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时差四十二天·05

*一元时间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五.

沾上些尘土的鞋尖在距离克拉克的脚只有十公分的地方停住,布鲁斯察觉到那只会显得他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熟络之后收住了继续往前的意图,他原地跺了跺脚,故意制造出一些克拉克无法忽略的动静后紧跟着说了句:

“起来。”

说话的调调再正常不过,这昭示着布鲁斯不想耗费多余精力在这件反反复复纠缠了好几次的问题上,连提醒对方别再装睡都省略了过去:

“为什么你非要睡在这里?”

借着仅剩一点依稀的、从玻璃房子远远投来的光,布鲁斯能看到克拉克•肯特的衣服倒是真的换了一身,比起之前从自己的衣柜里翻出来、并不合身的那些,这身更大一码的衣裤看着让布鲁斯顺眼了不少。他同样略过了这个不值得他喜出望外的细节,不明白这个分明在其他事情上都表现得极度善解人意的大个子、为什么非要在这件事上和他过不去——在附近找个住所不算太难,如果他需要,布鲁斯也可以为他安排……

湖边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我说过了,”克拉克很自然地没再假装下去,他的头先转过来看着布鲁斯笑了一下,接着整个身体才转向了这边,布鲁斯的手插在外套口袋里低头瞧着他,他也就仰起了脸和布鲁斯说话,“我觉得这里很好。”

什么很好?湿冷的风?树叶被吹动的簌簌声?偶尔跑过的小动物?还是硌人的石子们?布鲁斯游学的时候也不是没在更艰苦的环境下生活过,只是现在的情境下,这个男人又何必吃这些苦?布鲁斯知道一定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他想不出理由,他也知道自己绝对没办法从眼前男人的口中问出一个答案,所以在和克拉克以又耷下来的神情僵持了一分钟后,他决定不再去想:

“如果你非要睡在外面的话,我希望你睡得远一点。”布鲁斯呼出一口气,满含着他日后在克拉克面前总时不时显露的任性,“最好睡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

明明应当一天比一天更适应的,可布鲁斯确定自己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忍受看到这个怪人大晚上的睡在自己房子外面,也许他看起来睡得安稳舒适、也许他真的不需要别人替他做任何安排……是啊,他看起来身体强健、言谈间也能看出积淀下来的复杂经历,但布鲁斯就像被什么挠着似的不得不分散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屋子外那一小团黑影身上,这甚至让布鲁斯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抓住了某个弱点、以至于那些无凭无据的亲密感也让他闻不出危险的味道——但怎么可能?

他们不过才认识四天而已。

“好的,”克拉克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看着布鲁斯视线的弧度慢慢从下往上划开,很难不为他眉毛中那两道小小的褶皱展开微笑,“让你操心了,很抱歉。”

“……我没有操心你。”小声的辩解说完之后,下一句又立刻变得名正言顺,“我只是不喜欢有人整夜整夜地待在我的房子外面。”

“我知道了。”克拉克边搓着手边转身朝四周望了一眼,实际上无论他待在哪,他都能看得到布鲁斯,只是他太想缩短自己和布鲁斯之间的实际距离,这才促使他决定尝试着在一开始就过分越界:

“你进去吧,”他没让布鲁斯在这里站得太久,即使他很喜欢布鲁斯可以像这样一直一直待在他的身边,哪儿也不去,“明天早上我等你开门。”

带着些微不甘心的眼神又投来,在很清楚对峙无用之后,布鲁斯先一步转身,只是才走开两步,他又半扭回了头,这是第几次了?简直就像是每晚都要上演一遍的场景,显得他有多乐此不疲:

“……如果下雨的话,你记得去找个能躲雨的地方住。”

“不会下雨的。”

“我说了如果。”布鲁斯磨了磨后槽牙,为自己的放不下心后悔,“而且我比你了解哥谭的天气。”

反复无常,寒冷湿润,克拉克当然也同样了解哥谭的天气,在拥有了布鲁斯的那个未来,他待在哥谭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他待在任何其他地方的时间。

“相信我,”克拉克的语气俨然比布鲁斯还年长十岁似的,“我也比你懂得如何照顾自己。”

克拉克看着瘪了瘪嘴的布鲁斯,又笑得露出了牙齿,他突然想到,这句话等过了几年也依然相当契合现实,只是他每一次的这般打趣,都不是真的希望布鲁斯能花更多时间照看好自己,偶尔克拉克也会检讨自己是否已经变得愈发自私,才会使得他妄图接手布鲁斯生活中的一切,他想从阿尔弗雷德手中抢过所有工作,即使布鲁斯并不需要自己这么做。

他又凝神看着布鲁斯进了房子,关上门,自己也遵照自己说过的话往树林更深处退,布鲁斯不会知道,在这里的每一天克拉克都是一样的彻夜无眠。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倒计时,留给他的时间是如此之少,而他除了想要多看布鲁斯两眼之外别无他求。


哥谭的雨夜对布鲁斯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每一场在夜半降临的雨都是一样的又快又急,从小到大,布鲁斯有无数个被这样的雨夜吵醒的经验,不过今天,吵醒他的显然并不单单是雨水声音——他猜克拉克根本不会去找躲雨的地方,按他浅显的了解,说不定对方连“淋雨对我来说很有趣”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布鲁斯不想为这个新认识的人妄下定义,比如是因为常年离群索居才导致处事风格如此、还是因为生来就奇怪才导致他不得不独来独往,反正那对布鲁斯也没有太大意义。他瞪了会儿天花板,又不由自主地翻身看向了滑落水珠的玻璃,雨滴撞击着它们迸出一团团模糊的雾气,连带着布鲁斯的睡意也冲刷走了大半。

就不应该太过插手他人的人生,最终他又能改变什么?也或者只会带来更坏的结果。这训诫敲着他的后脑勺,督促着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床头柜的酒成了这种时候的好陪伴,他没开灯,循着记忆蹭到了床边,在黑暗中摸索到了酒瓶。只是还没打开瓶盖,一种怪异的担心就让他放弃了酒精。他眯着眼睛往玻璃外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努力搜寻只会让他烦躁的身影,这会儿,他又宁愿那个男人正在那棵树下待着,而不是去到了某个他看不见的地方。在又对着外面的雨发了两分钟呆后,布鲁斯还是下床套上了衣服,在家里翻找出第二把伞成了头等的难事,他压根没什么能用得到伞的地方,就连他手上拿着的这一把,还是阿尔弗雷德特意放在了显眼位置才让他在来来去去间有了印象的,就算磨蹭到雨停,布鲁斯认为自己都没可能从这儿多变出一把伞来,所以在雨势越变越大之前,他撑着唯一的这把伞出了门。

按着对地形的熟悉进入这片在伪装地理环境上也发挥了不少作用的树林不是难事,布鲁斯踩着泥水缓慢地走着。尽管被树叶遮挡后再落下的雨水少了很多,但布鲁斯后背的大衣依旧被打湿了一片,然而他也无暇去顾及了,他只顾顺着可供通行的几条道路按固定的前进方位走着,暗自又希望他到现在还没看见那个堪萨斯怪人是因为男人突然开窍、跑去了能躲雨的地方,离这儿不远就有几处荒废的建筑,虽然破陋,也总比挡不了什么的户外要强一些,如果他能忍受整夜整夜地待在外面,那他一定也能接受……

“这么大的雨,”不在乎这样突然出声会不会吓到对方,克拉克拧起的眉间写满会让人不适的压迫感,“你为什么要出来?”

背后传来的询问混在雨声中听来近似质问,这恍惚让布鲁斯有一种是克拉克在寻找自己的错觉。弄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一样!布鲁斯边转身边腾出手拍了把溅到肩膀上的雨水,在好不容易看清了浑身湿透的克拉克之后,他说话的口气也随之变得烦闷:

“你觉得呢?”他抖了抖伞,既像争吵,又像在示意克拉克进来,“你为什么不找个躲雨的地方?”

“淋雨对我来说很有趣,”克拉克抹了把脸,错过了布鲁斯翻眼睛时那个“我就知道”的口型,“别担心,我说过我不会因此生病的。”

他辨别着伞下的布鲁斯不怎么友善的气压,发现这场雨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他还真的设想过这四十多天就一直待在湖边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没理由出来的,他不该、也没必要出来,任何一个他选择帮助过的人都不该成为他的负担,他的责任感无可救药,而爱着这样的他的克拉克,也是一模一样的无药可救。

“……先过来,跟我回去。”等着克拉克朝自己走近成了布鲁斯这会儿仅剩能坚持的事,“等雨停了再说。”

“那太麻烦你了,我确实……”

明白布鲁斯用意的克拉克却偏偏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四年后的布鲁斯会明白这是克拉克掩藏在无辜之下的强势,他总是这样不急不躁地着布鲁斯放弃所有抵抗,而布鲁斯对此的措施是比他先用上这样增添情趣的小伎俩,逼迫着克拉克对他妥协。可现在的布鲁斯只能愈发急躁地皱起鼻子在那儿又催促了一声,当克拉克后退着朝他摆了摆手,布鲁斯也抛弃了最后的耐心跨步上前扯住了他的胳膊:

“我可不想站在这儿一直陪你淋雨,”他试图把克拉克扯进伞下,却因为巍然不动的人一个趔趄变成自己主动黏了上去,克拉克抬手在他腰际轻轻扶了一下,快得不留任何痕迹:

“我也没有多余的伞给你,所以你……”

“好的,我先跟你回去。”这才开口答应布鲁斯的克拉克反倒成了通情达理的的那方,他接过布鲁斯手里的伞,又和他隔开了一些距离,“我来撑。”

布鲁斯在近距离间瞟了他一眼,雨伞几乎是完全朝他倾斜的,他也没作反驳。直到他们在房子里的地板上踩出鞋印,外面的雨也一点也没有要变小的样子。布鲁斯蹬掉鞋子后又把脱下的大衣随意丢到就近的椅子上,把阿尔弗雷德赶回英国的是他,潜意识里又总认为这里总会有谁来打理的人也是他。只是等他从浴室拿了两块毛巾出来的时候,刚刚被他们踩得一塌糊涂的地板却真的已经重新变得干净了。

“我收拾了一下,”克拉克接下了朝他抛来的毛巾,在布鲁斯发问前就解释道,“否则明天会不好处理。”

“看样子要下到明天早上。”布鲁斯也没去在意这个,在他的概念里,房子会自己变得整洁是某种潜移默化的认知,“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我其实……”克拉克环视着他早就清楚了里外格局的房子,手隔着毛巾在头顶摩挲着,“睡沙发就可以。”

“你当然是睡沙发,我这儿只有一张床。”布鲁斯也把毛巾搭在了头顶,抬起的眉毛被挡在几绺湿刘海之下,“不去洗个澡?”

布鲁斯没意识到自己的招呼已经越来越没了克制的分寸,他从不曾如此对待过一个陌生人,在这一整段他本应让自己远离这个世界的时间里,克拉克是他再一次主动接受了的意外。那些矛盾的惊诧在他打开伞蹚进雨中的时刻已经不再具备让他疑惑的资格了,他想这么做,他想帮助这个母亲的名字叫“玛莎”的陌生男人,如果一定需要理由,那这就是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以付出了几个柜子被翻得一团乱的代价被找出的毛毯被铺到了沙发上,布鲁斯左右看着,总觉得哪里不满意,他从没在这间房子里招待过需要睡沙发的“客人”,等他想起来应该再为克拉克找个枕头来的时候,床头柜里随意放着的几支手机也被挑了出来,他希望下一次再遇到这种大雨的时候,他可以靠更现代的方式找到克拉克•肯特、而不是还得自己撑着伞像搜寻流浪动物一样亲力亲为。

“……这是什么?”

等克拉克再次穿上对他来说随时有崩坏可能的衣服出来时,布鲁斯正抱着枕头斜靠在沙发上等着他,克拉克看到他的眼睛半睁半闭,一副就快被困倦击垮却仍强撑着的可爱模样。

“手机,暂时给你用的。”懒懒靠在沙发背上布鲁斯揉揉眼眶,又补充了一句,“联络用的。”

克拉克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他把手机放在手里正反翻看了两次,布鲁斯看到他连屏幕都没按亮就满脸为难的放下了。

“那是什么表情?”布鲁斯希望自己冒出的想法是错的,可是除此之外他也不知该如何解读克拉克的表情,“你不会用智能手机?”

“我确实没为自己买过。”克拉克完全不意外布鲁斯会这么理解,他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揉了把半湿的头发,“我很少在一个地方待超过三个月的时间,除了给玛莎打电话之外,也没有什么需要联络的人,我说过的,我没有朋友。”

“……那如果玛莎想联络你怎么办?”

布鲁斯像是恢复了点精神,所以他挺直了腰背,对克拉克人生的细节不做怀疑,只为了玛莎轻声发问。

“如果她需要我,我会听到的。”克拉克没去布鲁斯身边的空位上坐下,他就站在布鲁斯面前,成为他此刻眼睛中的唯一焦点,“所以,假如你需要我,我也会听到的。”

克拉克如实说着,不管布鲁斯信不信——他以后会相信的,但现在的布鲁斯只是在眼神闪烁之后,避开了克拉克直直投来的注视。

“玛莎……从没要你回去吗?”

布鲁斯想象着那位母亲的脸,他能从克拉克的某些言行举止里看到他想象中的影子,那个温柔的、善良的、包容的,玛莎。

“她也希望我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哪怕只是一点有关的信息也好。”

“如果你没找到你的亲生父母……”突然之间,布鲁斯好像不那么困了,他又抱了抱枕头、腿跟着抬上了沙发后,布鲁斯把自己蜷了起来,“你就一直不回去了吗?”

“我总是得回去的,当那个时间到来,我总是得离开哥谭,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很难说克拉克的眼睛里透着什么,布鲁斯只是看着他,就自然而然地问出了那句“你属于哪里”,这不是他该问的问题,太唐突也太冒昧,但他问了出来,而克拉克也没有任何不快。

“我这一生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以前总为此迷茫,后来就开始劝服自己总有一天会知道答案的。”三个月后,他的一切疑问都将得到解答,克拉克回想着发生过的一幕幕,为时间的安排感到神奇,“我想当那个答案到来的时候,我就得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

“而在那一天……在我不得不离开的那一天到来之前,我只想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可以掌控的时间。”

“时间是不能被掌控的。”布鲁斯弯起的眼角里是严肃的认真,“时间只会被浪费,而我认为你待在哥谭就是确凿的、浪费时间的表现。”

如果他是玛莎,他会希望克拉克•肯特怎么做?一直待在堪萨斯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度过平静的一生?还是在这个偌大世界独自闯荡更适合他?布鲁斯说不出来,可至少他不该待在这里,穿着不合衬的衣服,度过无意义的每一天。

“我结识过一个人。”克拉克没有正面回应布鲁斯别有深意的话语,他把脖子上的毛巾拿下来捏在手里,接着说道,“她和她的爱人短暂地相遇了,在那个不超过一周的时间里,他们爱上了彼此,他们信任彼此,共同为信仰而战,那是一名军人,只是很快的……她的爱人为了自己背负的责任,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与她永远地分离了。”

“这又是什么……”

布鲁斯很想说句什么话来表示自己没被打动,但他却连“故事”这个词都无法说出口,克拉克的脸上有动人的情绪,总能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被深深感染。

“真希望我有多一点的时间——那是她的爱人,在与她离别之时说出的愿望。”克拉克忍着没让手掌抚上布鲁斯不自觉中哀伤起来的脸,“有时候,我想我和她的爱人一样,也希望能拥有更多时间。”

所以我来到了你的面前。

“时间是可以偷的,你信吗?”

他看着布鲁斯又紧紧手臂抱了抱怀中的枕头,无法对他探究不出个头尾的话回出哪怕一个字。挂钟上的秒针在往前行进,新的一天又要到来,而他相信,他现在偷来的每一天,都会积累成日后无法忘却的珍贵回忆。

2018-01-03  | 336 12  |     |  #亨本 #超蝙
评论(12)
热度(336)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