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本】居心不良(赌场AU《愿赌服输》前篇

昨天因为我猫 @我已经是个废猫了 的《愿赌服输》幸福得冒泡泡,睡前又看了一遍,晚上做了个很美的梦,一觉起来觉得应该还个愿,于是爆手速摸个鱼,啊,这个AU这个配对太有搞头了

虽然一直写拉郎但是没有试过写RPS……尝试一下,很放飞,雷着不管((x

给大佬亨利配个图,你大佬永远是你大佬!



-----------------

前文回顾:愿赌服输

-----------------

本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但他没太放在心上,继续安安心心地吃完了手里的汉堡。

等他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一辆再熟悉不过的宾利在他旁边停下,然后本近期最讨厌的那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好巧啊,阿弗莱克家的少爷。”

本无声地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慢条斯理地咽下了嘴里的最后一口食物。

“你们赌场是不是要倒闭了,不然你为什么总是很闲的样子?”

“如果倒闭了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亨利也不生气,从车上下来时就带着的笑容很好地维持着,“我只是路过,想买点吃的,话说回来这里哪家的汉堡好吃?我觉得你应该清楚。”

“就那家,那家,还有那家啊。”本随意地到处指了指,却看到亨利还是笑眯眯地盯着他,没气到亨利让他有点气馁,又实在压不住内心那股想要分享美食的欲望,最后他还是带着亨利去了他吃完的那家店。

店员看到本又来了很是热情,拉着本闲聊了一阵,亨利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等亨利拿到套餐离开的时候,店员又免费送了本一杯可乐。

“为什么他们看起来都很喜欢你?”保镖帮亨利拉开门,本也大喇喇地享受起了他们的服务。

“因为我长得好看啊。”

本只是想气他,虽然自己长得好看也是事实,但看到亨利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他反而不开心了。他想狠狠踹他两脚,但是看到不远不近跟着亨利的那群保镖,他又缩了缩脑袋。

还是算了。



亨利看着本的那点内心活动都写在了脸上,心情更加好了,他想,今晚这趟依然没有白来。

从卡维尔家族的新赌场正式运营的第一天、他第一次见到阿弗莱克家的少爷后,亨利就开始找人盯上了本的行踪,并有意无意地出现在他面前。

就因为亨利用了点方法从阿弗莱克家族手里抢过了这块极具商业价值的地建成了新的赌场,本就自作主张地单方面和亨利结下了仇,仿佛亨利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本仗着有家族做靠山,在赌场运营第一天就进去明目张胆地算牌和出老千,亨利坐在显示屏后看着他肆意妄为的行为也没下任何指令,搞得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这个少爷搞得一晚上都不太好过。

最后他从后面走出来,等保镖把本围住的时候,本也不慌张,两个人互相打量了许久,最后亨利却不气反笑。

“为了一块地的事情让阿弗莱克家的少爷记挂这么久,我是不是该觉得荣幸?”

“是你先招惹我们家的。”本凭着那一点点微弱的身高优势瞪着亨利,一副绝不退缩的姿态。

“我也做出补偿了,如果你有对你家族生意多一些关心的话。”亨利意有所指,他看到本的气势明显地弱了下来,虽然本来就差了他一大截。

而事实上是那次后,亨利也在阿弗莱克家港口的事业上帮了些忙,帮他们吃下了所有远洋运输的船舶,也算是在另一个角度与本的父亲达成了和解。他不清楚这个根本不插手家族生意的本知不知道这些事,还是知道了也不肯买账故意来和他对着干。

“我不管,你把我父亲气得不轻,我也不会放过你。”本一挥手臂,还不肯作罢,走之前又甩下了一句:

“你给我等着。”

“阿弗莱克家的这个少爷养的可真好啊,不是吗?”亨利看着本气呼呼离开的背影向身边的经理发问,他甚至没注意到自己脸上不自觉挂上的微笑。

“啊?是的…是的。”他对这个嚣张的少爷印象可不是太好,长得是好看,就是脾气差了点,性格让人着急了点,他斟酌了下老板说的到底是正话还是反话,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保险的正面回答。

“要怎么对付他比较好呢?”

经理心里一惊,也不是什么大事,老板总不至于要为了这点小插曲杀人灭口吧?杀的还是阿弗莱克家的人?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到,默默打了个冷颤,不过,以卡维尔先生的行事和作风,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啊!

真是太可怕了。



“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本嫌弃地看了一眼亨利的那群壮汉保镖们,几乎要把这间小小的热狗餐车围堵得苍蝇都飞不进来。

他只是出门散散步顺路去买个自己最爱吃的热狗,也不知道亨利又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

“我有被害妄想症。”亨利在本的白眼中从善如流地回答,等餐车老板战战兢兢地把热狗和可乐递到手上后正想开口询问亨利要不要,却被本阻止了。

“别给他吃,一不小心毒死他就不好了。”本迫不及待地嚼着热狗,嘴里含糊不清。

亨利没跟他计较,跟着他并排走了几步,看本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知道为何自己心情反而更好了。

“亲爱的阿弗莱克少爷,我能问问你这么讨厌我的原因吗?”

“因为你长得就像个讨人厌的老狐狸。”

“我可不老,才比你大五岁。”亨利把手从裤袋里拿出来,指了指本嘴角的面包屑,“而且我长得肯定比狐狸好看多了。”

本斜着眼望过去,是啊,亨利·卡维尔长得真是该死的端正,在他这个年龄,成熟的气质已经沉淀得足够有张力,挑一挑眉就不怒自威,还有,这家伙的肌肉也太惊人了吧?裹在剪裁得体的三件套里也藏不住,上臂比自己的好像壮了两圈还不止。

长得好看就算了,身材还这么好,真是越看越生气。本又咬了一大口热狗,番茄酱沾到了手指上,他干脆全部擦到了亨利的外套上。

反正打架肯定是打不过了,气气他也是好的。

跟在后面的保镖们嘴张成个O型,正在犹豫要不要拔枪把这个不怕死的小少爷干掉,却看到他们老板开心得大笑了起来。

“我这套西装洗一洗很贵的,你付得起吗?”

“少拿钱来压我,有什么付不起的,”本不在乎地继续把另一只手上沾到的蛋黄酱也蹭了上去,“多少钱?我今天就去你的赌场把钱赢回来。”

亨利拿过本手里的可乐吸了一口,又在本龇牙咧嘴的表情中还了回去。

“好啊,我等你。”



当运营经理按照亨利的指示来请玩的正尽兴的本停止时,本毫不在乎地把今晚赢来的筹码往他面前前一推。

“这些就送给老狐狸吧,就当是我赔他的洗衣费。”本敲着桌子示意着发牌员继续,发牌员为难地看向经理。

“阿弗莱克少爷,恐怕您今晚不能再继续了。”经理按亨利交代过地掌控着自己手里的力度,既要做出把本带出赌场的动作,又不能让这位小少爷不快,说的话也得按照亨利教过的一样一字一句都不能有偏差。唉,这份工作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也不知道做这么多份外的事会不会多点奖金。

“您在这个赌场的所作所为,我们老板都会透过这个摄像头看的清清楚楚的。”经理指了指正对着本的那个再显眼不过的摄像头,“阿弗莱克少爷,您这样会让我们很难做,何况您这样我们老板会很不高兴的。”

本开心得几乎要原地跳起来,“他会不高兴?那太好了,我明天还来。”

亨利从耳机里听着经理和本的对话,又把视线放回了屏幕上,看到本仿佛有感应一般,冲屏幕比了个中指,嘴型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在说着Fuck you。

真好骗啊。亨利想,可爱极了。

他当然不会跟本计较这些小事。

反正谁干谁还不一定呢,来日方长,有些账,要留着以后一起算。



“卡维尔先生,阿弗莱克家的小少爷已经连续七天在我们场子里玩21点的时候算牌了。”运营经理照常汇报着赌场的运营情况时,特地提到了这个让大家都觉得难做的棘手事件。

“八天。”亨利抬起了埋在几份合同里的头,替他纠正道,“一共发了多少钱?”

“多是不多,每天三万,但是……”但是赌场里禁止算牌的规矩不就是大老板你自己定下的吗?!

“随他去吧,”亨利笑了起来,“对了,换个懂事的庄家,要让他玩的开心。”

“了解。”运营经理暗暗叫苦,突然之间让他去哪里找一个能让自家赌场稳赔不赚的发牌员啊?

“还有,”亨利的手指不明显地敲击着玻璃杯,“以后那张位置就留给他,在他入场之前别让其他玩家坐了。”

“好的,卡维尔先生。”运营经理在转身离开的路上,已经开始通过对讲传达着老板的指令。

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向来对算牌和出老千这些事容忍度极低的卡维尔先生会如此纵容阿弗莱克家的小少爷,以卡维尔先生现在的势力,一定不在乎跟阿弗莱克家对着干,可他家的小少爷整天这么上门挑衅,卡维尔先生无动于衷不说,竟然还为他破例改了规矩。

经理在心里感叹,这些有钱人啊,到底在想什么谁也猜不透,想必卡维尔先生也是有些什么其他打算,用心险恶着呢。

而确实居心不良的卡维尔先生,已经打开了屏幕,等待着小少爷如往日一样准时坐到那张位置上。

2016-08-29  | 392 10  |     |  #亨本 #RPS AU
评论(10)
热度(392)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