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6

依然串了《自杀小队》的剧情...找了没看过SS的朋友来试阅 应该是不影响理解哈(希望

CH.1   CH.2   CH.3   CH.4   CH.5


chapter.6

才走过大厅的转角,戴安娜就刻意停了下来,她在心里默数着,三秒后,身后的人不出她所料闷头撞上了她。她在转身前先摇了摇头,等她面对正揉着额头的布鲁斯、脸上的笑意也跟着释放了出来:

“你不觉得这样相当有失稳重吗?”

她抽走布鲁斯手中拿着的、导致他没能好好看清“前方路况”的平板,又瞄瞄和布鲁斯隔开一段距离视线却又明确无误投放在他身上的克拉克。这绝对就是布鲁斯从今天一见到她就总在她身侧左躲右闪的原因了,在她印象中的布鲁斯总是沉着冷静,上一次这么冒失并慌张似乎也是因为克拉克,戴安娜当然觉得这样的布鲁斯也很是可爱,不过这也让她不免为克拉克多保留了一份同情:

“靠紧跟着我来躲开克拉克可不是个好主意。”

“……我可没有躲着谁。”布鲁斯的头稍往下垂了点,“我只是有些事想问你。”

饶是这么否定,嘟囔一般的语气还是让布鲁斯连往常总有威慑力的皱眉都失去了说服力,戴安娜没戳穿布鲁斯,她只是把平板塞回布鲁斯手中,看布鲁斯又往后胡乱地偷瞄了一眼。

“我以为昨天你回农场见过玛莎以后,你们俩的关系会有所突破呢。”

“你为什么会知……”

“别怀疑,克拉克第一次追求你的时候,也是这样什么都会和我说一下,”戴安娜又转身往前走,不打算告诉布鲁斯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不过鉴于我在这种事情上并没有太多经验,所以反而帮了他很多倒忙。”

诸如“在蝙蝠洞外摆上一圈心形蜡烛”或是“在布鲁斯进门时为他撒玫瑰花瓣”这样的盲目建议闹出的各种笑话在当时不仅让布鲁斯哭笑不得、也确实给了戴安娜“辜负了克拉克的信任”这样的感觉, 她虽然还不确定这一次克拉克的热情是否又会演变成大半年前那样,但至少,她绝对学会了如何在适当的尺度内帮上那么一点小忙。

“我要进去换衣服了,”她在自己的休息室前倏然停住、她把手方上门、又侧头对布鲁斯问道,“你准备继续跟进来吗?”

“不,不,不是,”布鲁斯赶忙倒退,身后并没有克拉克的踪影让他安心许多,“你忙吧。”

他抿住嘴、正准备笑一下自己从昨天被克拉克拍——他认为那更偏近于摸——了屁股以后就不自觉产生的紧张情绪,克拉克却偏偏又在戴安娜完全关上门时从布鲁斯都没注意到的角落闪现到了他的身边。

“嗨,布鲁斯,”他把脑袋挨到布鲁斯的肩膀旁,尽情嗅着布鲁斯身上的香味,“在看什么?”

布鲁斯连眼神都没敢偏一下就瞬时往墙边的方位跳开了,手上的平板电脑没被甩出去也差点从他手中滑落,他手忙脚乱接住电脑,痛恨自己本该有的稳重总会在克拉克对他出其不意时全盘失踪。

“你那么讨厌我?”克拉克说是这么说,脸上却依旧是让布鲁斯不得不提防的意有所图,“昨天在农场我们相处得那么不错,我以为你吃得很开心呢。”

“……晚餐是晚餐。”有玛莎在,气氛当然会不一样些——布鲁斯没说出这句,他把平板抱到胸前,一面怀疑自己是否有必要对小自己十来岁的氪星人如此防备,一面又抵挡不了那总想闪躲的本能反应,“别忘了,我们——”

“我知道,五天,”克拉克先布鲁斯一步摊开手掌晃了晃,“可是难道这五天里我们就连正常的联盟伙伴都不是了吗?在你记住的那个世界里、等你复活我以后、你也打算这么对我?你明明和其他人都还是一样亲近!”

“……别偷换概念,克拉克•肯特,”布鲁斯没被克拉克引导,他稍稍站直了些,对克拉克的话做出了反驳,“我会和他们亲近是因为他们对待我的态度很正常,而你、以及我们之前的关系本就更应慎重对待。”

“所以你现在已经完全接受我们是一对的现实了?”克拉克倒不是对布鲁斯三两天之间的变化多么惊奇,他对这个男人的接受能力和理智程度一向抱有信心,他只是必须说出来、以此来确认真实性,“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只是还需要时间来适应?”

“我只是明白否认并不能改变事实,不过我也相信,重来一次未必会是相同结局,我最初经由母盒回到过去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布鲁斯说得毫不婉转,这是蝙蝠侠所应当拥有的理智,但克拉克对此并不买账,不仅如此,他的脚还在眯起眼睛的过程中离了地,等布鲁斯的视线跟着克拉克上扬了起来,克拉克已经把两人的距离缩近到可被布鲁斯判定为“危险”的程度了。

“重来一次也不会有任何不同,”克拉克落地的同时,前倾的上身也逼迫布鲁斯的背整个贴住了墙面,他覆在在布鲁斯身前、一字一句说着话的气势让被卡着的人忘了有身高优势的分明是自己,“不管经历什么,我们两个最后总是会纠缠在一起,我毫不怀疑就算在你记住的那个世界,这也是唯一不可被改变的事。”

那双透蓝的眼睛直直望过来,布鲁斯又在那炽热的执著中陷进了偏不开头的奇怪境地,他知道这很不对劲——总是下意识地想避开眼前的人、却又总在他的主动进攻之中颓然落败,他感受得到那种情绪,却想不起是因何种感情,那令布鲁斯开始寻找也许被忽略被遗忘的蛛丝马迹,试图找出原因。因为,就算所有人都对他表示他记住或忘记都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克拉克的存在都让他无法对此泰然处之,更何况,惯有的细心让他根本不可能轻易相信他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出于偶然。

“我说,男孩们——”

戴安娜驻足一分钟有余后才适时打断了这个在她看来足够浓情蜜意的眼神交汇,她配合自己的声音敲了敲门框来吸引回两个人的注意:

“在女士的更衣室门口调情算是什么另类的情趣?”

“是他先……”

“抱歉,戴安娜。”

克拉克和布鲁斯一同开口又一同住口,他们用含义不同的眼神又看了看彼此,而后克拉克恋恋不舍地从这个位置上退开,好在,刚才那两分钟里布鲁斯带给他的心动够他回味好一阵的了。

“好啦,不用解释,我可不介意你们再靠近一点,”戴安娜开完玩笑,又对布鲁斯问道,“你之前说要问我的事还打算问吗?”

“当然,我需要了解几个事件,”布鲁斯边说着边还是没忍住瞧了眼听到这话的克拉克又是何种表现,“只从你这儿了解。”

“那我先走了,”克拉克对此表现平和,他这会儿又绅士风度十足地和布鲁斯保持住了不逾矩的距离,“维克多那儿似乎要帮忙。”

“好的。”戴安娜把门敞开,对布鲁斯点了点下巴,“进来坐吧。”

“或许……不麻烦的话,”布鲁斯确认克拉克离开后才开口:

“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回蝙蝠洞再聊。”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阿曼达•沃勒都算是中途城事件的始作俑者,从她控制了女巫的心脏开始,这件事就注定会演变到那个地步。”

戴安娜单手撑住布鲁斯的椅背、另一只手则指向屏幕,那些为数不多可供布鲁斯浏览的照片揭示着女巫为中途城带来的巨大影响——比起佐德入侵地球后的大都会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任何与这件事相关的报道。”戴安娜有看向更左侧那块、展示着阿曼达•沃勒资料的屏幕,“你当时和我们说过另一个版本,那个……只有你记得的版本。”

“从头到尾阿曼达•沃勒都只是想掩饰自己的过错。“布鲁斯弯曲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另一些只存在于布鲁斯手中的资料被调了出来,“我想我也和你们说过,在那之后我选择和她私底下见面并达成合作,也是为了拿到巴里和亚瑟等人的资料。”

“这很有帮助,这让你第一时间告知了我们她就是被困在中途城的HVT-1,”戴安娜接续着布鲁斯的话,“在中途城火车站被不明生物的控制的时候,你就比我们都更早地展开了调查,所以当维克多得知军方要启动特遣队计划进入中途城却只为带出代号为HVT-1的政府财产时,你和我们说那就是阿曼达•沃勒,而我们该做的远不止是保护她一个人。”

布鲁斯的眼睛稍稍往上抬了抬,试图把戴安娜讲述的点滴和他所能探查到的所有线索拼凑起来。

“你们就这么……相信了我?”

“我们为什么会不相信你?”戴安娜扬了扬眉毛,切出了一个带点笑意的间隔,“你的判断和决策对联盟来说一直很重要。”

戴安娜对布鲁斯肯定地点点头,她想让布鲁斯体会到的不止是他对于这个在他带领之下集结的联盟有多重要,撇开那些面对世人的身份,布鲁斯对他们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亲密伙伴。

“然后我们才知道,从国防部向你的企业名下之一的实验室购买某种纳米炸弹时,你就对这个特遣队计划有所防范了,即使已经回到了过去,你显然也没对这事有所松懈。所以当我们进入中途城时,国防部或是任何部门都没有出面阻止——他们正期盼着我们能施以援手呢,显然他们认为正义联盟要比阿曼达•沃勒的特遣队计划靠谱——而你则通过维克多搜索到的讯号,和阿曼达•沃勒进行了谈判。”

“我曾经从某种渠道得知这个计划中和沃勒一起被困在中途城的政府人员无一生还,”布鲁斯切换了屏幕上几个画面,“我也怀疑过有很大概率他们是被沃勒杀死的,所以这一次——”

“你救下了他们。”戴安娜赞扬一般拍拍布鲁斯的背,“你向沃勒承诺了在联盟解决女巫的问题之后,你会保守她的秘密、也会安全把她带出来。”

“要求是要她立刻叫停这个计划以及不可以再……杀人?”

“我多希望这代表你想起了什么,”戴安娜没立刻回答,她拉来张椅子在布鲁斯身边坐下,“不过你总是很了解你自己,所以,没错,你们达成了交易,那次事件是一个转折——这个由你的召集才建立的联盟由此才和政府缓解了关系,大众的舆论也迫使政府不得不对我们放下戒备的态度。”

“听起来很顺利……”布鲁斯安静了一会儿后,又放松下肩背向前趴到了操控台上,“这样就好。”

“我说过的吧,你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远超你的想象。”戴安娜学着布鲁斯的样子一起趴了过去,这是布鲁斯少有的、在她面前表现出的迷茫,她能把这理解为布鲁斯的信任,又多少为他的状态忧心,“但是你怎么会先关心这件事?我以为你会想多听听你召集巴里、亚瑟和维克多那时的事。”

“我只是听阿尔弗雷德说,我是从那天之后开始频繁地晕倒?”

“你认为这和你的……失忆有关?”才刚靠上桌子的人闻言又直起了身,“事实上,那天我们所有人都晕倒了,而唯独你是在解决了女巫、一切平静之后才晕倒的。”

她明确地对着又茫然起来的布鲁斯说:

“你才是那个最终把摩尔博士从女巫的控制之中解救出来的人。”


布鲁斯把亚瑟搀到了柱子后头时戴安娜已经醒了过来,她靠躺在台阶上,对布鲁斯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克拉克还没醒。”

他们一齐望向了被暂时安放在台阶下的克拉克,已经陷入昏迷二十分钟有余的他完全没有要转醒的迹象。布鲁斯点了点头便收回目光,他关切地再度检视起了亚瑟的情况,但在昏迷前就被布鲁斯拽出来的亚瑟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去照顾他们吧,”他深呼吸了几下,扭头看向柱子后的光晕,“我没他们这么严重。”

布鲁斯没多浪费时间,他拍拍亚瑟的肩复又往戴安娜走去,已经逐渐清醒的戴安娜靠着自己坐直了上半身,她闭着眼睛把头晃了又晃,才勉勉强强让眼前的事物不再产生重影。

“亚瑟是为什么昏迷的?”她简明扼要地问,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在外围负责拖住那些怪物的巴里和维克多想必支撑不了太久。

“和巴里一样被女巫迷惑了。”布鲁斯看向不远处正靠捏紧拳头确认状况的亚瑟,“他说他看到了他们一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现在可以确认你们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无法接近她。”

 “是啊,我看到了……史蒂夫,”戴安娜从那虚假的幸福中抽离出来,脸上满是复杂的沉痛,“我看到我们结了婚,还有两个孩子,然后我就好像失去意识了。”

“即使我们解决了她的哥哥,完整的咒语也还是让她越来越强大。”布鲁斯扶着戴安娜站了起来,他们蹲到克拉克的身边,对他的状况毫无头绪,“而我们甚至不知道克拉克看到了什么。”

“至少我们知道了一向无所不能的克拉克对魔法没有任何抵抗力,”戴安娜边说着,边又重新握住了掉落在一旁的箭,“让我和亚瑟再进去试一次,按照原计划,等我们拖住她的时候你去取出她的心脏。”

“不。”布鲁斯拉住了这就要再回去直面女巫的戴安娜,他把戴安娜拖了回来,面罩之下透露着凝重,“你去找巴里,让他随时等候我的指令引爆地下的炸药。”

“不,布鲁斯,这太危险,被她的魔法迷惑住不是一般人能够——”

“我会分辨出来的。”布鲁斯把戴安娜抓住他胳膊的手拿了下来,以过于镇定的姿态劝服道:“我能分辨出假象与现实,她迷惑不了我,我保证我会在炸弹被引爆之前带着她的心脏出来,那是让她消失的唯一途径。”

在确认所有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最希冀最遗憾的未来而变得手无缚鸡之力时,布鲁斯就有了这样的计划,当他曾经一次次从那些过于让人沉迷的美梦与太过可怖的噩梦中惊醒,他最先学会的就是分辨现实与梦境。

“不行,我不同意。”戴安娜挡在布鲁斯面前发了狠似的固执,“我替克拉克说不同意。”

“我以为你会对我的意志力抱有信心,”只是论起固执,布鲁斯的那份无人能敌,“去找巴里,注意我在通讯器中的指令,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等她完成了咒语可以移动的话,我们就没有更多方法了。”

“……如果状况不对就立刻出来,”戴安娜跟着布鲁斯的示意又看向天空,灰蓝色的光束早已弥漫到了云层之上,她知道再过不久,女巫喊出的那句“拥有魔法的人注定会改变世界”即将成真,“或者随时呼救。”

“我会的。”

布鲁斯留下更多有关于那个计划的只言片语、直往黑魔法的中心奔去。


2018-04-03  | 317 13  |     |  #亨本 #超蝙
评论(13)
热度(31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