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交友之道·中

上戳

*

阿尔弗雷德后来也总在质疑布鲁斯是否有必要如此全方位监控超人,布鲁斯搬出的理由听来也确实有那么点道理,光是“我要确保他不会因这种强烈刺激后的复活方式产生什么异常症状”就相当具有说服力了,而之后补上的“在弄清莱克斯•卢瑟的下落之前谁都不能保证他又会对超人做什么”则让这件事变得更加合情合理。

好在布鲁斯也并非把监控超人当成了余下人生中的头等大事,大多数时间里他似乎并不记得哥谭的某间公寓里有十六个摄像头正在冰冷地恪尽职守。非常偶尔的闲暇之下他才会在深夜把几天以来的存档迅速浏览一遍,然后他发现克拉克•肯特在适应了哥谭的一切后、出入公寓的次数也变得愈发频繁,就像为了节省时间似的,一周之后他甚至开始能面不改色地穿着制服坐在电脑前写稿。

“早晚会有人注意到超人是从哥谭的某处出发的。”

“没错,早晚,”布鲁斯赞同地点头,叉子想剜的那块蛋糕却因为阿尔弗雷德端走盘子的行为落了空,“我应该在外墙上也装一些,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物在附近……”

“我想您又忘记了肯特先生的另一重身份。”阿尔弗雷德对那些监控记录提不起一点兴趣,在他看来这已经成为了占据布鲁斯休息时间的另一项繁琐工作,“在您排查出可疑之前,我想肯特先生早就自己处理好了。”

是啊,那可是超人,无论听力还是速度都比他擅自装上的摄像头要好得多。这是每个知晓超人的人对这位氪星之子的基本了解——

“这可是在哥谭,”布鲁斯抬了抬屁股把最后的小半块蛋糕抢了回来,“谁也预估不到会发生什么。”

屏幕上的画面从存档切回了实时画面,从阳台进到卧室的超人松了口气般这才扯下穿了一天的制服倒在床上,他即刻闭眼休息的模样透露着一整天的疲累,而装在吸顶灯里的摄像头完整拍下了正面仰躺的超人呈现给布鲁斯未着寸缕的完美身形,布鲁斯并不想看,避也避不开的窘迫逼布鲁斯不得不把屏幕切回了正常工作时的界面:

“洗个澡再睡不是更舒服吗……”

嘴里塞满蛋糕的人含糊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而在布鲁斯已经不想再看的另一重画面里,募地睁开眼睛的克拉克起身走向了浴室。


联盟大厅还没修整好之前,他们六个人开始商讨起一些日后为了联盟能正常运作而必须事先明确的约定,那其中不可忽视的一项是他们必须开始习惯叫彼此拥有的另一个称呼,比如“海王”、“钢骨”、“蝙蝠侠”而不是亚瑟、维克多或者是布鲁斯。和内部知晓对方的真实身份不同,面向外界时,这仍是需要尽心保守的秘密。但这一点磨合起来也花费了些功夫,他们都得开始学着在私底下也习惯这种喊法、才不会在任务之中情急时吼出“戴安娜”“布鲁斯”之类的。

“这有点难为人,”亚瑟按着巴里的肩,为他今天的口误开脱,“你看这小子,就算在平时都会因为嘴快喊错名字。”

戴安娜于是摆摆手说没事,在那么嘈杂的高分贝环境中没人能听到,布鲁斯在离他们不远的主机前埋头鼓捣着线路,没人问过他在大厅里排的这些粗细不同的线各有什么用处,总之他们就这么放心交给布鲁斯了。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有关于今天那个机器巨兽的细节,克拉克则安安静静地看着总算忙完了的布鲁斯朝大厅中唯一的圆桌走来时才发言,“那今天辛苦大家了,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

“又是就这么结束了?”亚瑟不仅没放开左臂揽着的巴里,还用右臂把维克多也揽了过来,“我说朋友们,今天还早,我们不该聚在一起喝点酒吗?我们甚至连顿晚餐都还没一起吃过。”

亚瑟吼得洪亮,他的意思是他来都来了——“嘿,我可是特地从几千米深的海底赶来的,你不能就这么又把我遣散回去”。他们六个人不常聚在一起,身处不同城市和国家,不到必要时他们也不会特地赶来哥谭,何况如果他们特地赶来这个尚未成型的大厅,也就意味着某个地区又遭遇了棘手的危机。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心知肚明地不提这件事

也可能交朋友这件事对他们来说都是漫长人生中的第一次,所以他们和布鲁斯一样,或多或少各自都有点过分保守的矜持。

“我没什么意见,”戴安娜这么说,每一次成员间变得愈发亲近她总是最高兴的那个,“我可以明天再回法国。”

“我听你们的,”克拉克和巴里相视点头,“我还没有去过哥谭的酒吧。”

维克多拍了拍亚瑟的背,他本来都要单方面宣布这个聚会成型了——要不是右侧投来一道不快目光:

“大蝙蝠你瞪我是什么意思?”

那声不知从谁嘴里冒出的“噗嗤”笑声毫不留情地让布鲁斯又阴沉了一个等级。亚瑟毫无察觉,他让维克多搜寻哥谭最适合他们去的酒吧,布鲁斯则退开椅子沉默不语站起,经过亚瑟背后的时候他伸出了腿——

“他踢我椅子干什么?”

亚瑟往前一冲时又大声问了句,这次克拉克和戴安娜一起没忍住放声笑了开来。但布鲁斯无声的反对还是没能阻止他被其他人揪去了酒吧——就像一只被人拎着颈皮丢进酒吧的猫一样,他端着酒杯缩在角落,对是否会有人拍下他的照片卖给小报突生忧虑。如果不是这群家伙连声阻止了他要清场的打算,他本可以喝得更自在一些。

“嘿,你能不能别这么严肃?”

让布鲁斯摸不清饱和尽头到底在哪的亚瑟贴过来,他的手上是布鲁斯数到的第十八杯,“谁和朋友来酒吧会这么一本正经?”

悠扬音乐下,就连亚瑟都放轻了说话的音量,维克多、亚瑟和戴安娜在圆桌旁玩着骰子,克拉克饶有兴味地观看着,隔着一明一暗的分界,布鲁斯并没看到克拉克的眼神早就觑向了这里。

“可能他觉得我们还不算是能坐在一起喝酒的‘朋友’,”克拉克站起来换了个座位,适时插入对话,“我没说错吧?”

布鲁斯随手拿起两粒爆米花丢向了克拉克。

“这才对啊,”亚瑟倒反而跟着布鲁斯的行径喜笑颜开,他拢拢布鲁斯的肩膀,又鼓励道:

“就保持这样的状态多喝两杯吧。”

就好像你们多会交朋友似的。布鲁斯在初次见面就让他和墙壁亲密接触的人离开后伸直了腰,再度抓起的爆米花没被浪费而是全部被塞进了嘴里,克拉克还是揣着笑看他,进一步确定他手上那杯酒从头到尾他都没沾过:

“你没怎么喝。”

“我在尝试着戒除酒精。”布鲁斯低头看看克拉克的目光所在,悄声解释,“虽然我本来也没上瘾。”

“其实你可以告诉他们,”克拉克连恍然大悟的表情也没掩饰,他一直都知道布鲁斯很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友情。自己也一样。不过在如何执行上,惯于有所保留的布鲁斯做得比他内敛得多,“大家一定会体谅的。”

“……没必要扫大家的兴。”布鲁斯也跟着看过去,“他们很开心。”

成年人靠酒精聚在一起打发时间是一种幼稚的玩乐,但因为主角的不同而让布鲁斯在看到爬上他们嘴角的笑容那刻既抗拒又欣喜,怎么交朋友看来确实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布鲁斯不确定自己安安静静待在一隅能让他们更快乐,可倘若自己提出要离场,一定会使他们不快乐。

“换别的喝吧,”布鲁斯沉迷于潜心钻研交友之道的同时,克拉克只是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我去帮你换一杯。”

在酒吧里喝无酒精饮料听来很是孩子气,不过出于节制和自律,布鲁斯就任由克拉克去了。十分钟以后克拉克帮布鲁斯拿来了一杯加了混合果汁的苏打水,那缤纷靓丽的彩色夹杂着细小气泡一起在透明圆杯里跳动,不寻常到眼尖的亚瑟立刻就发出了嗤笑:

“我要是把你喝那玩意儿的照片拍下来再卖给报社,能不能成为明天的头条新闻?”

“你可以试试这版新闻到底发不发得出来。”布鲁斯咬住吸管无所畏惧地回击,沁进口腔里微甜的冰凉让布鲁斯好心情地耸了耸肩——他其实一直处在这样一种闲适的状态中,只是除了克拉克之外,别人还不太能分辨出来而已。

“怎么样?”

克拉克盯着饮料源源不绝地在小小一截吸管中流动,猜想自己又一次摸准了韦恩少爷的口味。

“还不赖。”

得到如此答复的克拉克也就顺手拿起了布鲁斯一口都没喝过的那杯酒,他的掌纹小心而恰当地叠在了布鲁斯先前印上的掌纹之上,这无关痛痒的交集让克拉克在和布鲁斯的沉默相对中暗里雀跃起来。


克拉克给布鲁斯用过的那套咖啡杯一直没被收进橱柜里这件事、是在布鲁斯第二次来访时克拉克才发现的。那套洗净的杯子上已经没有任何被人使用过的痕迹了,他会看着杯碟联想到这个不过是因为当布鲁斯又一次光顾了他的公寓,他开始后悔前几天忘了向酒吧的调酒师打听清楚怎么调制那种果汁苏打。他记得布鲁斯很喜欢那种特调饮料,就像他记得这精巧的陶瓷杯沿是如何调皮地烫到了布鲁斯的舌头一样清晰。

“那我就把饼干放这里了。”

橱柜门被开开关关的时候布鲁斯站在克拉克身后说道,这让克拉克打消了后悔决定立刻着手冲泡咖啡,进屋后的布鲁斯连大衣都没脱下,这对好不容易才得到新朋友二次造访的克拉克来说不是个好兆头。

“你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或许可以等我再煮一壶咖啡,我们一起搭配咖啡……吃上几块?”克拉克把需要的东西都一一放在流理台上才回过身,言语里是些许可以触摸的殷切,“反正你都特地拿来了。”

装着咖啡豆的玻璃罐在克拉克手里晃了晃,布鲁斯知道克拉克独自在家时压根没有喝咖啡的习惯,他的饮食起居都非常随机,因为没人知道地球的哪个角落又会在下一秒需要超人的帮助。

“我再申明一遍,”布鲁斯脱大衣的动作怎么看都有点像不情不愿的允诺,“是阿尔弗雷德要求我来把这份礼物补上的——哪怕他自己已经送过一盒了。”

他皱皱额头瞅过去,看到克拉克还是对着他隐约的愁眉苦脸爽朗地笑了一记。但真相并非如布鲁斯描述的那样是阿尔弗雷德说“你必须再去肯特先生家作一次客并带上这份礼物”而后布鲁斯来了,事实要反一反,是布鲁斯说“我必须再去一趟克拉克的公寓”所以麻烦阿尔弗雷德特地帮他烤了整整一大盒饼干。浴室的那个摄像头昨天忽然失灵,可这些天除了组建联盟的事宜之外,克拉克和布鲁斯还是没能拥有一个私下见面的好理由,所以布鲁斯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真实动机。

“我可以再借用一下卫生间吗?”

布鲁斯把大衣放下,不想浪费分秒,克拉克则和气地回应:

“你随意,”克拉克的表现真的像极了一个好客的、热情的、朋友,“毕竟严格说来你才是这幢公寓的拥有者。”

就算深知自己是公寓的拥有者,克拉克的随和还是让布鲁斯突生了转瞬即逝的抱歉,好在当那种情绪的存在感大到让布鲁斯考虑起该不该撤走几个摄像头之前,他已经锁上了浴室的门蹲到了马桶旁边。先前装的那个微型摄像头就在水箱下方,布鲁斯伸手摸去,那儿平整到让布鲁斯的心又往下沉。在他的设想中,摄像头很大概率只是无线传送部件坏了,相对的措施在设想李不过就是换上新的并撤走旧的就好。

棘手的是(布鲁斯好像对和超人有关的事总会变得棘手并不吃惊了),现在那个摄像头显然掉落到不知何处了。布鲁斯没任何考虑般解开了袖扣,袖子被往上卷起时他也从蹲着变作了手掌撑着地彻底趴了下来,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更低的角度将这件事顺利进行下去。好在克拉克还算是个擅长做家务的人,地砖上没有任何会让布鲁斯不适并皱眉的水垢或污渍,较暗的旮旯让他又撅起屁股往前爬动了一下,而后他的中指指腹顺利摸到了一个小小凸起——

“布鲁斯你不在里面了吗?”

门就在他还没来得及把够着的摄像头握进手心时被拉开。这意料之外的动静惊得布鲁斯想要立刻抬身站起,连锁效应这次也把布鲁斯视作了中奖的幸运玩家,那个他两分钟前还细细摸索过的水箱边角就此硬生生磕到了他的后脑勺。

“……你……”极尽所能才吞咽下去的脏话多亏了鼓起的腮帮,布鲁斯往后爬动几寸后干脆捧住后脑勺跌坐在地上,克拉克搭着门框从上往下看过去,这样的角度里布鲁斯那偶尔不顾形象的狼狈也因为用力眯起的一边眼睛变成了优雅的伶俐,在他的神态间被忍耐下的疼痛像一出卡通默剧,克拉克想来想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要在这种难堪的时机里才发现布鲁斯•韦恩是他遇到过的最特别的人。

“抱歉,抱歉,我听到里面没声音就以为你不在里面了,你还好吧?”

连连道着歉彻底推开门的人走到布鲁斯旁边蹲了下来,把后脑勺抚了又扶的人这才看到门把手上插着钥匙是引发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微型摄像头被握紧在拳头里,伸不开腿的布鲁斯推开了克拉克朝他伸来的手姿势怪异地站了起来。

“我的袖扣掉了而已。”贴着脑壳的手用来扶住了胳膊,布鲁斯神色自然地暂时恢复了镇静,克拉克倒是没摆出什么让布鲁斯生疑的表情,他仅仅长长地“噢”了一声后问了句“找到了吗”。

“找到了,”布鲁斯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整理着卷起了小半截的袖口,“也许你应该先敲个门”之类的抱怨已经没有了吐露的必要——克拉克才是主人,“我还要用一下洗手间……”

“好的,”克拉克又站回了门口,在装作任何窘迫都不曾上演过这件事上他仿佛已经练就得炉火纯青,“咖啡好了,不过我想问你要留在这儿吃完晚餐再走吗?”

忙着低头掩饰自己其实正在克拉克的浴室中做手脚的布鲁斯等说了“随意”后才回过神,可惜那时,克拉克早就带着布鲁斯没来得及看见的笑容替他又带上了门。

----------

为什么还没写完........

2018-04-25  | 364 16  |     |  #亨本 #超蝙
评论(16)
热度(364)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