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09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九.

说不清是不是克拉克真的不在了的缘故,当布鲁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才意识到自己正从一个悠长安然的睡眠中缓慢醒来,还没来得及体察那种充斥在他周身的、陌生的踏实感因何而来,突然凑到他上方的小脑袋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PAPA早安!”小布鲁斯伸着脖子、从正上方好奇地看着睡眼惺忪的布鲁斯,在这个早晨到来之前,他从没看过自己的PAPA如此放松迷糊的样子,“PAPA你睡得好吗?”

“嗯……”布鲁斯拖着长音吭哧了一声,他抬手揉了把小布鲁斯的脑袋、然后顺着这动作把小家伙从自己眼前拎开了。直到用手背搓了好几次眼睛,那些残留的困倦才离他而去。深呼吸几次后,布鲁斯慢慢往后靠坐起来,他把一直在旁边打量着他的小布鲁斯抱到了身前,并不急着起床的样子:

“早就醒了吗?”

看着小布鲁斯冲他用力点头,布鲁斯笑了开来,他抓了把自己睡乱了的头发,又捏了捏小布鲁斯的脸,“不饿吗?怎么不去吃早餐?”

“想等PAPA一起!”小布鲁斯往前探过身,伸直了胳膊也去压了下布鲁斯头顶翘起来的一大簇黑发,“奶奶早就在准备早餐啦,但他们都说要让你多睡一会儿。”

说着这话的小布鲁斯跟着手上的动作又更亲昵地依上去了一点,那是他习惯性地、想要向布鲁斯索取多一点回应的方式。随着单独相处的时间变多,布鲁斯最初的别扭早就被消解的一干二净了,他把小布鲁斯完全抱到了胸前让他挂到自己身上,接着带着他一起下了床。

“PAPA,这儿真好。”小布鲁斯把头满足地靠在布鲁斯的肩侧,跟着他一起移动,“这儿和以前父亲带我来过的斯莫威尔完全不一样。”

“所以你更喜欢现在的斯莫威尔,是吗?”

正走到门口的布鲁斯停了下来,他回身望了下这个陈设简单却温馨的房间,阳光正在窗帘外恣意舞动,而玻璃窗外会是大片生机勃勃的农田和忙碌质朴的人们。布鲁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巨变、才致使克拉克决心把这美好的一切全部推翻。

“是的,可是……”

小布鲁斯鼓了鼓脸颊,欲言又止地停下了,布鲁斯没勉强他——那瞬间低落下去的转折足够自己弄懂小布鲁斯又想说什么了。无论这儿让这个孩子觉得多新奇、多快乐,他最想要的,仍旧是回到那个他熟悉的、有正义领主的世界。他亲了亲小布鲁斯的脸颊,示意他不想说的话就不必说了,等抱着小布鲁斯踏出房门,正好望向这儿的玛莎就迎了上来,她注意到布鲁斯蓬乱的头发,这让她的脸上笑意满盈:

“布鲁斯,昨晚睡得好吗?”

“托您……和克拉克的福睡得非常好。”

布鲁斯把小布鲁斯放下,又去抱了抱显然早就忙碌了许久的玛莎,没隔多远的餐桌上是丰盛无比的早餐,拿着一摞餐碟的克拉克从厨房步出来,对着两个人同时道了早安。等布鲁斯洗漱完坐上餐桌时,小布鲁斯已经开开心心地吃起了他面前的一大份麦片。

“但是父亲昨晚为什么自己离开了?”等到布鲁斯也落了座,小布鲁斯边嚼着卖片边不明内情地冲着桌子对面的克拉克懵懂发问,“我翻身的时候,左边是空的。”

“呃……”克拉克和布鲁斯快速对视一眼后即刻摆开了个灿烂笑脸,“我去办了几件重要的事。”

“是非常重要的事吗?”小布鲁斯舔着勺子上的牛奶,又歪过了自己在看起来毛茸茸的小脑袋,“重要到你要半夜离开我和PAPA?”

像是承受不住小布鲁斯天真的眼神和玛莎若有所思的神情,布鲁斯非自己所愿地咳嗽了一声,克拉克急忙给他递去了牛奶,又同时把细致切开的馅饼端到了小布鲁斯面前

“呃……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眼见小布鲁斯还在认真地盯着他,克拉克转着眼睛诱导性地反问道:

“你知道PAPA每天都要处理无数的事吧?即使在大家都睡着了的夜晚。”

“我知道!PAPA总是那么辛苦!”小布鲁斯往嘴里塞了口麦片,鼓着脸颊叫起来,克拉克笑眯眯地看着他,又往他的盘子里堆了几块水果:

“所以啊,为了能让PAPA睡个好觉,我就得在晚上多帮他分担一些。”

说完这话的克拉克偏过视线看了看玛莎,正用欣慰眼神看着他的玛莎就像是在说“我的克拉克原来这么会哄孩子”,这让他不好意思地低头偷笑了几秒,而坐在他边上的布鲁斯,从始至终都只能靠咀嚼来度过这些磨人的问题。

“好吧……”小布鲁斯又像理解又像失落似的扁了扁嘴,克拉克心里一软,又放柔了语调接话道:

“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半夜突然离开你们。”

“还会有下次吗……” 小布鲁斯不敢相信似的握着勺子睁大了眼睛,声音也跟着落了下去,“你都不肯和PAPA睡在一起呢……”

玛莎瞧着在孩子的问题之下又尴尬起来的两人,贴心地拢了拢身边的小布鲁斯,“当然会有的,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好好地吃完这顿早餐怎么样?”

小布鲁斯像是得到了允诺那样用力地“嗯”了一声,克拉克则与此同时在桌子下方用自己的膝盖碰了碰布鲁斯的。比起布鲁斯对类似问题从不正面回答而感受到的失落,他更害怕布鲁斯会因此变得慌张失措,被提前预告自己在未来梦想成真早就从一开始的惊喜、变成了同样让他患得患失的意外插曲。好在,玛莎的存在像是最温和的调和剂,让大家都安稳地吃完了早餐。因为玛莎坚持不让布鲁斯做任何家务,早餐过后的布鲁斯只得带着小布鲁斯往离农田更远一些的地方散步,不止是小布鲁斯踏出来后又重归快乐、活蹦乱跳的表现,就连这儿的空气,也在延续着布鲁斯从今早睁眼开始就体会到的踏实感。

“小布鲁斯,你真的喜欢这儿?”

布鲁斯把只顾拖着他的手往前跑的小布鲁斯拉回来,让他好好抬头正视自己。他想把早些时候在卧室没说的话说完,就算残忍,他也总得把这个让十岁的孩子难以接受的事实传达给他,而且他相信由他来告诉小布鲁斯、会比让克拉克做这件事更合适。不管怎么想象,他相信这总比让他把小布鲁斯独自送回过去来得轻松些。

“喜欢!”小布鲁斯转了转眼珠,又咧着嘴强调般喊了一遍,“我喜欢!”

“那如果……”布鲁斯抿了抿嘴,试图找出最委婉的表达,“如果让你一直留……”

“嘿,你是哪儿来的Omega?”

没等他全部说完,突然撞上他后背的壮汉就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布鲁斯护着小布鲁斯在隐约可循的酒气中迅速转身,而那个比他高上一头的Alpha也恰好拿下了帽子饶有兴趣地把布鲁斯从头到脚瞧了个遍:

“这是哪儿来的漂亮宝贝儿。”醉汉挠了挠下巴,又傻愣愣地笑了两声,“我没在这儿见过你。”

而布鲁斯只是无声地打量了一遍这个Alpha的体格,他的信息素在酒精的作用下也不存在过多的攻击性,所以布鲁斯也不准备在斯莫威尔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他牵住小布鲁斯的手,在小布鲁斯的表情变得更为不安之前径直从醉汉面前走开了。

“嘿,不交个朋友吗?”

但那个Alpha却锲而不舍地追了上来,不仅如此,他还一把扯住了布鲁斯的手臂,在带着小布鲁斯的情况下,布鲁斯罕见地被他拉了个趔趄,没等自己站稳,布鲁斯就直接反手扭住了醉汉的胳膊,他反扣住对方的半边身体,在他哇哇乱叫之时,布鲁斯压低声音朝他凑近了一些:

“别再追上来,否则我……”

“别碰我的PAPA!”

但小布鲁斯充满愤怒的喊叫没让他的警告成形,布鲁斯正想低头安抚孩子两句,却没想到对上了一双眼眶泛红的眼睛。作为为数不多和氪星人有着“亲密”关系的人,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控制着醉汉的手刚有松懈,突然冒出来的克拉克比他更快一步把小布鲁斯掩到了自己身后。

“这位先生。”整张脸都绷紧了的克拉克一把揪过了还在叫嚷的Alpha、让他离开了会对布鲁斯有所威胁的范围,实际上,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直接把对方凭空举起了,“请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 

一扫以前终日展现的和气,克拉克捏紧了另一只手的拳头、说话的气息在醉汉大叫的“放开我”中愈发往下沉:“否则我不确定您会为您的所作所为付出什么代价。”

“克拉克,注意这是哪里。”

布鲁斯跨过两步走到了克拉克身边,他瞥着克拉克冷峻起来的脸,试探性地拍了拍他的手臂。克拉克却连眼神都没挪开,他只是拧着眉毛对醉汉做着最后警告,而被震慑得稍捡回了些许理智的Alpha这才把无用的威胁变作了连声的求饶,他从克拉克放开的手中跌到地上后几乎是分秒不差地连滚带爬往后退开。

“疯子……我遇到了疯子……”

醉汉在地上留下一串狼狈的窜逃痕迹后迅速跑离了他们的视野,克拉克的胸膛这才不再为了威吓而特意挺着,直到兴许会影响到布鲁斯的信息素彻底消失,克拉克绷直的肩线跟着落下来,他知道布鲁斯满含探究的视线由始至终都在自己身上,这让他思忖着是不是该先发制人对布鲁斯说“不用客气”才能避免尴尬,只是他的考虑还没得出个完美的结果,一直被他护在身后的小布鲁斯拉住了他的衣角:

“就这么放过他了吗?”

克拉克和布鲁斯同时回头往下看,小布鲁斯的表情并未从不快中恢复过来,他皱着一张脸,所有对克拉克的不满呼之欲出。

“他只是一个醉汉。”

在克拉克有所反应前,布鲁斯先蹲了下来,他掰着小布鲁斯的肩让他看着自己,想要说明这种状况对他来说无关痛痒。但小布鲁斯第一次反抗性地从布鲁斯手中扭脱开来并重新朝着克拉克质问道:

“你为什么不烧掉他的脑叶然后把他关起来?”他声音响亮、一字一句地强调:“他侮辱了PAPA!”

“我不能……”

虽然想要立刻纠正小布鲁斯的想法,但愕然之中的克拉克还是选择先用温和的方式向小布鲁斯解释,然而小布鲁斯只是又一次甩开了布鲁斯触碰他的手、并且更大声地喊了起来:

“你应该好好惩治这些无赖!”小布鲁斯看着克拉克写满迟疑和迷惑的脸,积攒的失望再也没法隐藏,他的父亲原本不必亲自面对这种混蛋无赖,更加不需要在半夜离开他去做些无人知晓的好事,他知道眼前的克拉克•肯特还没成为正义领主,但即使如此,他都也没法再隐藏积攒许久的失望了:

“你也不该让任何人离父亲那么近!就像你禁止所有纷争一样!你得让他们都服从你、尊重你!这才是正义领主该做的事。”

“但我不是……”

克拉克一并蹲了下来,他慌忙地去擦小布鲁斯在叫喊中默然流下的泪,但小布鲁斯闪躲地直往后退、直到布鲁斯一把将他揽了回来:

“小布鲁斯。”布鲁斯让还在哭泣的小布鲁斯直视自己,口气里却也充满严厉,“小布鲁斯,听着,你父亲的做法……”

“任何人都不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待另一个有生命的人。”狠不下心的克拉克却只是动作轻柔地拉住小布鲁斯的手,试图用更委婉的方式让他摆脱难过,“即使他是所谓的正义领主。”

“你才不是我的父亲!”

但闻言的小布鲁斯只是甩开克拉克的手回身重重推了一把克拉克,在同时愣住不知作何反应的布鲁斯和克拉克反应过来之前,他朝着木屋的方向跑去,把两个人抛在了原地。


评论(16)
热度(20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