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2

好久没有享受激情写文然后日更的快感了wwwwww这个月发得太少了争取多写点

CH.1


chapter.2

该如何消化仅仅是五分钟的差错、身处的世界就这样有了天翻地覆的不同这种事?

“不,不是才过了五分钟,是已经……过了整整一年。”

戴安娜坐在布鲁斯对面、再次对他强调道。这里依旧是他的蝙蝠洞,为他泡茶的仍然是他最依赖的阿尔弗雷德,环境、空气周围哪怕重力都一如往常。然而始终坐在他身边满脸担忧的超人却不是他印象中那个、才从冰冷的坟墓中被挖出来的超人,已经熟络到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亚瑟和维克多也实在让布鲁斯难以置信。他很想相信这只是一个梦,但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他开始不得不接受就算是梦也没办法演绎到如此真实而荒诞的地步。

“只是你由于我们弄不明白的原因忘记了而已,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你回到过去改变了未来产生的副作用。”

戴安娜捏捏眉心,布鲁斯脸上的怀疑却并未因此有所消减。最早结识布鲁斯时,对这种“我是从未来回到这里”的说辞更嗤之以鼻的是她,她从来没想过,如今把这种时空扭曲的故事当成天方夜谭的人反而变成了布鲁斯。

“……他不是我认识的超人。”布鲁斯现在确信自己在那夜改口的问题引发了时间的涟漪,超人没死、也或者超人顺利复活了,他暂时不想关心那个,他又往椅子的边角挪了挪,试图离超人过于深情的凝视远一些,“他是另一个超人,这也是另一个世界。”

“不不不,布鲁斯,只有一个超人,他就是你认识的那个超人。”戴安娜抬手制止了又急欲开口的克拉克、让他冷静下来,“这也不是另一个世界,这就是……唯一的那个世界,只是你改变了它。”

“我改变了什么?”布鲁斯拉拉制服的领口,看了迟迟未开口的阿尔弗雷德一眼,目前,只有这件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事件却仍一模一样完好无损穿在他身上的制服、和阿尔弗雷德的存在才能给他带来一丝安心,“我不过才问了他姓什么这么个简单的问题……”

就算再有机会回到当时,布鲁斯能在几分钟之内理清头绪并改口道出的恐怕也还是这句,否则他能说什么?在超人对他充满敌意的情况下说“我是来阻止你死亡的”,还是“我们不能针锋相对我们必须携手拯救世界”?那恐怕不止不会让超人对他改观、而是令超人对他的偏见雪上加霜,比如,蝙蝠侠原来是个会对陌生人胡言乱语的疯子。

“那绝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克拉克还是没能忍住,他吼得很急,受惊的布鲁斯也就跟着缩了缩肩膀,在自己的蝙蝠洞里被他最想救活的人吓到实在可笑,但面对周围这难以解释的一切,布鲁斯就连天性中的防备似乎都派不上用场了。布鲁斯在极富压迫性的气势中不得已与之回视,克拉克仍然没能从布鲁斯把过去一整年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的现实中回过神来,他不肯把目光从布鲁斯脸上移开分毫,可他又矛盾地不想面对布鲁斯现时眼中映出的、连初见时都未曾流露过的抵触。

“那是我现在能够坐在这里的原因。”

克拉克没去管戴安娜略带责备的眼神,其余人的小声讨论也停止了下来,他们齐齐望向克拉克,而克拉克的视线焦点中却只有布鲁斯,无论他们曾私下讨论过多少次布鲁斯可能会面临的种种情况,他也从来没有真的做好布鲁斯会忘记一切的准备。

“它对我们……”克拉克捏了捏拳头,朝缩在椅子边角的布鲁斯开口道:

“对我们彼此来说,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你说什么?”

原本并未打算多做停留的克拉克在蝙蝠侠问出那个出其不意的问题后也同样僵住了,他从只扭回头的姿势不知不觉变成了完全转身好更完全面向蝙蝠侠,

“我清楚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布鲁斯不意外超人会在这个问题后做出与历史记忆中截然不同的反应。在布鲁斯得知超人的人类身份后,他也就想明白了超人为何会在那个雨夜脱口而出“布鲁斯”——早在大都会图书馆的初见那时,超人就掌握了他的重要秘密,只是那人既没有当面揭露、更没有试图以此要挟他,而这无非是提醒布鲁斯、他对超人的误解,远比他以为的还要多。

“我很感谢你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同时我认为……”

克拉克•肯特下葬那日的场面又在他的脑海中零碎浮现,他仍记得自己是何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打算使用母盒来复活超人,可是看看现在,那座灯塔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克拉克带有探究的视线促使布鲁斯抬起了胳膊,紧接着,他在克拉克提防与不解的神情之中缓慢摘下了右手的手套:

“我认为,也许我们可以从认识真实的对方开始试着消除误会。”

他向克拉克伸出了那只手,不再是充满挑衅与不对等的“你会流血吗”。那只手抬在半空,耐心地等待着。克拉克的眼睛朝下瞥去,深思熟虑之后,他复又抬起头,抛开蝙蝠侠方才开着蝙蝠车横冲直撞的行为不谈,蝙蝠侠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友好与得体都让他为自己的粗鲁感到些许羞愧:

“我……”克拉克没去握住那只手,他用握成拳头的手抵着鼻子咳嗽了一声,以此来掩饰与几分钟前的气势汹汹有着天差地别的不自在——这不能怪他不擅长应对突发场面,他怎么会想到那晚在图书馆中刻薄尖酸的布鲁斯•韦恩其实如此和善?

“我……咳咳,”在蝙蝠侠收回手的瞬间,克拉克莫名心生遗憾,但他还是将绷着的脸保持到了转身为止,在确认蝙蝠侠已经看不到他的脸之后,他淡淡留下了一句“我会来找你的”便带着松懈下来的轻松心情离开了。

布鲁斯并没有再像上一回那样站在这个位置驻足望向天空,因为仍然在头晕的缘故、他花了比上一次更久的时间来把损坏的车门绑回蝙蝠车上。那之后他迅速驶回了蝙蝠洞,追踪器现在正在屏幕上跳跃的那一点无法再引起他的关心,即使他以前认为“重回过去”这种希冀毫无意义,但现在,他的确能够靠曾犯下的错来避开这所有陷阱。他摘下头套,楼下端着咖啡在蝙蝠车旁停下的阿尔弗雷德也如历史重演,不过这次,他不会再因几十分钟前与超人的正面冲突而和阿尔弗雷德再度争执。

“少爷,您刚才的行为……”

“很危险,我知道,抱歉阿尔弗雷德,下次我会避免这样的情况。”

他跨着台阶下去,三两步跳到阿尔弗雷德面前,那杯还没来得及加糖的温热咖啡被一饮而尽之后,英国管家也鲜有地在韦恩少爷面前露出了惊诧:

“阿尔弗雷德,现在你得听我说,无论你觉得这有多荒谬,你都必须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

“我……”

布鲁斯陷入了今晚第二次的苦恼,他审慎地考虑着措辞,思忖着该如何才能别吓到身边最亲近的人:

“我是为了阻止悲剧发生才从未来回到现在的。”


布鲁斯跟着老人平静的叙述呛了一记,他下意识捶了捶胸口后又赶忙拿起手边的纸巾捂住了嘴,犹如角色调转,如今的阿尔弗雷德是更冷静的那一个,而布鲁斯则完美重演了阿尔弗雷德当时的讶异。

“我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是的,包括您是如何在氪星飞船中接触到母盒从而通过时间发生了位移、如果您不是问了超人的姓名而是说了‘你会流血吗’会发生什么,您都原原本本告诉我了。”

阿尔弗雷德话语间已经戴上了手套,他拿着冰袋绕到了布鲁斯的身后,肩膀上那片淤青仍需要持之以恒的冰敷,然而布鲁斯自己却又忘了负伤的原因。在大家都还围绕着布鲁斯发表各种见解时,阿尔弗雷德始终一言不发,在大家终于被布鲁斯请走后,他除了顺着克拉克的讲述继续解开布鲁斯产生的谜团之外,又似乎依旧没能整理出自己的心情。

这一年里看着布鲁斯背负着他们并不知晓的愧疚与伤痛而奋战已经足够让他心痛了,到了现在,他却又因那姑且被称之为副作用的原因失去了记忆……如果可以的话,阿尔弗雷德不过是希望布鲁斯将遭受的痛苦可以真正到此为止。

“你就这么……”布鲁斯别扭地侧头看了眼读不出情绪的阿尔弗雷德,“相信了?”

“与其说是相信,”阿尔弗雷德把说过好几遍的话又不厌其烦地说了出来,“倒不如说在那时,我很高兴您放弃了要杀死超人的想法。”

“我完全没有印象了。”布鲁斯抿抿嘴,在最信任的人面前真实地表达了苦恼和无力,“所以我真的是失去了这段记忆而不是……不是又瞬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目前来看的确是这样。”阿尔弗雷德拿开冰袋检视了一下伤口后替布鲁斯拉好了衣服,“不过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会不会只是暂时性的。”

布鲁斯轻点了下头,和阿尔弗雷德自在地独处了半小时之后,让布鲁斯慢慢正视现状也就变得没那么难了,他又仰头打量着蝙蝠洞,试图找出有别于记忆中的不同之处。

“他们好像说了我之前也经常晕倒。”瞄到不远的工具桌上那副明显不属于他的黑框眼镜时,布鲁斯也恍回了神似的问道,“那是真的吗?”

“是的。”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看向同一处,在他看来,如果这不是暂时性的失忆,那布鲁斯之后需要慢慢消化的事显然不止这简单的一两件,“只是之前您醒来后、从来没有发生过今天这样的状况。”

“这样……”

布鲁斯无意识地轻应了声,恐慌的漩涡终于离他而去并没能让他感到安心,认清现实后,一种迷惘的沉重就代替了先前的忐忑。他就像是与现有的世界独立割裂开的存在,而他参与过的和经历过的、全都如此轻易地被抹除了存在过的痕迹。

“饿了吗?”阿尔弗雷德最终还是打断了发愣的布鲁斯,他把布鲁斯的便装递过去,做出了建议,“不如我陪您回去休息,再帮您做些吃的。”

好在阿尔弗雷德还在这儿,布鲁斯换上衣服后想,把自身的各种纠结剥离开来看的话,其实这也没那么糟糕。地球没有面临荒原狼这种难以抗衡的危机,他在意的人们也都好好活着,试图改写已经铸成的历史谈何容易,如果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他丢失这份崭新的记忆,他反而认为这点代价也谈不算是什么“牺牲”了。

——至少他周遭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到让他应接不暇的地步。踏入玻璃房子的布鲁斯把外套顺手丢向沙发,他小跑着准备扑向床,只是那脚步在不可避免地瞥见房子里各处都无法忽略的双人用品以及其他男人的衣服时紧急刹住了。

“这儿现在不止我一个人住是不是?”

另一种惊恐席卷而来,超人的脸和再三被他推开的拥抱模糊地混在其中。他走去沙发边捻起一件宽大的T恤,而靠垫旁又一副和蝙蝠洞中一模一样的眼镜让他无法不去在意,以他现有的记忆来推算,他上次看见这副眼镜是在……

亡灵节那晚卢瑟举办的宴会上。

“是的,如您所见,”打着鸡蛋的阿尔弗雷德停下了,他立刻明白了布鲁斯想问什么,事实上以克拉克刚才的表现,布鲁斯能忍到现在才问已经是个意外了,“肯特少爷和您……”

“你叫他什么?”布鲁斯把衣服丢开,他瞪圆了眼睛,为了确认那般又问了一遍,“你叫他……”

“以他目前的身份,我称呼他为肯特少爷并无不妥。”阿尔弗雷德放弃了拐弯抹角,不管布鲁斯能不能消化,这都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之一,“您和他已经交往半年了。”

“不可能!”

布鲁斯倏地捧住了脑袋,就算前几个小时接二连三向他砸来的全新认知他都还能保持镇定,阿尔弗雷德平静吐出的这几个字也让他体会到了“恐怖”为何物。那可是在他记忆中才从木棺里被搬出来的超人啊——他用力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后开始在屋子里焦虑地走动,门口多出来的一双拖鞋,流理台上的成对的杯碟,还有浴室中多出来的毛巾和牙刷……

阿尔弗雷德谨慎地跟在胡乱转悠的布鲁斯身后,在布鲁斯愣愣地停在床头柜之后,阿尔弗雷德也注意到了他稍有些颤抖指向某个物品的手。

“这是……这是谁用的?”

即使是前所未见的包装,布鲁斯也不会不认识那方形的包装袋里装着什么,他连续深呼吸了三次才鼓起勇气拿起其中一个向阿尔弗雷德问道:

“我和他已经发展到……”

“这是为肯特少爷特别定制的。”阿尔弗雷德抬抬眼镜,平稳的语气里并无一丝尴尬,“因为市面上售卖的尺寸中没有适合肯特少爷的,所以你为他……”

“所以这是……这是超人用的?”

“当然,他当然是……”

“……可以了,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布鲁斯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手指夹着的那个玩意儿像烫到他手似的被他飞速甩开,他转身扑进床里,把脸埋在枕头里用哀怨的语调闷闷喊了一声:

“我不想再听了。”

----------

不要对我这种只会写浪漫爱情喜剧只剩喜剧的辣鸡有什么误会我是写不出烧脑剧情的(跪下

2018-03-14  | 534 25  |     |  #亨本 #超蝙
评论(25)
热度(53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