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04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01]   [02]   [03]

----------

四.

“肯特先生,听说,听说你的儿子都那——么高了?”

吉米站在克拉克的办公桌前伸长了手臂高调地比划着,周围原本只是三两凑成一圈悉悉索索谈论着的人们于是也一瞬间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齐刷刷聚了过来,相处了几年的、看起来有些无趣的Alpha同事凭空冒出一个十来岁的儿子,这种消息就算是发生在平日低调老实的好好先生克拉克•肯特身上,也足以让他们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分神来打探那么一两句了。

“我都不知道肯特你结婚了。”

“看不出来,克拉克你倒真是深藏不露啊。”

“为什么要把这种好事藏这么久呢……”

他们围拢在克拉克办公桌边,无视着不停摆手低声解释“我没有结婚”的克拉克,三言两语地表达着自己的好奇。一早预想到会发生这种场景的克拉克还是搓着鼻子倍显尴尬,还好关于小布鲁斯的存在,他早和布鲁斯想出了可以糊弄过那些目击者的解释:

“那不是我的儿子。”他先是用高声做出了否认,等众人安静下来,他又赶忙缩起肩膀,“确切的说不是我亲生的。那是我和……嗯,我和我在哥谭的朋友这几年在玛莎与托马斯•韦恩的儿童之家助养的孩子。他不知怎么……怎么会跑出来了,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他就顺着我给过的联系地址来找我了。”

“很好,很好,看来大家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七嘴八舌的议论和质疑尚未来得及朝克拉克泼去,令所有人都一个激灵的低沉声音在他们背后幽幽响起,大家先是默契地僵直了身体,半秒后,所有人都闭上了嘴看着脚面往自己的办公桌走:

“稿子都已经放到我桌上了?!”

佩里端着咖啡杯,这才扯高嗓子喊了一句,克拉克的办公桌因此得以恢复平静,和佩里短暂地四目相对之后,不明佩里要笑不笑的目光有何含义的克拉克赶紧埋下头去整理稿件,但早已因克拉克的解释转移了注意力的佩里还是贴了过来:

“哥谭?肯特你在哥谭有朋友?”佩里把咖啡杯在克拉克面前重重放下,惊得他猛地挺直了上半身端坐着看向和颜悦色的主编:“那关于最近回归的蝙蝠侠,你能采访到些什么吗?或者说你能不能在哥谭安排几个线人?”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克拉克扶扶眼镜,假装听不懂佩里言语之间对蝙蝠侠的浓厚兴趣。被星球日报的主编盯上,对想要保持隐秘的蝙蝠侠来说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事,“为什么突然对蝙蝠侠……”

“如今仍在买报纸的人们已经对超人的性生活都不感兴趣了,”佩里随手抽过克拉克桌上的一份样刊,那个曾经占据了整版如今却越缩越小的超人专栏又一次刺痛了他的神经,“但神秘的蝙蝠侠一定能引起人们的关注,我知道有好多报社都想要拍到哪怕一张蝙蝠侠的照片!”

“既然你在哥谭有朋友,这难道不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契机?说起来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佩里用手势示意克拉克别想插嘴,比起他那个凭空冒出的儿子,佩里目前显然更关心只在哥谭的夜晚才会出现的神秘英雄,“与其继续写越来越少人关注的超人专栏,我建议你把目光转向隔壁的城……”

“城区发生了连环车祸!”克拉克拍着桌子站起来,终于决定结束这无休止的诱导,他转身指向屏幕,让佩里也去看电视台发回的第一手现场报道,“超人一定会出现的,我……我这就赶过去争取做个独家采访!”

“嘿,克拉克,考虑考虑我的建议!”佩里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克拉克就如风一般抱着那只老旧的公文包冲进了电梯,想要追上去的佩里只来得及在电梯门关上前再次高喊:

“蝙蝠侠!我只要你拍到哪怕半张蝙蝠侠就行!”

克拉克在电梯里苦笑着挖了挖耳朵。他没法告诉任何人,只要蝙蝠侠愿意,他完全可以为蝙蝠侠在适当的时机撰写一本蝙蝠侠传奇经历的传记,包括他是如何从那场几乎没可能生还的爆炸中逃生,在何种情况下选择了就此退隐,又是为什么选择重新穿上披风……噢,现在,他还有了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呢。

他们的儿子。

想到小布鲁斯,克拉克再次满面笑容地跨出了电梯,如往常一样,超人下一秒现身在最需要他的地方,但今天的他并未在事故现场多有逗留,帮助大家把最后一位伤者送上急救车后,超人没接受任何采访便直接消失在了媒体的镜头之下。他连制服都未换下就直接抵达了蝙蝠洞,光是想着小布鲁斯马上就能瞧见自己的父亲“身为超人”时的另一面,克拉克就连脚步都变得不自觉雀跃。他从瀑布下的秘密入口进去,在加装的安保设备前验证了身份,布鲁斯果不其然在他一眼望到的地方忙碌着什么,而已经穿上新衣服的小布鲁斯安静地倚在他的旁边读着一本书,还没等他打招呼,听到动静的小布鲁斯就抢先转头看到了他:

“为什么父亲你会穿这种制服?”

然而与克拉克想象中的反应完全不同,小布鲁斯并没有展现像昨天一见到他就扑过来抱住他的那种热情,他把书重重拍回桌上、对着克拉克抗拒地皱起了眉,一双眼睛在克拉克胸口黄色的S上来回打量了好几遍:

“这不符合父亲的身份!”他嚷了一句,又转头去拉扯布鲁斯的衣袖,“那条穿在外面的红色布料是什么?还有,父亲应该配一副手……”

“小家伙,你又忘了吗?”布鲁斯给窘迫地站在那儿没敢再踏进的克拉克使了个眼色,接着伸手轻轻捏了捏小布鲁斯的脸颊,语气温柔到不可思议,“他现在不是什么‘正义领主’,他就只是……超人。”

“可我不喜欢这样的制服。”小布鲁斯的情绪平复了些,他的唇角开始向下耷拉,就好像克拉克那套制服让他受了天大的委屈,“这样的父亲一点气势都没有。”

“嘿,告诉你一个秘密。”布鲁斯弯下腰,把嘴凑到了身体前倾过来的小布鲁斯耳边,“其实我也不喜欢。”

小布鲁斯旋即咯咯笑了出来,布鲁斯耐心地拍了拍他,把他放下的书重新递了过去。小布鲁斯无可奈何地重新翻开,克拉克见状才慢慢挪近过去,他小心地摸了摸小布鲁斯的头,好在这回孩子没有什么不适的表现。克拉克稍稍放下了心来,同时也再次验证了自己、关于这个十岁的小男孩对他现今这个父亲有着诸多不满的猜想。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懂得如何同小孩相处。”克拉克走到另一边,将手撑在桌沿去看布鲁斯正在做的研究。

“我以前也不知道。”布鲁斯扭头看看小布鲁斯,小布鲁斯在同一时间也仰头对他露出了个笑容,短短二十四小时,布鲁斯就这么毫无障碍地成为了一个讨人喜欢的爸爸角色。要他说的话,这应当也是他做过的最为玄妙的梦了。

克拉克感受着这种奇异的温馨,又点点电脑屏幕,“这些是什么?”

“小布鲁斯把他从‘我’的笔记上看到的全部告诉我了。”布鲁斯把方才记录下的东西都展示了出来,又跟着补充,“一字不落。看来他完美地传承了你的记忆力。”

克拉克看着那些详尽的记录,那和他先前与布鲁斯讨论的内容并无太多出入,至于其他的想法,克拉克认为自己应该在小布鲁斯不在场的情况下再同布鲁斯进行探讨。

“潘尼沃斯先生呢?”克拉克看向趴在桌子上安静看书的小布鲁斯,突然冒出了另一个念头。

“去采购他认为需要为孩子添置的必需品了。”布鲁斯回忆着从早上睁眼开始就格外忙碌、也格外有活力的阿尔弗雷德,偷偷翻了下眼睛,“那可真是相——当长的一张单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让小布鲁斯跟着去。”

“唔……”克拉克沉思着,瞬时飘到了小布鲁斯的左侧俯身靠低到他的脑袋旁:“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或者可以由我带你……出去看看?”

“真的可以吗?!”

一直在偷偷侧耳倾听两人对话的小布鲁斯登时合上了书,他一手扯住布鲁斯的衣服,一手已经迫不及待拉住了克拉克垂着的手,“我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克拉克开心地歪头冲小布鲁斯笑,也因此,他没错过小布鲁斯眼中一闪即逝的失落,那种哀伤,和他小时候弄不明白自己的身世时所产生的情绪实在是说不出的相似。

“因为父亲你总是教导我地球很危险,你和PAPA还为我该不该常去地球争吵过好几次。”小布鲁斯每每想起两位父亲因为他而生的争执,都依然会有惴惴不安的负罪感,他总希望两位父亲能消除那些虽然看不见却时常能被他感受到的隔阂,但父亲的强大与PAPA的克制,却只不过让他的愿望更加难以实现。到了后来,他便希望只要这两个人常常共同陪伴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自己应当知足了。

气氛沉寂了下来,布鲁斯正想从后把小布鲁斯抱过来,克拉克先他一步把垂着头的小布鲁斯抱了起来:

“有我在。”小布鲁斯顺着被抱起的动作自然地搂住了克拉克脖子,克拉克则把坐上他手臂的小布鲁斯轻巧地掂了掂,“你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是啊,他可是超人。”布鲁斯向上投去的赞赏目光像是在说“你对哄小孩也很有天赋”,他跟着站起来,抚了抚小布鲁斯后脑勺的头发对他做了个克拉克从未见过的俏皮鬼脸,“尽管他正穿着你不喜欢的过时制服。”

小布鲁斯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他一手去够布鲁斯,想要同时抓着两个人,“那PAPA要一起去吗?”

“我不方便。”布鲁斯凑过去用鼻尖蹭了蹭小布鲁斯的脸颊,同时注意到这动作让小布鲁斯愣了愣,“我等你们回来。”


小布鲁斯紧紧勾住克拉克脖子——尽管他信任克拉克绝不会让他掉下去的承诺,不过在这种高度的空中,他还是没来由的紧张。以前在瞭望塔,父亲抱着他穿梭来去的次数极少,只有遇上他生病的时候,父亲才会不顾威严形象担心地一整天都抱着他。他眯起眼,想尽力去看克拉克脸上的表情,但阳光之下,他只能辨别那脸部的线条的确是他至今没有习惯的柔和。他从来没有想象过,那个至高无上不容侵犯的正义领主以前还有着这样的一面。

克拉克抱着小布鲁斯慢悠悠地飞过哥谭上空,一直到达了滴水兽上方,他才把小布鲁斯放下来。他在属于蝙蝠侠的位置上坐下,让小布鲁斯面朝着视野开阔的地方向他介绍:

“这就是你的PAPA用生命去守护的城市。”

小布鲁斯放眼望过去,眼前的城市即使是白天也没有多大的生气,街边的人们和路上的车辆都来去匆匆,他们是这城市中最不起眼又必不可少的个体;他还看到那些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那些衣衫褴露的流浪汉,还有那些躲在拐角蠢蠢欲动的恶徒;但换个视角,他也同样看到了涂装一新的校车上那些叽叽喳喳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他还知道在城市的另一角,有一座凝结了他的PAPA爱与心血的儿童之家;工人们正在大厦上辛勤工作,离他们不远的烘培店散发着陌生而诱人的香甜……而他最爱的PAPA,正是诞生于这座充满神秘的城市。

小布鲁斯拍拍胸口,不知该如何处理那种意外涌动起来的复杂感受:

“我知道PAPA一直守护着哥谭。”即使多年以后,他也知道布鲁斯总在为哥谭的大小事务忙碌,而那才更让他对现在如此低调的布鲁斯生出了疑惑,“为什么PAPA总是待在蝙蝠洞里?”

“因为布鲁斯•韦恩在哥谭人的认知中已经死了。已经死去的人再出现在世上,会引起可怕的恐慌和猜测。”克拉克把下巴轻轻搭放在小布鲁斯的头顶,对他解释,“每次白天他不得不出门时,都得黏上胡子,必要时还会再贴上两个伤疤。只有在夜间,他的行动才能更加自如。你得知道,这些可都是他为哥谭做出的牺牲。”

小布鲁斯抿抿嘴,喉间意外地泛出一阵酸楚,“并没有很多人知道……是吗?”

克拉克的眼角弯了弯,语气也跟着变得悠长:

“不,他们知道。“但他清楚布鲁斯从不在乎这些,而这正是那个男人无与伦比的伟大之处,“下次我换上便装,再带你去看看蝙蝠侠的雕像,怎么样?”

“好。”

“还有大都会,还有很多城市……只要你想的话,我可以每天都带你去看看。”

垂眼往下看的时候,小布鲁斯往他身前依顺地靠了靠,克拉克无声笑笑,不意外地发现小布鲁斯只对着他才会产生的那种怪异的芥蒂、在谈论布鲁斯的时候,竟然短暂地消失了。


评论(17)
热度(30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