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超/贝蝙】贵子从天降·11

*梗源来自 @spicca  的视频和 @Murphy 由此而生的脑洞,为了逻辑自洽有修改,但是没有她们是不会有这篇文der!
*不怎么经常提及但非常必要的ABO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十一.

布鲁斯一言不发地看着对面埋着头、无比认真地往嘴里塞通心粉的小布鲁斯,那拿叉子快速扒着食物的小家伙看起来似乎饿极了,第二盆通心粉很快被吃得干干净净。阿尔弗雷德在旁轻声地询问他还要不要,小布鲁斯偷偷瞟了眼对面肃然到有些可怕的布鲁斯后,默默地抹着嘴巴摇了摇头。

“那就再吃点布丁吧。”布鲁斯比起之前已经平缓了不少的声音及时地插入,他仍旧端着五官没做出太多表情、抬起的手却主动把甜品往小布鲁斯面前推了过去。配合他的神情来看,这让他说的话也随之变得像是一种强制性的命令,“毕竟你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过东西。”

小布鲁斯搭在桌面上的手在布鲁斯这种矛盾的状态下只得犹豫地伸了又缩,他现在是真的摸不透PAPA的情绪了,这让他不敢顺从、又不敢不顺从,场面这么尴尬了一会儿后,看不下去的阿尔弗雷德剜了布鲁斯一眼,接着做主替小布鲁斯把甜品拉了过来:

“再吃些吧,”阿尔弗雷德把勺子递到小布鲁斯手里,“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替您做。”

眨巴着眼睛的小布鲁斯于是听话地抿了抿嘴,开动之前,他仍旧习惯性地望了布鲁斯一眼。他确实从没见过自己的PAPA如此低气压又如此强势的样子,在自己闷闷生气的大半天里,他也为自己早上的放肆检讨过。可他也弄不清楚是否因为这个超人与他尊敬的父亲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格、才导致自己今早说了那么些过分的话。他不想、也不知该不该为此道歉,道歉又该怎么道歉?这所有问题都让从没和父亲道过歉、也没惹PAPA生过气的他犯了难。更何况,他起初以为他的PAPA会一如既往地理解他、包容他,所以当他意识到这一次态度强硬的布鲁斯不会对自己做出任何让步之后,他着实地手足无措了起来。

他们在延续的沉默中用完了晚餐,那之后小布鲁斯早早地央求着阿尔弗雷德带他洗了澡便重新躲回了床上——倒不是想继续对着布鲁斯用冷战的方式为所欲为的任性,这会儿的小布鲁斯只是除了这样乖乖睡觉不知还能再做些什么。然而今天的布鲁斯并未像往日那样总在深夜才躺到睡熟了的他身边,阿尔弗雷德才刚刚替他关上灯离开没几分钟,重新拧开了灯的布鲁斯就出现在了才躺下的小布鲁斯身边。

“……PA?”小布鲁斯把被角拉到眼睛下的位置、朝着布鲁斯胆怯地喊了声,他边挪动着给布鲁斯让出位置、边疑惑地瞅向表情比起晚餐时柔和了不少的PAPA。

“很困吗?不急着睡的话,PAPA想跟你聊聊。”

明显换了种态度的布鲁斯征询式地问道,他拉过枕头靠好,又示意着打量自己的小布鲁斯可以放心地躺到自己身边来。他耐心地等着权衡过后照做了的小布鲁斯挨上了他的身侧,当小布鲁斯又用那双和克拉克一模一样的眼睛望向他,他才终于伸出手臂揽住了并非出于他本意却仍旧被他特意晾了一整天的孩子:

“我们聊聊你的父亲,好吗?”

小布鲁斯在听到“父亲”时扁了扁嘴,他猜想布鲁斯要教训他了,可只要能不再听到PAPA让他心里不是滋味的冷言冷语,教训也没什么。

“我早该跟你聊聊你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但我没有,这是我的错,首先我为此道歉。”在听到小布鲁斯轻应了“好”之后,布鲁斯把梳理了好久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他撇头去看认真听着他说话的小布鲁斯,语气也在温和的注视中变得分外诚恳,“如果你希望听到我或者你的父亲向你道歉的话,这就是我唯一能向认错的地方,明白吗?”

小布鲁斯先是习惯性乖巧地点了点头,等理解了布鲁斯话中的意思后,他又憋着气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在他的认知里,不管他有多为自己的行为懊悔、也不管他有多惶恐会由此带来的责罚,但这个超人必须要为早上没能好好保护他的PAPA负责,他可以劝慰自己别去在意这个超人让他无法接受的种种,然而在坚持原则上,他曾听别人说过无数次的、自己这一点像极了他的PAPA也绝对不是什么空话。

“不明白也没关系,我不是要立刻颠覆你对这两个超人抱有的不同的看法。”布鲁斯默默轻轻拍着小布鲁斯的背,神情和语调都不再带着严苛的责备。对布鲁斯来说,小布鲁斯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太多“生平的第一次”——比如试着用不那么枯燥的说教去教导一个孩子,而因为他此前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中有孕育一个孩子的可能,他便也从没考虑过这件事原来会如此复杂艰难。

“现在,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这个世界的超人是个怎样的人,你想听吗?”

“比如……”

布鲁斯的语调变得悠长,而太多不常被他用来回忆的画面也在沉静下来的气氛中缓缓出现,在接着说下去之前,布鲁斯自己也怔了怔……

他和克拉克已经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了吗?

一旁的小布鲁斯在这略显漫长的停顿之中带着焦急扯了扯布鲁斯的衣摆,布鲁斯回过神,又往小布鲁斯身边贴近了些:

“比如听听我和这个超人是怎么认识的?”


实际上,布鲁斯在这场对话之前独自演练了许多次,为了避免小布鲁斯下意识的拒绝,最后他决定在末尾加上诱导性的试探,这在正渴求着和他沟通的小布鲁斯身上奏效了,他又往上倚了倚,重重地上下动了动脑袋。布鲁斯凑着小布鲁斯的动作也往下挪了挪位置,而后,他对小布鲁斯露出了今天第一抹温和的笑容。

“有一年,我遭遇了一场几乎无法生还的危机,”不擅长同他人讲述过往经历的布鲁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同样选择了轻描淡写地带过那一段哥谭的灰暗岁月。有太多的细节是不必让他人了解的,即使是阿尔弗雷德,他也没完整告知过那些细枝末节。他相信就算是未来的他,也没对自己的孩子提起过,否则,小布鲁斯的表情不会在听到这样的描述时变得既凝重又好奇:

“在我泡进冰冷江水失去意识的那刻,是你的父亲——那个你不认可的超人将濒临死亡边缘的我打捞了起来。”布鲁斯讲述着,也回忆着,“而在那之前我们没有任何交集。”

小布鲁斯茫然地歪了歪脑袋。

“你知道没有任何交集的意思吗?”布鲁斯被小布鲁斯诚实的反应逗笑了,他刮了刮小布鲁斯的鼻子,“那意思是,我对当时的超人来说只是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他完全可以不用救我,即使救起了我,他也没有继续对我负责的必要。”

在小布鲁斯的记忆中,他也曾分别问过PAPA和父亲两个人之间的往事,但他们回以小布鲁斯的都只是“等你大一点了再告诉你”,可直到他十岁了,他都没等来他想听的故事。

“然而在超人救出我后,他还冒着会暴露身份的风险选择继续救治我——我是说,面对一个他不负有任何道义上责任的陌生人,他却向我坦白了一切。”

布鲁斯回想起那时满含着疑心和顾虑的自己,而把连同自己的人类身份在内的所有信息都交代给他的超人为的却只不过是能让布鲁斯留下来安心养伤。布鲁斯起初无法相信这个超能力者的无私帮助仅仅是出于“我很敬佩您为哥谭所做的一切”这样毫无说服力的理由。但等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对超人真挚的请求说“不”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个氪星人给予他的友善,的确没有任何值得质疑的地方。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你不认可的这个父亲在我的身边给予我帮助,而他甚至没想要得到任何回报。”布鲁斯当然理解不求回报的这份心境,但在克拉克面对自己的慷慨面前,布鲁斯还是理所当然地堂皇了,他不想欠任何人的恩情,哪怕这个人是对待所有人类都一视同仁的超人:

“当我再三提出我绝不会白白接受帮助时,他却说,如果非要回报他什么的话,他希望我可以回到哥谭。”布鲁斯回忆起克拉克那时耿直到显得有些莽撞的姿态,还是不免觉得好笑,在当时的他面前无端提起有关哥谭或蝙蝠侠的话题无异于一种冒犯。

然而克拉克•肯特还是那么做了。

“因为他说,他了解我,他明白守护这座城市是我唯一放不下的事,”布鲁斯低头去看被他的讲述吸引进来的小布鲁斯,开始怀疑自己和克拉克之间共有的回忆太过深刻,否则,克拉克那时所有的忐忑、迟疑和鲁莽为何仍能在他脑海中生动的重演:

“他还说,他希望以后的我不会再是孤军奋战。”

“……父亲……”

听得入神的小布鲁斯恍恍惚惚这么喊了一声,等他反应过来,又为这改不了口的称呼感到懊恼。他抬头迎上布鲁斯隐约含着期待的眼神,他最终还是把刚刚几乎要从嘴边蹦出来的

“父亲对您很好……”

“当然。”在小布鲁斯单纯的感想里,布鲁斯第一次认证了这点——尽管在此之前,他从没对任何人、哪怕是对自己承认过,尽管,尽管他也从没有问过克拉克,为何从一开始就会以那么了解自己的模样对自己摆出一副近乎“保护者”的姿态:“我很少假设,但有一种假设的确是如果超人没在那个时候救起我,你还会不会存在。”

布鲁斯捏了捏小布鲁斯鼓了鼓的脸颊,希望他能认识到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就算在未来,这件事的走向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就算未来在某个分叉点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他相信他和克拉克之间这份珍贵的过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小布鲁斯跟着布鲁斯的话垂头思索了一小会儿,过后他抬起头,欲言又止地看向布鲁斯。布鲁斯更紧地揽了揽被他的话影响到的小布鲁斯,接着直接调整好了枕头、带着小布鲁斯一起躺平了:

“也许现在的这个超人不是你认可的、理想中的那位父亲,他没做到你喜欢的一切,他的行为令你失望,但他毫无疑问是个强大、善良、温柔,以及……令人感到安心的人。”

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连本是最该对外星人充满戒备的他也不能。

 “今晚我想要和你聊的就是这些。”布鲁斯感受着放松下来的小布鲁斯抱住了他,声音变得更为柔和,“睡吧。”

“PA……”似是被打动了的小布鲁斯认错般地哑着声音说:“我会向父亲道歉的。”

“对他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布鲁斯拿鼻尖碰了碰小布鲁斯的额头,他一面为小布鲁斯的懂事感到安慰,一面又不懂该如何向他解释他们想要的并不是他的道歉。他对克拉克的所有误解、还有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包括那所有扎根在他脑袋里的想法和观念并不是他的错,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理论上来说本是他们“自己”:

“你的父亲并不在乎你愿不愿意道歉,他只是希望你能真心实意地接受他。”

布鲁斯想起克拉克每次带着自嘲说的那一句句“小布鲁斯不喜欢我”、替怀中的男孩掖被角的动作也顿了顿:“不过我想,无论你如何看待他,他都是一样的爱你。”

“嗯……”若有所思的小布鲁斯避开了布鲁斯投来的目光、埋着头蹭到布鲁斯胸前悠长地应了一声。


2018-11-25  | 209 9  |     |  #超蝙 #登超贝蝙
评论(9)
热度(20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