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双向共存·05

*母盒唤醒超人时,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另一种人格。


[01]    [02]    [03]    [04]


五.

轿车在庭院里熄火的时候,布鲁斯也把呼吸进一步放缓了。他辨析着踏上台阶的脚步声,三秒后,那扇华丽坚固的大门被推开。

布鲁斯并不意外跨进门里的女士没有立刻打开灯光。她走进来,门只在她身后稍稍掩上,他眯起眼,看着留有安全退路的在黑暗中左右转了转头,最后把目光锁定了在她看不清的前方: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用这身装扮来和我见面呢,韦恩先生。”阿曼达把原本拿在手中的公文包夹到了腋下,尽管没再继续往里走,可她的语气听来却依然有着不惊不惧的沉稳,“你听上去没那么累了,是因为你的朋友们?”

阿曼达•沃勒掌握着包括蝙蝠侠在内的、大多数“蒙面人士”的真实身份是上一次会面时布鲁斯就知悉的事实,那本把超级英雄和罪犯都归类在一起的文件不过是意味着、在政府的眼里,这两者并没有太大区别。

好在布鲁斯也从不在意这些。

“我早就说过,你的小队计划该叫停了。”

低沉的嗓音穿透黑暗而来,阿曼达朝那声音来源处不确定地瞥了瞥,公文包被放在了右侧的鞋架顶上,阿曼达开始向里走动:

“那已经不由我决定了。”清楚现在去摸室内的电源开关也毫无用处,阿曼达干脆凭着记忆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更何况,在超级英雄的联盟出现之后,认为那个计划很有必要的人反而比之前多了……”

她不慌不忙地在茶几上摸索着看能不能为自己找杯水,慢悠悠说着话的语气比刚推开门时松懈不少:

“我认为这功劳可以算在你的头上。”

“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有些人是永远不会听命于你的,”布鲁斯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模糊的猜想也慢慢成型,“自作聪明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以为你已经吸取教训了。”

中途城事件之后,被重新关押起来的罪犯们一度让布鲁斯以为阿曼达•沃勒至少短期内不会再有任何动作,他能想象到阿曼达•沃勒这样从不把附带伤害放在眼里的人为了自己的目标会继续使用令人不齿的手段,也因此,卢瑟若是真的通过阿曼达这个中间人雇佣到了丧钟也不足为奇。可不管怎么说,直接通过寻找氪石来妄图制衡超人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范围。

“比起教训,我认为那更该称为‘惊喜’。”阿曼达拿起一只空杯子失望地晃了晃,“那让包括我在内的更多人意识到,超级罪犯远比超级英雄要好控制得多。”

“我说过,有些事我和我的朋友们会替你处理。”布鲁斯从房梁上跳下来,落地时被他刻意带出的披风动静彷如一个无形的威胁,“你不肯叫停的计划,我和我的朋友们也同样乐于帮忙。”

“我会期待你们的表演。”阿曼达也应声站起来,不管蝙蝠侠这趟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她都很为传达出了自己的警告而甚感满意:

“晚安。”

在那道几乎不可辨析的黑影消失之前,她气定神闲地将上次布鲁斯的礼貌道别赠还给了对方。


“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另外一块氪石的话,我们早就该知道了。”

达斯提跟着戴安娜的说话声在布鲁斯的椅子旁吭哧了几声,戴安娜又摸了摸它的头后抱臂站了起来,印在屏幕上的神情到她说话的语气都透露着明显的忧虑。对她来说,布鲁斯方才播放的那段、据称是维克多花了十几个小时才恢复过来的、阿曼达从车后座下来然后快速进入阿卡汉姆的画面其实并不能成为那个假设的有力佐证——毕竟一旦事情和超人有所牵扯,布鲁斯总难免会有点过于紧绷——但加上死亡射手的说辞和布鲁斯与阿曼达会面的情况,戴安娜不得不相信这个听来就让人眉头紧皱的猜测。

“事实上,议会当时除了批准逮捕卢瑟之外,并没有继续展开更大的动作,”布鲁斯关掉了屏幕,对戴安娜的说法进行着解释补充,哪怕从他入狱后、政府仍在使用莱克斯集团的通讯设备这件事来看,他们就有足够理由相信阿曼达•沃勒和莱克斯•卢瑟在狱中达成了某种能让沃勒愿意铤而走险的交易:

“FBI派出的小队只对他在州境内的部分资产进行了排查,不过我们都清楚,他必然早在那之前就为自己准备好了应对措施。从那天我们根据硬盘解密得出的地理位置赶去那片海湾时,就足以证明卢瑟所做的准备超过我们想象。”

“所以沃勒要求她的自杀小队转移一件物品和‘卢瑟用氪石和沃勒达成了交易’之间的因果关系完全可以成立——即使这只是我们的假设。”戴安娜依次翘起又放下的手指来回地轻轻叩击上自己的手臂,能够为狱中的卢瑟安排如此天衣无缝的越狱,她相信在这其中为卢瑟联系了斯莱德•威尔逊的那位功不可没,“加上之前S.T.A.R实验室失窃的那些硬盘最终的指向仍然是对氪星科技的研究,我认为我们的确有必要早做准备。”

“我也这么认为。”布鲁斯切掉了那个反复看了上千遍的画面后答道,“不过在亲眼见到他们要转移的物品以及沃勒和硬盘失窃到底有没有关系之前,我们也不能轻易下定论。”

这话听起来保留了足够的冷静,布鲁斯说这话的时候没让戴安娜探究到自己的表情。事实上弗洛伊德的三言两语里太过明晰的指向性除了让布鲁斯立刻联想到氪石之外,他想不出还有第二种可能。让莱克斯•卢瑟待在某个地方坐以待毙这种事显然只会发生一次。同时他也清楚,即使过去了那么久,超人依旧是某些反对派政客眼中必须消灭的存在。

“告诉我你不会一个人行动,”戴安娜调笑的语气间还是有些许担心的成分, “在你已经和我分享了这些资料的情况下。”

布鲁斯起先没吭声,他转头点开了几个文件,戴安娜跟着瞄过去,那些叠在一起的设计图让她一时没看出个所以然。

“阿曼达注射在那些罪犯身体里的炸弹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韦恩集团的某个实验室为政府提供的,为了能够符合阿曼达的需求,我调查到它们对先前的成品做了一些改造,”布鲁斯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在一定范围内,可以通过这些炸弹内置的定位部件来准确追踪他们的行迹。但他们具体的行动日期,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确定。”

“有进展随时告诉我。”戴安娜点点头,对布鲁斯这种配合的态度大感满意,虽说大部分时间里,布鲁斯更钟情于独立处理哥谭的大小事务,但在联盟已经平稳运作了这么久的今天,他也逐渐开始会愈发主动地提出通力协作。

“硬盘的事情钢骨一直在跟进,不过我认为这件事最好……”布鲁斯擦擦鼻子,似有犹豫,“我是说,暂时只有我们三个知道就好。”

戴安娜挑起一边的眉毛,立刻领会了布鲁斯的意图:

“我猜你不准备把这事告诉克拉克了,对吗?”

“某种层面来说,我并不希望他了解到政府仍在致力于防备超人这件事。”

布鲁斯点点头,答得干脆,尽管这并不是主要因素,但只要一想到克拉克曾承受过多少质疑与敌意,布鲁斯就下意识地不想再让克拉克体会那种不被信任的滋味。

“我不觉得他的心灵有那么‘脆弱’,”戴安娜笑起来,同时做出了个不太赞同的表情,“你还不如用氪石来说服我。”

原本好好趴在布鲁斯脚边昏昏欲睡的达斯提倏然间窜了起来,像嗅到或听到了什么足以让它警觉的事物那般突兀吠了两声。

“连达斯提都会对‘氪石’如此敏感,何况它的主人。”布鲁斯把手探上似乎不安起来的达斯提的背,以此想让它平静下来的同时坦诚着自己的考量:

“氪石当然也是原因之一,目前来看,我们仍可以认为氪石对超人来说足以致命。所以不管到底存不存在第二块氪石,在情况不明朗之前让他远离总是明智的。”

“我必须得说,我讨厌这种政府、卢瑟以及氪石搅和在一起的局面,”戴安娜从椅背上拿起自己的外套,又俏皮地弯下两根手指比了个引号的标识:

“还有你那个未露面的老朋友和阿曼达•沃勒。”

“抱歉,这本该由我独自……”

“你明明知道这只是个玩笑。”戴安娜看着布鲁斯竟认真自责起来的神情笑了,“我以为和克拉克在一起之后,你的幽默感会与日俱增呢。”

“他才……”

“我听到有人提到了我的名字。”

因着克拉克突兀插入的声音,两个人同时转头,达斯提在同一时间随之狂躁地叫了起来。好在他们都已经习惯达斯提和克拉克处在同一空间时的类似情况了,比起之前,达斯提如今已经算是温顺了很多。布鲁斯蹲下来轻声哄了两句后牵着达斯提绕去了后面的隔间,克拉克则从刚落稳的升降梯里走出来,尽管头发上和脸上还沾着不少黑灰的污渍,不过左右手各捧着两杯咖啡朝他们走来的超人显然心情不错。

“都处理完了?”

戴安娜心知肚明地选择直接转移话题,把达斯提隔离起来的布鲁斯也刚好重新走了过来。东海岸附近的连环车祸看来还是让克拉克费了不少劲,要不是趁此机会,布鲁斯也没法和戴安娜沟通近日来的情报。不知是不是他过于敏感,自从他和克拉克变成了更亲密的关系以后,他总有一种克拉克留给自己与他人独处的时间正在被强行压缩的错觉。

“我不知道你在这儿,否则我一定会多买一杯的。”走到两人身边的时候,克拉克把其中一杯递给了戴安娜,“我的给你吧。”

“我正准备走,”戴安娜把咖啡推了回去,又在道谢后指了指克拉克有些邋遢的面容,“你多关心自己才好。”

克拉克还想接着说什么,站过来的布鲁斯把克拉克手里的咖啡都接了过来放到一边,在一起和克拉克送戴安娜离开之后,他伸过手指擦了擦克拉克脸上的脏污对他催促道:

“去洗个澡吧。”

“连句‘辛苦了’的慰问都没有?”克拉克趁势扯过布鲁斯的手把他搂了过来,“你们在聊什么我不知道的?”

“只是一些联盟的琐碎事务而已,”布鲁斯撑着克拉克的肩往后退开的同时还掸了掸克拉克肩膀上的灰,神态语气都无比镇定,“比如你最近的战损。”

克拉克跟着布鲁斯的动作笑了一声,他由着布鲁斯从自己的怀里站开,只是等布鲁斯准备去拿起咖啡喝上一口的时候,克拉克又靠到了他的背后:

“也或者是……你和死亡射手还有阿曼达•沃勒对话的具体内容?”

抬杯子的手就这么僵了几秒,布鲁斯还真没料到克拉克会这么轻易揭穿自己想要敷衍带过的意图: 

“你的管控欲似乎越界了,超人先生。”

得知克拉克对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关心虽然多少令他窝心,但布鲁斯放下纸杯回转身看向克拉克双眼的时候,那透蓝之下潜藏的愠怒还是让布鲁斯莫名地感觉不适——他得说,克拉克此刻合着额头的表情,和那天他对戴安娜发火时的表情竟然有着些微相似。这离奇的浮想一闪而过,布鲁斯没让气氛就此变得僵持,他又抬手替克拉克捋了捋散下来的发丝,维持在平和之上的声线也让这句话听起来像极了带着亲昵感的抱怨。

“关心自己的恋人也有错吗?”克拉克的神情于是也缓和了,他弯下眼睛,言语里也是同样不甘的委屈,“我总得知道是不是有人会对你不利。”

这正是我在做的事。布鲁斯的嘴唇碰了碰,还是没将这句话说出口,克拉克的加入也许会让事情迎刃而解,但也有可能会正中对方下怀。在他搞清卢瑟、阿曼达•沃勒和自杀小队甚至是斯莱德的所有关系以前,他绝不会轻易让克拉克承担相应的风向。

“相信我,我有我的理由。” 

克拉克对此只是将眉毛别成了个滑稽的弧线瞪了他一眼。

“需要你的时候,我一定会知会你。”布鲁斯难得主动地牵住克拉克的手晃了晃,连微垂的眼角都带着安抚的意味,“我保证。”

“你最好记得你今天的保证。”克拉克这才回握住了布鲁斯的手,“你知道吗,要不是你不喜欢,我早就把他们都——”

一分钟之前的愠怒情绪仿佛被另一种桀骜的不快所替代,布鲁斯还没来得及为克拉克的表示松一口气,克拉克就放开了布鲁斯的手将自己的两手举到耳边,夸张地弯曲着两根手指做出了引号的姿势:

“都解决掉了。”

布鲁斯的某根神经被模糊地挑动了一下。

“……什么解决?”他试图揪住那个关键点以辨析自己是否误读了什么,“克拉克,我没听错的话……”

“开个玩笑而已,”克拉克倒是一派轻松地咧嘴笑了出来,他愉快地捏了捏布鲁斯的鼻子戏谑道:“戴安娜说得对,你的幽默感果然没有因为和在一起了而有所增长。”

“这并不——”

布鲁斯的表情不可自控地严肃了起来,他认真望向克拉克,不想给他逃避这个话题的机会,但克拉克只是凑近他而后在他唇角偷了个吻:

“我先去洗澡。”

克拉克拍拍布鲁斯的肩往浴室走去的时候,布鲁斯似乎又听到了达斯提在隔间里狂躁了起来。


“别太过狂妄。”

制服被褪到地上后,另一个完完整整身着制服的人如期在克拉克眼前出现。

“滥用能力只会被欲望吞噬。”

如今克拉克已经不太会对那把自以为是的说教声音感到厌烦了,克拉克把脚边的制服踢开后自如地拧开了花洒:

“别以为你很了解你的能力。”他对着那个忧心忡忡眉头紧锁的人影不屑地瞥了一眼,好像不管过去多久,他对那老好人的忧心形象都会排斥不已,“一直在浪费它们的人可没资格来对我指手画脚。”

“你不会成功的。”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理念有多么正确的。”克拉克闭上眼,向后捋过湿发,“如果那时你仍然存在的话。”

“你不会成功的。”

“随你吧。”

克拉克调高了水温,在舒适感的包围之下放弃了继续对话。强劲的水流松懈了他的感官,令他愈发不在乎氤氲之中的另一个自己正如何忧虑万分地凝望着他。

2018-10-21  | 208 11  |     |  #亨本 #超蝙
评论(11)
热度(20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