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01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小布鲁斯的形象约是十岁左右的大卫·马佐兹(比演《哥谭》第一季时还要小两岁的乖宝宝样子)
*穿越依旧基于一元时间理论(即非平行世界)
*PAPA应该写作爸爸但因为觉得没有那种味道所以全文都还是会用PAPA作称谓,觉得别扭的还请多多担待_(:з」∠)_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一.

即使“攻击正义领主的反抗军已被逮捕并就地处决”这样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宣扬开来,布鲁斯却并未感到一丝安慰,他往上靠坐了些后干脆关掉了房间里所有屏幕。小布鲁斯感受着身边的动静悄悄仰头看了看、便往布鲁斯身侧依了依继续安静地看起了电子书。毯子将他手臂上长长的一道红痕遮盖了起来。三天以前,那道被特制的激光枪所伤造成的、皮开肉绽的痕迹几乎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布鲁斯可以理解卡尔当下的盛怒,他发誓他的愤怒和痛苦并不逊于他的Alpha——尤其是在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将孩子保护得很好的情况下。但显然,一直致力于推翻他们的人们开始发现领主现今最大的弱点正是他那个年仅十岁、尚处成长期的小孩,当他们开始不止一次把苗头对准他和卡尔的孩子、并且终于成功了这么一次时,布鲁斯再一次被自己多年以来的摇摆困住了。

“PA,我不想看了。”

小布鲁斯仰头看看沉思着什么的父亲,把平板放到了一边,布鲁斯扭头亲了亲孩子的发顶,他从床上下来,又绕到另一侧去替他把平板拿了起来、关闭之前,布鲁斯望了亮着的屏幕一眼,这本卡尔要求小布鲁斯必须在下周三前读完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已经进入尾声了,尽管这本书涉及得内容太过广泛、对十岁的孩子来说也过于枯燥乏味,不过向来依顺卡尔的小孩儿依然没什么障碍地完成了父亲交代的任务。

想到这里,他抚了抚小布鲁斯柔软的刘海,又问:

“手臂还疼吗?”

就算瞭望塔上的医疗技术已经足以在短时间内修复外在的创伤,但布鲁斯相信真正的创伤和由此带来的后遗症还将继续深埋。小布鲁斯望了眼自己的手臂,又眨着眼睛反过来安慰起布鲁斯:

“不那么疼了。”

“睡一会儿吧。”布鲁斯弯腰去碰了碰他的脸颊,虽然小布鲁斯偶尔会抗议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必再和父亲们如此亲昵了,布鲁斯却总不太能忍得住。

“午安,PAPA。”

小布鲁斯乖巧地应着,这让布鲁斯保持在脸上的微笑直到关上卧室的门才消失无踪。因为基因的缘故,他和卡尔的孩子总能展现出比他们想象中以为的、还要优秀许多的学习能力,但布鲁斯并未曾希望过他能传承卡尔的全部特质,所幸小布鲁斯除了拥有如卡尔那般敏锐的嗅觉之外,其他方面和普通人类并无太大区别。

直到他被人类所伤。

布鲁斯想起小布鲁斯昏迷前突然爆发出的热视线,忧虑不免又在胸腔聚集——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个孩子不会从卡尔身上遗传到任何具备攻击性的超级能力。也或者是他当时遇到的危险触发了他潜在的某些基因,但无论诱因是什么,布鲁斯不觉得这是件好事。

“哈,恭喜小布鲁斯这就要去上‘成为领主’的人生第一课了。”

布鲁斯没什么头绪的烦扰被电梯里撞见的约翰打断了,他一脸迷茫地接受了约翰没头没尾的道贺。上一次这群朋友向他道贺还是在十年前小布鲁斯刚刚诞生那会儿,但那时的他可不像现在这样不明所以。

“你说什么第一课?”

“你不知道吗?”约翰瞧着布鲁斯没有演戏成分的茫然,惊诧地问道,“领主下午就要带小布鲁斯去阿卡姆了,呃,由他亲自教授烧脑叶……或是什么措施……之类的。”

直到布鲁斯慌张地摘下头套又问了遍“什么”,约翰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早就知道领主和蝙蝠在小布鲁斯的教育问题上时有矛盾,他倒是早就习惯领主不听取他们的想法了,不过他确实没有想到总还能让领主听进些想法的布鲁斯、也会被特意瞒住有关他们孩子的重大决策。

“呃……抱歉,我以为这是你和领主商量过的决定。”约翰慌忙找补着,试图弥补自己的过错,“不过怎么说呢,我认为这的确是必要的,毕竟小布鲁斯前几天才被——”

他的话还没能说完,布鲁斯就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冲了出去。


“为什么不更早地知会我?”

布鲁斯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意撞开了领主休息室的门,如果说瞭望塔里谁有权利用这种愤怒的语气对着领主质问一番什么,那无疑只有领主的伴侣。这是士兵们早十几年就被灌输的定理:如果看到顾问与领主又发生了冲突,什么都别说,闭紧嘴,替他们关上门,然后滚到一边去。今天他们也依旧这么照做了,而背手看着几十块屏幕的卡尔对布鲁斯的表现丝毫不感讶异。

“知会你然后被你拒绝?”他冷淡地回应,他和布鲁斯早不需要言语上的争锋了,他知道他的Omega在想什么,正如布鲁斯也同样了解他一样,“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布鲁斯,我清楚你这些年来始终对我的所作所为心存不满,对小布鲁斯的教育也好,对这个世界所施行的也好。而出于对你的爱,我尽可能地迁就了你的原则,保持着我们之间的平衡。”

他用没有一丝起伏的语调道出了这些,哪怕长久以来他已经以不同的方式在布鲁斯耳边重复过无数遍了,今天的这番表态听来似乎也格外具有压迫感。

“但是在关于小布鲁斯的问题上,我以后不会再向任何人妥协。”

布鲁斯只是瞪着他,他的手在真实地发抖。小布鲁斯受伤那瞬,他的痛苦和卡尔不相上下,他甚至愿意因此理解卡尔之后持续的疯狂,那些大面积的镇压、捕杀……毕竟理解和沉默的包容这件事,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做。即使存疑,即使挣扎,他也在试图用自己的方式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

“他必须被锻炼得像我一样强大、甚至比我还要强大,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不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卡尔压根没去看布鲁斯的反应,他只是把小布鲁斯被袭击那天的视频记录又放了出来,在大屏幕上,一遍遍地逼迫自己和布鲁斯反复重温那令他们撕心裂肺的一瞬。他从前并未过分抗拒过布鲁斯的教育方式,他让自己认同布鲁斯的“多让孩子去地球才能让他与人类更有融入感”的理论,这是他和布鲁斯共同的、唯一的孩子,他让自己相信布鲁斯的考量是正确的、有益的……

但就是他一时的心软和疏忽,才给了敌人这个让他几近崩溃的可趁之机。

“孩子还在午睡。”卡尔动了动手指,画面又切回了各个区域平静到可怕的画面,“等他醒了,把他带来。你可以选择一起去,也可以选择不去。”

布鲁斯没说话,也或者只是光看着卡尔的姿态,他就明白争论已经毫无意义了。他转过身,踏出脚步,但卡尔又在这时背过身来,隔着距离凝望着他:

“布鲁斯,我希望你明白。”他看着那背影,猜想自己能否又一次说服他的爱人——也或者他其实从来就没有成功过:

“没有任何事能阻止我们的孩子成为另一个我。”


布鲁斯回到小布鲁斯的卧室,他和卡尔共同缔造的这个珍宝还在床上无忧无虑地睡着。他锁上房间门,切断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包括卡尔加装在这里的监控),那之后他启动机关,把醒了的小布鲁斯抱进了下层的密室。他知道这从引起卡尔的怀疑到被他追过来只需要短短几分钟,这间密室的存在和布鲁斯这几年的研究卡尔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但无论如何,卡尔这么些年从未揭穿过他什么。

“你的父亲马上要带你去阿卡姆。”他把小布鲁斯放在椅子上,拉下了他还在揉眼睛的手,“也许他会让你烧掉一个人的脑叶,也许他只是会在你面前示范——”

布鲁斯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

“告诉我,你愿意这么做吗?”

“我……应该不愿意吗?”

小布鲁斯眨着澄蓝的眼睛,在布鲁斯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之下认真思考了一下。他和布鲁斯之间独一无二的联系告诉他、他的PAPA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作为唯一能和两位父亲朝夕相伴的儿子,他一直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无声的角力与拉扯。但他也知道自己不仅不愿意忤逆他无比崇拜的父亲,他也从没像布鲁斯一样认为他的父亲的做法是错误的、值得被批判的,他甚至一直为自己没能遗传到父亲的卓越能力感到失落。尽管卡尔很少对他笑、又总会对他做出各种要求,但他仍然爱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他也从不怀疑、这个喜欢绷着脸抱着他道晚安的父亲也是同样的爱他。

“他是我的父亲,是正义领主,如果是父亲希望我去做的,我就应该去。”回答完后,小布鲁斯研究着父亲变换的脸色又试探道:

“……对吗,PAPA?”

他确实为自己也拥有了和父亲一样的热视线窃喜过。这是父亲赐予他的礼物,难道他不该学着父亲一样去使用它吗?

“不对。”生平第一次,布鲁斯否定了他的孩子,他明白这个孩子从不认为卡尔处置罪犯的方式有什么不对,这是他这么多年都无法挽回却不得不承认的失败之一,他滚动着喉结,眼里的哀愁也变得浓重:

“这次不对。”

他转身打开了密码箱,把改进过多次却从未真正使用过的穿梭枪拿了出来。只有这一把,布鲁斯端着它,只有这一把,它一直是布鲁斯被犹豫的毒藤缠紧的心中最后留存的希望。他曾经以为小布鲁斯能够让事情变得更好,但他早就应该明白,从他纵容了卡尔开始,这个世界就不会再按照他所设想得那样去变得更好了。

“这是你一直在研究的东西吗?”小布鲁斯跳下椅子,走到布鲁斯身边拉住他的衣角,“可以让物体穿越时间是不是?”

布鲁斯的心又颤抖了一下。他对自己的孩子并非百分百诚实,许多过去发生的事以及正在进行的事,只要小布鲁斯不问,他便不会对他讲述什么。但小布鲁斯的聪慧远胜他见过的所有小孩,而越是让他在这种时候了解到小布鲁斯替他隐瞒下多少事,就越让他对自己临时的决定感到彷徨,穿梭枪只能使用这一次……它未必能带小布鲁斯穿越回他设置的时间……它也许会造成空间的扭曲或是另外一些他还没研究透彻的问题……很多时候他若是不再如曾经那样坚定勇敢,那多是因为小布鲁斯的存在,这个孩子是改变了他人生的奇迹,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

只有这样的奇迹,才足以改变连他都没能改变的卡尔•艾尔。

不,那个时候,他还叫克拉克•肯特。

“我看过你藏起来的那本关于时间理论的笔记,我知道PAPA你一直在想办法改进它的稳定性。”小布鲁斯没理会布鲁斯的欲言又止,他抱住布鲁斯的腰,如今的身高已经足够他这么做了,他看着一反常态的父亲,试图用自己小小的拥抱去打消那些疑虑,“你要用它吗?给我?还是你自己?还是我们一起?父亲知道吗?父亲怎么办?”

警报声在密室四周叫嚷起来,那意味着察觉到什么的卡尔正往这边赶来,布鲁斯收紧了下颌,在辨析到动静离他们越来越近之时迅速地完成了最后的设定、接着在小布鲁斯面前蹲了下来:

“孩子,我需要你记住,阻止沃利•韦斯特的死亡才能扭转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扭转……”

在小布鲁斯的眼里,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好,他的父亲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两个人,人类社会在父亲的管束之下愈发和平稳定,虽然总是呆在外太空的日子很无聊,但他还有爱他的叔叔、阿姨……

布鲁斯看着小布鲁斯困惑地摇头,又用手去捧住了他的脸颊,这个温热的生命在他的手中是那么鲜活,他希望自己这么做是正确的,他必须这么相信:

“布鲁斯!”

巨响传来,布鲁斯觉得整个空间都在晃动,他知道卡尔就在门外了,那会让他连估算中的两分钟都未必撑得到。

“孩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应当让你拥有更美好的人生,这本就是我身为你的父亲最该给你的。”

但他从没有真的做到过。所有他和卡尔背道而驰的理念造成了现在的这一切,而如今,就连小布鲁斯保有的那些纯真和他能够常常待在地球上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机会都将被剥夺。他没法再让小布鲁斯待在这里,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父亲的强势下重蹈覆辙……

“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布鲁斯凑过去碰了碰小布鲁斯的额头,而小布鲁斯模糊地看见了布鲁斯眼角泛起的泪光,这是他有记忆以来,他的PAPA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哀伤而沉重:

“我爱你。”

来不及理清现状的他只得跟着布鲁斯的动作扬起头,他听着不知名的设备启动的声音、重物碰撞碎裂的声音……他被不知名的惊惧裹挟,这促使他想在视线变得混沌之前伸出手抓住布鲁斯……

“PA——”

一片黑暗中,他什么都没能抓住。


“嘿,孩子,你还好吗?”

小布鲁斯在喧闹的人声中睁开眼睛,照到他身上的太阳光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他机警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身边正围着一圈他的父亲教诲他要尽量远离的“人类”——因为这些人不止一次策划袭击过他并有相当一部分在致力于推翻父亲的政权。

“要帮你报警吗?”一位看起来很是友善的女士小心翼翼地想要触碰他的手臂,“需要帮助吗?”

“别碰我。”

他不适应地叫了声,钻过人群直直往眼前唯一的建筑物里跑,正前方向的、在小布鲁斯看来老旧过时的电梯门恰巧打开,这些建筑物的样貌一向只存在于他看过的纪录片中。他埋着头往前跑、却又意外被熟悉的信息素气味吸引得顿了一步,等他把视线再往上抬高一些,那个男人的姿态和步调、还有就算多了一副眼镜也总让他感觉安全可靠的脸顿时让他红了眼眶:

“父亲——”

刚从电梯里跨出来的克拉克显然被那声响亮的呼喊惊呆了,那个穿着睡衣明确奔向他的小孩不幸地让他捏断了镜架,然而小布鲁斯连克拉克问一句“你你你在喊我吗”的时间都没给到就扑到了他的身前紧紧抱住了他,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猝不及防以至于跟在后面的佩里也在惊吓的踉跄中打翻了手中的咖啡:

“我见鬼了?”他边龇牙咧嘴地拍着被咖啡溅到的公文包边在手足无措的克拉克身后跳了起来:

“这家伙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

中秋嘛...当然要发合家欢(父母爱情)啦

评论(23)
热度(46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