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番外四 意外礼物

嗯,去年是Solo和Mendez一家子的圣诞节,今年就是亨超本蝙一家子的了,两个ABO的故事都在圣诞节最终结束对我来说也挺圆满的。今年有几个人跟我说这是她们看过的最好的超蝙ABO故事,对我来说这样的夸奖也同样是最好的礼物,谢谢你们爱它。

节日快乐。

虽说是写带球跑啦但其实没怎么体现孩子XD

----------------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番外三


番外四·意外礼物


克拉克是在十月的第一天从布鲁斯口中亲口得知了那个消息的,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从布鲁斯的变化中隐约看到了一些痕迹:布鲁斯的信息素在某一天突然变得更为平和温暖,也许布鲁斯自己都没意识到,但克拉克能闻出布鲁斯周身的气息正在变得愈加柔和,在那其中有一些令人提心吊胆的预兆,克拉克从不曾说出口。所以当布鲁斯用罕见的愉悦口吻向他宣布“我们有了一个孩子”时,克拉克出乎意料地平静。

说是失望也不为过,毕竟实际上,克拉克并不认为这是个好消息。


玛莎是最先觉察克拉克异样的那个人,从布鲁斯拥抱着她告诉了她这个消息、而站在一侧的克拉克脸上并没有一丁点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之时,玛莎就看出了一些问题。虽然玛莎自己不曾孕育过一个孩子,但以她的年纪早就对孕期的Omega很是熟悉了,布鲁斯的身体状况她一早就有所了解,所以在得知这个本该令人欣慰的消息时,她最着紧的还是布鲁斯是否又因为怀孕而出现什么病症,好在一整餐下来,除了吃饱后的布鲁斯立刻就困了这种前期的嗜睡之外,玛莎没有看出任何不对劲。

那么不对劲的显然就只剩自己的儿子了。

“布鲁斯怎么样?”她在沙发中坐下,看着关上卧室门后从楼梯一步步缓慢踏下来的克拉克,就连他踩出的步调都能让玛莎觉得克拉克有心事,“睡着了吗?”

“睡得很安稳,我在旁边陪了他一会儿才下来的。”克拉克在玛莎身边坐下,又望向楼上,“他这两天已经开始睡得比以前多了。”

“这是正常现象,他的身体正在适应一种全新的变化。”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然而当它从玛莎的口中说出,也确实能给克拉克带去更多安慰,她看着克拉克在沉默中点点头,又在他满脸愁容中问道:

“说说吧,怎么了?”

“什么?”

从某些思绪中被拉回的克拉克扭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她的脸上是了然所有的神色,克拉克倒不是惊诧玛莎看出了自己的反常,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反常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得这么明显,继而被布鲁斯察觉。这才是布鲁斯确认自己受孕成功的第一周,他不想破坏布鲁斯的好心情,一点也不。

“你可骗不了我,克拉克。”玛莎抚了抚他的背,带来一种安定的力量,“我以为你会更兴奋一些的,但你显然没有。”

“是啊……”克拉克没遮掩什么,他跟着玛莎的话叹气,又忍不住抬头往上看,“我好像……找不到兴奋的理由。”

“我想我和乔纳森捡到你时,都比你现在还要更欢欣些。”玛莎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把那条去年圣诞节布鲁斯为她买的羊绒围巾披在了膝盖上,“你还记得在你刚刚和布鲁斯结合的那段时间,我一度很期待你和布鲁斯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吗?”

“当然。”克拉克回想着将近两年多的那些事,觉得它们并未过去很久,“我和布鲁斯也同样一度为辜负了你的期待而愧疚过。”

“傻孩子,”玛莎保持着笑容,接着说道,“后来我明白让你们背负我的期待是错的,我也一直很为你们之间对这件事达成了共识感到高兴,只要你们两个能在一起,我就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妈……”

“我清楚你在担心什么,克拉克。”玛莎拉过克拉克的左手,用自己的两只手将它握住了,“布鲁斯的年纪和身体也一样使我感到担忧,但是答应我,克拉克,别在布鲁斯面前表现出那些,别让他因此觉得沮丧,如果他为此感到高兴,你也应该和他一起高兴。”

“那是当然的。”玛莎对于布鲁斯的体贴令克拉克感到窝心,只是这并不能打消他的错杂,“我就是……这个意外太让我措手不及了,如果我知道布鲁斯仍有能力受孕,我一定会更早地做出措施,我……”

“我并没有那么希望布鲁斯为我孕育一个孩子。”

克拉克犹豫了半晌,还是在玛莎面前吐露了实话。他的忧愁绝不仅止于对布鲁斯身体的顾忌,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认为这都是他的错。布鲁斯会否怀孕其实全取决于自己,只是在一年多前他和布鲁斯谈过之后,他比布鲁斯更快地默认了布鲁斯无法再受孕的现实,这让他变得没了分寸,如果布鲁斯因为这个他的身体并负担不起的意外而损害了自己的健康该怎么办?哪怕布鲁斯因此变得有一点点虚弱,克拉克都会觉得无法承受。

不过在考量之后,克拉克还是遵从了玛莎的建议,他尽力克制着自己没在布鲁斯面前表现出什么。在最初的一周里,克拉克和阿尔弗雷德聊了一次、之后又和戴安娜聊了一次,他一点都不意外大家和他有着感同身受的体会,与此同时,所有人也都默契地把这些不必要的想法埋了起来,努力让布鲁斯浸泡在一种幸福的氛围中。克拉克变得把更多的时间放在陪伴布鲁斯上——鉴于他并无法阻止布鲁斯就此停止夜巡,所以他只能选择分分秒秒跟在布鲁斯身边,反正外界对超人和蝙蝠侠总在哥谭结伴出现已经不再感到惊讶了,克拉克猜聪明的人们一定早就看出了些端倪,只是谁也没去做那个把真相捅破的好事者。

这虚假的和睦一直维持到布鲁斯又一次因为针对Omega的化学性事件受伤。在那个大规模的气体攻击中,布鲁斯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父亲,早就停了抑制剂的他扛着吸入的气体给他带来的晕眩感救出了最后一个人后,倒在了这才赶来的克拉克身上。布鲁斯的昏迷给克拉克带来了极大冲击,善后的事全部被交给了戴安娜和亚瑟,加入联盟好一段时间的巴里和维克多也是从没见过克拉克这么六神无主的样子,事件的主谋他们一早就替克拉克教训了一番,不过更让他们心有余悸的、绝对是克拉克在那个瞬间爆发出的怒吼和让人胆寒的信息素。

好在布鲁斯醒来之前,克拉克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失控,私人医生的再三保证让他安心了不少,他也依旧不想让布鲁斯被他的不安感染,所以他警告自己最好别冲布鲁斯发火——最好一句苛责的话都别有。

“……人质怎么样了?”

半个小时后,布鲁斯在克拉克的搀扶中靠坐了起来,虽然眼前还一片模糊,但布鲁斯认为自己的状态已经恢复过来了。在昏倒的前一刻才想起自己的身体里已经有了另一个需要他照顾的生命让他对这个孩子倍感歉疚,在这之前,克拉克为这个孩子的付出他都看在眼里,这孩子值得他珍视,假如克拉克为此恼怒,布鲁斯也认为在情理之中。

“都安排好了。”克拉克俯身亲了亲他的发顶,又帮他理了理头发,“我现在只关心你怎么样了。”

“我没什么问题。”布鲁斯为克拉克的善解人意松了口气,他的手在被子之下缓慢挪动着,克拉克认识这个动作,“医生有没有说孩子受到什么影响?”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先关心你自己?”

隐含不满的质问脱口而出,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在被子下僵住的手,觉得自己混蛋透顶。。

“克拉克,我知道你在为我不顾孩子而生……”

“我不是因为这个生气的。”

好不容易压抑下来的怒气还是喷涌了出来,克拉克明白自己的忍耐让布鲁斯误会了——布鲁斯认为他更关心孩子,并且认为这理所当然,因为他也更关心孩子。可这不是事实,而克拉克需要布鲁斯了解这个事实:

“你要听实话吗?实话就是,我希望你从头到尾都没受孕成功。

布鲁斯蹩起来的眉心让克拉克不免反省自己是不是成了个世界上最可恶的Alpha,对自己的骨肉毫无同理心不说,还责怪起Omega为什么要怀孕,可能怎么办?这个意外就这么卡进了他完美的人生轨迹之间,无法后退,也还没整理好该怎么前进,而他除了更多陪伴布鲁斯之外,对他的嗜睡和变差的抵抗力以及未来可能会面临的风险压根做不出一点分担:

“我只是关心你、在乎你,你应该知道我每次生气都只会是为了这个,这不会因为我们有了个孩子而产生任何变化。”

布鲁斯小声地吸了下气,克拉克了解过孕期的Omega更为细腻敏感,袒露了真心话之后就该及时道歉——克拉克想都没想就隔着被子抱住了他,自己的歉意还没说出口,布鲁斯的下巴就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后自顾自说道:

“对不起,克拉克,”轻柔的语气中有着足以让克拉克融化的温柔,“我以前没想过……原来你会是这么想的。”


布鲁斯其实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整件事只有他一个人感受到了喜悦,他想起来了,在最开始就是这样,无论是玛莎还是阿尔弗雷德都没对这个消息展露太多的兴奋。并不是说布鲁斯想要看见老人们捂着脸纵情流下泪水并且紧紧抱住他反复念叨“你有了一个孩子”,然后把照顾他当成了头等大事——那也挺难让他承受的——可他也的确不想看见他们额头中的隐忧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堆积了起来。直到他了解了克拉克真实想法的第二天,阿尔弗雷德也决定和他谈一谈,当阿尔弗雷德坐在不远处紧锁着眉看向他、并对他问出“您认为您真的适合孕育这个孩子吗”的时候,布鲁斯才想起身边所有人这段时间以来微妙的异常,亚瑟的欲言又止、维克多对着他做着近似扫描的举止……他相信自己陷入了一个难以解释的怪圈中:明明看起来应该是比谁都期待他有一个孩子的人们,为什么到梦想成真的那刻,却显得比谁都抗拒?

“我不懂他们为什么会是这种表现。”

布鲁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戴安娜为他冲泡的水果茶,香甜怡人,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糟糕的心情。一个小时之前他刚和克拉克分别,克拉克分明想对他说什么,却又总在瞄一眼他的肚子之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布鲁斯原本指望着克拉克能和他谈谈这事,不过在连续几天都看到克拉克有口难言的沉重表情后,他的Alpha还在为先前的莽撞自责、他也还没弄清楚怎么接纳这个人生的意外,布鲁斯也就放弃了用这个话题去为难他。克拉克并不喜欢这个“意外”,尽管理论上来说,没有Alpha会不喜欢属于自己的后代,但克拉克就是明确无误地向他传递了这个信息。

“我倒是多少能理解,”戴安娜决定用最直接的方式点明布鲁斯的疑惑,“你还记得你肚子里正孕育着的,是一个有一半氪星人血统的小崽子吗?”

“我记得,”布鲁斯不免为戴安娜的形容笑了,“这是克拉克的孩子,当然会有氪星人的基因。”

“那么克拉克•肯特到底有多强大,我想我们都一样清楚。”戴安娜说道,“而谁又知道一个地球人孕育一个拥有一半外星基因的生命会发生什么事呢?没有数据可以观察,没有事例可以举证,更别说克拉克他自己都是氪星多少年来第一个自然孕育的孩子,我想这足以证明,自然孕育一个氪星的胎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布鲁斯看着戴安娜说话时的真挚表情,从那其中看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顾虑。他原以为大家只是对他的身体条件有诸多不信任,还未曾往这个方向深入想过。这是一种实打实的关怀,却也真实得让布鲁斯不懂处理。

也可能真的只是他把孕育一个孩子想得太轻松了?可对布鲁斯来说,这是他漫长的人生中,唯一愿意盲目乐观的第一次。

“你也在担心我,是吗?”

“这是正常的担心,布鲁斯,”戴安娜爽快地承认,在担心布鲁斯的可不止她一个——基于大家都清楚布鲁斯的身体曾遭受了多大的伤害,没有人为布鲁斯怀孕这件事欢欣鼓舞根本是意料之中的事:

“你认为大家的担心很反常,只是因为你的喜悦将它们稀释了。”

“喜悦并没有稀释什么,”布鲁斯解释道,他的喜悦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淡,这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自然而然的经历,相比其他Omega的受孕时间,他的受孕已经是个谁都不敢期待的惊喜了。只是在周遭所有人的过分操心中,他的那点点快乐反而变得不正常,“我就是……我从来没有任何担心,这是不是很奇怪?”

“我无法回答你,布鲁斯,我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一个新生命的降临改变的仅仅是一个Omega的人生吗?戴安娜终于切身体会到那个答案是否定的,这个意外改变的,恐怕是所有爱着他的人现有的生活,只是布鲁斯被放到了大家关注的中心,所以他的茫然也显得格外无辜。

“我以为大家会更爱他……”布鲁斯抚了抚自己的腹部,从确认自己怀孕以来,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了他下意识间就会去做的,“……一点。”

“大家都会很爱他的,顺带一提,我总觉得会是‘她’,” 戴安娜为布鲁斯少见的苦恼笑了,“但现在大家显然更爱你,看看克拉克吧,他已经陷入了把这个孩子视为敌人的奇怪状态中。”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布鲁斯的笑中藏着忧愁,哪有Alpha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敌人的?然而克拉克那些难言的表现分明就是这样的状态,他该为克拉克太爱他而感到幸福吗?还是等这个孩子长大了以后告诉他:你的父亲在最初可一点都不欢迎你的降生?

布鲁斯头一次对自己的Alpha哭笑不得。



克拉克按着布鲁斯的信息去到大都会的小公寓时,布鲁斯正坐在那张小餐桌前等着他,桌前都是些他们常吃的食材——在经过数次和克拉克一起逛超市之后,布鲁斯总算也认得一些克拉克常为他烹煮的食物了。距离他们上一次来这里做一顿晚餐已经时隔将近一年,从去年的圣诞节结束之后,克拉克就完全住到了玻璃房子里,布鲁斯仍替克拉克留着这间公寓纯粹是因为克拉克还需要这么个掩人耳目的身份,好在这儿也定期有人来打扫整理,所以就算布鲁斯突发奇想又想来这儿待一晚上也不算麻烦。

“想吃意大利面了?”克拉克佯装前两天和布鲁斯之间的对话没发生过一样从后抱住了他,“买牛奶了吗?”

“当然买了。”布鲁斯往后靠进克拉克怀里,又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们饿了。”

这是布鲁斯头一回在克拉克面前提起“我们”,克拉克猜布鲁斯就是故意的,就像他很久之前在布鲁斯面前提起“家庭”那样。时过境迁,他的Omega也用上了和他一样的手段。克拉克笑着亲了亲他的耳朵尖便洗了个手去了流理台前忙碌。即使过去很久,他对在这里为布鲁斯做上一餐仍然得心应手。他和布鲁斯始于这里,那晚布鲁斯自然地对他的“下次”应了一声好,又敲开了他的门把他带去了那个地下酒吧,无论时间怎么流逝,他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切。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的时候。”晚餐后克拉克边清洗着餐碟,边和布鲁斯说话,“你在沙发上睡着了,就连我把你抱到床上都没能吵醒你,对我来说,那是你也对我有好感的表现。”

“原来你那时候就已经开始自以为是了,”布鲁斯还是窝在那张他爱极了的旧沙发里,仿佛什么都没变过,“信任和喜欢可没有绝对关系。”

“对别人来说也许没有,对你来说一定有。”

克拉克笃定地回答着,却等来了一阵沉默的静谧。等他擦干净手回身看布鲁斯的时候,先他一步朝他走来的布鲁斯拉住了他的手:

“克拉克,”他晃晃克拉克的胳膊,眼神中不无请求,“我们得聊聊。”


热水又在克拉克头痛不已的、和管理员的周旋后才如约而至,他和布鲁斯一起花了很长的时间泡在了浴室,等他把布鲁斯抱上床的时候,布鲁斯的身体还热腾腾的。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缩在这张窄小的床上,面对面看着彼此。

“你对我怀孕这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

克拉克起先没回答,他拉过布鲁斯的手指,放到嘴边亲了又亲后说道:

“你很伟大,而我犯了个该死的错。”

布鲁斯哑然失笑。

“只是孕育一个孩子而已,这不是多么伟大的事,就只是……这个孩子到来了,像我们去年说过的那样顺其然地发生了,而我很乐意接受这个结果。”布鲁斯任克拉克用被子把两个人裹了起来,他紧盯着克拉克的脸,想看出更多可见的情绪,“我以为你会和我一样高兴的。”

“我没有不高兴,布鲁斯。”

“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克拉克。”布鲁斯拆穿了克拉克的掩饰,“我也能感受到你在排斥我们的孩子。”

“我……”克拉克很想在自己的Omega面前否认这件事,但他们早已亲密到毫无罅隙,他们正拥成一团,像生来就彼此契合,而布鲁斯看着他的恳切眼神让他没法再继续撒谎:

“……好吧,我不知道……”克拉克重重叹气,痛恨自己总在不经意间传染了布鲁斯,他应该为布鲁斯带来更多好的影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他困扰,“也许我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知道那是不对的,但我无法控制。”

“为什么?”布鲁斯紧跟着追问。

“我不希望你的身体受到这个新生命的影响,我不希望看到你承受可能的危险,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抗拒或是排斥,我只是希望你健康安全。”

他的话语里是浓重的担忧,布鲁斯听出来也闻出来了,那些忧虑在他的心尖上漾开,促使他朝自己的Alpha贴过去、亲昵而谅解地蹭了蹭他的鼻子。

“别敌视这个孩子,克拉克,”他闭上眼感受了一下身体里那个沉甸甸的、新生的重量后又睁开眼睛,“要相信他……或是她,是这个世界给你的礼物。”

“我已经得到过了。”克拉克从被子下把手抽了出来,接着捧住了布鲁斯的脸,“你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礼物,我不能那么贪心,要求我的礼物再为我带来另一个礼物。”

“如果那是我想要的呢?”

布鲁斯问道。他没有仔细的分析过自己想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这个礼物不容抗拒地到来了,而布鲁斯想不出不欢迎的理由。

“看起来这个小家伙已经在威胁我的地位了,”克拉克没正面回答,他假装醋意横生地哼了一声,“你已经很爱这个孩子了,是吗?”

“那不是爱不爱的问题,克拉克,”布鲁斯把手贴上了自己肚子,现在他还没法清晰地感知到这个孩子的存在,再过不久,那里会慢慢隆起,那个小小的胚胎会逐渐成型,拥有属于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最后在所有人的爱和期待中降生:

“可他就在这里,在我的身体里,既然这个孩子到来了,那就说明我的身体已经做好了准备,你忘了吗?——‘自然的选择’,我们早就谈过这个问题了。”

“是啊……”克拉克的手掌下移叠到了布鲁斯的手背之上,眼里的忧虑却有增无减,“我知道我应该开心的……”

“那就开心起来。”布鲁斯拿膝盖顶了克拉克一下,像是一个不轻不重的警告,“你刻意压抑的坏情绪让我不舒服。”

“真的吗?我……我不知道……”Alpha的神色马上变得僵硬,他支吾了一阵后赶忙道歉,“我不知道会这么严重,抱歉,布鲁斯,我……”

什么时候开始,克拉克已经成为了那么需要布鲁斯安慰和开导的Alpha了?谁又说他拿克拉克没有办法?布鲁斯凝视着克拉克极速变换的各种表情,眼角的得意让他之前的沉重烟消云散。

“我开玩笑的。”布鲁斯啄了下克拉克的唇,又退开说道,“别那么紧张,我说过了,我很健康,无论是孩子还是你都影响不了我。”

“我可不喜欢听到这种话。”克拉克又拥住了布鲁斯,“我喜欢我对你的影响力。”

“克拉克……我也许从没说过,但是你要明白,是你让我打消了那些对家庭的恐慌。”布鲁斯往下蠕动着身体,将额头抵上了克拉克的前胸,他的视线中黑暗无光,却抵挡不住他感受到的一片炽热,“养育一个孩子、成为一个父亲……这些在遇到你之前,对我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事。”

“布鲁斯……”

“所以别排斥我们的孩子,克拉克,也别为我担心,你要相信,我可以做到的,我们都可以。”

在布鲁斯面前,克拉克总会觉得人们表达爱的方式是这么有限,他除了把布鲁斯禁锢在自己怀里,用无上的坚定告诉布鲁斯自己是如此爱他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大概学着像布鲁斯一样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就是他未来的数年中该认认真真去做的事。


圣诞节来临之前,玛莎提议让大家都来农场度过。不过决定陪父亲在家过节的维克多婉拒了克拉克和布鲁斯的好意——“我不想让我的父亲在冰冷的实验室一个人待着”——维克多的这番话同时也打动了巴里,所以在陪同巴里一起看望了巴里的父亲之后,维克多的父亲把巴里也邀请过去一起过节了。亚瑟在白天为他们带来了一些深海的礼物后就离开了,戴安娜则加入了肯特家的温馨节日中。克拉克从集市抱着一大袋子果仁和蓝莓回来的时候,玛莎还和阿尔弗雷德在厨房忙碌着,时不时有关于糖和水的比例讨论;戴安娜已经到了,克拉克注意到她特地穿了件颜色过分鲜艳的毛衣,绝对不是她的风格,但又合适得恰到好处。等他把视线跟着戴安娜一起放到了她正仰头看着的地方,手臂中抱着的东西差点就这么直接砸到了地上。

“布鲁斯!”他慌忙把东西放下后跑到了那棵还未装饰完成的圣诞树底下——可真够高的,克拉克之前没发现这课圣诞树原来这么高,“你在上面干什么?”

“挂个星星。”

从头顶传来的声音和戴安娜略略发笑的声音重叠了,她朝克拉克看了一眼,回忆着自己上一次看到克拉克这么大惊小怪是什么时候,“我带了颗漂亮的星星来,布鲁斯正在试图把电源接上去。”

“总不能让客人做这件事。”布鲁斯又吊上去几个铃铛后终于分神朝下看了一眼,“很快就好,克拉克,别紧张。”

他复述着这句安慰,这段时间以来,他对克拉克说出这句话的频率正在变得越来越多。

“你怎么可以让他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克拉克对布鲁斯的话没做回应,转而直接冲着戴安娜质问,他抬起胳膊丈量了一下高度,语气中明明白白都是对戴安娜的谴责,“你明知道他现在……”

“噢?所以现在你的Omega爬得那么高成了我的责任?”戴安娜不准备容忍克拉克的无端指责,她理直气壮反驳回去,“还是你觉得你的Omega连一棵圣诞树都弄不好?”

“他当然可以!可是我认为大家现在应该多照顾他一些!”

“我当然会照顾他,但肯定不会像你这么一惊一乍!”

“好了克拉克,我弄好了。”加快了手上动作的布鲁斯在这争吵愈发激烈之前完成了手中的事,他在梯子上动了动,用最直接的方式平息了下面两个Alpha之间能看到火苗的怒意,“你抱我下来吧。”

克拉克在戴安娜狠瞪过来的一眼中收住了嘴,他往高处飞了一些,将放完那颗星星的布鲁斯小心地搂进了怀中。

“适可而止,克拉克。”布鲁斯熟练地环住Alpha的肩,试图让克拉克宽心,为什么突然之间对他爬个梯子都这么担惊受怕了?他的Alpha总是过强的保护欲可不会让布鲁斯觉得这是什么好兆头:

“我昨天还从警局的天台直接跳上了蝙蝠机,还不是什么事也没有。”

“别说得好像你做了什么很光荣的事一样,”克拉克的不满渗到了语气之中,继而充斥进了整个空间:“明天开始那种行为也被禁止了。”

“你啊——”

布鲁斯和同样听到了这话的戴安娜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克拉克没去管旁人的想法,他亲吻住布鲁斯垮下的嘴角,又从后将他揽紧落到了地上。布鲁斯贴着他腹部的小腹已经有了微微隆起的迹象,最初这个新生命可能只有一颗糖豆那么大,这颗小甜豆安安静静地待在布鲁斯的身体里,像一个真正的意外一样等着克拉克去接受;慢慢的,这个孩子开始在他和布鲁斯的生命中变得愈发有分量,既让他们欣喜,也让他们焦虑。而在克拉克越来越熟悉的、那个小而有力的心跳声中,克拉克也终于恍然领悟到,他们即将迎来的这个生命,确实是属于他和布鲁斯的、最珍贵的礼物。

2017-12-25  | 529 28  |     |  #亨本 #超蝙
评论(28)
热度(52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