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双向共存·07

*母盒唤醒超人时,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另一种人格。


[01]    [02]    [03]    [04]    [05]    [06]


七.

他一定忽略了某些细节。

从碎片般的梦境回到现实的那刻,布鲁斯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了这点。尽管梦境纷乱,他却意识清醒,他坐在这张某个更遥远时空的巴里曾来过的桌子前,试图将当时曾被他遗漏的每一个细枝末节拼凑完整。他回忆着那个闪电侠声嘶力竭对他喊出的每个字、以及再往前推去的另一重梦魇,那些曾让他不可置信的满目疮痍和末世场景……还有,还有那张慢慢向他走近的、曾消失在记忆之中如今却又和某几个瞬间的克拉克重叠起来的身影……

“布鲁斯,”克拉克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回头看去,说话的人正端着托盘朝他走近,那笑容和脸孔看起来和平时别无二致,“睡醒了?”

布鲁斯默不作声地抿抿唇,决定暂时压下心头的怪异感觉,他揉动着肩膀,摆出仍睡眠不足的疲惫模样问道:

“什么时候来的?”

“几分钟前,看你还睡着就没吵醒你。”克拉克在布鲁斯旁边停下,贴心地把刚煮好的咖啡递了过去,“加过糖了。”

“谢谢。”这咖啡闻起来很香,布鲁斯接过喝了一小口,这相处也很正常,但布鲁斯依旧觉得自己在某个时刻早已得到了不曾被他放在心上的提醒,可不管怎么思索,他偏是想不起来那古怪的坚定到底来自哪里。

“克拉克,假设——”甜涩的液体顺着舌根咽下去,布鲁斯抬头去看正微笑注视着他的克拉克,放松了肩膀闲聊似的开口:“假设我同意你……”

克拉克才听了个开头,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打断他:“假设?我以为蝙蝠侠从不假设。”

“我以前还以为我永远不会和外星人成为朋友。”布鲁斯放下咖啡杯,状似严肃地反驳——不算那个偷偷翻出的白眼的话:“偶尔做一些假设实际上有助于审视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好吧,”克拉克拿起布鲁斯喝了一半的咖啡端到了自己手里,“假设什么?”

“假设我不介意你替我处理阿曼达•沃勒的那只罪犯小队,你打算怎么替我处理?”为了不让这话题开启得那么突兀,布鲁斯把前两天未尽的对话搬了出来作为填补,“你表达过你想替我处理的意愿,我没记错的话。”

克拉克含着口咖啡转了转脖子,看上去未起什么疑心。

“当然。我认为包括沃勒女士本人在内,那支所谓的超级罪犯小队是个对社会极其不稳定的因素。各方面。”在了解过中途城事件、再加上最近布鲁斯不想让他了解的某些事之后,克拉克完全有理由这么认为——毕竟阿曼达•沃勒正让自己凌驾于现有法律之上、以见不得光的手段操控着一帮罪犯为她卖命,“一劳永逸的办法从来只有终结他们的生命这一个。”

布鲁斯侧头往上方看,喉结则不易察觉地滚动了一下。也许他不该惊讶克拉克抱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国防部和阿曼达•沃勒在批准自杀小队计划之初就把超人视作敌人是他从一手掌握的资料中得到的事实。可他看着克拉克说这话时神情冷酷到漠然的表现,怎么也没法阻止心口那团怪异感愈发膨胀。

“除非你能想出更彻底的、既不会让他们反复越狱、又不会让他们危害他人伤及无辜的方法。”克拉克把咖啡一饮而尽,他不仅不在乎身侧来自布鲁斯的、若有所思的神情,他甚至有一种隐隐的兴奋感。反正,让布鲁斯了解现在这个真实的超人是早晚的事:

“我一度认为你至今还在指望这些人能突然改变立场变成好人。”

“……我知道他们不会。”

布鲁斯顿了顿,把视线挪开了。

“所以这么多年里你才会因为他们疲累不堪,你的努力最后换来的是让他们成为了受政府保护和监控……或者说是胁迫之下的编外特种部队。”耳边传来一阵短促的嗡鸣,克拉克知道自己有点忘乎所以而另一个他又在趁机蠢蠢欲动了,“你知道我一向认为所谓的‘政府监控’和‘威胁’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不大。”

“我明白你的意思。”布鲁斯垂了垂眼,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进行这对话,“我只是以为你说的‘处理’不会是这种极端的手段。”

他所了解和认识的、甚至连曾企图杀死他的自己都原谅和包容了的克拉克•肯特会说出这种话吗?

布鲁斯怎么也没法消化刚刚他所听到的一切。

“布鲁斯,千万别告诉我你准备为了这些该死的罪犯和我吵架。”在气氛沉默之前,克拉克压着布鲁斯的椅背迫使他转了个向后在他对面蹲了下来,“那我会更加恨他们的。”

“当然不,”布鲁斯垂了垂眼,平淡地解释道,“我只是突然好奇你对沃勒这支小队的看法而已,毕竟从你的态度来看你似乎很是厌烦他们。”

“那纯粹是因为他们最近让你有那么点儿焦头烂额,而我觉得你和他们之间的纠缠早就该以简单的方式了断了。”克拉克又抬手捏住了布鲁斯的下巴,他喜欢那么做,他喜欢控制布鲁斯的视线所在时产生的征服感、他更喜欢布鲁斯面对他时的顺从,“别在意我说的,布鲁斯,哥谭是你的城市,我不会干涉你对罪犯们的处置方式。”

“……我没有焦头烂额,只不过因为这件事牵扯到卢瑟……”

“我大概能了解你的用心,没关系。”克拉克没有过多地拆穿什么,知道布鲁斯从始至终都只为了保护自己足够让他放过这些小小的隐瞒了,在如何循序渐进地展示占有欲这件事上,他向来很有耐心,“但别忘了你答应过的,当需要我插手的时候,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好。”

克拉克这才满意地放开手站了起来,只是他正准备把咖啡杯拿走,布鲁斯就倏地从后拽住了他的手:

“克拉克,”布鲁斯仰起头,直视进那双透蓝到纯粹的眼睛,那里面本该有着能震撼到他的无私与正直,也许现在那里面仍有,但布鲁斯发现自己的确无法立刻确定:

“你的头痛好像好了很多。”

“是啊。”克拉克像是反应过来的确有这回事儿,“我想……我很快就能完全摆脱这个后遗症了。”

他按了按太阳穴,嘴角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张扬地咧了开来。


“情况怎么样?”

刚从另一座城市赶来中途城的戴安娜边问着问题边在废弃大楼的顶楼蹲下,身边的布鲁斯和一旁的蝙蝠机完全和夜色融为了一体,见他专注地盯着远方的某处,戴安娜便也跟着一起看了过去。

“他们还没出来。”回答戴安娜的是巴里,通讯器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按照布鲁斯的教诲谨慎地压得极低,“我要进去看看吗?”

“待在原地别动。”布鲁斯这才发声,他碰碰耳朵,用轻轻敲击的声音告诫道:“等他们出来。”

“好……吧。”巴里往工厂对面的树丛里一掩,又对着空气举了举手,“还有,晚上好,戴安娜。”

戴安娜应了巴里几句,又转头去问布鲁斯:“维克多那边怎么样?”

“阿曼达•沃勒一直没有出现。”布鲁斯目不转睛地回答着,“看起来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把任务全权交给了瑞克•弗莱格执行,这样她才能安全地成为幕后的隐形人。”

“很符合她的作风。”戴安娜回着话,对布鲁斯目前的沉着感到安心,在她看来,他们今晚只需确认这支自杀小队所要接收和护送的物品是否真的对超人或联盟有威胁即可,这没什么难度,最有难度的,无非是他们四个在布鲁斯专门设置的另一处隐蔽频道里进行沟通到底会不会被超人察觉。

“没联系亚瑟?”

“他有自己的事要处理。”

简单了解了情况的戴安娜点点头,两个人保持了好一阵的安静。在戴安娜向巴里确认了一遍他那边的情况并被告知对方仍未露面后,布鲁斯抓准时机关闭了通讯器的通话功能。

“戴安娜,”他一面将上身往栏杆外更探出去一些,寻找着备用的钩爪着力点,一面又在夜风中开口:“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噩梦吗?那个超人统治了世界的梦。”

“有些印象。”戴安娜稍稍回想了几秒,接着也默契地关掉了通话功能,“怎么了?”

“我昨天又看到了那个场景。”

布鲁斯并不确定就这么贸然同戴安娜聊这些暂时还没理清头绪的事是否正确,但他同时又相当清楚,事关超人,他绝不可以再次单方面做出任何定论。

“我以为在你认识到你没有消灭超人的必要后,这种由潜意识催生出的、带有暗示性的梦境也就不会再出现了。”

在布鲁斯向他描述那个梦境的时候,戴安娜理所当让地认为这和布鲁斯认为超人是这颗星球的威胁有关——显然当时的布鲁斯也认同这个说法。戴安娜跟着布鲁斯往前探了半截,布鲁斯没被面具遮挡的部分勾出了一个无奈的括弧,像是在表达他自己也很意外。

“还有一件事,我之前并没有对其他人提起过。”布鲁斯终于扭头看向戴安娜了,他把说话的语速放得比平时更慢,听来也就更为郑重,“我在找到巴里之前就见过他。”

“……等等,我有点糊涂了,”戴安娜转向了布鲁斯,手也跟着搭上了膝盖,“你是说你还做过另一个梦?那个梦里你见到了巴里?在毁灭日被卢瑟制造出来前?”

“虽然超人成为独裁者的末世场景我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我确定我见到的巴里绝对不是梦境。”布鲁斯理解戴安娜脸上出现的困惑,他也没急着去回答那一连串的问题,“巴里来过蝙蝠洞,我是说,未来的巴里,找到了过去的我。那个未来闪电侠匆忙离开时桌子上的纸被他搞得一团乱,当时的我很迷惑,而在亲自找到巴里、听他跟我提起神速力之后,我开始确信那时我见到的闪电侠绝对不是梦“”

“他来自……某个”——也许即将要发生的、更可怕的——“未来。”

更具体的描述被布鲁斯可以掩去了。尽管如此,事情的经过在他简要的阐述之下并不难理解,戴安娜转着眼睛想了两秒便接受了——在她看来,这世界上发生再多稀奇古怪的事都不足为奇,“所以巴里在蝙蝠洞找到你后对你说了些什么?”

“他就只是喊着自己来早了,然后匆忙地再三要求我找到他们——我是说,你们。”布鲁斯意有所指地又碰了碰耳朵里的通讯器,“所以在克拉克下葬后,我才会立刻把重心转移到组建团队上。”

“接着我们成功阻止了荒原狼的入侵并化解了那场危机。”戴安娜跟着说道,“你是想告诉我未来的巴里提前为你建立做了预知?”

“我之前也一直这么认为,所以从没想过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布鲁斯又扭开了头,视线里的中途城郊外只剩漆黑与荒凉,也许每座城市都有这么一个无人问津的灰暗地带,但在布鲁斯触及过的那个梦里,这种灰暗早已从角落蔓延到整个世界。

“直到,”布鲁斯将重心转移到另一条腿后倾了倾身体,“直到我发现我忽略了某些关键点。”

戴安娜只是看着他,耐心地等着他说下去。

“母盒召唤荒原狼入侵之前,联盟的大家并不知晓对方的存在,我是指……巴里不知道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更没去过蝙蝠洞;亚瑟不认识你,维克多不知道亚瑟的存在。直到联盟匆忙组建并唤醒克拉克对付荒原狼这整个阶段,我们对彼此都很陌生。”布鲁斯道出了自己的迟来的分析,“但那个未来的巴里显然相当熟悉我和克拉克的一切。”

“那么他来找你就绝不是要你别杀克拉克或是组建联盟抵御荒原狼了。”戴安娜毫不费力地理解了布鲁斯的想法,“因为这些在他身处的时间节点早已发生过了。” 

“更重要的是,荒原狼事件中的巴里甚至还没能完全掌控神速力。他不可能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所以我才认为那个‘巴里’回到过去找到我,绝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已经经历过的一切。”

“你想说明……我们极有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危机,比如这一次?”布鲁斯在这个任务的节点和她提起这件事,戴安娜当下自然只能被误导出这样的联想,“你觉得卢瑟和沃勒会用氪石对付超人、接着再着手瓦解我们的联盟?”

“不,我认为这个我们能解决。”布鲁斯又看向了戴安娜,他停了停,似是仍有所迟疑,“我只是在怀疑……当然这还只是个没有证据的猜测……”

“可是那个梦境和未来闪电侠的到来一前一后发生,这蹊跷的时间节点未必是巧合,我认为超——”

“他们出来了。”巴里的声音忽然略带紧张地在布鲁斯耳边响起,“多了一辆车,现在是五辆了,我要跟上去吗?我得跟上去。”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终止了对话并重启了通话功能,布鲁斯用“注意安全”认可了巴里即时追踪的决定又立刻对接上自己腕上的显示屏:

“回旋镖在第一辆车里,鳄鱼人在第二辆,死亡射手在第三辆。”布鲁斯确认着微弱但准确的定位显示,“瑞克•弗莱格没和他们在一起,他在最后一辆车里。”

“这和来时不一样!”作为看着他们上车的第一目击人,巴里低低地尖叫了一声,时不时有植物被压断连带发出的杂音传入布鲁斯的耳朵,“他们拿的东西会在哪辆车里?”

“车子似乎并没有按原路返回。”戴安娜将头凑过去,分析起了让她疑惑丛生的路线,“这是开往哪儿的?看起来像是往哥谭港的方向?”

“不管目的地是哪儿,沃勒都不在那儿,维克和我确认了她一直在城区待着。”布鲁斯示意戴安娜和她一起站起身后又往蝙蝠机那儿走去,“不管事前卢瑟给了阿曼达•沃勒什么样的实质保证、她都不可能不亲自确认交易结果,她不是会轻易相信卢瑟的人。”

“那么来吧,”戴安娜拿下背上的盾牌掂了掂,而后从另一侧跳进了蝙蝠机:

“我已经等不及要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了。”

----------

为了多写点存货上周末没更...然而事情好像依旧没什么进展(挠头)

2018-11-09  | 176 16  |     |  #亨本 #超蝙
评论(16)
热度(176)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