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亨超/(小)本蝙】狐狸与玫瑰·下(完)

写得不好但还是努力写完了(跪地抱头痛哭 已经完全脱离 @一只大蝙蝠 的里那种感觉了)

不过还是想说……你们随便画!写不出来算我没用!_(:з」∠)_

上戳



在克拉克明确地喊出“玛莎”之前,布鲁斯并没有确切地将他和感应中的那个“克拉克”联系在一起。他刻意忽略了克拉克的示好,也不愿意把那条红披风和记忆中存在的那条联系起来。

直到听到那个名字,他才明白,无论他在现实中怎么逃避所有能和他建立联系和情感的人,这个曾经仿佛和他远在两个世界的男孩也真的来到了他的面前。从他十九岁那个第一次平静入眠的夜晚开始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的幻想,这个克拉克是切切实实存在着的,而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是。

在那晚、他们在意识里共建的堪萨斯崩塌之后,他就只能在梦里偶尔见到那个日渐成长的克拉克,只是比起只有在夜晚才会出现的理想世界,他所能听到和感受到的,似乎只有克拉克的痛苦。

他并不知道克拉克也是。

布鲁斯将克拉克从地上拉起来,那个红披风像一个连接过去与未来符号,只是他们都不再是当时那个年纪了,他们身处的世界也远比梦中那个要险恶得多。不会再有无忧无虑的单纯生活——其实从来也没有。把过去珍藏起来,他们还是得背负起一切、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定前行。

令他欣慰的是,克拉克似乎在这一点上也和他默契相应了。他开始成为了布鲁斯的生活中、与所有人都不同的特别存在。然而没有过很久布鲁斯就发现在克拉克诚恳温和的外表只是一层涂装,他遵循着地球上的人们所应遵守的规矩,却仍旧无法隐藏他的那点与众不同。

是谁说,凡事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得真切,最重要的东西,往往是肉眼看不到的。


尽管,尽管布鲁斯那时候还没有发现,只有克拉克这种外星来的王子,才能穿过沙漠、攀过岩石、越过雪地后驯服漂亮的狐狸,最后敲开玫瑰用来保护自己的玻璃罩。


克拉克一直觉得自己受伤的时间永远不对。并不是说他还要看准时间才受伤,他受伤的次数已经算是少之又少——毕竟能伤害到他的事物寥寥无几。他只是不想每一次受伤的时候,布鲁斯都会在场。

也许是因为每一次受伤都和他有关?克拉克睁开了眼睛,视野里还是一片模糊的,他晃了晃脑袋,布鲁斯低沉的声音响起:

“还好吗?”

“我没事。”克拉克抬了抬脖子,肩膀一下的身体正在渐渐恢复知觉,他能感受得到,试图起身的尝试失败后,他还是选择安静躺着不动。

按照布鲁斯的作风,他们之间的对话本应就到此为止的。但克拉克分辨出了布鲁斯努力控制节奏的呼吸里压抑下了怎样的愤怒。

“你确定?”他拉高了声音,“你知道我在现场看到多少残余的氪石粉末吗?”

“那确实在我意料之外,但是,你看……我现在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克拉克抬了下胳膊,成功了。他扭过了脖子,布鲁斯就贴在床边站着,克拉克想去拉他那只握紧成拳青筋隐隐可见的手,却没想到不仅被甩开了,更导致布鲁斯几乎是暴怒般地吼了起来:

“是谁在一开始不断提醒我要有团队精神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克拉克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他什么都感应不到,而总是在自以为强大的克拉克由事实再一次证明他并不是无坚不摧以后,才能听见回响在耳畔的、那一声恍惚的布鲁斯,“现在又是谁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独自去清理埋伏的?”

红披风覆盖之下的钢铁之躯被埋在残垣与尘土之中的画面,实在是每一次都能刺痛他。

“我只是不希望你踏进他们的陷阱……”克拉克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努力地扯开笑。

“你不可能每一次都用这种方式。”布鲁斯喉咙冒出了一记响声,是要笑不笑的声音,克拉克不觉得那是讽刺也不觉得那是刻薄,尽管布鲁斯一直在努力保持那副样子。

“就像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能感受到你的处境然后及时赶到一样。”

说得太多了。算了。布鲁斯松开了拳头。

克拉克喊的“布鲁斯”还没被想要传达的人听见,布鲁斯就已经快步离开了,留下傻在原地的自己。

他又开始痛恨为什么那个只有快乐没有悲伤的世界从此再也没出现过。那个世界也不存在会毁掉他们的危险因素,他们也不用总是担心对方的安危;就算他犯了错,他也可以在梦中讨饶地说一句对不起,接着两个人和和气气地谅解彼此。

他得承认一厢情愿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布鲁斯一直以来都和所有人保持恰当的距离,也包括他;当然也会有和别人拉近距离稍显亲近的时刻,只是绝不包括他。虽然布鲁斯每次都会在自己脱离险境后对他爆发情绪、冷言冷语上好一阵子,但克拉克显然不能就此断言布鲁斯在意他们曾共有过的那些联系,也在意……

他。

克拉克就像冰中的火,只要给予他一份温暖的心意,就能引燃他灼人的热情;而布鲁斯是火中的冰,尽管看起来再焚身燃骨,却还是难以融化他内里极寒的冷凝。

离开了梦境,克拉克要面对的,始终是那朵根根带刺的玫瑰。


该如何确定爱的形式?

我不想只在可供追溯的梦境里爱你。


布鲁斯不是个容易被吓到的人,但当他进入蝙蝠洞看到那个熟悉身影的时候,确实被吓了那么一跳。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都能不请自来了。”布鲁斯边走边摘下头套,顺带瞟了一眼丝毫看不出局促的克拉克。

“我没有不请自来,”克拉克自然地解释,“阿尔弗雷德确实对我说了‘请进’。”

“那你最好不要有——”

“下次”这个词还没说出口,阿尔弗雷德略带责备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布鲁斯顿了顿,还是放弃了带尖含刺的斥责语气,转而选择继续做自己的事。

对啦,最好是不要再继续搭理他,哪怕多说一个字,都是在表示“我愿意继续和你对话”。

“你不问问我来这里找你是为了什么吗?”

“我不关心。”布鲁斯在心里咒骂自己,还真是忍不住。好笑的是他清楚克拉克明明知道自己会愤怒的理由,却全然不放在心上,就好像只有他在单方面在意他的安全似的。

谁愿意承认只有自己在单方面的紧张?

他忿忿地咳嗽了两声,又朝向阿尔弗雷德那方,“阿尔弗雷德,等他参观够了就送他出去。”

“少爷,”正在检测仪器的阿尔弗雷德头都没抬,“对待儿时的朋友至少要有基本的礼貌。”

“你——”在布鲁斯瞪过去以前,克拉克就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布鲁斯面前。

“希望你别介意,我向潘尼沃斯先生讲述了那两个小男孩的故事。”布鲁斯的视线始终不肯放到他身上,

他就跟着布鲁斯的视线走来走去,直到布鲁斯终于放弃抵抗似的瞪住他。

他慢慢、慢慢地在布鲁斯面前蹲下:

“你那么担心我会死,我是不是可以当成你喜欢我?”


克拉克正蹲在他面前,扬起头期待地看着布鲁斯,提醒着布鲁斯,其实自己从没有忘记那个在夜晚出现的雀跃的小男孩、雀跃地等着他一个关于“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的答案。

此刻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他明白再也不会有那些可供他投放内心的希冀和软弱的梦了,这是现实,然而……

他又为什么要在现实中,令自己在意、自己记挂的这个人感到受伤和难堪呢?

“如果你能忍受我的话……”

就像那一个夜晚重临一样,玫瑰心甘情愿脱下了身上的刺,露出了狐狸的面貌。那时的克拉克只懂牵起布鲁斯的手,而现在的克拉克,则是选择了更热烈的回应。


地球上有着数千万朵全无差别的玫瑰,也有数千只一模一样的狐狸,人们总想要寻找到对自己来说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只是到最终,能够实现的总是寥寥无几。

对比他们,克拉克觉得自己身为偶然来到地球的外星来客,实在幸运得多。

他早就找到了。


“你是说,在你们真正见面之前,就已经能够时不时感受到彼此?”戴安娜并没有明确地说她不相信克拉克的话,不过她的神情里,总还是存在着无法体会的局外人应有的质疑。两个从未见过面、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在某一个夜晚在一个梦境里相遇后,就此有了精神上——或者说灵魂上也不为过——的联系?

听起来简直美好又荒谬得像一篇童话。

“是啊。”克拉克看了看布鲁斯,他正埋头在那堆麻烦的文件中,似乎无暇参与进这场悠闲的谈话。

但他对克拉克的一切陈述都没有做出任何反驳。

“难以置信。”戴安娜也就点点头

“也许是什么神秘力量的牵引?”这个问题,克拉克也在许多个无需睡眠、翻来覆去的夜晚思考过无数次,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布鲁斯,又是什么,让他们注定相遇。

并不是什么问题都会有答案,就像并不是什么事都一定要去追寻个前因后果。

“谁知道呢,总是有一些事难以用科学解释。”

“所以你们两个很多年前就……”戴安娜在这个当口收住了,一时不确定是用有了联系更恰当、还是喜欢上了对方更恰当。她确定的只是,这两个人之间的牵绊,绝对比她能够看到的、能够理解的还要深远。

“是啊,那可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克拉克用笑盈盈的解释替戴安娜带了过去:

“那时候我才八岁。”

克拉克的话像某种指引,布鲁斯不自觉从脑海深处翻找出那些比起梦境、更应该称之为真实记忆的画面,他又看见克拉克站在那间房子的屋顶上,仰着头颅对他报以暖融融的善意笑容,堪萨斯的阳光不吝啬地洒遍他全身,令他看起来活像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轻易化开了布鲁斯周身的戒备。

“……那时候我十九岁。”作为默认、也作为这个话题的收尾,布鲁斯还是开口了。他避开了戴安娜惊奇的目光后,低头抿了口咖啡。

克拉克轻移了一下视线,他没特意看向布鲁斯,然而那只永远带着暖烫温度的手却从桌子底下伸了过来,握住了布鲁斯的那一只。


懵懵懂懂的王子最终驯服了狐狸、也吸引了高傲孤独的玫瑰,而王子很早就懂得,他要对他所驯服的一切负责。他们之间所建立的联系,远比童话故事中描写得还要紧密而深厚。

只是被那个外星球来的小王子绑缚住这种事,布鲁斯是不会先承认的。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知道。

能够让我心底的冰堤融解的人,一直只有你。

-----------

之前在微博看到有人讨论“有什么书小时候买了长大了觉得很装逼”,看到好多人说《小王子》。啊,并不知道为什么,简直了。基本上我写文时的内在核心关系一直以来都是深受《小王子》里“驯服和被驯服”以及“想要建立联系就要承受它会带来的伤害”这两点影响来着(在特工组里应该特别明显啦)……咦我想说啥来着可能只是想帮《小王子》平个反ww废话太多我退下了(

评论(4)
热度(151)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