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最强Alpha伪装指南·中

*氪星人无属性设定,既然大家都写装A的O(我也写过)就再写一个装A的超,浪漫爱情喜剧里可能只剩喜剧。

这么短还要分上中下写可能是废了差一点没忍住删文的手


上戳

*

布鲁斯看到了克拉克毫不掩饰的惊诧,那像是一面足以撕扯布鲁斯内心的镜子,他知道将自己的猜想以这般的形式问出口看起来就像是疯了,但他并非只是在冲动之下不假思索,也绝不是第一天才产生这样的疑问。

所以他确定自己并没有疯。

那个关于“我的Alpha不太对劲”的谜团并非始于今天,早在他确认了超人就是克拉克•肯特的那时,关于在晚宴初见所留下的种种疑问就一并迸发了,一个气势异常迫人却没有任何信息素的Alpha?——“因为我来自氪星,受太阳的光照影响导致了信息素的消失”——一个合理的、具有说服力的说法,当一个并非生于地球却与人类无异的超能力者如是对你解释,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并非那些质疑就此迎刃而解了,只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布鲁斯认识的超人都是足以令人望而生畏的Alpha,而自己不是被他的信息素所捋获更使得布鲁斯认为他们两人之间关系的纯粹,那点关于信息素的小疑问也就渐渐地被相处的时光所掩盖。

直到布鲁斯和克拉克成为恋人后的第一次热潮期结束,那个差一点就被彻底打散的小小谜团终于又再次成型了,当布鲁斯想起情爱中的每一个细节,他敏锐地抓住了在那其中最不符合常理的关键:克拉克从头到尾一点想要标记他的意思都没有,他的Alpha总在刻意避开抚弄他的腺体,布鲁斯从没有提过是否允许克拉克标记,他认为这些顺其自然的事压根就没有必要去谈,而这显然被克拉克当成了避而不谈的筹码,他们之间契合得天衣无缝,却独独被规避开了分明再天然不过的一件重要环节。

在第二次热潮结束之后,布鲁斯认为自己无法再对此事装聋作哑了,只是,这唯一让他介怀起疑的事偏偏又不是布鲁斯能轻易同克拉克坦诚交流的……

“还能是什么?那个Alpha显然不爱他的Omega。”

尽管没有任何恋爱经验,但巴里还是一口咬定了这个结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需要经过深思熟练或是层层分析的问题,哪有Alpha会不标记他爱上的Omega的?先不说人类身体里潜藏的本能难以控制,就算在爱情的驱动下,那丁点的理性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我同意。”对布鲁斯提出的这个“假设性问题”充满兴趣的亚瑟很快附和,“要知道,我和湄拉第一次……”

“这种涉及隐私的细节不用告诉我,亚瑟。”

布鲁斯掩脸咳嗽,没人能看到他面罩之下愈发复杂的神色。

“我赞同这种观点。”维克多加入话题,还严肃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巴里说的与主机和我个人思考得出的结论一致,他不爱那位Omega。”

是啊,布鲁斯想,没错,否则还能是什么?他不是会随意接受他人论调的人,但即使别人不这么说,他也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判断。他是和克拉克日夜相对的人,他也从没有明确阻止过克拉克不让他标记自己,可是他卸下心房的接纳又换来了什么?布鲁斯开始不动声色地开始等待克拉克给他一个解释,或是一个惊喜,只是当他留给克拉克的第三次机会过去,那些期望听到的话语也还是迟迟未来。

他真的没办法再等下去了。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

在一小段被强行静止的时间重新向前行进后,克拉克猛然站起,他像是听到了有生以来最无法接受的控诉,两条胳膊在身体两侧举起想要用行动做出辩解,只是布鲁斯静静坐在那儿迷惑又不解的模样让克拉克突然之间面临抉择。

如果不向布鲁斯坦白真相,他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不想让你经受疼痛”?“我没有标记你的能力”?每一个听起来都模糊而荒唐,这除了换来布鲁斯更多的心碎之外恐怕不会带来任何对现状有帮助的结果。

“我只是……”

克拉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拍拍脸,再度小心地坐到布鲁斯身边,他试图抓住那双几个小时前还被他紧紧扣住的手,但布鲁斯却只是在克拉克的手掌覆下来之前刻意地拿开后往上拎了拎被子:

“你只是什么?”

拢着眉看向克拉克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悲伤,你只是不爱我?布鲁斯既害怕从克拉克口中听见这句,又竟然隐隐有些期待。那样才会让这么久以来的谜题都有个解答,那样才能让他们俩的关系不至于破裂得那么不堪,只是没有爱到想标记和拥有而已,以布鲁斯的理性来看,他认为他能够原谅这样的理由。

“我绝对不是不爱你,布鲁斯,绝对不是!”在爱人面前鼓起勇气捅破自己维持了三十来年的谎言并不容易,克拉克扯过了布鲁斯的手,让他完完全全看清自己眼里的坚定,“我只是……”

他应该信任布鲁斯的,在揭穿自己的真面目之前,克拉克只有满心的后悔,因为自己的欺骗而让布鲁斯承受的不安根本是多余的,他明明可以信任布鲁斯及早告诉他真相,对于布鲁斯来说,自己是不是Alpha可能未必会有这么重要——

“我不是Alpha……”

克拉克没躲避布鲁斯的视线,事到如今,就算再艰难,他也想看着布鲁斯说出心底的秘密。然而布鲁斯的反应和他截然不同,他眼里那点期待的光又黯淡下去,被克拉克拉着的手挣脱开,布鲁斯说话的声音也随之扯高了:

“为什么就不能对我诚实一点?克拉克•肯特?”连续的质问隐含着愠怒,布鲁斯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手抱住了脖子,“那你是什么?Omega?你真的认为我们之间需要这种谎言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布鲁斯,”克拉克不管不顾地把布鲁斯的上半身圈了过来,他按着布鲁斯的后背,不让他在自己的怀中挣扎,“我不是Alpha,不是Omega,我就只是……我什么都不是,我就只是一个……没有属性的氪星人。”

起伏不定的气息瞬间变得平缓,空气一时之间再度静谧到可怕,克拉克不敢放开布鲁斯,却也难以估量出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推在他胸膛前的手努力了两次后终于放弃了,他感受着布鲁斯的背脊放松了下来,心却只是跟着他的态度更加忐忑:

“真的?”收敛了心绪的确认性提问听不出什么感情,“你没有属性?从生下来就没有?”

“是的,四年前我在氪星飞船中遇见我的父亲时,才从他口中得知了这件事。”他又紧了紧双臂,预感到也许布鲁斯对这件事的接受度远比他想象中要高。

“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持续的追问中不免掺杂一些对自己的责备,布鲁斯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先前的胡思乱想有多可笑,“你是觉得我不会帮你保守秘密还是……”

“不……我……”克拉克紧跟着说道,“我担心你认为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是来自于Alpha和Omega之间天然就有的那些……你懂的……我,我以为你是因为……因为我是一个Alpha才爱上我的,我越是害怕这个可能,就越是没有对你说出真相的勇气……”

克拉克压着布鲁斯的肩,扶住他的上半身和他隔开距离,那双眼里的情绪又在变换,但克拉克沉浸在迟来的、畅所欲言的释然中,没能体会到布鲁斯又沉下来的脸色意味着什么:

“你啊,”布鲁斯放轻呼吸,故意说得低柔平淡好引诱克拉克继续说下去,“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克拉克,告诉我不止我一个人在为这件事苦恼。”

“是的,的确不止你在苦恼。”克拉克如布鲁斯所愿那样如实答道,“不能和你完全结合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困扰,我多么担心有一天你会被另外一个Alpha吸引,不是我这样伪装了三十几年的、而是真正的Alpha,也许你会被那个Alpha的信息素捕获,你会找到一个能够真正标记你的Alpha,而我甚至都没法标记你,让你完全……”

“你是这么看待我的?”

可惜克拉克的心里话没能吐露完,布鲁斯就又打开了他的手,他往后缩回床头,眼角又垂了下来,“你这么不信任我们之间的感情?”

“不,绝不,我的意思是……”

向布鲁斯伸去的手再一次被拍开了,只是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克拉克也同时明白了现下他需要挽回的、早就不是自己并非Alpha这件事了,那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布鲁斯用他的不在意表达着克拉克无用的担心,却也在告诉他,他的那些苦恼有多伤人。

“不,布鲁斯,我绝对不是,我是指,那只是我自己……天啊我说了些什么……”

“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充分了解你的意思了。” 布鲁斯红起来的手背和被这挥动幅度殃及而被带到地上的蛋糕们写尽了布鲁斯的失落,不被爱和不被信任到底哪个更糟糕?布鲁斯觉得自己确实难以做出一个选择,

“你走吧,立刻。”

“布鲁斯……”

“立刻。”

房子里的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而缓慢退出视野范围的身影和散乱在地上一口都没能尝到的蛋糕,让布鲁斯的满腹委屈更加无处发泄。


电视里仍在循环播放着克拉克醒来那天在广场上所发生的事,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完整地记录下了全部过程,那很快成为了媒体们争相报道的素材。当超人归来、神奇女侠走向大众不再拥有讨论度,这些超级英雄——或者说超级Alpha之间的对战就成为了可供大做文章的新话题,当事人不曾出对此表态,有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也就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最强Alpha的地位受到威胁,神奇女侠或将成为唯一可与之抗衡的Alpha——”巴里的脚搁在桌子上,边嚼着饼干边大声朗读着电视上的新闻标题,“那些无聊的媒体真的是没有其他可写的新闻了吗?”

尽管早就默认了超人最强Alpha的位置,亚瑟对那天自己的发挥失利依然很是懊恼,所以当他在韦恩大宅喝着布鲁斯送的酒、和巴里打发着时间,又意外看到克拉克无精打采地从他俩眼前飘过时,那点事不关己的好奇心立刻促使他从“什么事能让最强Alpha这么垂头丧气”的、仅有不多的可能中翻找出了一个概率最大的。

“你和布鲁斯吵架了?”

他跟过去问道,克拉克还没顾得上看他一眼点个头或是摇个头,亚瑟又灵敏地嗅到了什么,不会有Omega在热潮刚结束之后同Alpha大吵一架的,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

“你被布鲁斯甩了?”

像被什么氪星蚊子蛰到了似的,克拉克这回的反应激烈多了,他飞速转身,绷着脸想说点什么,但面对着亚瑟无比肯定的眼神,克拉克又突然失去了解释的兴趣。让布鲁斯伤心,对克拉克来说,可远比要被布鲁斯甩了以及被他人误会要糟糕得多。

——为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制定过一个万一被揭穿了真相、该做一些什么的应急方案?

“嘿,小子。”亚瑟快速跑回巴里身边,把他从椅子上拎了出来,就好像抓到了最强Alpha的弱点和苦痛多么令亚瑟得意一样,他晃着巴里,又指指电视,“最强Alpha被布鲁斯•韦恩甩了,这个新闻是不是比这些讨论有趣得多了?”

“亚瑟……”

“我早就在怀疑布鲁斯之前问的那个‘Alpha不标记Omega是什么原因’其实是在影射他们自己,他们之间一定——”

“亚瑟,闭嘴。”终于找准插话时机的巴里吞咽着口水,“亚瑟,真的……”

做出了决定的巴里缓慢向后退开了两步,他瞪圆了眼睛越过亚瑟朝后看去,思索着现在跑开会不会被亚瑟指摘为没义气:

“在超人准备再次跟你追究冰岛那件事之前,我建议你最好现在就闭嘴。”

-------下戳

2017-12-15  | 718 18  |     |  #亨本 #超蝙
评论(18)
热度(71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