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时差四十二天·09

*一元时间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

九.

克拉克回到蝙蝠洞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恰巧不在,地面上从布鲁斯正躺着的床边隐约延伸开的水渍证明几分钟前阿尔弗雷德还在这儿为布鲁斯擦洗。克拉克不意外布鲁斯已经从那个让自己提心吊胆的玻璃城堡里出来了,但他还是待在那个老地方,只是身上连接的仪器少了两台。克拉克知道这是个好征兆——不是凭借什么科学数据而单纯依靠他全面的观察,也许离完全苏醒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然而这足够克拉克踏出患得患失的泥沼了。这张消瘦的脸和他半小时前刚刚亲吻过的那张没什么不同,就连本该冒出的胡渣都被阿尔弗雷德打理得很干净。唯一不同的,只是克拉克的想念变得前所未有的浓烈。这是促使他回来一趟的理由,当他在混乱唐突的亲吻后放开布鲁斯、和错愕的布鲁斯在诡异的静谧之中对视片刻便离开了玻璃房子后,他脑子里想到的竟然只是回来一趟,和布鲁斯说点什么。

“你没有跟我说过你那么喜欢吃冰淇淋。”他在床边那张一看就是阿尔弗雷德用作休息的躺椅上坐下来,抬手抚开布鲁斯稍长了半寸的刘海,“为什么?因为我让你忘记了吗?”

没人回答他,可这不妨碍克拉克在这样独处的场景中得到安慰。

“原来你腰窝上那道平整的伤疤是我处理的,你记得吗?我说过那一条疤痕看起来比别的伤口处理得都要好些,你还说那是你独自完成的。”他想起几天前的事,感受犹如脑海中的缺失的拼图被补上那般奇妙,“是我让你那么说的吗?我在最后为你留下了这样的记忆?还是——”

“少爷从没跟我提过他在那段时间还受了伤。”

“他当然不会……”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撞过来,切断了克拉克愈加收不住的自言自语,克拉克赶忙边解释边站起来,又拿了一块新毛巾过来的阿尔弗雷德却摆手示意他继续坐在那儿:

“肯特少爷,”他对克拉克的点头回以问候后去到了另一侧,用温热的毛巾敷在了稍后需要涂抹药膏的皮肤之上,“见到您让我很意外。”

“我只是……觉得有必要回来看一下。”克拉克打量着阿尔弗雷德的脸,疲惫虽然遮掩不住,不过气色精神都尚算不错,这个老人全心照顾着的人是他的支柱,而他相信布鲁斯的每一点细微好转都能给阿尔弗雷德带去极大鼓舞。

“您所说的,少爷的那道伤严重吗?”

“一道刺伤,发生在需要旁人协助才能缝合的部分,”克拉克在自己身体上比划着具体位置,用力地抚慰着阿尔弗雷德的疑虑,“至少在我回来之前,他已经能自由走动了。”

“我想我弄明白为什么少爷那段时间看起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了。” 阿尔弗雷德把毛巾拿开,他安静了数秒搜寻出一些回忆后,又拿下了眼镜郑重地看向克拉克:“看来您确实就是那位他提到过几次的流浪汉了。”

“是啊,流浪汉,”这话让克拉克摸了把自己的胡子,有点好奇醒来的布鲁斯又会如何评价自己的造型,“不过实际上,我回来不止是想看看布鲁斯怎么样了,我还想问您……我想知道,布鲁斯后来是怎么形容那段时间的?”

许多原先不曾被老人重视的片段自主地加工再整合,命运的齿轮精密而离奇,它接合起时间流淌的轨迹,让残缺的部分因此更加完整。

“帮助了一个奇怪的流浪汉,和几位女士度过了数个不错的夜晚,最令我惊喜的是,他并没有喝太多的酒。”阿尔弗雷德把归档在那段日期中的零碎记忆整合了起来,“我猜那要归功于您。”

“我没有那么伟大,”克拉克在阿尔弗雷德语毕后重新低头看向布鲁斯,和最初不顾一切想要回去时不同,仅仅是语气,也能让阿尔弗雷德看到克拉克的心境已经有了太多改变:

“布鲁斯就算没有我,也不会变得糟糕,他总是那么独立、强大,而我的帮助和看顾只是出于我的……私心。”

“我很高兴您的想法有所转变了。”阿尔弗雷德没有刻意收敛他脸上的惊讶,他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更轻,仿佛害怕被看起来只不过是睡着了的布鲁斯听到,“您决定让一切保持原样,同样令我意外。”

克拉克知道阿尔弗雷德在指什么,自己的冒险行为一定让所有人都考虑起了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布鲁斯对他的影响力是个不可控也极不稳定的因素,万一自己沉溺于过去、想要就此扭转时间的轨迹、万一自己发现这就是个让布鲁斯避开重伤的好办法……

“在您看来……”克拉克很高兴阿尔弗雷德对他表现出了空前的耐心,这是个恰当的、需要聊聊的时机,阿尔弗雷德又刚好是那个最适合的对象:

“我最初执意做了个不那么正确的决定,是吗?”

阿尔弗雷德起先没说话,克拉克安静地看着他替布鲁斯抹完膏药后,用毛巾擦了擦手。

“没有什么决定可被评价为完全正确。”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听来并非是指责或是鼓励,他只是在阐述,在表达,“您到目前为止没有酿成什么错误,足以证明这并非不正确。”

可我没有留在这里——这懊悔最初被他自己的执念遮盖得了无痕迹,而当他不可避免地越来越靠近从前的布鲁斯,他对自己的怀疑也在每一个听着布鲁斯呼吸声的深夜被无限放大:

“我没有留在这里陪伴布鲁斯,”他想,他说,“我甚至没能成为将布鲁斯从防护罩里抱出来的人,不管多么忧心或是恐惧,我都应该在他身边的,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被来自未来的我打扰,我——”

“您还是在陪伴他,只是用了另一种方式,”阿尔弗雷德在克拉克的反省越来越偏颇之前打断了他,在克拉克深陷自责之前,他不得不: 

“实际上,我很感谢您给那段时间的少爷给予了这么真心的照顾。”阿尔弗雷德在克拉克浮现惊讶之后接着往下说道,“我也想再次表达我对于您决定让一切保持原样的感激。”

“所以你们都担心过我……”克拉克的叹气更像自言自语,为阿尔弗雷德的宽容和自己的偏执,人因爱而自私已经不再能成为克拉克为自己找的借口,戴安娜说得从来没错,时间的改变总会生出附带的影响,即使他没酿成那个后果,时间的涟漪却也给他自己带来了改变。
 
“我一直记得戴安娜的告诫,我不会做危险的事,那会令布鲁斯失望,就像……就像我选择为自己找回更多时间一样。”

“已经发生的事不可被改变,但如果只站在我的立场来看,”阿尔弗雷德紧盯着克拉克的视线移去了布鲁斯的脸上,他把单方面的揣测变作了一个令人释怀的安慰,有些固执是可以被理解的,很大程度上,他认为克拉克最初的坚定并不值得责备:

“我想,少爷会理解的。”

克拉克对着阿尔弗雷德轻轻笑了笑,他的心绪并没有被解开多少,只是他觉得他应当给这善良的老人一些回应。阿尔弗雷德在那之后把空间留给了他和布鲁斯,克拉克在呆坐了半小时之后,才想起去握住布鲁斯的手,他扣住了布鲁斯的指节好一会儿,接着又把那只手捧进了自己的手心里。

“以前的你也没有很让我头疼,我是指,接近你的过程比我想象中要顺利得多。”

克拉克清楚那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玛莎,不管自己对布鲁斯讲述的话语中有多少是假的,但关于玛莎的所有部分,他知道布鲁斯从未怀疑过真实性。

“你啊……”语调里真切的怀恋因为克拉克多拥有的一部分记忆而变得极具分量,他腾出一只手,又轻捧着布鲁斯的侧脸、用大拇指脸抚了抚他的眉骨,“为什么会这么好对付?是因为还不知道超人的存在吗?”

手中正握着的人是真的,几个小时前亲吻的人也是真的——但那源于一个错误的决定,在克拉克无法战胜那短暂懦弱的瞬间,最初的念头才会因此成型,无论他曾多么冠冕堂皇地为偷来的时间穿上振振有词的外衣,他得到的所有记忆,也不足以弥补他在这段流逝的时间中自己犯下的错:

“我以为没有我办不到的事,但原来这样看着你、只是看着你却什么都做不了,就是我永远办不到的事。那让我选择在你更需要陪伴的这段时间逃回了过去……不,不是你需要我,是我需要你,布鲁斯,是我更需要你,一直都是。”

无论多么残酷冰冷,他认识的布鲁斯总能熬过去的,因为他是永远不会认同放弃的布鲁斯•韦恩——也正因此,那些陪伴对于布鲁斯的意义和对于自己的意义,从根本上就截然不同。是他需要布鲁斯,每一分每一秒,过去现在,他的身边都需要有一个布鲁斯。

他必须面对这个事实。

“所以……布鲁斯,别让我在有可能失去你的恐慌中煎熬,那对我来说是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别用这个来惩罚我的逃避,我轻率过一次,绝不会再轻率第二次,告诉我……你会理解的,对吗?”

布鲁斯自主的微弱呼吸声混着一起一伏的心跳声,像最包容的呢喃,温和地抚平了克拉克心上的所有动荡。


布鲁斯翻了个身,还亮着的灯让他抬起脖子就能一眼看到空着的沙发,在克拉克离开后的第五个小时,那张沙发上还是空落落的。五个小时前布鲁斯认为在那种尴尬的气氛之下克拉克主动离开是个破解尴尬的好法子,不过现在,他又开始禁不住地想、是否自己先开口问他要一个解释才是更好的法子。

那个吻算什么?不得而知。为什么离开?他也不得而知,他只记得克拉克说过自己擅长逃避,而布鲁斯现在有了迟来的赞同。他无法得到确切真相的事太多了,那些克拉克讲述给自己的故事、或是许多无法考证的怪象,在布鲁斯验证过玛莎是真的之后,他也选择了忽略。克拉克没安什么坏心,也不是在酝酿什么阴谋,这却让布鲁斯愈发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想得到什么——就算有点鬼使神差和心血来潮,布鲁斯也真的想过替克拉克补过生日这个举动会不会揭晓某些答案。

他只是没想到一个揭晓了,更大的谜团却顺势而生。他又朝空无一人的开放式客厅望了一眼后,拍拍手掌关了灯。才停止工作没几分钟的声控灯却在布鲁斯决定遵从身体意志入睡时重新亮起了,这致使布鲁斯再次翻回了身,克拉克站在他能一下子望到的位置,对并不惊慌的布鲁斯露出了个抱歉的笑容:

“抱歉,我去四处走了走,”他脱下上衣扔在沙发上,对布鲁斯说道,“吵醒你了。”

“就这个?”布鲁斯不知该不该夸克拉克,在佯装无事发生上,他是个和自己一样的天生好手。不过布鲁斯并没气恼,他侧躺回了不挤压到伤口的位置,又在暗处眨起了眼睛:

“你不准备说点什么?”

克拉克没在动作中流露什么犹疑,他在沙发上坐下,上半身前倾并将手肘撑上了膝盖:

“比如?”

比如那个吻我应该怎么理解。布鲁斯正要顺着那声音念出来,另一把声音又阻止了他。

不,别问那个。问点别的。

“那个……”他的口气转折得很可疑,好在克拉克没听出来,“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得到真相了。那个真相会和自己有关吗?布鲁斯总是毫无来由地凭空生出这种感觉,但怎么可能?他和克拉克•肯特分明在此之前都绝不会知晓这个世界上还有对方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我需要来这里。”克拉克的说辞在布鲁斯面前没什么太大的改变,“至少,一开始我认为我需要来这里。”

“所以现在你不这么认为了?”

布鲁斯再次关了灯,倒不是指望人会在黑暗中变得更诚实,他只是真正地觉得困了,也许是因为吃了太多含有牛奶的冰淇淋,也许是因为克拉克回来了这里而不是就此悄无声息地消失、如同他出现时那样。布鲁斯竭力阻止自己分辨这些不该有的错杂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所以他熄灭了光源又背过了身,不去看那个在寂静中也执着注视着他的、二十多天前的陌生人。

“我只是意识到逃避会让人得到一些什么,但同样也会失去一些什么。”克拉克这次没让布鲁斯误会,他停了停,又为自己补充注解,“我不是在说玛莎。”

布鲁斯忽然不知该怎么问下去了。他不至于让一个吻搞得冲昏了头脑,然而克拉克太过特别,特别到布鲁斯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整理出克拉克到底有多特别。他只是在自己的许可之下住进来,代替阿尔弗雷德打理着这幢房子和自己的日常饮食;他过时到不至于泄露秘密多管闲事,却又不曾对自己的伤势视而不见;他不像冲动不冷静的人,但他吻了自己,在这所有之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布鲁斯明白到了最后,这是个必须离开的人,因为自己找不到将他留下的理由。他应该回堪萨斯,或者继续寻找身世的秘密,无论他怎么抉择,他都不该留在哥谭。

“你要睡了?”克拉克在沙发上躺下,用手枕着后脑勺持续看着侧躺于床上的身影。

“还没有。”布鲁斯拉了拉被子,敏锐地找出了这场对话中的怪异:

“不,不对,克拉克•肯特,现在应该是你给我解释,而不是你一直对我提问。”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克拉克发誓,对他来说最难的就是面对布鲁斯有所隐瞒,然而告诉布鲁斯,我来只是为了单独留下这份记忆让你忘了我,又该让他如何说出口?

“……你要走了吗?”

“现在还不到我离开的时候,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一次……”

克拉克等着布鲁斯轻轻应出一个“嗯”后接续道:

“如果你愿意相信,那我的解释会是‘你会明白的,总有一天……也可能要不了多久,你就都会明白的’。”

“好。”布鲁斯不经考虑的回答来得干脆,“那我不需要什么解释了。”

那之后是很长的一段静默,克拉克从气息的沉缓中分辨出布鲁斯进入了沉睡。他望着被月光笼罩着的那一块,心情也因这个男人的存在变得再次安宁。

2018-01-28  | 289 15  |     |  #亨本 #超蝙
评论(15)
热度(28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