话过。克拉克认识的阿尔弗雷德还对自己留有一定的怀疑。克拉克并非不理解,他和布鲁斯在一起也不过短短两个月,克拉克一直准备好了要用漫长的时间来向老人证明自己是值得托付的人。

“算上游学,这么久以来,我只和少爷分开过两次。”他抬抬镜架,弯曲的手指顺道擦了擦鼻子,“第二次……是在少爷的养子过世之后,处理完所有需要处理的事后,他要求我回英国休假,我没有和他争论,因为我看得出他希望我离开。我至今都没有去问他是希望我别太伤心,还是不想让我看到他过于伤心的样子。”

“他是这样的人。”克拉克的额头贴上了最外层冰凉到没有一丝温度的玻璃罩,“比起自己,别人的感受才更重要,他就是……这样的人。”

阿尔弗雷德的气息暂停了,他看了克拉克的侧脸好一会,脸上说不出是探究还是别的什么。

“我离开了四十三天,令我意外的是,那段时间,少爷把自己照顾得出乎我意料的好。”他把视线焦点放回布鲁斯身上,在那躺着的、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在意的人,“所以我总是会想,是否我的担心和顾虑都是多余的,其实韦恩家唯一的少爷即使没有我,也能把自己照料得很好。”

“不,不是的,他……”太多关于布鲁斯的画面从克拉克眼前闪过,在眼眶酸痛之前,他呼出一口气转过了身,让自己面对阿尔弗雷德,“他比谁都需要您,他不会想要和您分开的。”

“我也以为我们不会再分开第三次。” 阿尔弗雷德安静地接受了克拉克的劝慰,也许这是此刻的他们都需要的,“即使那早晚会到来。”

“不会的。”克拉克的反驳比何时都坚决,“他会好起来的。”

阿尔弗雷德鲜见地凝重了起来,那是在过去整整一周里,克拉克都没从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看见过的神情,布鲁斯和他有着太多的相似,他们总在其他人感觉难过以前,就把自己的心碎藏到最深处

“他当然会。”在那短暂的真实过去以后,阿尔弗雷德又恢复了毫无崩裂的平静:

“我也只是没想到,分别的每一天都如此令人难以承受罢了。”

克拉克的嘴动了动,却还是选择了沉默。我也一样,他的心里在叫嚷我也一样,但他不能表现出来,那并不能分担老人的痛苦。而他除了别比阿尔弗雷德先崩溃之外还能做什么?当他和阿尔弗雷德一起长长久久地盯着使他们无能为力的那个人,不久前才被压下去的念头又开始悄然变质,它像一个死灰复燃的魔法,顽固徘徊于克拉克的脑海:

“我能冒昧问一下……”凝结的空气被克拉克割破,他唐突地提问,惹来阿尔弗雷德疑惑的一眼,“布鲁斯的养子是在哪年——”

“2013年5月。”

没有多余的迟疑,阿尔弗雷德回答了克拉克。在他的潜意识里,克拉克•肯特早成为了他亲近的人,只是在此前,他还不曾习惯将这一点更直接地表现出来。

“那时候我还不了解自己的身世。”克拉克在低声复述中回忆,“2013年5月,所以您是5月回了英国……”

他还没问下去,身边的眼神比他更快地揭穿了他的意图。

“6月,肯特少爷,尽管很失礼,但我听到您和普林斯女士之间的争吵了。”阿尔弗雷德没任何转圜地说道,“过去简单的生活虽然偶尔令我怀念,然而在我看来,如今的一切也未尝不好。”

“我没有……”克拉克在阿尔弗雷德能洞察一切的目光中摆手解释,“我不是,不,我已经放弃那个念头了。”

“那您……”

“我只是,”他扭头看看布鲁斯后,又定下神来郑重地看向阿尔弗雷德:

“我只想……我只想和布鲁斯拥有更多时间。”


“克拉克!”

戴安娜的第二次吼声在爆发之前就被克拉克压着肩膀制止了,没有急躁,没有玩笑,克拉克和戴安娜面对面地坦诚着所有:

“听着,2013年6月氪星飞船还没被世界发现,这个世界没有超人,所有人都生活在安稳之中,我发誓,我只是回去找布鲁斯,看着他,尽我所能陪伴他,我绝不会做任何改变未来的事,我甚至不会让除了布鲁斯之外的人见到我。”他用相当快的语速浇熄了戴安娜的误解,“我确认过,那四十三天阿尔弗雷德不在,我不需要出现在其他地方,我只要待在布鲁斯的身边就可以,我想要做的只有这个。”

“那很危险,克拉克,”皱起的眉代表着戴安娜的不赞同,“你也听巴里解释过了,如果一个世界的两个自己见面,这个世界一定会崩溃,你得明白,那牵连的不仅是我们。”

“我记得很清楚,2013年6月的我还在德州某个小镇的修车厂做洗车工,那是我做的最久的一份工作,拿很低的薪资,还收养了一条流浪狗。要不是因为我出手教训了几个抢劫犯,可能我也不会在两个月后去了海上,事实上,在认识布鲁斯以前,我从未踏进过哥谭、也压根没对这个城市产生过兴趣。”他看着戴安娜的眼睛,明确地让她知道自己明明有能力回到过去却还是先知会她、代表着自己做出的决定有多理智,“所以我不会遇见以前的我,我不会改变布鲁斯,我不会愚蠢到毁了如今这个他守护的世界。”

“那不难做到,我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克拉克闭起眼睛顿了顿,他在克制着别让自己的哀痛泄露出来,“对我来说更难的是……更难的是坐在这里一遍遍由着昏迷的布鲁斯提醒我,我们之间拥有过的时光是这么的短暂。”

在他死去前,他和布鲁斯拥有的不过是偏见与伤害,在他醒来世界再次恢复平静后,他和布鲁斯也不过才刚刚成为恋人,他们总在为这个世界牺牲自己,而留给他们的时间又有多少?他坚信布鲁斯会醒来,从无怀疑,可是在那之前,他绝不能只是看着自己和布鲁斯应当共同拥有的时间被白白浪费。

“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和布鲁斯拥有多一些的时间,我会让他忘了我的,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他留了长长的一段间隔以供戴安娜考虑,他知道他能打动戴安娜,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信任足以让戴安娜对他的决定转变态度。

“……你要催眠他?”面色上的犹疑仍在,但她确实如克拉克所想的那样放弃了强硬,“我以为你不会对任何人使用这个能力。”

“如果他记得我,那么也许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克拉克阐述着他的设想,“所以他依然得憎恨超人,我们必须要针锋相对,我还是得死去,他也仍旧会受重伤……但是戴安娜,相信我,我绝对不会……”

“我并非不相信你。”她意外而干练地打断了克拉克略显急促的解释,“只是没人知道届时会发生什么。”

“我可以控制可能出现的意外。”克拉克近似承诺一般这么说着,“你也应该相信我总有那么点儿能让人失忆的能力……”

“这回我阻止不了你,对吗?”

戴安娜没等克拉克做完保证就没再让他继续了,她知道答案,却还是问了出来。

“是的。”他承认,“但我依然需要你们相信我。”

“我相信你。”

在克拉克瞪大眼睛表示不可置信前,戴安娜接着说道:

“不过我可不敢说巴里会不会相信你。”

“他可以随时把我带回去。”在气氛不那么僵硬后,克拉克冲着戴安娜眨眼睛,“到时我不会和他打架的。”

“在你之前提出那个计划时,我就问过自己,”戴安娜退让了,“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会不会尝试着回到一百年前,去抓住更多的……相伴的时间。”

两个人都抓住了那个转折的停顿。

“但你不会去试图改变……改变他的离开。”

这几乎是一个肯定句。克拉克明白,戴安娜也和他一样,那些遗憾早就被责任取而代之,他们不具备自私的资格,他们谁都不能、也不会去这么做。

“是的,我不会。”戴安娜垂下头,没让克拉克看见自己眼底闪过的情绪,“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他这么做。”

“同样的,”再抬头时,她已经恢复了沉稳的模样,“这个世界的布鲁斯也需要你。”

“阿尔弗雷德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克拉克垮下的肩膀示意着得到许可后的轻松,“我没有让你们为我冒风险的理由,布鲁斯会责怪我那么做的。”

“你知道就好。”她推了克拉克一把,又在他大笑之后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无论发生什么,”克拉克又对戴安娜拜托道,“随时让巴里回来通知我。”

“别担心,我们会把布鲁斯照顾得很好的。”戴安娜刻意地撇了撇嘴,“倒是你,或许该担心那时候的布鲁斯会不会看上你。”

“我现在可不是那个满脸胡子从不打理、连衣服都是顺手偷来的流浪汉了。”他随着戴安娜的话打趣自己,片刻后,他的脸上又写满了戴安娜熟悉的、满溢着悲伤的坚定:

“就算他不爱上我也没关系。”他转过视线,而戴安娜知道他正看向哪里:

“只要能让我拥有更多和他有关的记忆,那就足够了。”

在克拉克消失前,戴安娜只来得及听到这声音愈发微弱的一句。


窜到车前的黑影闪得太快,就算再敏锐,及时踩下的刹车也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令人心惊的撞击声。立刻下车查看的布鲁斯在看到躺在车前的男人时忧心忡忡地迅速掏出了手机,不过比他按下按键更快的是被撞倒的那人,攥住他手腕的那只手掌差点激起他的本能的反击,不过在车前灯照射下投向他的眼神,又瞬时让他想起自己才是严格意义上的肇事者。

“你没事吗?”他从攥住他的那只手里脱开,把这默认成了对方需要搀扶的信号,他收起手机,转而去扶住又捧住了脑袋的、被撞人的肩膀,让他靠在了车头上,“我可以立刻派人送你去医院或是……”

“我没什么问题。”克拉克把脑袋揉了又揉,他没打算表演什么,因此他的脸上也就没有一丁点受伤的痛苦。他揪了揪头发后又看向布鲁斯,引导着布鲁斯和他一起注意车头那凹进去的一大块,“但您的车好像……”

撑在车前盖上的手掌暗暗使力,车头的保险杠在一小秒就不负所望地砸到了地上。

“……没关系。”桄榔的声响还没结束,拢起眉的布鲁斯还是安抚着受伤的人试图让对方安心,“别在意车,你确定你没事?”

“我真的没事,但您的车有事。”他由着布鲁斯在说话间提防着什么似的往后退开了距离,这些小举动间满是他了然的戒备,“我是说,我造成了损坏,我想我有责任赔偿。”

“我说了没事,如果你打算自己去医院的话,我可以为你准备足够的金额。”布鲁斯扬了扬手,他的态度得体,不过克拉克能看出布鲁斯的心烦意乱,或许他还把那句带着嘲讽的 “你这人有什么毛病”吞了回去,他明白布鲁斯不顾后果地从那场晚宴上逃回家,可不是为了在这里和一个奇怪的男人费心思周旋的。

“我确定我没事,也确定我得赔偿您的车。”

克拉克向前跨了一步,在微弱散开的光照中,布鲁斯终于能好好打量一下这个男人了:再简朴不过的T恤和牛仔裤,身侧全都是因为滚到地上而沾上的泥土,从玻璃房子经过韦恩大宅的这条路早就荒废,更别说有人会选择在郊外独自步行——就算不是哥谭人,邻近的城市也大多会对哥谭的怪状有所耳闻。

“如果不想再被我撞一次的话,”韦恩先生应当维持的优雅消失了,他眯起眼睛,观察着克拉克一派老实的脸,“你可以从我车前离开了。”

克拉克抬了抬眼睛,没和他僵持。布鲁斯绕过他,狐疑地重新坐回了车里,更让他不解的是,他不明白这个男人对他展露的笑为何如此温柔。他隔着玻璃,再次用口型向克拉克询问是否需要钱。克拉克只是看着他,最后保持着笑容对他摆了摆手。

一分钟之后,当布鲁斯的车子重新发动慢速驶开时,他震惊地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跟着车子奔跑的、那个难以捉摸的男人。

在阿尔弗雷德被他支回英国的第二天,他确信自己在哥谭郊外,遇到了一个精神不那么正常的疯子。

---------

写长篇不发出来的时候一天一章三天两万字不带喘气的发了感觉立刻就萎了...

P.S上映前就在想要是JL里他俩的对手戏很少我就把这个写出来...结果就真的很少_(:з」∠)_

2017-12-15  | 637 24  |     |  #亨本 #超蝙
评论(24)
热度(63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