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基本关系重构 CH.1

*在发现醒来的克拉克失去记忆后,布鲁斯决定为他重构一份记忆。

*DCEU


我应该会努力写完的 我猜(
------------------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CH.12   CH.13

------------------

CH.1

并非所有重逢都是充满喜悦且令人欢欣的。

至少,目前这种布鲁斯再一次拢着眉头问“你确定你记得的只有我把你砸在墙上?”、而克拉克闭上眼睛短暂地回忆一下后又睁开眼睛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复绝不包含在其中。

“抱歉,女士,你……”正光裸着上半身坐在专为他特制的治疗床边、缓缓拿下贴在身上的各种电极贴片的克拉克,再一次询问了站在一边的戴安娜的名字,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三次提问。克拉克胸前的伤口虽然已经完全修复痕迹近乎于无了,但记忆力衰退显然是他醒来后面临的问题之一。

而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他除了认识这个紧抿着嘴唇严肃地看着他的男人叫布鲁斯之外,大脑里的其他区域都仿佛是一片空白。他奇怪于自己明明各种知觉和感官都完好无损,却为何独独失去了关于过往的一切记忆,就好像大脑里的十二个区域仍在独立精准地运行,却独独缺失了最重要的中心地带。

“戴安娜。”戴安娜微笑着好脾气地又回答了克拉克一次,如果克拉克依旧记不住的话,她也不介意再多回答那么几次。

“所以你是想先进行检查、还是想先补补历史?”震惊无用,布鲁斯选择立刻接受现状。他扔了条毛巾给克拉克,后者拿着它在身上胡乱抹了一把后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另外两人眼里看来,即使是这样小小的动作,也在昭示着目前的克拉克身体健康极了,就好像他只要穿上那套衣服就能立刻从这里飞出去似的。

“不能同时进行吗?”克拉克环视了一下摆放在这个空间内各种看起来无比专业的设备。

“如你所愿。”布鲁斯没什么意见,恰巧他也正急于想要分析一下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从看到克拉克睁眼、发出声音、从床上爬起那一系列动作里所经历的不可置信和隐隐庆幸,都被这措手不及的后遗症给掩埋了。而最令他措手不及的是,他不敢相信克拉克唯一记住的部分竟然是哥谭那个充满了暴力和憎恨,冲突与对抗的雨夜。

如果他能够为克拉克选择的话,他希望留在克拉克记忆里的绝对不会是自己在使用氪石之后把他丢向墙面的部分。

布鲁斯从电脑里调出了一份文件又导向了大屏幕,那里面是他从过去到现在——至少在克拉克醒来的前一天,他都在收集着关于他的一切信息。戴安娜稍微扫了一眼,发现这个文件夹几乎可以称之为克拉克肯特、或是卡尔埃尔的百科全书,从图片到文字到注释都非常齐全,以克拉克的阅读速度和能力(如果它们仍健在的话),戴安娜认为自己只需要在电脑前负责按一下鼠标就行——不过她明白,布鲁斯手里绝不止这一份资料,因为目前展示出来的部分绝对是经过美化的,因为这里面没有任何会令人心情沉重的部分,没有那些反对的声音、质疑的报道、诋毁的中伤。

各项检查和吸收“记忆”很快就同时进行了,布鲁斯忙着把他弄进各种仪器里同时又要始终保证他的眼睛能看到屏幕。克拉克一开始还在疑惑为什么自己能够在几秒之内看完并记住页面上的文字,在看到自己拥有超级速度后才解惑。在这期间他还不忘数次偷瞄布鲁斯,仅剩的记忆片段里、那个穿着厚厚装甲只露出一小片皮肤的男人并没有和他有任何对话,可他就是无比清楚这个人叫布鲁斯——就好像装甲从头到脚都刻着名字似的。

他本来还在担心自己会转头就忘记(即使有超级速度,反复忘记再反复重温恐怕还是挺麻烦的),但事实证明他目前只是无法记住人名而已。这让他放心不少,毕竟他现在需要担忧的太多,所以任何一点不那么差的迹象对他来说都可称之为好消息。

在克拉克至少了解了自己来自于氪星、拥有非同寻常的一些力量、成长于堪萨斯、他的父母、他的敌人等等基础信息后,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了他面前。

“肯特先生,”他开口,克拉克则点点头,能对别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而作出回应,这感受已经比一个小时前好了太多,阿尔弗雷德的语气不算熟络,但意外地又让克拉克没有距离感,“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熟悉一下您的卧室。”

这间卧室在布鲁斯把克拉克带回这里时就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在阿尔弗雷德的预计里,以为这个年轻人不会那么快醒来——他遭受的太多,再睡一会儿未必是坏事。

克拉克看了看布鲁斯,却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征询布鲁斯的意见,布鲁斯也不明白,不过还是点了点下颌。

“所以他是真的……”布鲁斯的手指随着他的管家和克拉克离开的步伐抬起又放下,身后的电脑正在生成着检查报告,戴安娜则默契地接下了他的后半句话:

“失忆了。”

戴安娜想了想又很快补充,“也不是完全,至少还记得你在那个雨夜把他砸到墙上的片段。”

“外星脑袋确实挺不可理喻的,”布鲁斯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对克拉克只记得自己名字该持有什么态度,“但这也是个好机会……”

他在等待克拉克醒来的这段日子里,已经预设除了无数个面对他醒来后的方案,失忆的状况虽然令他始料未及,但又确实能让那个曾经被排在很后面的备用方案成为最佳方案。

“我们可以重新构建他的记忆,消除掉那些会让他成为地球上不确定因素的部分、给他一个……”布鲁斯斟酌了一下措辞,“更美好的。”

美好都是虚幻的,他并不相信这类形容词真的存在。但即使这样,他也认为克拉克值得拥有——或必须拥有,从各种方面来说。人类在植入和消除记忆方面的尝试早就突破了无数的不可能,而再给他点时间,他相信他可以做到更极致。

“但他不是已经了解了自己大部分的过去了吗?”

“那些片面的文字?图片?带有我主观情绪的注释?”布鲁斯纠正道,“那只可称之为了解,并不是记忆,记忆应该是深入在脑部神经里的、立体的影像,它们应该丰富而带有各种感情色彩,绝不止是一个小时的复习那么简单。”

“所以你准备让他复习完过去以后又抹除这些过去?”

“不需要我们抹除,他现在就是一片空白,我们要做的无非是重新制造。”

戴安娜知晓这个方案的初衷大部分是出于他的负罪感、小部分则是那个“梦”仍旧在困扰着布鲁斯,不管在哪个方案里,阻止那个梦境变成现实都是他的考虑因素。她能够理解,但却对做法不尽赞同。

“你有没有想过,比起那些……你目前最需要做的其实是重新构建和克拉克的关系?”和布鲁斯的想法有所不同的是,戴安娜倒是认为克拉克的失忆只是暂时情况,也就是说,再给他点时间他就会记起那个晚上不止是布鲁斯把他扔了出去——他也没把布鲁斯轻拿轻放。

毕竟他的胸口被捅了个惨不忍睹的洞,后遗症在所难免,就算是超人,也需要恢复的时间。

“我?和超人的关系?”布鲁斯斜了斜眼睛,又反问回去,“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医生?屋主?对手?一时半会儿的临时搭档?我不确定,似乎哪种身份都挺适合你的。”戴安娜抱着双臂,她认为布鲁斯最先该学会的是如何和这个承载了他许多复杂情绪的氪星人相处——愧疚、防备、期待——毕竟要让超人重新融入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更棘手的则是他现在还失忆了。

这在屏幕前调看着相关资料的布鲁斯没出声,戴安娜总比他客观得多,但,这不代表他就要接受她的提议。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他必须抓住。戴安娜还想说什么,却被离开了半个小时后又回来的克拉克打断了:

“抱歉,布鲁斯,还有这位女……”

“戴安娜,”被反复问到名字的人并没有生气,她依旧面带笑容回应,在克拉克充满歉意的眼神中看了看布鲁斯,“真奇怪,他却能记住你的名字。”

“大概是因为我把他扔了出去,疼痛总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布鲁斯没什么表情,“我送你出去。”

“我自己出去就行,”戴安娜只是意味深长地“唔”了一声,没再打算听这个固执的家伙否认点什么,而是走近了仍杵在门口显得有点局促的、失忆的氪星人,“克拉克,有什么事吗?”

“所以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就是刚刚那位带着你熟悉这里的管家——让你做什么?”布鲁斯在克拉克的视线越过戴安娜看向自己时开口了。

“他让我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他准备的衣服,”克拉克向下拉了拉衣领,布鲁斯和戴安娜则同时注意到这间套头衫穿在他身上显然有点小了,“接着让我下来通知你该回楼上吃晚餐了。”

“那就照他说的做。”

戴安娜和两人告了别,临走前克拉克再一次问了她的名字,并且自己又快速无声地念了好几遍。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后,布鲁斯就准备带克拉克回楼上了,他需要处理的事情还非常多,光是研究这个氪星人的身体状况就够他忙一晚上了。他捧着平板一只手在上面划拉着,克拉克则拘谨而快速地紧跟在他身边,布鲁斯偶尔抬头看到几乎是贴着自己的人时不悦地皱了眉,而克拉克在意识到他的情绪后不好意思地笑了。

“抱歉,我只是……毕竟你是我现在唯一记得的人。”克拉克稍微退开了一点点,不过那大概只有三公分的距离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我不确定如果不紧跟着你的话会不会对这里造成什么破坏或是……刚刚那位老人提醒我,建议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行动比较好。”

“好吧,”布鲁斯关了手里的电子设备,在走进电梯前站定了,“阿尔弗雷德还跟你说了什么?”

“他还说希望我明白你和他都不是会对我造成威胁的坏人,不必抱有什么害怕的心理。”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阿尔弗雷德这话绝对说反了。即使他是失忆的超人,他的力量也仍存在于这具躯体内,并且短期内未必会记起如何恰当地控制。不过布鲁斯没准备就这个问题和这个也许听过就忘的人争辩。

“你应该怕的,”他撇了撇嘴,在克拉克也站到他旁边后按下了按键,“毕竟我把你扔了出去。”

——而且印象深刻到即使你忘记一切,都不会忘记曾被我伤害。

这不是玩笑话,但克拉克却不知从哪个字眼里读出了点幽默感,他笑了一下,露出了几颗牙齿,“我能问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毕竟你的资料里并没有记载。”

“……我攻击了你,你为了保护世界而死——被我原准备用来对付你的武器。”电梯缓慢上行,很快又停了下来。

“就这样?”

“就这样。”

“那‘原准备’的意思是,”克拉克没跟着布鲁斯跨步的动作有所行动,而是站在了原地,他有那么一会儿露出迷惑的表情,因为布鲁斯的描述实在太过简略了,“让我死去的人并不是你?”

布鲁斯不知该不该简单地回答“是”或者“不是”,这很难界定。他在心里认为自己要负相当大的责任,鉴于他曾让眼前这个人失望、让他承受误会、因为一时地被蒙蔽而踏入卢瑟的陷阱、同时又让玛莎再一次面对了失去……

“是,也不是,”最后他选择诚实以对,“罪魁祸首有很多,而我绝对是其中之一。”

如果这个醒来的超人是留存有完整记忆的话,也许会对布鲁斯这番话感到释然——在布鲁斯的猜测中应该是这样,毕竟他原本也没有那么了解真实的超人该是什么样的。至少目前在他眼前的这位,既没有表达出对凶手应该有的愤怒,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释然,他只是简单理解并消化了一下布鲁斯包含不少含义的回答后,终于踏出了电梯。

“这样……”他又扯了扯领子,布鲁斯注意到这是他第四次这么做了,大概自己这件不知何年何月扔在角落又被阿尔弗雷德翻出来的衣服、套在这个大个子身上确实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折磨,“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在布鲁斯发问之前,克拉克抢先回答了他:

“毕竟你还是救了我。”

布鲁斯希望克拉克至少能够记得自己是曾经试图杀死他的人,但克拉克却似乎对此并不在乎。布鲁斯有根神经动了一动,却没有表现出来,而克拉克也好像已经在短时间内适应了布鲁斯的漠然。

“快走吧,”他只是这么说,岔开了话题,“不能及早在餐桌旁坐下的话后果会很可怕。”

“比被你扔出去还可怕?”

“比那可怕得多,”布鲁斯耸了耸肩,“你不会想体验的。”

“我会把这话告诉阿……”克拉克在布鲁斯的提示下念出了名字,“如果我等下还记得的话。”

布鲁斯终于笑了笑,被克拉克捕捉到了,同时他还听到了那声小小的、从鼻子里发出来的气音,那里面藏着布鲁斯的真实情绪,克拉克能够分辨得出。

“我会让阿尔弗雷德帮你准备适合你的衣服的,你醒来得太突然,那大概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布鲁斯指了指他这件勉勉强强吊在胯骨位置的衣服,又替阿尔弗雷德解释了一下。

“谢谢。”克拉克和善地回应了布鲁斯的好意——哪怕他仍是面无表情,甚至连视线的焦点都没有完完全全地放到他身上过。

他突然发现,和这个既熟悉又陌生、以及在仅剩的记忆里把他重重扔出去的男人同处一室的感觉,一点也不糟。

---------

收到好多私信 有点懵 人就是既冲动又自我的生物吧 为什么一直以来都不敢和太多人有更深的交流? 因为你们都对我太好了啊

不过其实 你们看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少了谁都可以继续运转的

所以还请不要太在意我

爱你们

2016-11-24  | 538 6  |     |  #亨本 #超蝙 #超蝠
评论(6)
热度(538)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