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02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不(算)是白灰


[01] 

----------

二.

克拉克把小布鲁斯高高地举过头顶,又放下来,又举上去。这么重复了五六次之后,小布鲁斯在于他而言极其陌生的大都会初见“父亲”的激动已经变成了难掩的不适——就算信息素的味道和这张一模一样的脸孔能让他确认这就是自己的父亲没错,但这个只偶尔听布鲁斯描述过的、存在于小布鲁斯想象中的记者形象还是让他被巨大的落差包裹了。

——身为他的父亲,身为未来要统领这个世界的领主,他怎么可以露出这么不匹配他身份的憨直笑容?!

“哇——”克拉克不仅对小布鲁斯的情绪毫无察觉,他甚至在结束了透视眼的观察后又伸直了手臂抱着他原地转了半圈,“你还真的有点像是我和布鲁斯才能生出的孩子诶……”

克拉克说完又接连感叹了几声,开始觉得自己就这么糊里糊涂把这孩子带回家而不是送去警局并不是个错误决定了。如果说十分钟前克拉克还觉得这个自称名叫“小布鲁斯•艾尔”的孩子只是遭遇意外记忆出现混乱或是认错了人,在他安抚好对方并把执意要跟他在一起的孩子带回家来、并听他用不可思议的冷静叙述完整个事件经过的现在,他发现自己也被那听来过于离奇的故事慢慢说服了。首先,光是“小布鲁斯•艾尔”这个名字就让可信度上升了数倍,这个地球上除了他自己,还有谁知道他氪星家族的姓?除此之外,他对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同时也是个Omega这些几乎无人知晓的秘密了如指掌;再者,这孩子处变不惊的处事能力完全就是布鲁斯亲自教导出来的成果——好吧,同时他得承认,在那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他非常乐意相信自己在未来会和布鲁斯结合并且生下了这么一个聪明伶俐、骨骼轮廓像极了他俩结合体的漂亮孩子。

“父……父亲,”小布鲁斯轻轻咳嗽了一声,“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

“哦哦,好的,抱歉抱歉,是不是弄疼你了?”克拉克这才发现自己得意忘形过了头,他把小布鲁斯放回餐桌旁的椅子上,为了让小布鲁斯感觉亲切,他甚至从进屋就拿下了用以伪装的眼镜。他小心翼翼地等着小孩摇了摇头后又想起什么拉开冰箱门,“要不要吃点什么?我给你热杯牛奶怎么样?”

小布鲁斯抿着嘴点点头。初醒来时让他直犯恶心的眩晕过去之后,他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空气和环境,他坐在椅子上,打量起这间狭窄逼仄的公寓:除了独立卫生间之外,厨房、餐厅和卧室根本融为了一体,光这么一眼望过去,小布鲁斯就能断定这公寓比他在瞭望塔的卧室还要小上两圈。更不用说那张让他不忍多看一眼的、破了洞的沙发和角落里合不上的衣柜门,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小布鲁斯暂时忘记了被布鲁斯送回来的难过和迷茫。他转头看着在只能容下一人的流理台前忙碌的克拉克,语气也不自觉地带上了不符合年龄的痛心疾首:

“你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

“……啊?”

克拉克又一次愣住了,他把牛奶从奶锅里倒出来,一手端起刚炒好的鸡蛋面朝小布鲁斯尴尬地扯出了个笑:

“呃……因为我没钱?”

“你是正义领主!”小布鲁斯站到地上,一手扶着椅子背大喊了起来,“住在这里有辱你的身份!”

“正义领主……嗯……”克拉克端着食物自言自语起来,“听起来就很有钱。”

他没把面前小孩登时皱成一团的脸放在心上,光是听描述,克拉克就自知对方眼中的父亲和现在的自己必然不是同一个人——至少形象上绝对不是。相比起小布鲁斯所展现的不满,他倒更担心自己是否会对这个孩子印象中的“父亲形象”造成什么破坏,让自己未来的孩子幻想破灭可不是他的本意,“饿坏了吧?先吃点东西。”

克拉克把僵在那儿的小布鲁斯抱回椅子上,又把食物推到了他面前。小布鲁斯仰头看了看克拉克,除了违和之外,他是真的不习惯自己的“父亲”脸上挂着这么和煦灿烂的笑容还一手操持着他的饮食问题,在瞭望塔,这可都是机器士兵该做的。他的父亲,可是要为了整个地球操心忙碌的!

沉默半晌,小布鲁斯还是重重叹了一口气,接着乖乖捧过了牛奶。

“PAPA呢?PAPA在哪里?”他塞了口炒蛋到嘴里嚼了几下,虽然简朴,味道倒是不差(也或者只是他真的饿了),“你们没有住在一起吗?我想见PAPA。”

“PAPA?”克拉克受惊似的张了张嘴,仿佛“我和布鲁斯在未来生了个孩子”这种讯息就算听上三十遍仍能给他的大脑带来爆炸式的冲击。“你说布鲁斯?” 

“只有PAPA才能制造出穿梭枪让我回去。”

小布鲁斯慢条斯理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将盘子推开、又不慌不忙地要求道。他得认清现实,他现在已经如父亲所愿回到过去了,不管他多么担心父亲和PAPA之间会因此发生何种冲突,他都得先让以前的PAPA了解这一切。在他的概念里,蝙蝠侠是唯一能制造出这种神奇设备的人,就算早个十几年,他也对PAPA的能力没有丝毫怀疑。

“还有约翰叔叔他们呢?你能联系到他们吗?”小布鲁斯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又对克拉克说道,“我有些很重要的事需要让他们知道。”

他还记得布鲁斯要求他必须记住的事,无论他能不能替PAPA做到,至少他得尽他所能去传达并完成。

“约翰……你是说我认识的那个约翰•布雷克?”但听着这些名字的克拉克只是愈发仿徨地抓了把头发,“好吧,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得去打个电话了。”

他跑到床边,拿出那只用以紧急时刻才能和布鲁斯联系的特制手机。两年的合作中,他们遇到过的离奇事件并不在少数,不过眼前这个,克拉克还是着实惶恐布鲁斯是否会相信他:

“嗨,布鲁斯,我有件非常紧急的事需要立刻见你……噢不是,是麻烦你立刻来我的公寓一趟。”连线甫一接通,克拉克就不顾礼仪地直切主题,“嗯……就是……”

他看向小布鲁斯,小布鲁斯也正歪着脑袋看向他,这让克拉克一时语塞,而那个写作“我竟然真的和布鲁斯在一起了”的信息又在他的身体各处欢腾起来。

“就是……据说我们在未来生了一个孩子。”

电话那头是个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克拉克猜布鲁斯被自己结结实实地吓到了了,他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那个孩子……现在正吵着要见你呢。”


“……你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布鲁斯挑起一边的眉毛,那让他从看见小布鲁斯开始就不自觉变得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看起来更显滑稽。他鲜少有在克拉克面前这么不镇定的时候,但想想看吧,合作两年有余的搭档突然通知你凭空冒出来一个声称是他们两个人爱情结晶的孩子……在从哥谭来这里的路上,布鲁斯都在想是否卢瑟又造出了新型武器导致超人的认知出现了严重的混乱。他谨慎地瞄过面前那张和自己年少时太过相似的脸,那小孩端坐着,一言不发,澄蓝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在他身上打量个不停。尽管心存怀疑,布鲁斯还是不自觉让自己的注视变得柔和了,他想要更深入地问一些什么,但小布鲁斯光是瞧见布鲁斯和善的目光定格在他身上,涌动起的委屈又让他抽泣起来,这甚至让他的父亲几年来“不要轻易哭泣”的教诲都不再作数:

“PAPA——”他喊了一声后从椅子上蹦下来,接着又如法炮制般直接蹦到了对面布鲁斯的怀里,“PA你不要我了。”

“都跟你说了是我们的孩子啦……”

克拉克擦擦鼻子,放轻声音偷偷笑了一声,仍慌乱到不知该把手往哪儿放的布鲁斯没注意到这点,他的手在半空中放了又收,似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赖在他身上的无助男孩。事实上,对于如何和一个孩子相处,他实在缺乏相关经验。

“我没有不要……”挣扎数秒后,他还是把手掌搭在了小布鲁斯的背后,轻柔地拍了拍,“我是说,别害怕,这里很安全。”

一抽一抽的背这才在布鲁斯的柔声安慰中有了慢慢平复的迹象,布鲁斯不禁思考起是否自己身上的信息素能对这孩子起到一定程度的安抚作用,他和克拉克对望一眼,而后不太熟练地把小布鲁斯往身前抱了抱。

“PA,”感受到布鲁斯的抗拒退却,小布鲁斯才抬起头,他软软地喊了一声,用哭红了的眼睛看着布鲁斯请求般地重复:

“我真的是你的孩子。”

不同于在自己面前的冷静,克拉克明显能感受到这个男孩对布鲁斯的依赖,从布鲁斯进了门、卸下用以伪装的胡子开始,小布鲁斯那些在自己面前刻意强撑下来的成熟与从容都在见到布鲁斯的瞬间完全消失了——这好像也并不值得奇怪,毕竟布鲁斯就是有这种神奇魔力的人,克拉克又暗自在心里这么肯定道,不管做什么都能做得非常好的布鲁斯自然也能在未来成为一个优秀的、值得依靠的父亲。

“我知道。”布鲁斯犹豫了几秒,又用两手抚了抚小布鲁斯的肩,“不管有什么麻烦,我们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没错。”克拉克及时应和着,小布鲁斯侧头望望克拉克,确定自己被布鲁斯抱着的现状终于让他的焦躁和不安消退了。从以前就是如此,只要PAPA和父亲同时在他的身边,他就会得到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你困了是吗?”

布鲁斯胆子大了些,他伸手去抚了抚小布鲁斯的眉骨,当听到小布鲁斯那声略显迟钝的“嗯”时,克拉克在布鲁斯身边蹲了下来。把小布鲁斯带回来后,他只是简单地为他洗了把脸,但这身睡衣上的灰尘和污渍仍在昭示着这孩子急需更好的照顾,“我们带你洗个澡,然后你去睡觉好吗?”

克拉克细心的关怀还是让小布鲁斯莫名不适,但随着饱腹感一起到来的疲倦让他耷拉下了眼皮,他迷糊嘟囔了一句“这儿太小了”就往布鲁斯的肩头靠去。布鲁斯把他往身前拢了拢,只让他困了就先睡一会外没再多说什么。这么抱着一个孩子的感受对他来说很是陌生怪异,但隐隐的,他又觉得他和这个孩子之间与生俱来的亲密无间是那么理所当然。

他们耐心地等到小布鲁斯彻底熟睡后才小心地将他抱去床上。那之后布鲁斯把克拉克拉去了浴室,慎重地告诉他小布鲁斯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这儿。

“明天你照常上班时,小布鲁斯会没人照看,但如果你将他带去报社,又会引起议论,目前我们应当避免他被更多的人注意到,”布鲁斯直接地列出原因,在和克拉克沟通时,他通常都是使用这种简洁明了的方式,“而且他显然不满意这里的居住空间。”

“已经引起议论了……”克拉克颓丧地抹了把脸,不想去回忆佩里当时拔高了的声量所造成的轰动、以及之后自己一字都没能解释的落荒而逃,在那时,恐慌的成分可是远胜迟来的窃喜,“那……等他醒了,你带他回哥谭?”

克拉克倒是很想问一问布鲁斯听闻未来会和自己拥有一个孩子是什么感受,但布鲁斯的心思看来完全不在那上面。他不该对此感到意外的,毕竟布鲁斯对自己的心思,从来没逾越出友情的距离。

“不,我们一起。”布鲁斯抿抿嘴,像是做了个什么重大决定,“我们得向阿尔弗雷德说明情况,让他知道这个孩子属于我和你——当然,在那之前,我建议我们得先做个DNA测试。”

有别于克拉克略显盲目的信任,布鲁斯认为基于必要的谨慎态度,他还是得提前做出一些验证措施。

“那可真是……”克拉克才调动起面部肌肉,又在意识到不该这么夸张地表达真实情绪时把“太好了”咽了回去,不同于布鲁斯,他对这孩子是他和布鲁斯所生竟然毫不存疑,“啊,那可真是太让人紧张了。”

“我完全不敢想象他的反应,”布鲁斯的背靠上了墙,语气是实实在在的苦恼,“但只有在蝙蝠洞,我们才能找出帮助他回去的方法。”

“别担心。”克拉克回忆起阿尔弗雷德多次给予自己的、应当更加主动的暗示,笃定地接话:

“潘尼沃斯先生一定会开心到疯了的。”

独自陷入苦恼的布鲁斯闻言,却只是狐疑地瞄了克拉克一眼。

------------

中秋快乐呀!

评论(16)
热度(325)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