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双向共存·01

*母盒唤醒超人时,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另一种人格。

P.S 黑色制服是JL被删减片段里亨超看到但是没穿上的那套


因为隐藏规则需要写到乔纳森救狗那一段所以用了那只狗的名字“汉克”,实际上后来发现那只叫Dusty达斯提(幸好当时弄错了于是这里还能再写一次),MOS里玛莎喊过这个名字,既然JL里又出现了,我就也接着拿来用啦(这只狗也算是贯穿这三部的另一固定出演了w)

一.

布鲁斯又一次被达斯提吵醒了,自从克拉克把达斯提放到他这儿来暂为代养,布鲁斯每周总有那么四五天的清晨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的。湿乎乎的舌头在房子主人的下巴上一直舔到布鲁斯不得不眯开眼睛用手挡住脸才欣喜作罢,热情的牧羊犬带来的叫醒服务并未就此停住,它机灵地跳到了布鲁斯的枕头旁,然后在空着的位置用前脚跳跃着踩了好几脚——换做以前在克拉克的床上,达斯提会直接跳到克拉克的身上,反正克拉克不会因此倍受冲击——但不知是克拉克特意关照过的缘故还是达斯提本来就善解人意到看得懂布鲁斯身上的伤疤,大多数时候,它不会轻易扑撞布鲁斯。

“好了好了,达斯提,”布鲁斯哑软的嗓音听起来并不像厌烦,他用左手的手背盖住眉骨,右手则摸索着抚了抚枕头旁毛茸茸的一团,“我过会就起来。”

达斯提不甘地哼哼唧唧了两声后还是听话地跳下了床,它在床边的毯子上重新趴下了,布鲁斯知道它会乖乖地再多等待上一个小时,以此换取布鲁斯带它去树林里散步的奖励。尽管玛莎对布鲁斯提过这只聪明的牧羊犬就算自己跑开十五公里都能认得怎么回家,但哥谭和斯莫威尔的环境大相径庭,布鲁斯认为自己还是有必要好好尽到“临时主人”的责任。

又迷迷糊糊躺了二十分钟以后,布鲁斯赤脚下了床,达斯提的耳朵机敏地竖了起来,阵地也跟着布鲁斯的脚步移到了浴室门口。布鲁斯已经习惯无论他走到哪里这个家伙都会跟着了,他问过克拉克是否它生来就这么黏人,克拉克却告诉他“它只是特别喜欢你而已”。

电动牙刷在口腔里搅出泡沫,布鲁斯又看了一眼达斯提后关上了门。这是达斯提被送来的第三个月了,三个月前当克拉克找到他提出这个请求时,布鲁斯还犹豫丛生,不算上他名下的马术运动场里他拥有的那些马匹的话,他没有养过任何一只宠物。更何况,想在这里多安置一只极有可能会啃坏家具或是撞翻花瓶的大型犬,布鲁斯必须得征求势必会付出阿尔弗雷德的同意。

“自从我回去以后它就没停止过针对我的叫唤,”克拉克揽着玛莎的肩,玛莎则牵着坐立不安的达斯提轻声呵斥它,“这也影响了玛莎的休息,我想它可能对我感到陌生或者是害怕……”

克拉克略带伤感地看了脚边一眼,布鲁斯则跟着这状况生出了些许歉疚,他是间接导致超人死亡的罪魁祸首,也因此,这才会连带影响了达斯提,它不得不和玛莎不停变换住所,在好不容易重回家园以后却又要面对一早认定了已经离开的主人——据玛莎说,在克拉克下葬后的一整个冬天,达斯提每天都要在他的墓前无声守候好几个小时。

“您要是早告诉我情况如此的话,”阿尔弗雷德把手帕塞回口袋里,在布鲁斯小心翼翼的眼神中从玛莎手中接过了链子,“我想我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

布鲁斯后来才想起他没有问一问克拉克为什么只肯把达斯提放在他这儿,理论上来说,戴安娜、巴里甚至是维克多都不会介意多一个可以一起陪伴玩耍的伙伴,然而达斯提在这儿适应得出乎意料的好,它很少吵闹,布鲁斯不在的时候就乖巧趴在门口睡觉直到布鲁斯回来。有鉴于它的良好表现,布鲁斯还把它带去了蝙蝠洞,达斯提既不会在蝙蝠洞搞破坏、布鲁斯也避免了让达斯提孤单的良心不安,只可惜这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还是在布鲁斯亲眼目睹了、达斯提是如何对着死而复生的超人狂吠不止时被迫终止实施了。但要不是真的见识到了达斯提对克拉克的抵触,布鲁斯自己都要隐约以为这是克拉克用来减少两人隔阂的某种手段。

他至今没搞清达斯提对克拉克充满敌意的原因。布鲁斯裹上浴袍,揉着湿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达斯提凑着它的小腿嗅了嗅后,欢快地跑到了冰箱旁,它的食盆在那里,每当布鲁斯洗完澡,它就知道这是早餐时间了。

“你为什么只对克拉克这么不友好?”

布鲁斯把重新盛满了水和狗粮的碗放到达斯提面前,达斯提摇着尾巴把注意力放到了食物上,没对布鲁斯的问题作答。

算起来的话,这也是克拉克正式回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三个月了。确切地说今天正好是第一百天,他不确定这种日子有没有庆祝的必要,但昨天在巴里挤眉弄眼的暗示之后当众问他今晚要不要一起吃晚餐的克拉克让他多少感受到了这个日子的特别,这是个好日子,荒原狼带来的各项破坏已经善后完毕,重回世上的超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了新的开始,就连他和克拉克的关系似乎都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中突飞猛进。他与克拉克之间的变化让他自己都有点措手不及,有关于过去的种种误解,布鲁斯至今没能彻底消化,但克拉克却仿佛真的做到了重新开始,他没对过往有任何介怀一般把布鲁斯当成了知心挚友——戴安娜如是形容,布鲁斯没否认过,不过他清楚,他们之间比起所谓的朋友要不同的多。

布鲁斯在盯着达斯提的走神中吃完了一小块松饼和半杯果汁,他伸伸懒腰,扭头望了望落地玻璃外雾蒙蒙的天气:

“看起来要下雨,”布鲁斯蹲下去,拍了拍达斯提的头,“还想散步吗?”

有时候他也对自然而然就把达斯提当成说话对象这事感到莫名好笑。

达斯提又甩了甩尾巴,它从布鲁斯手下溜走,迅速地把不远处放着的牵引绳叼了过来,它在布鲁斯身边讨好般地打着转,并搞不明白布鲁斯的无动于衷只是为了故意逗它。没得到任何效果后,达斯提干脆拿鼻头去拱布鲁斯的脚,催促着它快快行动,它与布鲁斯之间培养出来的亲密和克拉克与布鲁斯之间建立的默契快得如出一辙,偶尔他甚至觉得达斯提比起重新认识克拉克、其实更想一直留在这里。

“等最近的事情忙完后,我想我还是得帮克拉克找一找原因。”

达斯停跟着某个名字发出了一声呜咽,引得布鲁斯又笑了出来,他从达斯提的嘴里接过了绳,在随便套上了一身运动服后,他戴上帽子,和达斯提一起小跑着出了门。


克拉克早于晚餐时间独自来到布鲁斯的办公室时、布鲁斯还在磨人的会议中过目着各项需要他签字的事宜。好在从他来哥谭的次数变得愈发频繁后,布鲁斯干脆为他办理了可在韦恩集团大楼内自由出入的门禁卡,在布鲁斯助理的引领下直接进入他的办公室已经不再有任何阻碍,克拉克将脸贴在落地玻璃之上往下俯瞰,这是个能将哥谭的旧城区一览无余的好位置,他知道布鲁斯有时会在站在这里看上很久,这个男人既能看到表面的繁华,也不会遗漏所有藏于阴暗角落的罪恶。

“你没跟我说你会先来找我。”

布鲁斯的声音没两分钟后就伴随着脚步一起在他身后响起了,克拉克笑着回头,看到布鲁斯疲惫地扯了扯领带。

“联盟的事都处理完了,所以我想着与其一个人待在那里,不如先来找你。”

他和走上前来的布鲁斯肩擦着肩交换了个位置,布鲁斯身上浅淡好闻的香水味道袭来,促使他在能距离布鲁斯更近的桌旁站定后、看着布鲁斯把自己抛进了办公椅里。

“我还想睡一会儿呢,”布鲁斯敲敲太阳穴,低声嘟囔道,“今天早上为了带达斯提散步我早起了一个小时。”

“你现在也可以先休息一下,”克拉克看看表,笑容的弧度比方才又扩大了一些,“我保证不吵你。”

“如果你足够善解人意的话,”布鲁斯像是为了好好透一口气那样扯了扯领带,“你现在应该主动提出取消晚餐的行程了。”

他把头斜搭在椅背之上朝克拉克的角度瞥过去,克拉克也正看着他,他原本想再用更自然的语调调侃一下克拉克这身头一次穿的西装,然而克拉克望向他的笑意里含着的温柔实在太过浓烈,浓烈到布鲁斯扣在领结和衣领之间的手顿了一顿才生硬地把目光移开。

“我才不会那么做,”明知是布鲁斯的玩笑,克拉克还是答得极为用心,“要是错过了今天,我不知道下一个能这样名正言顺邀请你的日子还要等多久。”

原先还敲击着布鲁斯脑壳的困意在突然间郑重起来的气氛中消散了,布鲁斯舔舔下唇,又坐直上半身把才扯松的领带重新正好,他清楚这场邀约是一个开始的讯号,但他没预料到克拉克对待它的态度比自己以为的还要认真。

“别告诉我你准备就这样看着我睡觉。”

“很难说,我总得找点事做,在不吵到你又不离开的情况下,我想我能做的只有这个,除非我们早一点……”

克拉克挑挑眉毛,极具暗示性地把语气末尾空了出来,不管布鲁斯在这一百天来对克拉克•肯特的全新认知建立得够不够全面,对于克拉克总能轻易说服自己达成目的这一项,他倒早就有了深刻体会。扶在脚尖点着地砖推动着舒适的办公椅转了四分之一个圈后,布鲁斯妥协地站了起来。

“但愿你订的餐厅这个时间也能接待客人,”他转动手腕看了眼手表,距离通俗意义上的晚餐时间还有至少两个小时,“否则我不知道我这么早离开意义何在。”

“相信我,”克拉克正了正西装的下摆,“我都安排好了。”

布鲁斯当然能看出克拉克在明明白白向他昭示着他酝酿了一个多么盛大的惊喜。就连旁观者都知晓这场所谓用以庆祝超人重回世界一百天的晚餐不止是单纯的晚餐,在面对克拉克的征询点头的那个刹那,布鲁斯也曾怀疑自己是否应承得太过草率,但在他们一起进了停车场、克拉克抢过他的车钥匙说由他来开车的时候,布鲁斯发现自己很愿意配合克拉克的神神秘秘展现出一些期待。这份持续时间为三十秒的期待在到克拉克把他的车钥匙放进口袋里接着伸手揽住他凌空而起时戛然而止——如果克拉克提前告知他晚餐的地点依然是肯特家的农场,布鲁斯肯定会选择自己坐直升机过去而不是像这样被堂皇地被迫挂紧在克拉克身上由他将自己带过去。虽然过去三个月也有过一两次克拉克从空中接住坠落的他并将他安全送至地面的状况,但在急速移动中和克拉克紧紧依偎在一起实在不是布鲁斯预想范围内会发生的事。

等布鲁斯从惊诧和愤慨中回了过来,克拉克已经抱着他悬浮在了他熟悉的场景之中,布鲁斯忽略了胸膛相贴带来的异样心动而是勉强把视线放远,大片的玉米田,被脚印踩出的弯曲小径,他常来的白色木屋,还有灰红色的……

“我们为什么会在屋顶上面?”圈在克拉克肩脖后的手不敢有任何松动,布鲁斯咬了咬牙齿,思忖着用自己的头去撞克拉克的额头会造成多大的损伤。

“因为我们要在这儿吃晚餐。”

克拉克缓缓地下移直至屋脊中部坐下,布鲁斯还以别扭的方式在他身上挂着,在察觉到克拉克坐下后两个人的姿势着实引人遐想之后,布鲁斯果断在松开胳膊的瞬间扒住了右手边的烟囱管。自从玛莎和克拉克搬回农场之后,布鲁斯也常来这儿,不过今天绝对是最特别的一次——他佯装没看到克拉克向他伸出的那只手而是靠着烟囱管后脚下使力,这才小心翼翼地转身坐到了克拉克身边。

“你能保证这个屋顶承受得住两个男人……”一番折腾后的布鲁斯无奈地屈起膝盖,两只脚在肯特家的屋顶之上变得不懂该如何安放,“……的重量?”

“佐德弄坏这间屋子以后,我把里里外外都整修加固过了。”克拉克笑着看用手圈住膝盖在屋顶上缩成一团的布鲁斯,这和他风采凛凛地站在滴水兽上的样子判若两人,“放心吧,我们俩不会把屋顶坐穿个大洞然后自由落体的。”

布鲁斯低头又仰头往四周望了好几圈后接受了现实,在稍微放松了一些后他往上坐了坐,然后不情不愿地揶揄起来:

“那你还穿了西装……”

“穿西装只是为了显示我有多重视,”克拉克不无骄傲地摸了摸衣领,“这和在哪儿以及吃什么没有直接关系。”

“我看不出屋顶上有什么能吃的,”布鲁斯尖锐地说道,他的刻薄不带任何恶意而更偏近于自在的任性,即使是两个月前,这还是布鲁斯时刻警告自己别在克拉克面前随意至此的底线,两个月后的今天,他却不知不觉卸下了和克拉克相处时的所有紧绷,“还是说圣诞老人会在这种季节从烟囱上冒出来给我们送两份晚餐?”

克拉克没急着辩白,他确认了一遍布鲁斯好好地坐了下来,以他的了解,布鲁斯对形象的爱惜让他不至于牺牲优雅从屋顶上贸贸然爬下去,所以他又慢悠悠飞到了布鲁斯眼前,对仰起头不解看着他的布鲁斯嘱咐道:

“在这里等我十分钟。”

布鲁斯压根不指望克拉克能在十分钟里变出一桌法式大餐——就算是超人也不会无所不能到这种地步,独自适应着屋顶环境的布鲁斯十分钟以后果不其然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汉堡和可乐没那么糟,不过在由克拉克营造出期待而布鲁斯难得愿意配合的日子,布鲁斯还是在吞下了大量的惊愕后无奈地笑了出来。

“你就这么对待这个有意义的日子?”布鲁斯冷静地接过了克拉克递来的汉堡和可乐,反正他也无法拒绝克拉克讨好般的笑,“我以为你有多想好好庆祝呢。”

“有你陪我一起庆祝就够了,吃什么不重要,”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先他一步啃下了一大口汉堡,脸上的笑意更甚,“毕竟是你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

嘴里满满塞着食物的布鲁斯还没来得及纠正克拉克的措辞,克拉克突然扭曲了一下的表情就让布鲁斯急匆匆咽下食物并迅速把关注点转移到了克拉克身上。

“又头痛了吗?”他把汉堡和可乐夹在了又拢起的身前,克拉克紧闭的双眼和额头凸起的青筋足以让他丢失全部的好心情,伸向克拉克肩膀的那只犹豫不定的手却在半道被有所感应的克拉克截了下来:

“没事,”克拉克小幅度晃晃脑袋后睁开了眼睛,已经被捉进掌中的那只手他却不打算放开,“还是那个老问题。”

“你应该接受我的提议,克拉克,”布鲁斯瞟了一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没有要反对的意思,“塞拉斯教授的实验室里也许会有能帮助你查出问题的仪器。”

“相比最初,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克拉克重新恢复了正常,他捏捏布鲁斯的手,试图让他安心,“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母盒带来的后遗症,交给时间就好。”

“但已经三个月了……”缠扰着克拉克的头痛也同样缠扰了布鲁斯近三个月,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并不容易,无法再继续光明正大使用的身份、被唤醒的多种能力、时不时让超人也毫无招架之力的头痛……有一些问题布鲁斯能替克拉克解决,但有一些他永远力不能及。

“停止你的抱歉,布鲁斯,”克拉克完全明白布鲁斯又陷入了某种不必要的自责,他松开布鲁斯的手,对着他举起汉堡催促着他尽快脱离这种情绪,“谁都会头痛,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布鲁斯抿抿嘴,没出声,克拉克只好又拿肩膀去撞了下布鲁斯的胳膊,才让他重新拿起了食物。微风巧妙地刮过来,把两人间的静谧吹开,克拉克吸了一大口可乐,又扭头看向了布鲁斯,那人正眯起眼忙着把酸黄瓜挑走,他埋头挑剔得细致,克拉克也看得目不转睛。

“布鲁斯,谢谢你。”

这话语几乎是不由自主开口道出的,布鲁斯对此的回答是停了一停并吮了吮沾上沙拉酱的指尖后,把被嫌弃的酸黄瓜片放到了克拉克的汉堡上头。


他们在屋顶一直坐到布鲁斯数清楚了肯特家的玉米田上空到底有几颗星星才离开,克拉克把布鲁斯直接送回了玻璃房子,达斯提在看到屋外的两个身影后不安地打起了转,他叫了好几声,布鲁斯回头用手势和口型对着他教训了好几次,他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你说达斯提还得在我这儿待多久?”

布鲁斯转过头问克拉克,克拉克也望了那儿一眼,“要是它想一直待在你这儿呢?”

“你这个主人准备抛弃他了?”

“为什么不能是我帮他又多找了一个主人?”

“克拉克,”布鲁斯并未因克拉克促狭的暗示慌张——他尽量没表现出慌张,“你该回去了。”

克拉克没遮掩自己的失望,他点点头,又说了句明天见后走开了。布鲁斯原想目送着克拉克消失,但他没想到克拉克走开两步又停下了。

他看到克拉克在重新转回身时用右手揪了把脑后的头发。

“我以为……”克拉克放下手,叹了口气后再次望向布鲁斯,“我以为我可以不那么俗套的。”

“嗯?”

布鲁斯的脑袋向左倾斜了一点,他眨着眼,往常的成熟稳重全都在克拉克踏向他的脚步中变成了鲜有的迷茫。

“我想……”克拉克将两个人的距离缩短到了脚尖和脚尖只差几公分的地步,他们之间显然在答非所问,但克拉克又明确相信他和布鲁斯正处在同一个频率,“你应该不会推开我的。”

“什么?”

疑惑才轻应出口,亲吻就毫秒不差地覆盖而来,布鲁斯连挣动的机会都不曾得到,按在他脑后的手就将他推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漩涡,只用舌尖轻扫过他上唇的行径不好说是因为胆怯还是绅士,布鲁斯甚至还没能转过弯来做出些许回应,从脑后移到他脸颊上的手又迫使他眯起眼看向了在昏暗中依旧涌着光亮的透蓝眼睛。

“晚安。”

克拉克什么都没问,也没再继续说下去,他又捧住那张怔怔的脸在唇边轻啄了一下,等布鲁斯反应过来克拉克刚才究竟踩过了哪条界限的时候,克拉克已经像为了逃避答案那般极速消失了,布鲁斯在身边因起飞时带起的风平息后才懵懵懂懂地用手轻碰了一下和克拉克的唇短暂相触的地方,他后知后觉地弯下了眼睛,耳边只剩达斯提隔着玻璃隐隐约约发出的叫唤声。


克拉克按亮了卧室的灯,玛莎此刻正在楼下安稳地睡着,修葺过的木质地板已经不会再发出咯吱咯吱的扰人声响,总会一惊一乍的达斯提也不在这儿,所以克拉克确信这间屋子里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听到他说话。他这么想着,不自禁笑着坐在了床沿。布鲁斯周身的气息仿佛还在他的唇上有所残留,他无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唇,大概是因为精神的过度放松,身着红蓝制服的人不出意外地在他面前悄无声息出现。

克拉克倒是不介意他总是以这样的形象盘踞在自己身体里的,反正这身制服和这个人迟早都会成为过去,说真的,他早就想尝试一下另外那套黑色的了。

“别再假扮成我了,”和他一模一样的那个克拉克浮在他面前,眉头比以往还要紧皱,“布鲁斯早晚都会发现的。”

他们都不确定假扮一说到底能不能成立,至少在面对布鲁斯时,他们有着相同的欲望。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只是在某些观点上,他们有着背道而驰且互相无法说服的严重分歧。克拉克通常懒得和他眼中的失败者对此进行争论,不过今晚,他的心情格外好,所以把毛巾搭在左肩上,好整以暇地正视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

“你在害怕,”克拉克笃定地说,“只可惜你一直在白费功夫。”

他清楚每一次的头痛都意味着这个自以为是天神的超人又在想尽办法冲破困顿了,只是母盒带给他的力量,显然也不是靠徒劳无功的心理暗示就能成功的。

毕竟母盒强大到足以创造“他”。

“他不会。”说话的人回想着这夜发生的一切,不愿意承认就算是自己占据着这个身体,他也会对布鲁斯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他会发现真相的。”

“也许吧。”

克拉克用一模一样的声线随意地回答他,比起最初破费心神的正面对峙,已经自信能成为主人的他开始越来越不把对方当成一回事了,如今只要他别让精神过度松散,那个人往往没法轻松现身。 

“也或者在那之前……”克拉克低头看着握成拳头的手,“我就找到了让你消失的方法也说不准。”

他阖上双眼感受着母盒遗留在他身体里那股与众不同的力量,这是全新的赋予,但对于摸透如何掌控它直至足以消灭眼前的人,他依旧需要一些时间。和布鲁斯相处得越亲密,他就越无法再安心于他目前只能困住另一个自己、而不是让他完全消失这个事实了。

-------

这篇放在硬盘里写了有小半年了,卡壳了好几次,没事就翻出来琢磨剧情然后改改改各种扩充...觉得再这么埋头写肯定写不完(虽然发出来也不一定写得完)...不过好歹多一个督促自己的动力了,假期快乐呃啊啊啊啊啊

2018-10-01  | 478 26  |     |  #亨本 #超蝙
评论(26)
热度(47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