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1

非平行世界,依然是一元时间线,今天也要感谢万能的母盒。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apter.1

因撞击带来的冲击感让布鲁斯从仿若被撕扯的感觉中回过了神,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古怪以至于令他措手不及,明明他还清清楚楚记得亚瑟说那句“这的确是个馊主意”时大家眼中的怀疑与不确定,明明他正站在能够俯视着超人遗体的位置等待一个奇迹,明明母盒被触发的瞬间所带来的巨大能量应当——

母盒。

蝙蝠车的警报声急促响起,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并从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中找到了唯一合理的解释。一直以来他们所以为的、用母盒唤醒超人的办法是通过瞬间的外界刺激来激活他的细胞,那的确是合乎情理的设想,但它们始终对这个既能创造生命又能带来灾难的盒子不够了解,所以他才会……

车门被可怕的力道扯开,那张无论在过去还是未来总有理由让布鲁斯失语的脸鲜活地出现在他眼前。被剥下的车门在超人手中如纸团一般被轻松丢远,布鲁斯忍着这时间的诡异错位带来的不适从座位中勉力站起。也或许是他急于改变现状的意欲太强烈,才会被能感知一切的母盒将他意外送回了这一切错误开始的地方?

“蝙蝠侠已经死了,埋了它吧……”

曾经让他满心愤怒的言语又在耳边响起,超人的脸紧紧绷着,对他发出还算柔和的警告。在短短的两分钟里要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对布鲁斯来说着实不容易,那让他头晕目眩的失重感还在他周身徘徊,但他没有更多的时间了,超人每多说一个字,留给他的时间就越少。

“把这当成我对你的宽恕吧。”

超人在布鲁斯面前转过了身,而布鲁斯不想再分析这到底是不是母盒被电流接通时发生的差错了。如果这是他唯一的、能够让超人活下来的机会,即使只是梦,他也愿意放手一试——若是他不曾和超人在这一夜结怨,未来的一切会否有所不同?超人不曾因自己的误会和卢瑟的阴谋死去,母盒也没能在超人死去的那夜感受到人们的恐惧……

 “告诉我……”

但曾发生过的历史就在这流失的毫秒间再度上演,布鲁斯没有料及自己还是这样低沉阴郁地开了口。他从不会去假设倘若时间回到过去他该怎么做,因为已经发生的永远无法改变,追溯过往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如果……

“你……”

他在超人扭回头的那瞬与他对上视线,这个从天而降的氪星人已不再是他眼中必须消灭的威胁。他期盼着超人可以回到世上的意愿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只是他不会忘记历史中的今天他不过才是第一天与超人正面交锋,面对这个同样对蝙蝠侠抱持偏见的超人,他还能说什么?

裹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在身体两侧几不可见地蜷了蜷,紧迫感向布鲁斯压来,在难以解释的心悸中,布鲁斯不知不觉地开口,踏出了他试图改变未来的第一步。

超人仍在等待着蝙蝠侠的下一句,只是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突然像愣了神一样,他皱了皱眉,却没想到那把低沉嗓音焦急地冲他问道:

“你贵姓?”


“克拉克,你别再晃他了,克拉克……”

当那把还算熟悉的声音唤醒了布鲁斯的知觉,布鲁斯只是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仿佛昏迷了十年之久。闭着眼仍天旋地转的感受不是最重要的,他分辨不出自己躺在哪里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像是正在被上下摇个不停,最后留在他脑海中的片段无非是他和超人站在蝙蝠车身上对峙的画面,他记得自己被母盒的奇异力量送回了他初见超人的那夜,他在哥谭港口迅速抓住了当时眼下唯一能改变未来的时机……

“都说了你先冷静一点!”

是戴安娜的声音。布鲁斯努力地调动着尚算清晰的神智辨认出了正说话的人是谁,这种与被拉扯进时间漩涡的失重感无异的不适或许证明着他已经回到了正确的时间里?克拉克?他确定他听见戴安娜喊了这个名字,那是……超人。那是超人没错。更强烈的情绪涌动在布鲁斯的胸腔中,是否他该坚信蝴蝶效应必然会带来的波动?他脱口而出的那个奇怪却又礼貌到绝不带有一丝攻击性的问题是否改写了未来?于是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类魔,没有荒原狼,没有末日……

“布鲁斯!”

他听见那声焦急呼唤的同时身体也落入了一个拥抱中,磕在某种坚硬物体上的脑袋一阵生疼,布鲁斯被再次泛上来的呕吐感刺激得急促呼吸起来,与此同时,那个他说不上为何如此没有距离感的嗓音又喊得更大声了一些:

“他有反应了!”布鲁斯感觉自己终于被放平了,这让他好受了不少,隔着眼皮透来的光照似乎因某些屏障变暗,布鲁斯又转了转眼珠,试图从这半昏半醒的可怖中逃开。

“他上一次突然昏迷是什么时候?”

那种让他倍觉煎熬的头重脚轻在慢慢消退,布鲁斯不再勉强想让自己睁眼,他梳理着似乎是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又在钻入耳中的对话间试图找出更多线索:

“昨天。”

“这么频繁一定是有道理的。”更浑厚一些的声音接着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了,每一次他做出了改写未来的决定,旧世界的记忆就会从他脑中被抹除,这种异动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我也觉得他最近经常昏倒是因为他跟我们提起过的那个未来在加速消失,”又是戴安娜的声音,不过听起来更忧心忡忡一些,“我们能替他找出解决方法吗?比如找出……母盒?”

“不!”

积攒已久的气力在听到“母盒”时终于推动着布鲁斯睁开了眼睛,原本以为会刺激到他的光亮却因围拢在他上方的五颗脑袋而没受到迫害。他深深呼吸,辨认着这几张他还算熟悉的面孔,还来不及说出个什么,低着头凑到他面前的超人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你……”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疑惑为什么超人看着他的眼中是如此明显的欣喜,布鲁斯只想搞清楚这个活生生的超人是不是又一个……梦境。

“你醒了?”

“是你醒了。”超人宽慰的笑容和大家松一口气的表现同时发生,他亲昵地摸摸布鲁斯的额头,没从布鲁斯的呆愣中察觉出异常,“我真的被你吓坏了。”

“要不是你一直摇他,搞不好他早就醒了。”戴安娜这么指责着克拉克却也还是关切地蹲了下来,她拍拍布鲁斯的肩,“感觉怎么样?”

布鲁斯动动嘴,他有一种说不清的不妙预感,超人活着,大家都安然无恙——包括他自己也是,他猜想自己在那个诡异的时间夹缝中做出的尝试成功了,但,这绝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他费劲地左右动了动脑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正身处一片沙滩。

“我……”布鲁斯想靠自己坐起来,但眼疾手快搂住他肩膀的超人帮助了他,他和超人已经彻底冰释前嫌了?就因为他没问超人会不会流血而是亲切地询问了他的名字?布鲁斯又开始头昏脑涨,他扶住后脑勺,暂时让自己停留在了超人的支撑中:

“这是哪儿?”

“海边,我们在帮亚瑟处理一些小麻烦,你忘了吗?”巴里蹲到布鲁斯前方的时候对他举出了一块巧克力,“也许你该注意下你的血糖指数了。”

这不对劲,强烈的迷惑让布鲁斯只觉比再经历一次和超人的初见还要不对劲,他还算镇定地一一看过眼前这些对他友善笑着的脸,沉沉开口:

“……我不应该在这儿。”布鲁斯不知道该问什么,所以他又坐直了些,然后谨慎地拨开了超人始终搭在他肩头的手重复了一遍,“我不应该在这儿。”

“你还能在哪儿?”亚瑟转了转手中的三叉戟,神情看起来比布鲁斯还要莫名其妙,“别忘了是你主动提出要来帮忙的,要不是五分钟前你突然昏倒……”

“五分钟前我突然什么?”布鲁斯的眉已经拧在一起无法解开了,要不是可恶的失重感还纠缠着他,他猜自己早就该得出一个结论了,“五分钟前我明明还在氪星飞船里而超人还——”

“等等,”克拉克打断了布鲁斯、也让突然之间变了脸色急欲说话的大家停住了,他扭了扭身体,让自己面向布鲁斯神色凝重却语气轻柔地问道,“布鲁斯……你记得五分钟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我在氪星飞船里和他们一起准备复活你。”布鲁斯从下往上看了看超人,还是那身制服,但问题在于,他明明应该身着那套下葬时的西装,“然后我就……我就回到了哥谭港口第一次和你见面那晚。”

“一年前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戴安娜扶了扶额头,语气也因布鲁斯意料之外的回答变得焦灼,“你……你知道现在距离你问克拉克姓什么已经过去……很久了吗?”

“什么?”布鲁斯喊了一声,听起来比方才有气力许多,可这并不能让大家摆脱那副忧虑的表情——尤其是离他最近的克拉克,那个紧紧锁住他的眼神让布鲁斯自己都开始心神不宁。

“所以你……完全不记得你在港口和超人初见以后又发生了些什么?”

维克多试探地问道,他问得足够有针对性了,但布鲁斯还是没能领悟出他的意图。

“我为什么会……记得?”布鲁斯闭闭眼睛,又反问,“我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我怎么会……”

布鲁斯还想接着说什么,但超人一言不发把他拥进了怀里,他推不动这个行为举止都一反常态的氪星人——他们才有过多少次接触而已?可他只能无力地越过超人的肩头往后看去,而亚瑟正对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就说他最近常常昏倒不是什么好兆头。”三叉戟往沙子中陷了陷后又冲维克多问,“你不是说等他彻底改变未来以后,旧世界的记忆也会在他脑中消失吗?现在怎么好像反了一反?”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维克多谨慎地隔着克拉克扫描起布鲁斯的身体状况,全无异常,电脑只能给出这样的结论,可他们都知道这个满脸茫然的布鲁斯•韦恩根本异常到让大家都束手无策,“我不清楚母盒在他回到过去的那刻对他做了什么……”

“总之他是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失忆了?”巴里在这叽叽喳喳的讨论中把巧克力塞进了自己嘴里,他绕着布鲁斯跑了两圈,在眼见布鲁斯终于受不了克拉克的怀抱奋力挣扎起来时确认道:

“好吧,他失忆了。”

要知道,他认识的布鲁斯可是压根没法拒绝克拉克的拥抱,不管他觉得这两个人过于腻歪的互动有多惹人嫌,但比起现在这种情况,他发现自己还是更愿意看到两个人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不,不可能。”克拉克不相信这结论似的复又抓住了布鲁斯的胳膊,他逼布鲁斯好好瞧着自己、不愿意承认布鲁斯的眼里正明明白白写着陌生与抗拒:

“布鲁斯,回答我,”克拉克看着布鲁斯的面孔,眼角下的痣和灰白的鬓角证明着这是他的布鲁斯,然而那眼里从未见过的戒备又残忍地提醒着他什么,“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我的错误导致了你的死亡。”

布鲁斯如实地说着,这本该是他对醒来的超人道出的抱歉,可在这种完全没有料及的场景之中,说出这些话连布鲁斯自己都认为相当不合时宜。

“克拉克……”戴安娜和不知何时聚拢在一起讨论了一阵的人们一齐看向地上的两个人,“我们还是先把布鲁斯送回蝙蝠洞再好好理清情况吧。”

克拉克的手还是不舍地从布鲁斯身上移开了,他失落地叹气,等着布鲁斯自己站起时从旁协助,只是没想到在那之前,布鲁斯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扯住了他的披风:

“等等。”

“你……”布鲁斯咽咽喉咙,小声地找寻着另外一种可能,“你贵姓?”

“肯特。”

克拉克燃起希望的蓝眼睛眨动起来,他不着痕迹地想去捉布鲁斯的手,但布鲁斯敏捷地又放开了超人的披风将手藏到了背后。

不好说这是不是布鲁斯想要的答案,他顿了顿,接着问,“……另一个呢?”

“艾尔。”

——明明是他认识的超人才对。

“你果然还是没完全忘记这一年来我和你之间发生过的事……”

只是当这个超人边自说自话边温柔地再次跪在他身边用两臂圈住了他,布鲁斯惊恐地发现,眼前这位,绝对绝对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位超人。

-------------

本来另一个长篇都写了2.5W字可以发了结果又冒出这个脑洞.....摸了下开头还算顺手,发出来看能不能勉励自己尽快写完先反正要是发现并写不下去可以删((

2018-03-13  | 614 24  |     |  #亨本 #超蝙
评论(24)
热度(61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