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08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

八.

克拉克在浴室门外铺上了一块毛巾,他站在门外思索了片刻,又敲敲门提醒了句如果洗得时间太长下水道堵住了的话留给他来处理就好。布鲁斯模糊的应答声穿透水声而来,克拉克对着那听来柔软的声音不自觉笑了笑。只是刚回过身,克拉克就看见玛莎正站在他背后注视着他:

“所以,你和布鲁斯这算是……”

玛莎紧了紧肩上的披肩,又轻又小心地问道,克拉克猜她已经在自己背后驻足许久了,他赶忙搀着玛莎往客厅的方向走,回答的时候又不忘转头瞄了浴室几眼:

“不不不,”克拉克摆起了手,接着把玛莎往更远离浴室的方向带,“我和布鲁斯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显然是理所当然的,小布鲁斯是一回事,克拉克和布鲁斯的关系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不管她有多了解儿子的感情,她也不可能指望一个从未来到来的孩子突然促成什么好事——那可是在她面前总是害羞谨慎的布鲁斯,而她的儿子,又绝对不是个会鲁莽地用自以为炽烈的感情吓跑一个Omega的坏家伙。

“那真是有点可惜了。”

克拉克看着玛莎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觉得自己的母亲今晚诚实得有些让人惊慌,他搔搔耳朵,刚想说点什么好搪塞过这话题,玛莎又极有兴致地探身过来拉住了他的手:

“或许我可以期待以后发生点什么吗?”

“妈——”被母亲看透心意的堂皇都被藏在了这声求饶里,克拉克看着玛莎又添上了更多好心情的笑容,自己也跟着悄声笑了,能够在玛莎面前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总能让克拉克放松,他低头看了眼玛莎布上皱纹的手,不自禁地张了嘴:

“我想……可以。”

“真的?”似乎没想到克拉克会这么干脆地回答,这回轮到玛莎吃惊地反问了,这惹得克拉克笑着单手搂住了玛莎的肩,像是要以此表达自己的坚定:

“真的。”

“你们两个啊……”玛莎抬头去看克拉克的侧脸,在她的期待变得更庞大之前,她又很快想起了正在浴室里和布鲁斯享受着美好时光的孩子实际上并不属于这里,第一眼见到小布鲁斯时,她也被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等冷静后再深入了解,她也不免想要分担这份不确定:

“但是……小布鲁斯能长久地留在这儿吗?我是说,就算你和布鲁斯真的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也会……”

克拉克放开了玛莎,他搀着玛莎往屋外走,眉宇间的忧虑又跟着这话聚拢了起来:

“没错。”克拉克望向宁静的农田,决定直截了当地解答玛莎的疑问,“不管您的期待有没有成真,小布鲁斯最终都是会消失的。”

克拉克知道,这正是让布鲁斯倍感困扰、甚至会愈发困扰的事。他的选择会决定小布鲁斯到底是能够“回到”这个世界正常地生活、还是就此消失在这个错误的时间轨道中。当这样能够左右结果的权利凌驾于两个人本该顺其自然发展的关系上,就连克拉克自己也无法说清提前预知了未来究竟是好是坏。

“这让你们很头疼吧。”

玛莎疼惜地拢了拢克拉克的手臂、同时回头朝里屋望了望,小布鲁斯于她而言是让她喜出望外的礼物,但同样也是让她心疼又紧张的存在,但比起她的这些情绪,布鲁斯和克拉克却肩负了更多,就像他们一直以来揽下的责任那样。

“我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克拉克轻叹一口气,他辨析着浴室里关了水的动静,带着玛莎进了屋,小布鲁斯正在里面咯咯地笑着,克拉克想象着布鲁斯帮他擦着头发的画面,愁云也在他亮起来的眼睛里消散了:

“在那之前,你就尽情地听小布鲁斯喊你‘奶奶’吧。”


缩手缩脚蜷起身体的布鲁斯在床上努力蹭动着,确认身边的呼吸声都保持着同样安稳的频率后,他才又鼓足一些勇气拱着屁股往床的边侧挪轻易了一点。在他身边已然熟睡的小布鲁斯和睡在另一侧的克拉克看起来没被这微小的动静吵醒,于是布鲁斯屏住气再次等待了十秒才继续费劲地往床沿挪动,在他半个屁股即将成功腾空之前,一条胳膊却猝不及防在他没注意到的情况下猛然向他伸了过来:

“再动你就要摔下床了。”在轻的近乎气音的说话声中、朝布鲁斯侧过身的克拉克的手掌刚刚好搭到他的胳膊肘上,那人顺势将布鲁斯往里带了一些,小布鲁斯则完全没被影响到似的又翻身往克拉克的胸膛靠了靠——显然两个人的信息素对孩子产生了加倍的抚慰效果以致于让他一夜好眠,不过布鲁斯相信就算小布鲁斯醒着,也会对这种父亲“拥抱”住自己和PAPA的姿势感到相当满意的。

“……我只是怕吵醒你们。”布鲁斯先是用还能动的那只手压着嘴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在确认他们俩说话音量不足以打扰到小布鲁斯的美梦之后,他蹩起眉头用两根手指捏住克拉克的衣袖朝旁拎过去,“我去喝杯水,你们睡吧。”

这是个不那么完美的借口,但在这种情况下,布鲁斯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自己看起来还能游刃有余了。从小布鲁斯提出今晚要在斯莫威尔过夜而玛莎对此欣然应允开始,他就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堂皇。他绝对不想扫小布鲁斯的兴——虽然有点诡异,但他已经把让小布鲁斯过得开心快乐当成了自己应尽的责任,而今夜他要是不想看见小布鲁斯委屈又可怜的神情,他就必须对此作出配合:他必须保持温和的笑容看着玛莎和克拉克把这张旧床铺得柔软暖和,同时也必须对玛莎再三的询问回以“我真的没关系”。好在他对自己的适应能力极有信心,不过是在克拉克•肯特从小长大的小镇过个夜、也不过是在他和小布鲁斯的身边多躺上一个人而已……

然而当克拉克真的掀开被子邀请洗完澡的布鲁斯一同躺下来,犯难的布鲁斯还是窘迫地把克拉克那身过大的睡衣下摆扯得皱皱巴巴了。在那个连表情都不懂得如何做的瞬间,他才发现克拉克•肯特和小布鲁斯•艾尔齐刷刷仰头看向他的、哀求般的眼神,远比一颗即将爆炸的核弹还要难对付上百倍。而妥协于他们的结果,就是在玛莎替他们关上灯带上门过后的一小时里,他都只能僵硬地看着天花板迟迟难以入眠。在肩膀和脖子都因为这种僵硬感受到不适时,布鲁斯决定想办法逃离这种境况,只是现在,他又和偏偏在这时醒来——也或者和他一样根本没有睡着过的克拉克以这种扭着脖子的痛苦姿势无言互瞧了整整两分钟。

在布鲁斯想到下一个更好的借口之前,克拉克突然轻轻飘了起来,这让他没发出丁点声音就从睡着的小布鲁斯身边离开了,布鲁斯看着黑暗中的那个轮廓飘到房门处、蹑手蹑脚地拧开门把手、又回头对他用口型说道:

“我们出去说吧。”

又花了几分钟才让整个屁股离开床垫的布鲁斯依言照做了。为了防止玛莎也被他们吵醒,两个人连灯都没开。布鲁斯跟着克拉克小心前进,他们在黑暗的厨房中相对而立,注视着布鲁斯喝光了大半杯水的克拉克把杯子拿了回来,又替他倒了半杯才递了回去:
 
“你一直没睡着吧?”

“小布鲁斯睡得好就够了。”布鲁斯看了眼卧室所在方向,又把杯子放下了,“我本来也不是多需要睡眠。”

“那也不能不睡……”克拉克克制着别让自己通过不礼貌的方式查看布鲁斯的身体状况,那除了会让他焦心之外没有其他用处,他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又突然想到什么:

“等下你回去睡吧,我在客厅待着就好,这样你就不会不自在了。”

克拉克瞅着原本不知望向哪里的布鲁斯突然转过了头,那双看不太出情绪的眼睛就这样沉默而准确地盯住了他。换做以前,克拉克总想读出布鲁斯真正的想法,不过这会儿,他只是因害怕自己是否又说错了什么而紧张了起来:

“那张床是我从小睡到大的……让三个人一起睡实在太挤了,对你来说很不舒服吧?我……”克拉克配合着语速着急地凭空摆起了手,“其实我才是不怎么需要睡眠的那个,与其让你不舒服不如我……”

“小布鲁斯醒了的话会找你的。”

布鲁斯吸了吸气,比起惊讶于克拉克的贴心,他更惊讶于自己竟然没有马上就赞同克拉克的提议。

为什么?他明明就看不清克拉克在黑暗中会揣着何种表情,但为什么他就是能从那急切想要解释的语气中描绘出克拉克生动的慌张表情?

“啊,那个……他不会找我的。”像是意识到自己这样连连摆手很蠢,克拉克收回手叉住了腰,“他没那么喜欢我——我是说比起你的话,他没那么需要我。而且我就在客厅,万一他找我,你们喊我我就能进来了。”

布鲁斯辨析着克拉克又缓和了些的语气,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早前也听到过不少次类似的调调,在克拉克试图劝说他别只身赴险或是跟着阿尔弗雷德一起想要唬弄他去好好睡一觉时,他就会转换成这样的语气、和阿尔弗雷德一起软硬兼施地逼迫他点头。

“我倒觉得他很喜欢你。”没有刻意要安慰克拉克什么,布鲁斯陈述着他所看到的事实,也许小布鲁斯没那么依赖克拉克,但克拉克小布鲁斯相处时自然流露出的亲近,也是那小孩怯生生面对自己时不曾出现的,“我想他只是还没能接受这个他不理解的世界。要知道,很多时候喜欢和接受是两码事。”

“喜欢和接受是两码事吗……?”

克拉克用唇语若有所思地复述着,两人之间安静了那么几秒后,克拉克快速地绕到了布鲁斯身后,开怀地按着他的肩把他往卧室的方向推去,“我还是不想让你不自在,所以快回去和小布鲁斯一起睡个好觉吧。”

“我没有……”

布鲁斯很想解释自己并不是因为克拉克的存在而不自在,让他束手束脚的始终是这种未曾预料的状况以及这突如其来的三口之家感。但克拉克只是稍稍施了点力就将扣着他的肩将他送回了卧室门口并直接拉开了一条门缝:

“如果你担心哥谭有什么令人操心的状况……放心,我会及时听到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接着把微微呆了一秒的布鲁斯利落地推回了卧室。

-----------

这一周一周的感觉时间过得真快鸭..

2018-10-26  | 236 6  |     |  #超蝙 #登超贝蝙
评论(6)
热度(236)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