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双向共存·03

*母盒唤醒超人时,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另一种人格。


[01]    [02]


三.

“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这儿会有这么多船呢?”

克拉克略微飞低了些,被他横抱在双臂之中的布鲁斯扭头勉强看了海湾中央极度引人注目的五条游船,他撇撇嘴,对克拉克观察得来的结果也同样不意外。从维克多接收到了硬盘被强行破解而发出的警报代码到破解出具体位置花费了比想象更长的时间,若非如此,当那个坐标被分析出来对应的地理位置是远离了特拉华州所处东海岸之外的一片海湾时,布鲁斯也不会同意让克拉克以“我可以让你全权处理,但你不能否认现在由我带你过去是最快的方式”为由和他一起来到了这里。在可随时转移的地点破解硬盘是个聪明的选择,他们预想过对方不会轻易泄露蛛丝马迹,但对眼下的他们来说,有可供搜查的目标总比没有要强。

“代码追踪也会在他们这边释出痕迹,”布鲁斯在克拉克又扫视起海岸附近有没有可疑状况之时说道,“要知道,政府和军方现今使用的仍是莱克斯通讯,以他在这方面的优势,通过情报隐匿行踪易如反掌。”

“原来不止是丧钟,”克拉克把放远的目光收回来,低头看向在手腕的显示屏上记录着什么的人,“就算是莱克斯•卢瑟,你也远比我们了解更多。”

“还不够多,”布鲁斯在短时间内分析完了附近建筑物的情况,也许他们稍后要再去海岸上探寻一轮,但他不准备就此放过眼前的机会,这十来艘游船的尺寸和豪华程度大同小异,布鲁斯认为他总能在把它们一一查看过一遍后得出些许有用的结论,“我们从最左边那艘开始吧。”

“一整片海湾上只有这儿停着几艘大同小异的船,”克拉克没照着布鲁斯的话行动,“看起来是不是很像特意安排好的……陷阱?”

“也或者说它是一个纯粹的挑衅也不为过,”就像是无需任何表态的对峙与游戏,他们都知道彼此会做出何种行动,也都愿意在局势不明朗时冒险闯入对方的布局,“但既然他都‘邀请’我们来到这里了……”

布鲁斯拿肘部捅了捅克拉克,再次要求,克拉克的反对意见没能坚挺过五秒,就在布鲁斯的坚决中投降了。

“如你所愿。”

确认四周及船上都没有潜在危险后,克拉克抱着布鲁斯落到了艉肼甲板之上的小型泳池边,他倒不急着把布鲁斯放下来,海岸附近的光源只在他们身处的位置散发出星星点点可有可无的光亮,也许因为身处水上的缘故,克拉克免不了觉得这样的场景浪漫了起来:

“你知道巴里提议的、由他来一趟探探情况收集些资料是可行的吧?那家伙最近在犯罪实验室学到了不少东西。”克拉克一边的嘴角往上撇了开来,“为什么你一定要亲自过来?”

他想听到的,其实是诸如“因为这和你有关”之类的答案,但隐藏在面罩之下的脸看不出更多表情,布鲁斯径直踏向通往上层驾驶台的阶梯,任由克拉克边等待答案边跟紧在他身后。这些游船都可即时使用,布鲁斯打亮内部的灯,没放过任何一处细细勘察起来,克拉克守在外面,让布鲁斯完成了更适合他的这项工作。

“我们去下一艘吧。”

一段时间的安静过去,布鲁斯从上层跳到了下层,克拉克依言将他抱起:

“你有想法了?”

“等检查完这些游船会有的。”

克拉克没急着追问,在执行任务时,他们已经渐渐培养出了将全部的信任敞付给彼此的默契,这些事本来交给布鲁斯一个人也能有效地完成,克拉克也不否认执意要和布鲁斯一起来不过是为了确保他的安全。他根据布鲁斯的要求把他从这一艘换到另一艘,那之后他都只是站在甲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布鲁斯从驾驶台闪进公共区域、再去到下层的休息区域,那人的敏捷和专心全都细致地展现在克拉克眼前,还有更多无上的品质,克拉克在这几个月来的相处中都有着全数体会。哪怕这些情感非他一人独享,他也真的感谢母盒所创造的这一切神奇。

“卢瑟在这块区域待过一段时间,”说话的声音从内部传来,克拉克结束了走神,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布鲁斯在宽敞的沙发旁站着、手上还捧着个什么,“至少他来过这艘船。”

“那场在大都会图书馆举办的晚宴,”布鲁斯把酒瓶拿在手中转了一圈,“卢瑟就是用这款钻石殿香槟来宴请宾客的。”

“它很特别?”克拉克跟着布鲁斯的手部动作看向了那个镶嵌着钻石一看就浮夸又昂贵的酒瓶,“特别到足以让你下这样的定论?”

“平均120万欧元一瓶的香槟确实还算特别,”布鲁斯晃晃手里的瓶子,“这瓶要将近300万,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酒瓶的设计和你的标志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出奇的相似。”

布鲁斯不清楚这是否成为了卢瑟特意将酒瓶留在这儿的原因,他无法站在卢瑟的立场上去解释这是否就像又一个难以捉摸又明目张胆的讽刺。

“……看来当时没多喝两杯是我的损失,”克拉克没把酒瓶的特征放在心上,他扯出个惋惜的表情打趣道,记忆却被拉回那个初识布鲁斯•韦恩的晚上,“当时我把所有关注都集中在你的身上了,这么想来,我又觉得自己没什么损失了。”

“就算是‘逃亡’,他也不会让自己变得难堪落魄,”以前和卢瑟在两个城市间的生意上偶有交锋时,这位神秘莫测的大总裁给布鲁斯留下的就是这样的印象。布鲁斯没对克拉克的话做出什么回应,他往更下层的厨房间走去,试图从这儿揭开更多秘密,“对我来说,他更像一个不存在的敌人,而我有必要为这个敌人的越狱负责。”

克拉克当然没想到他会听到这个,在他的强势要求下,布鲁斯已经甚少提及对于过往的愧疚了,他此前并不知道时至今日,布鲁斯扔把早该放下的诸多意外揽在了他自己身上。

“那么我也有必要告诉你,你不必把所有事都看成是自己的责任。”

“是我遗漏了太多关键点,”布鲁斯不顾克拉克又急切起来的神情,平静地接着说道,“在将他移交到阿卡姆之前,我去监狱见过他一次。”

克拉克眼神中的急躁开始变得有些深不可测,他想弄清楚有关于他离开后——尽管更确切的说法是在他被母盒创造出来前——布鲁斯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有关于想透彻了解布鲁斯的念头一天比一天强烈,也许他真的需要付诸行动才可以让自己从这偏执欲望中得到解脱。

“他比我要更早知道荒原狼即将到来,而现在我确定他从那时开始就已经在等待着这个时机了,只要我们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抵御荒原狼的入侵之上,他就可以从狱中逃脱得无声无息。这本应被我及时注意到,我却粗心地忽略了。”

“在当时那个情况下,荒原狼才是更严重的危机,”克拉克把布鲁斯手中的酒瓶拿开,让布鲁斯别低着头而是正视自己,“你不可能一个人解决所有的事。”

“我本该可以,”布鲁斯这次没有逃避,从他重新从全新的角度认识克拉克•肯特开始,他就发现这个人总有让他被迫诚实的奇异力量,“那是我对你的承诺。”

“如果这个承诺——”克拉克的手撑在了布鲁斯的两肩,要不是知道这时对布鲁斯做出过分的肢体接触极有可能会引起反感、克拉克早就封住那张轻易就能让他隐隐心痛的嘴了:

“如果是这个承诺让你不把牺牲自己当成一回事,我宁愿你从来没有许下过它。”他真挚地说道,“你做到的远比你以为的还要多,你知道吗?维克多曾经跟我说起过,如果不是你义无反顾地介入,他也许没办法那么顺利救出塞拉斯教授。”

克拉克总是离他太近了,布鲁斯想,从克拉克第一次不在乎自己是否反感这种半强迫的对望逼着自己好好看着他开始,这个人就在不知不觉中踏进了离他最近的地方,他的眼神、情绪、气息、心跳都成为了布鲁斯无法别开目光的枷锁。

“克拉克……”

他喃喃喊出来,克拉克脸上的紧张瞬时变成了憧憬,“嗯?怎么了?”

布鲁斯不会想不到克拉克在等着什么美妙幻想降临,饶是如此,他还是只在内心偷偷笑开,故作冷淡地推开了克拉克的手:

“我们该去下一艘船看看了。”


最终他们只从船上拿走了两个水果罐头,一瓶香槟只能证明卢瑟曾经出现,但可追查到采购来源的食物对布鲁斯来说能起超乎想象的作用,和克拉克一起回到蝙蝠洞的布鲁斯只脱下头罩就马不停蹄地又奔向操控台着手要分析罐头上的批号,只可惜那串英文才输入几个字母,布鲁斯就被从后袭向他的人搂着腰直接抱开了。

“克拉克!”布鲁斯充满抗拒地在操控台上坐下,不小心碰到的键盘在屏幕上不听使唤地键入了一连串无意义的字符,布鲁斯勉勉强强挪动到不影响电脑的位置,将手臂撑直抵在了自己和意欲凑近他的克拉克之间:

“我正在……”布鲁斯想摆出严肃且不容侵犯的架势,但不可否认连他自己都不认为这样的亲昵对他造成了冒犯,所以他的呵责才刚开了个头,气势就因克拉克别有所图的桎梏被削弱了。

“不用那么争分夺秒,布鲁斯,”卡进布鲁斯两腿间的计谋施展得不动声色,他一手穿进披风底下圈住布鲁斯的腰,另一手则不由分说把布鲁斯要推拒的手反握到了布鲁斯背后,“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聊。”

“什么?”

布鲁斯的明知故问没在克拉克面前奏效,他松开布鲁斯的手,转而更大方地捧住了他的侧脸。

就像他那晚曾做过的那样。

“那个吻。”

“……我们几天前聊过了,”布鲁斯偏偏头,没躲开那只手的触碰,他的年纪和阅历理应让他不会再对任何人感到心慌意乱了,但克拉克就是不用任何技巧都能让他萌发出无措又惊惶的情绪,“我……我心里有数了。”

“心里有数是指什么?”果敢的试探更进一步,克拉克的大拇指擦了擦布鲁斯略显干燥的嘴唇,像是要以此勾起短暂却记忆犹新的触感,他明白如果他再次停步,他和布鲁斯之间进退不定的双人舞会永无尽头:

“是不是指……你终于愿意承认我和你的关系早已不止是朋友、搭档或者是其他根本不恰当的形容了?”

克拉克听着布鲁斯想竭力掩藏、却仍在他的耳边乱序了的心跳声,再次明确了布鲁斯就是他永不会给另一个自己任何机会的原因,他永远不会认同另一个自己的怯懦与伪善,那换来的是什么?整个世界的敌意和谩骂,身边最重要的人因他倍受苦痛,甚至是眼前唯一愿意紧紧抓住他的这个人无止境的自责与愧疚。那不是他该拥有的人生。他确信,正是因为他懂得直面自己的欲望,才能成为如今当之无愧的主导者。

“克拉克,听着,”踟蹰被击碎的过程煎熬又甜蜜,那双总让克拉克心旌荡漾的焦棕眼睛直直看了过来,“我……我不确定你期望的那种关系是否适合我们,我……”

“哪种关系?我是你的男朋友,你是我的男朋友,‘见鬼的超人和蝙蝠侠原来一对恋人’这种关系?”克拉克像是决计要一鼓作气冲垮最后的堤坝,搂在布鲁斯腰间的手稍一使力,逃脱不能的中年人就被更贴近地圈紧在了他的身前,“适不适合又是谁判断的?难道是由你自己?”

“这不是仅靠一时冲动就可以定论的事,”布鲁斯仿佛连舌根都在克拉克的坚定中僵化了,“在决定之前,我们必须先考虑这可能会引起的后果或是……”

“那就让它来告诉你到底合不合适好了。”

吻住那双比起袒露真心更擅长说谎的唇是克拉克当下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他吻得比上一次更突然也更猛烈,他的舌头急匆匆舔过布鲁斯的下唇后就从微张的牙关之间闯了进去。他用舌尖碾过布鲁斯的齿列,蛮横地搅得布鲁斯抗拒也不是迎合也不是,自以为能应付一切场面的情场老手在克拉克目的明确的进攻之中慌了神,他既不敢遵从身体反应将腿张得更开、也不敢并紧双腿以至于将克拉克夹的更紧,被捧着的脑袋连最后一点自控权都丢失了,他的脖颈固定在能更好地与克拉克唇齿交缠的位置,从嘴边渗出的些许津液是布鲁斯的无能为力,但更无力的事,他没法为自己的投入与享受再找到一个能将克拉克推远的借口。

原先撑在身体两侧的手就在布鲁斯放弃说服自己的时刻下意识揽上了克拉克肩头,原先只是跟着克拉克毫无章法的攻占懵懂接吻的人一秒夺回了控制权,他勾住克拉克的舌,用终于睁开来些的弯弯笑眼看着眼前被放大的蓝色中涌上惊愕,舌尖的挑逗配合双唇间的碾磨好一会儿,楞住了的克拉克像体悟到什么似的惊醒过来后,竟然直接将布鲁斯就着现在的姿势凌空抱了起来。

“克拉……咳咳,你……”布鲁斯因突兀中断的吻别硬生生呛了一记,失去重心的身体却自觉地靠盘住克拉克腰胯的应激反应稳住了,布鲁斯将下巴搁在克拉克的肩膀上断断续续地轻咳着,不意外克拉克也正因难以忍耐的轻笑而轻微抖动着胸膛。

“怎么样?”他一手托住布鲁斯的屁股,一手则抚了抚他的后脑勺,“现在你还要继续告诉我我们不适合交往吗?”

“……闭上你的嘴,”终于止住了咳嗽的人连耳根都呛红了,他磨了磨牙齿,不忿又小声地咕哝道:“然后把我放回去继续。”

“遵命。”

这就是最确切的答案了,当布鲁斯渴望他的吻和他的触碰,这就是最完美的答案。他把布鲁斯重新放上了操控台,这回轮到布鲁斯捧住了他的脸,他们尽可能地贴合在一起,用来来回回的舔吮表达着对彼此的爱,他们投入在这份酝酿已久的热情中,忘我到连克拉克背后的脚步声都没能听见。

“先生们,容我打断一下。”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冷不丁响起时,克拉克和布鲁斯都吓了一跳,不用看就能知道是谁的布鲁斯比哪次都要机敏地把头埋到了克拉克胸前,至于克拉克会多窘迫他才管不着——他才不承认自己在不好意思,反正这些小事,交给他的年轻恋人去操心就好。

“我想你们不会忘了隔壁的休息室里就有一张大沙发,而我认为肯特少爷只需花三秒钟就能移动到那儿。”

阿尔弗雷德举了举两手间端着的托盘,那上面是一杯咖啡和一杯热茶,不过他认为这两只杯子都不会按照原定计划去到那两人手里了。

“破坏你们的兴致不是我的本意,只是这儿不是个适合交流感情的好地方,但如果你们执意如此的话……”

他看着克拉克一手抱着布鲁斯变作鸵鸟的脑袋一面对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还是没忍住让笑意从心底泛开到脸上,他对克拉克无声地点点头,把想说的话全都表现在了转头离开的步伐中。

“……阿尔弗雷德走了吗?”

布鲁斯把脑袋蹭到了能露出眼睛的角度后谨慎地看了一圈,没想到克拉克却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拉远了:

“走了。”克拉克的嘴咧了开来,“布鲁斯•韦恩也有这么害羞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想把你那个样子拍下来吗?”

布鲁斯用脚把笑得前俯后仰的克拉克蹬开后,他边手忙脚乱整理着制服、边鼓着脸从操控台上不自在地蹦了下来。

---------

这篇应该真的会写很长所以我也不知道结局nei(

2018-10-08  | 268 21  |     |  #亨本 #超蝙
评论(21)
热度(26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