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交友之道·上

布鲁斯和克拉克都应该承认,在交朋友这件事上,他们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 
 
克拉克搬进新公寓的那天只有阿尔弗雷德露了面——鉴于他也没什么可特地知会的朋友,所以阿尔弗雷德能通过布鲁斯的途径知道这件事并特地赶来已经很令他惊喜了。在他初次擅闯蝙蝠洞就对他展露笑容的英国绅士脸上是让克拉克堂皇的热情,他捧着一盒糕点站在正有搬运工人进进出出的公寓门口,礼貌地不朝里张望,于是克拉克也在老人对面站得拘束,对方手中的纸盒正散发着诱人香味: 
 
“不用招呼我,我只是想来看看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嘱咐很是体贴,听来也不像什么逾矩的关心,克拉克急忙把那盒搬家礼物接了过来,他回头看看还乱七八糟的里屋,再次思考起靠自己在三分钟内把房子收拾好是否可行。其实如果在农场或是以前他租在大都会的那间公寓,他就这么做了,但不管怎么说这儿是哥谭,是布鲁斯千叮万嘱“你在这里暴露的风险远高于其他城市”的哥谭,所以他必须尽可能地像一个刚搬来哥谭的外城青年那样,把一切都交给了搬家公司。 
 
“真抱歉没法请您进去坐坐,”克拉克踮了踮脚尖,面上无谓的局促一半是因为老人的善意,一半是因为照顾不周的难堪,“等收拾好以后我再正式邀请您。” 
 
“没关系,肯特先生不必拘泥于这些。”阿尔弗雷德“在这里生活如果遇到了什么不便,您可以随时联系我。” 
 
饶是超人,阿尔弗雷德也不觉得让他短期内在哥谭适应另一种新生活会多么容易。也或者正因为他是超人,这件事反而会因此变得比想象中艰难。但阿尔弗雷德还是不怎么意外最终克拉克会同意布鲁斯提出的“在哥谭找一份工作”的方案,当世界归于平静,这个不过三十六岁的小伙仍旧需要可靠的掩饰和正常的社交。那个出没于大都会的身份显然已不能再用,参加过斯莫威尔那场葬礼的人们不可能不对克拉克的再次出现起疑心。阿尔弗雷德知道克拉克和布鲁斯就这事讨论过一阵,到了最后,仿佛对海岸以外的城市发生了何种故事都不甚在意的哥谭成了最好的落脚点,帮他再弄一份在家供稿的文字记者职业对布鲁斯来说轻而易举,难的部分不过是出于某种执著、超人仍旧想继续使用“克拉克•肯特”这个名字而已。 
 
好在布鲁斯也还是帮他办到了——连带克拉克未来要住很久的这间公寓一起,过程并不复杂,但克拉克再次面对面疑惑起这个问题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还是选择了三缄其口。 
 
“等时机恰当的时候,我会督促布鲁斯少爷尽快来拜访您的。” 
 
克拉克将阿尔弗雷德送进电梯之前听到了这句压根算不上允诺的保证。和布鲁斯在荒原狼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克拉克没再和布鲁斯见过几次面,他们更多时候以电话沟通,即使是这么片面的了解,克拉克也知道没人能“勒令”布鲁斯•韦恩做什么,但当说出这话的人是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倒也突得生出了没头没尾的期待。阿尔弗雷德离开后的又晚些时候,又有人送来了好几箱家居用品,从沙发套到漱口杯各种日常用品一应俱全,不用细想克拉克也知道这出自谁的好意,他只给布鲁斯去了条短信,而后把那天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置办房间上。他知道布鲁斯希望他能在新环境里尽量住得舒服,所以他也就遵从了布鲁斯的考量。 
 
“布鲁斯帮了很多的忙,”那天的末尾,克拉克靠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阿尔弗雷德烘烤的、据说是布鲁斯最钟爱的饼干,一边看着电视和玛莎通话,“虽然他一整天都没露面。” 
 
“那是因为你没邀请他,”电话那头的玛莎理所当然地把这和她印象中的、布鲁斯的拘谨联系了起来,“没有不请自来的道理,他没来当然是你没邀请他的错,何况,你本来就该好好谢谢布鲁斯才对。” 
 
玛莎没说错什么,从买回农场到给他找到了租金极低却过分宽敞的公寓,这所有无一不是依靠布鲁斯才让一切都行进得如此顺利的。克拉克品尝着布鲁斯的生活里也会出现的那种口味,眼前切换的电视画面闪过中心城里闪电侠阻止了一起银行劫案的报道,再往后切是有人拍到了钢骨在哥谭体育场附近帮助善后了一起重大车祸,至于那个他和玛莎正讨论着的主人公依然隐匿在克拉克听也听不到的地方。世界仍旧缤纷多彩,却又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平静无波,而他坐在这里,认真地苦恼起了玛莎说的话: 
 
“我想我们还不算是……朋友。” 
 
也许叫盟友更合适,和戴安娜也好布鲁斯也好,因为联盟的依托,他只敢认定他们之间至少是盟友这样可以并肩作战的关系。但朋友的意义不管怎么咀嚼,都应当要比盟友厚重得多才是。 
 
而他不确定他和布鲁斯之间是否已经可被定义为是对方的朋友了。 
 
“那就从邀请他来新家作客开始吧,”克拉克大概能从悉索声分辨出玛莎又往床头靠坐了下,这样的想象让隔着电话线的提议听来都兴致勃勃,“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布鲁斯啊……” 
 
布鲁斯啊—— 
 
克拉克摆弄着手机,玛莎的“讨人喜欢”在他的左耳落下,那只空着的右耳又去搜寻起了蝙蝠侠的踪迹。这个时间点他应当出现在哥谭的某处了,然而克拉克发现,就算他已经身处哥谭城区,他也并没能真正意义上离布鲁斯•韦恩更近一些。 
 
 
布鲁斯在年龄开头的数字还没变成二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他并不需要主动去和谁交朋友。哪怕年龄还只有个位数的时候,也多的是人愿意和他交朋友,这倒不是什么布鲁斯会拿来炫耀并为之傲慢的资本,这只是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直到韦恩家的变故发生很久以后,这个状况也没有改变过。不管抱着多么假情假意的目的,想和他“成为朋友”的心倒都是真的。布鲁斯不常把时间浪费在交朋友这回事上,他有太多足以占据他人生的大事小事需要他去焦头烂额了。 
 
这导致阿尔弗雷德有关于“和新朋友好好相处”的深入探讨持续到联盟成立都没能引起他的足够重视。其实就算不提和克拉克初见的那场慈善晚宴,和亚瑟的初次见面也够的上糟糕了,布鲁斯自己也多少对此有数,只是从最终结果来看,他仍觉得自己不必为此反省什么。 
 
“那可不是你逃避去肯特先生家作客的理由,尤其是在他连着三天都邀请了您的情况下。” 
 
这是阿尔弗雷德从克拉克的公寓那儿回来后的第三天里第五次提起这件事,就好像他对自己给出的允诺无比重视、重视到布鲁斯必须替他完成而不是故意忽略了克拉克发来的那些短信: 
 
 “去朋友的新家作客大多数时候是必不可少的礼仪,您不会不了解这一点。” 
 
“我可不确定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他的眼睛瞟过去,阿尔弗雷德还端着一张肃穆的脸瞧着他、仿佛他的低声反驳又触怒了管家的某条多虑神经。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没告诉克拉克那片土地和建造在其上的建筑物都归属于韦恩集团、纯粹是布鲁斯不想再让克拉克倍添负担的好意。对克拉克能够在哥谭安稳下来的祝贺他也早在克拉克搬进去的那天用几大箱礼物传达了,如今阿尔弗雷德摆明了要他这个产权拥有者去自己名下的公寓“作客”——这怎么思来想去都很是奇怪,这点不忿的错杂直到布鲁斯站到克拉克家门口都没被扭正过来。 
 
只是再别扭也好,他还是站到了这扇一早来过的门前,帮克拉克安排哥谭的记者工作和帮他找一个合适的住处是同时进行的,在“超人以后会以隐秘身份住在哥谭”这件事扎根在布鲁斯脑海的时候,临着市中心中央商场旁的这片住宅区也就成了当下的首选。在把克拉克以后的“邻居们”都一一排查过以后,他把钥匙和入职通知书一起交到了克拉克手里。那是他们最近的一次见面,但细细算来那也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设计中的联盟大厅才初具雏形,大家也都各有各忙,在自己能应付的情况下,他们谁都不会轻易打搅谁。 
 
这才是成年人交朋友时应恪守的本分。布鲁斯对此坚信不疑。 
 
这么想着,指节却还是扣上了眼前的门,清脆有节律的声响里隐含着布鲁斯的不满,这导致他才敲完第二下门就被倏然拉开时完全没能来得及调整自己的表情: 
 
“我以为你会再站一分钟然后直接转头离开呢。” 
 
克拉克一手扶着门把手、另一只手又撑上了门框,他笑盈盈地站在门内,完全不掩饰自己在门内观察了布鲁斯多久。洋溢的热情表明着他对布鲁斯的到来充满期待,期待到让他隐隐觉得布鲁斯在偶尔流露的震惊过去后微微瘪着的嘴有那么点儿可爱。 
 
“噢,我……”布鲁斯把手抬到耳朵旁虚无地理了理明明甚是整齐的刘海,“我想起我没带礼物,所以……” 
 
“你的礼物我都已经用上了,真的不用带其他礼物。”克拉克边让开位置,边伸直手臂在空中画了个扇形,目及可见的地方都是配色恰当的家居用品,材料和使用感都上佳到完全符合克拉克对“哥谭韦恩”的认知。偏偏奇妙之处在于,这其实是来自堪萨斯的肯特入住的公寓。 
 
“唔……很适合。”布鲁斯点点头,他假装视线里能看见的东西不是他亲自挑的那样尽量自然往里走。克拉克关上门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落步在开放式厨房边抬手往外推了推飘窗。正值午间时分,少有的好天气里洒进大片暖洋光亮,比起一切外在物质,他知道这才是超人最需要的东西,这也是布鲁斯选出了这栋视线和地理位置没被任何更高的建筑物阻挡的公寓楼的原因: 
 
“这儿阳光很好。”布鲁斯朝窗外望了一眼又回身看克拉克,这片整洁宽敞的天地终于和具象的“超人的新生活”挂钩,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能帮克拉克•肯特做的只剩这些了。 
 
“都是多亏了你的帮忙。”克拉克的左掌贴上了右掌后抬到胸前搓了搓,“我想我能在这儿适应得很好的,谢谢你。” 
 
只留了半边脸给他的布鲁斯像张曝光过度的照片,扯嘴角的细微动作克拉克看不太清,不过他愿意相信布鲁斯在那个自己错过的时刻对他展开了一个微笑。 
 
“我能进去参观一下吗?” 
 
布鲁斯把飘窗拉上,又对他问询道。 
 
“当然,你随意。”克拉克便赶紧往后退开半步做出了个“请”的姿势,“我来煮一壶咖啡。” 
 
请布鲁斯来新家作客再和他喝些咖啡聊聊天大概是克拉克预想中他们正式成为朋友的第一步。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只是不停为了各项听来严肃的事宜碰面,除了搬回农场的那天之外,其余几次都是在晚上,和身着制服的布鲁斯对话让他没太多真切的概念。像今天这样坦然又不匆忙的碰面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他看着布鲁斯闪进他的卧室,有些不知所以地期盼起这不会是最后一次。那可太糟糕了。这间公寓很好,地理位置很好,阳光很好,布鲁斯为他挑选的抱枕也很好,所以布鲁斯应该常来坐坐。 
 
克拉克不知道这能不能构成一个恰当的理由。 
 
 
抽水马桶的冲水声和自动咖啡机的提示音一道响起时克拉克才想起该摆好杯碟,布鲁斯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把来时穿着的大衣搭在了手臂上。他看起来比克拉克自在得多一样,大衣在沙发背上随意搭放好,布鲁斯确认了克拉克仍背对着他忙碌便又不出声地在客厅逡巡了一圈,他这儿碰碰那儿摸摸的样子像是颇对改头换面过的公寓感到些许新奇,等克拉克忙得差不多,布鲁斯也选准时机自己走到餐桌旁坐下了。 
 
“再帮我单独多放两块糖,”布鲁斯的右腿搭上左腿,来时的别扭全都转变成了言谈间轻松的舒心,“这个时间点喝咖啡的话,我需要甜一些的。” 
 
克拉克应声照做了。 
 
“我其实有自己去了解过一些哥谭的公寓。” 
 
他把咖啡递给布鲁斯后才自己拉开椅子坐下,在尚算宁静和平的氛围里,他挑开了话题: 
 
“有好些比我这间小很多的公寓,租金是我的八倍。”克拉克弯下眼睛看着对面迫不及待尝了口咖啡、却被猝不及防烫了一下的布鲁斯悄悄吐了吐舌头,“这是你的大楼,对吗?也或者这一整片地都是你的?” 
 
“……别在意这些,”布鲁斯用舌尖抵着上颚缓解那种仿佛舌头起泡的轻微痛楚,“反正这是个适合你的住处。” 
 
“别误会,我之前一直追问也只是因为很想表达我的感谢而已,”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又瞄向天花板的眼睛立刻解释,“以面对面的途径。” 
 
“呣。”布鲁斯忍着热烫的温度把抿紧嘴里的液体咽下去后对克拉克举了举杯子,“咖啡不错。” 
 
这个让布鲁斯不想正面回答的问题就这么被敷衍了过去,布鲁斯不想让克拉克觉得这又是自己永无止境的弥补和恩惠,克拉克也不想让反复的道谢使布鲁斯不快,所以他们对着彼此抬了抬眉毛就此和解。为了避免沉默的空气又环绕过来,克拉克打开了电视又邀请布鲁斯去沙发上坐,时事新闻让他们有了继续聊天的契机,他们还顺便聊了聊其他人的近况并再次就“正义联盟”这个名字展开了几分钟的讨论。但某个时刻开始布鲁斯发现克拉克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超人的心情上佳是他理应也感到高兴的事,但怎么说呢,那个在嘴边画出的括弧灿烂到太过诡异, 
 
“你的心情看起来很好。” 
 
考虑到他们并没有聊什么值得发笑的话题,布鲁斯在喝完咖啡后还是没忍住问了。 
 
“当然,当然。”克拉克竟然也就诚实地连连点头,“我只是……很高兴。” 
 
布鲁斯扬起的眉毛才刚落下,克拉克话语的尾音又跟着扬起: 
 
“过去这么多年里,我是说,在你之前,我还没有邀请谁来作过客。” 
 
没人来拜访过他。谁会来拜访他?他在这个世界穿梭来回,居无定所,生怕亲近自己的人会因发现自己的秘密而受伤害怕,他也试图交过几个朋友,那原本可以建立的一切又在氪石矛捅进他胸膛那天戛然而止。 
 
而布鲁斯•韦恩现在坐在他的家中啜饮着一杯甜腻咖啡,生动到像极了另一个崭新起点。 
 
 
布鲁斯回蝙蝠洞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果不其然在那儿等着他,他佯装没看到阿尔弗雷德敲手表表面的动作径直往操控台走,干脆连那句“我以为您会待更长时间”都直接从耳旁略过。眼前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处理,他必须尽快调试好装在克拉克公寓内的摄像头们,要不是把这件事作为了优先项,他也不是不愿意在克拉克家多坐一会儿。 
 
毕竟那杯咖啡很对他的口味。 
 
“总之我去拜访过了。”布鲁斯手上没停、眼睛也只盯着屏幕,“任务完成了。” 
 
“这可不是谁强迫您去做的任务,”阿尔弗雷德往布鲁斯走近两步,恨不得拍着他的背让他好好正视自己的愠怒,“连礼物都没带的‘作客’?我早说过我可以再特地烤制一盘……” 
 
“怎么没带了——” 
 
布鲁斯以气音咕哝,他的手执着鼠标带着光标在屏幕上操作着什么,几个快速切换之后他刚拜访过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四块屏幕足足容纳下了十六个不同的角度。阿尔弗雷德荒唐地看着监控镜头下的克拉克•肯特从客厅走回了卧室,那不知被藏于何处的摄像头清晰记录下了他的一举一动,而屏幕中的主人公丝毫不知道自己正暴露在某人眼底,他只是在以后还要住很久的公寓卧室里随心所欲地脱下了上衣。 
 
监控前的布鲁斯没对自己距超人苏醒之后又被迫看一遍的壮硕肌肉做出评价——来日方长,如果脱下制服的超人在私人空间里喜欢光着身体亲近自然空气的话,未来他总得习惯。屏幕里的克拉克又从卧室挪动到厨房,布鲁斯在屏幕前屈指擦过鼻尖而后瞥着眼睛小声嘟囔: 
 
“这不就是吗。” 
 
阿尔弗雷德没能继续和声音不大底气却足的韦恩少爷争论下去。 
 
也许指望初次登门拜访朋友却把十六个监控摄像头作为见面礼的人能和谁好好交个朋友,的确是他过界的妄想。 
 
---- 中戳  下戳

2018-04-22  | 467 21  |     |  #亨本 #超蝙
评论(21)
热度(46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