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双向共存·08

*母盒唤醒超人时,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另一种人格。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里依然接了SS的剧情~


八.

离开中途城进入哥谭方向后,蝙蝠机在空中跟着转弯的车辆调整了一下方向并放缓了速度——因为行驶着的五辆车又同一时间降速了。到目前为止,他们所在做的只是再寻常不过的追踪,但这个忽快忽慢的行驶速度显然开始让巴里烦躁不已:

“我怀疑他们早就发现我在跟踪他们了,”在第二次因为这恶作剧般的速度被差点绊倒后,巴里低声的自嘲里带着点沮丧,“我觉得他们在戏弄我!我们!”

也许。

“不,你做得很好,”布鲁斯闪过同样的念头,却没对巴里透露,“保持距离,注意安全。”

他没法在这时向巴里保证什么。他没法保证这不是个彻头彻尾 的陷阱——尽管他一直有这样的考量;他也没法保证和他互通信息的弗洛伊德是否成为了周旋其中的双面人以保证自己的利益;甚至于他没法保证斯莱德•威尔逊是否也是其中一环并且突然出现搅乱局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其他成员的安全并不会因此受到牵连,毕竟从最开始,这件事所产生的全部风险就应当由他一人承担才对。

他将蝙蝠机开到了巴里所在的位置上空,开成一列的车子又开始加速,戴安娜撇头看了眼长时间一言不发的布鲁斯,她没揭穿布鲁斯在她看来不太必要的严肃而是再次对目的地表达了疑问:

“我没记错地图的话,如果他们在下一个岔路口转弯将会驶向布里克斯顿岛,”戴安娜往下看了一眼,那个几不可见的红点正卖力奔跑着,“既然瑞克•弗莱格没有做出任何指令,是不是可以说明这在沃勒的计划内?”

“在这条路上能够发生很多远超你想象的事,”聚精会神注意着路面状况的人向戴安娜解释着这里的复杂性,“大都会和哥谭的市政府似乎都不认为两座城市之间这片交汇的区域处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他们宁愿开无数个会议为这件事扯皮上数十年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市政建设从郊区蔓延到这里。”

“所以包括这里地下的那一片废弃隧道和布里克斯顿岛因此成为了黑帮和罪犯们的最爱?”戴安娜不免顺势想起就连被召唤来的史前外星客人都曾光顾这一带的往事,“就连荒原狼都对这儿一见钟情。”

“嘿伙计们,等一下……”

还没能继续对目的地进行进一步的推论,和地面上的车一同停下的巴里看着五辆车之间不知何时被刻意调整过的距离轻轻嘟囔了一句:

“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停车的间距有哪里不太对劲……”

因为就是有哪里不对劲。布鲁斯冒出的这想法就像一个点燃导火线的火花,霎时间引爆了完全不知有何作用的第四辆车,爆炸声在寂静黑夜之中显得格外具有震慑力,碎玻璃从火光之中向四周洒开来,整截断掉的车尾直接砸向了第五辆车的车头。

“巴里!你怎么样?”

布鲁斯朝下看,稀稀拉拉的树丛里他还是没法确定巴里的状况,好在那头的巴里只是咳嗽了几声,很快回复过来:

“现在应该怎么办?我该去看看到底是怎么……”

二轮爆炸就这么再次猝不及防地发生了。这次的爆炸发生于地底下,那颗预先埋好的炸弹显然在预计范围内发挥了最大功效,因为布鲁斯和戴安娜只来得及听见巴里咒骂了一句什么,第一辆车就突然加速驶离了这个泥土与火星飞溅的范围。

“他们策划了越狱。”

与此同时,第二和第三辆车就在布鲁斯说出结论的时候跟着启动了,和第一辆不同,它调头驶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一片混乱之中,他们甚至听到了隐约的枪声,戴安娜蹩蹩眉头,直接推开机门跳了下去,守在下面的巴里揉了揉就算及时抛开也被多少波及到了的听力,左右看了看正离他越来越远的两辆车:

“等等,那个我抓过的家伙是不是还在第一辆车里?”

“是的。”布鲁斯看了下手腕上的屏显,蝙蝠机也同一时间落到了地面,“他就在车里。”

“交给我了。”巴里即刻往回旋镖逃离的方向追去,“我不介意再把他连人带车撞晕一次。”

“看来他们和沃勒的得力手下交情还不错,”把最后一辆车推远了些的戴安娜将这辆车里唯一还有呼吸并且被绑住的瑞克•弗莱格从车后座拖了下来,而司机和其他人则被数发子弹保证了不会透露这场“绑架案”的任何细节,她把瑞克弗雷格平放在地上后示意跑来的布鲁斯检查他的情况:

“至少在准备越狱之前这些人只是击昏了他而没有选择更极端的手法,不过也算帮助了我们确定沃勒和卢瑟交易的东西不在这两辆车上。”

“也可能她早就拿到了。”布鲁斯没有更多的时间同戴安娜分析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障眼法抑或是作为沃勒得到东西的条件。他走到戴安娜身边向她展示了那帮人目前的位置,先前一同开走的车辆如今又分成了两路,布鲁斯并不奇怪这些人在面对一个超级英雄联盟时竟也聪明地选择了策略与合作,

“戴安娜,鳄鱼人得交给你了,其余的交给我。”

戴安娜跟着显示的路线确认了一下方向,又回头去看布鲁斯,“看来阿曼达•沃勒被耍得很彻底。”

“也或者说她对安排在这些人脖子里的炸弹威胁太过自信了。”

布鲁斯把昏迷中的瑞克•弗莱格搬到了更隐蔽的地方后替他发出了求救信号,正准备回到蝙蝠机上的时候,戴安娜却拉住了他: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明知死亡射手已经透露给了你时间地点、他们却仍然要坚持行动?”

紧迫的时间之下,戴安娜的语速也很快,事到如今他们对这是个准备周全的阴谋已经毫无疑意,但问题是,在这层阴谋之下,还有多少未知的谜题等待着他们去揭开?

“因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布鲁斯接收着巴里在他耳边的实时报告,以不那么僵硬的状态回答道:“想必卢瑟在策划过程中为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比如帮助他们摆脱随时会丧命的威胁。”

“而我们认识的莱克斯•卢瑟可不是什么会对罪犯倾囊相助的大慈善家。”戴安娜还是没放布鲁斯走,尽管从表面来看并没有太多关联,但结合目前她所掌握的全部资料来看,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经由卢瑟促成的,他通过和沃勒的交易成功越狱,接着又通过这场交易协助了罪犯小队的逃脱,但比起布鲁斯认为这一切的最终目标都指向超人——她知道自己不该对蝙蝠侠的能力有什么怀疑,但或许是布鲁斯一直以来展现给所有人、包括对手们的过分投入还是给了戴安娜一些额外的顾虑:

“希望我提醒你时刻注意安全不会引起你的不快。”

“我明白,但首先我们还是找到他们今晚所交易的物品到底存不存在——无论它到底是不是氪石,”布鲁斯抿抿唇,像是为了让戴安娜放心,他特意以不那么僵硬的姿态回道:“那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事。”

他看起来冷静得很,就好像一支和越狱犯卢瑟有关的罪犯小队带着可能存在的、对付超人的武器满世界乱窜也不会击碎他的冷静。戴安娜并没因这样一贯的表象安下心来,但她只是放开手跳上了高处、然后不忘回头补上了一句捎带上了关心的叮嘱:

“保持联系,”她拿下套索,希望事情的确像布鲁斯所表现出来的一样都在可控范围内,“我们各自处理完了就来找你。”

布鲁斯点点头,算是做出了应允。他扭头跑回蝙蝠机,追上了死亡射手越来越微弱的定位。只要这几个红点还存在,就证明卢瑟并没有神通广大到可以在短时间内帮他们取出炸弹,他相信卢瑟只是在引爆器和炸弹之间做出了一些干扰——或者更直接的,他想到了让沃勒暂时失去控制权的方法。布鲁斯暗暗希望戴安娜的担心是正确的,某种角度来说他倒宁可最近的所有预谋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总比牵连到超人乃至于一整个联盟要好处理得多。

红点在绕过哥谭港转向布里斯顿岛的时候有几分钟短暂的停留,布鲁斯重新查看了一遍这一整片的地下排气管的布局——为了尽可能减少被克拉克发现的概率,布鲁斯今晚特地断开了和阿尔弗雷德的联系,他切换了一个角度后减速往合适降落的低空下行……

一道亮光和巨大的冲击力猛地撞向了他。蝙蝠机剧烈地颠簸了起来,伴随着引擎受损的系统警报声,整架飞机开始急速向地面坠落。布鲁斯在摇晃的眩晕感中用力踹开了已经撞歪的机门,但他刚掏出钩爪枪,今晚存在感尤其强的爆炸声又在布鲁斯的四周发生了,烫热的火光和可怕的冲击波把他裹挟在危险中央,让他完全无法从中找到一个逃脱的出口。

天翻地覆间,他像一条被摔到砧板上的鱼一样,直直砸到了地面上。


呼吸。

布鲁斯把气吐出来,有一小撮烟尘卡在了他的喉咙口,肺部也好像因为骨折的肋骨感受到了压迫,好在,这不妨碍他吸进氧气以维持神智的清醒。

继续呼吸。

虽然忍不住咳出的血在警告他的身体里正有个亟待处理的血泡或是脓肿,但他还是成功了。

还能顺利呼吸就是个好兆头,布鲁斯反复了几次后定下了心来。他睁开了眼睛,没什么光线的环境没让他受到太多视觉上的刺激。他又努力朝前爬动了一下,荒唐的是他似乎听到了自己腿部的肌肉正在撕裂的声音,那种撕拉感微弱地持续着以致于他只挪动了大概只那么两三英寸的距离。这倒足以让他辨别他正身处不那么糟糕的环境,没有爆炸的痕迹,没什么碎片残留,失踪的通讯设备昭示着他是被人特意搬动到这里的。不过这个认知没能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好一些,背上有一道刺透了制服的伤口正在渗血,布鲁斯用还能动的左臂背过手勉强捂住了它,这也阻止了他去数身上到底有多少道伤口。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是靠这身被血浸透的制服才没当场变成四分五裂的几块,这让他仅靠膝盖和右臂的爬动变得困难,这感觉像极了自己正被一整座冰山压着。又这么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庆幸自己的意识没被冰山冻住的布鲁斯撑着地面支起了膝盖。

他觉得自己可以站起来了。可这念头没持续超过三秒,从他身后落下的闯入者毫不费力地将他踹了回去。也或者说自己才是那个从天而降的闯入者,而对方不过是早就守候在这里的伏击者。

要说惊讶,布鲁斯其实也没多少那样的情绪,只是呛在喉咙口的血腥味还是让他不受控制地抽了口气,这看起来很像某种示弱,而它也使得缓步绕到他面前的男人嘶哑地笑了一声。

“我听说你曾经在这儿正面迎战过荒原狼。”

一头白发的雇佣兵支着武士刀在布鲁斯面前蹲了下来,像一条盘算着该如何对待猎物的、冰冷的毒蛇:

“再瞧瞧现在,你竟然这么轻易地掉入了这个拙劣的陷阱。”

布鲁斯没什么想说的,所以他干脆又闭起眼睛,脸孔朝下趴伏着。他不再费劲去辨认斯莱德脸上的表情了,事实上他认为自己的确应该趁此机会别再流失更多血液和水分,他身上还有些隐蔽的装备可以使用,但前提是他得保留住仅存的力量。

因为他的对手某种程度上太过了解他了。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该怎么做。”

面前的人明显稍稍转移了注意力、对着隐蔽的通讯器那头的谁吼了这么一句,布鲁斯边调整呼吸边辨析着情况——想必是那位并不神秘的逃犯雇主。布鲁斯没把太多心思花在这上面,他辨别着自己身上还有哪些地方受到了较重的损害,以此来预估自己会否在戴安娜或是其他人赶来前得到离开的机会。在他失联的那一刻,他的同伴们就理应收到了信号,只要不是被什么难缠的东西绊住,布鲁斯推算他们到来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

“你看,在那个光头的所有夸夸其谈里,我唯一同意的只有‘蝙蝠侠是那个滑稽戏联盟的核心’。”似乎不满布鲁斯对他的忽略,丧钟干脆扯住布鲁斯的后脑勺逼他以一个吃力的角度直视自己,“我告诉过他了,通过击垮你来摧毁这个可笑的联盟远比建立另外一个邪恶联盟要简单得多。”

“你懈怠了。”他看着这个破败的、近似奄奄一息的旧相识,语气里全是浓重的不屑,“你真令我失望。”

布鲁斯抽抽嘴角,依旧没做出什么回应。破损了一部分的面罩反倒让他看起来更显高傲和冷漠,丧钟甩下他的脑袋,又站了起来用刀尖挑起了布鲁斯的下巴,而布鲁斯在那时摸到了腰间的武器,他了解丧钟会为此做出的应对,他更了解丧钟的招数,就像这人熟悉他一样,顺利的话,这可以让他得到一个喘气的间隙并未自己留出更多的时间——

“你怎么敢伤害他——”

然而在他能够抓住最佳的攻击时机之前,那个他绝不想看见的红色如幻觉般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

收到好多让我小心的私信~~~谢谢大嘎!

2018-11-25  | 199 18  |     |  #亨本 #超蝙
评论(18)
热度(19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