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超人你贵姓 CH.8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apter.8

还没走近议会厅、亚瑟就因瞄到的那幕收住了脚步,他抬头低头、紧接着又左右看了一遍以确认自己并没来错地方后才定下了心。复又抬起的脚还没能跨出去,从边侧闪过的红色身影就在没闹出动静的情况下将他拽到了远离大厅的走廊之中。

“现在可不适合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巴里把亚瑟推到了一边后、和戴安娜一起以点头回应了他的疑问,“不如在这里等会儿再说。”

“那只蝙蝠想起来了?”亚瑟摸了把后脑勺,没做反抗,他又回想了一下他刚瞧见的景象,怎么想都觉得被克拉克拉着手坐到对方大腿上不像现在的布鲁斯•韦恩会做的事——好吧,就算是以前,他认识的布鲁斯•韦恩也不太会这么做。

“还没有、”明知一墙之隔的两人并没心思来听他们在讨论什么,戴安娜还是放轻了声音,“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了。”

“那就是超人又泡了他一次?”亚瑟一副恍然大悟状后又赶紧合上了大张的嘴,“这么几天就成功了?”

“没人知道,”戴安娜摊了摊手,没打算继续杵在这边,也许跟大家在这段闲暇时间泡一壶茶才是正事,“我们只要知道布鲁斯总有他的固执,克拉克也总有应对的方法就够了。”

关于这长久的合作以来累积下的经验他们都心中有数,也正是因为就算布鲁斯不记得这一切、他们和克拉克都绝不会因这改变而离开才让所有人都没对这事展露忧心忡忡。他们一起转身往休息室走,会议桌旁的克拉克则因为听到戴安娜的这句话而笑了开来。身上的人因克拉克变化的表情又做起了跳下去的打算,可惜那意图只是开了个头,就被克拉克圈紧腰肢的手臂阻拦了。

“他们在讨论我们呢,”克拉克斜斜眼睛,“你要是闹出动静,保不准他们看到了又会怎么说。”

“他们当然会讨论我们!”即使无暇注意周遭环境,布鲁斯也不会忽略那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踏进大厅又奇异消失的身影,在他们看来那是无声的贴心,但对布鲁斯来说,不过又是平添了更多说不出口的窘迫。

“搞不好他们也正期待看到这一幕呢,”克拉克用拢了拢布鲁斯的方式软性地命令他好好地坐在这个位置,光是拉住布鲁斯的手迫使他坐上来就费了克拉克好一番功夫,作为连日来被迫保持距离的弥补,他必须想办法让这状态持续得更长一些,“这可是你正在‘重拾记忆’的表现。”

“……我不会相信你的,克拉克。”布鲁斯辨别着加固住他的力道,那显然使得他无法再靠蛮力从这个姿势中离开。他在克拉克的软磨硬泡下接受了所谓“以重温过去的亲密找回感觉”的尝试,不过在他的屁股刚碰上克拉克的大腿而克拉克瞬时强硬地把他固定住后,布鲁斯就感到了可疑:

“我是说……你确定我以前也会这样坐在你身上?就在大厅里?”

“当然了!”一改前日在布鲁斯面前的忧郁模样,这会儿的克拉克把所有话都说得理直气壮,“有一段时间,你特别喜欢这样坐在我的身上然后靠着我休息。”

这也不算完全说谎,在偶尔的无人角落,布鲁斯会把短暂的独处时光全部浪费在这样的相拥上。他会一言不发地落座在这个专属于他的座位上,他的手环上克拉克的肩脖、克拉克则同一时间搂住他的腰。这种无需任何言语的默契会让布鲁斯吁一口气,身体随着这样的安心放松下来,歪到一边的脑袋靠搭上克拉克的肩膀,他总会在这样安静的亲密中睡着,哪怕只是二十分钟的休憩,也能让他的精神恢复不少。有太多时候,克拉克总弄不明白自己能给予布鲁斯什么,他甚至一度以为这样让布鲁斯信赖的依偎就是他能给予布鲁斯的全部。

“我没法想象。”除了皱成一团的额头,布鲁斯像一座僵硬的雕塑那样杵在克拉克的腿上,他了解他自己,即使他正尝试着从克拉克的角度重新认识这个全新世界有所改变的自己,他也不认为他会在别人能看见的地方和谁做出这般亲昵的举动。

“别忘了这个世界已经变得不同了,”克拉克没就这么妥协,再度远远待着对事情毫无助益,“你和你以为的样子一定也会有相当大的出入——目前来看,我是比你更了解你的人——这难道不是你愿意和我一起解开谜团的原因吗?”

克拉克有理有据到让布鲁斯无从反驳,他又不自在地四顾看了看,确认大厅里除了他们之外确实没有其他人之后,他小心地动了动,强迫自己尽量忽略圈在他腰部的胳膊。

“既然如此,”等布鲁斯的腰背不再保持在那么僵直的弧度上后,他也找回了更应该被重视的问题、并以此把思绪从和克拉克如此靠近的触感上抽离了出来,“那么你认为我的‘有所准备’到底是在准备什么?”

那些在影像记录中所能窥见的蛛丝马迹一定能串成一个更完整的答案,布鲁斯这一次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觉,诡异的闹剧不会凭空发生第二次,在经由母盒体验过一次之后,布鲁斯确定自己绝不会再这么干等着第二次的离奇降临。他也的确可以佯装这次风波没造成任何影响、继续在这个已经成型的未来里安心生活,但那是某种程度上的不负责任,他不能忘记自己的过去,无论是好是坏;他也绝不会任由那些疑问日复一日地困扰他,他想找到原因,更想找回那个已经变了的自己。

“我不是没有想过。在你……完全忘记的那天,我甚至后知后觉地害怕起你那时是否又想穿梭到某个你想改变的时间节点,我害怕你是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做出了什么事,才导致你会变成这样。”

克拉克瞥了眼布鲁斯没太大愠怒的脸色,而后用额头抵住了他的一侧的肩膀,“冒出这个想法后,我去找了巴里,他再三确认如果没有他的参与或是母盒的帮助你不可能做到这件事之后,我才打消这个想法。”

“所以你已经和别人讨论过了?”

“我们都同意这和中途城的事件或多或少有点关系。”克拉克仍旧厌恶自己对此的悔悟来得太晚,“只是我们现在也无从得知那一天究竟发生什么了。”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布鲁斯扭过脖子把带着点责备的视线朝下放,“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

“你能保证在你失忆的第一天我就对你说这些话不会更加引起你的反感?”克拉克把头从布鲁斯肩膀上撤开、仰头为自己辩白,“我可是不会忘记那天你是用多么戒备和排斥的眼神看我的。”

“……抱歉,”布鲁斯仿佛也跟着克拉克的委屈不知不觉苦恼了起来,“那时我有太多的讯息需要……消化。”

“你看,你还是会比我更快一步地说出抱歉。”克拉克愣了一愣,很快又笑了,“我认识你之后,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你总是会先放软你的态度,像是要刻意避免和我起什么冲突,那导致你在接受我之后,我都为‘布鲁斯是不是因为对另一个世界的我抱有愧疚才接受我’这件事惴惴不安。”

“我不会那样做的。”布鲁斯几乎是没带思索地回答道,对超人抱有的愧疚并不等同于可以让他把交往这回事作为等价弥补的筹码,无论看来多么不可思议,他也确信他会接受克拉克•肯特、必然是出于同等的感情。

“当我对你说出我的不安时,你也是这么斩钉截铁地回答了我。”克拉克又一次从布鲁斯如出一辙的反应中感到了宽慰,“你还因此对我生气了。”

“为什么?”

“因为我质疑了你?”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已经完全松懈了神经,他不自觉地斜倚住了克拉克,像是身处的环境和种种的疑惑不再给他带去压力了,“除了任务中的分歧,你很少对我真正发怒,但那次,我是真的让你生气了。”

尽管布鲁斯的恼怒让克拉克一时手足无措,但体悟过来布鲁斯有多珍视自己那份不曾说出口的真实心意就对他的话有多气恼之后,克拉克也才正视之前的自己有多愚蠢。

“还有个你必须知道的秘密,”搭在布鲁斯腰侧的手肆意地上下摩挲了一把,克拉克盯着布鲁斯沉思的侧脸,表情复又变得促狭,“我们是在你原谅我的那天第一次上床的,你……”

“我不想知道这个!”

克拉克还来不及挽留,布鲁斯便像只被惊扰到的长毛猫一样灵巧地从克拉克身上跳了下来,他扯扯大衣的下摆,困窘地想让克拉克打住那还不到时机的暧昧言语:

“我……我没必要知道这些。”

“怎么会没必要?你不是说你要通过了解过去一年的自己来摸清你做了些什么?”克拉克也跟着他站起来,他的目光一寸不移地盯着布鲁斯,“和我一起做过的事也是你必须了解的一部分,因为那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克拉克的言语坚定到布鲁斯没了反驳余地。但,的确如此,他和布鲁斯从不同的阶段走来,布鲁斯最初的庞大善意也没能让他们躲开那些必须经历的互相揣测和他追我躲,直至表明心意以后,他们也仍旧为了该亲密到何种程度拉锯了好一阵。不同阶段的布鲁斯总是有不同的考量,他没能在布鲁斯最需要他的那时看透布鲁斯的想法也证明着,只有布鲁斯自己,才能找出那些谜团的答案:

“你对我一次次变化的态度也代表着你的转变,摸清那种状态对你找到真相才会更有帮助,还是你忘了,你正是因为想要阻止我的死亡才回到这儿的吗?”

他不想反复提到这件事,只是他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让布鲁斯意识到、自己对他到底有着多重大的意义了。他又接近了布鲁斯,这一回,拉起布鲁斯的手已经不再会得到任何来自布鲁斯的推却。回想起来,用这种具有说服性的央求语气对着布鲁斯提出要求似乎总不会失败,那些布鲁斯留给他的包容仿若是他永远不会失去的宝物,“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去做进一步的努力,这没什么问题,我会一直等到……”

“进一步的努力是什么意思?”布鲁斯尽量没露出松动的情绪、用仿若没被克拉克的阐述打动那样的冷静语气继续锁着眉头问道。

但克拉克只是漾开了个饱含明显包容的笑:

“你今天愿意在大厅和我尝试刚才那些事已经是进一步的努力了,我不会让你为难,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不需要慢慢来。”

“你确定?”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如预计之中那样点头后才接着说了下去,“其实我以为你知道我说的是所有那些恋人们最常做的事——你知道,就算是忙碌的超级英雄也不会例外,比如上床之类的。”

布鲁斯凝重起来的认真神情让克拉克咳嗽了好几声才压下笑意,“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敢尝试,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会等到你有愿意进入这一步为止,布鲁斯,真的没关系,我理解你现在的顾虑。”

“我从没有说过我不敢,”布鲁斯继续否认,而趁机在他的掌心中轻挠了挠的、属于克拉克的大拇指让他莫名羞愤,“我也没有什么顾虑,我说过了,我只是需要时间……”

“去消化,我知道,我会等到你消化到有勇气为止,现在你不敢和我……”

“……我说了我没有不敢!”

布鲁斯挣开克拉克的手,脸上一丝复杂的犹豫和慎重都瞧不见了:

“说吧,我们第一次是在哪儿做的?”
------

改了又改终于想起开脑洞时到底最想写啥了...(

2018-04-14  | 301 16  |     |  #亨本 #超蝙
评论(16)
热度(301)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