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Stephen/Chas】非等边三角 CH.5(三观不正组

嗯..是我是我还是我 _(:::з」∠)

想了想这篇其实我想写什么呢 我也不是真的想写三败俱伤什么的..可能大概就是难得有这种人设可以写一写"爱本来就是矛盾的"这样...所以这篇就...随缘写到哪是哪啦(

话说这篇我记得之前没啥人看来着为什么感觉评论变多惹__(°:з」∠)_


警告同前,沿用原剧人物设定所以三观很不正,小朋友别看,大朋友最好也别看
------------


CH.1及脑洞    CH.2    CH.3   CH.4

------------CH.5

Stephen是在Chas离开一个小时后出现的,他没有预先给Thomas来个消息,Thomas也没特地叮嘱什么,门口的保镖倒也就这么放他进来了。他走到Thomas面前的时候Thomas还坐在他一直坐的沙发里弯着腰倒酒,Stephen在开口之前先抽走了酒杯,酒顺着没来得及收住的瓶口在桌上是洒了一片。

Thomas这才看向他。Stehpen的表情和他设想中不一样,他向来是很容易被自己这些越界的小动作惹怒的,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他的情绪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大概是直接从办公室赶过来的,身上有一股疲倦的气息,连将酒杯放远一些的动作都做得悄无声息,如同他踏入房间时一样。

“他很像我,”Thomas看着玻璃桌面上的酒一滴一滴落到地毯上,“只是我二十岁时比他软弱。”

“这没有意义,”Stephen盯着Thomas,说着不同的事,Thomas却只是盯着地毯上渐渐变深的那一块渍迹,“他在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还有个不同,在二十岁时,我比他痛苦。”

“而人会痛苦就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想要。”Stephen尽量不想让Thomas听出话语开头的那声叹气,但Thomas还是听到了。他因此抬起头,Stehpen还是站着,穿着一本正经连扣子都要扣到最上面的工作装,那双漂亮的、精明的棕色眼睛里闪过一些复杂的、Thomas看不懂的什么。

“人理应什么都想要。”没有欲望的人生才真的什么都不是,他和Stehpen不都是在这样的教训中走过来的?失去一切,于是想得到一切,最后发现原来真的会有一些无法得到的东西。

Stehpen没去和他争辩这个问题。这就是他和Thomas最大的不同,他们执着的方向永远不会一致,他清醒地明白人的贪婪应当有个份际,也知道对他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甚至完全清楚Thomas还想要什么。

“过来。”Thomas又解了颗衬衫扣子,仿佛不这么做他就没法好好喘气一样。Stephen蜷了蜷手指,难得顺从地走到了Thomas所在的方位。

Thomas终于迟缓地站起来了,他先是按了按Stephen从进房间开始就没舒展过的、微微皱起的眉心,然后拉着他的手臂转了个身,从背后抱住了他。

“人的心是会碎的。”Stehpen一瞬间的僵硬结束后还是往后靠了靠,Thomas的肩比他的宽上一截,从后面环抱住他的时候,Stephen总会错觉这个怀抱是如此恰当,错觉他们彼此适合,“你不是知道吗?我的碎过两次。”

原本搁在Stephen肩膀上的下巴离开了,Thomas侧过脸亲了下Stephen的耳朵,接着把头往肩窝处埋了进去后,深吸了一口气。

“它已经所剩无几了,Thomas,想想你的二十岁,想想那段痛苦的往事……”

你不能什么都想要。

“今晚留下吧。”Thomas抬起了头,他的语气疲累,低柔,温和,“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在这里睡一晚。”

Stehpen没有当场拒绝,Thomas也就当他是默认了。很奇怪,以前无论是多疯狂地做了一次又一次他们都不觉得有任何负担,他们喜欢揭开对方的伤疤,刺痛对方的神经。而现在,正常的相处对他们来说反而都像是件需要克服心理难关的事。他们通过客房服务订了晚餐,Thomas注意到Stehpen吃得不多,他说他如今对晚餐总是控制得很严格。没想到等Stehpen洗完澡出来的时候,Thomas又重新吩咐厨房为他做的沙拉又送了上来;而等Thomas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原本盛沙拉的空碗被放在了餐车上,Stehpen则已经关了电视躺在了床的一侧。Thomas以前从不知道原来Stephen连睡觉的时候都这么小心,他仅仅占据了床沿那一块,侧躺着蜷起来。Thomas分不清是床太大令他觉得冷还是他又该死的舍不得了,在确定Stephen并没有完全入睡后,他还是把他揽到了床中央。

虽然很短但我觉得可能会被屏蔽

Thomas之后就坐在床沿,小口小口地往肚子里灌酒。Stephen抬了抬至少目前还能动的腿,费劲地爬了起来,接着又跨坐到了Thomas身上。

“……别再去找Chas,”Stephen的手搭在Thomas两侧肩膀上,垂着头抵住Thomas的,“你应该清楚,如果你想破坏现状的话,我会毫不犹豫把你干掉吧?”

“对此我从不怀疑。”Thomas放好酒杯后笑着循着方向去亲他,又被他躲开了。

如今的Stephen已经不再是那个会躲在窗帘后看着短枪和手机发呆的男人了,他再一次地站了起来,他更强大,更善于隐藏弱点,只要他需要的话,他随时可以再找一个帮他铲除一切障碍还愿意帮他顶罪的雇佣兵。是Thomas纵容并帮助Stephen和他之前形成了这种互相制衡的关系,他对他的能力和决心早就一清二楚。

那么他们到底又是因为什么才会对这种为了利益的纠缠迷恋乐在其中?

他已经很难再欺骗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寂寞。

“但你也知道吧?在你动那个心思之前,我会先毁了你的。”

Stehpen对Thomas的这句话一点都不惊讶,他早就不会幻想、更是杜绝期待了,他和Thomas向来都是可以随时踢开对方、甚至连只在夜晚偶尔互相依偎的陌生人都不如的关系。然而他没再说什么,他就只是笑。一开始是有气无力的短促几声,后来就变成了一连串的意味不明的笑声。

直到Thomas的手又扶住了他的腰,Stephen才停下来,他安静地感受Thomas的胡茬蹭到了他胸前的一块皮肤。

而后Thomas的唇印在了他胸前稍偏左一些的位置。

“你说人会痛苦是因为什么都想要,并不是这样,并不是,”他贴在Stephen胸房上的唇离开后,又浅浅地在那颗看不见的心上轻啄了一下,“只有付出了的人才会痛苦,不管多少。”

“所以——”

所以,别像他一样,别付出,也许Stephen不会相信……连他自己都不想相信,可他确实不那么希望看到Stephen再次痛苦。无论因为谁。

他不会说出来。

“——所以,Stephen,藏好你那一小块心吧,别给任何人……”

Thomas从下往上看向Stephen,Stephen也正低下头来,他们在黑暗中看着彼此的轮廓。

“包括我。”

坐在他身上的人捧住他的脸吻了下来。


Stehpen是趁Thomas还没醒的时候离开的。他知道Thomas在装睡,但是他们谁也没去拆穿。他在Thomas的司机平稳驾驶的车里又睡了一小会儿,等他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车已经停了好一会儿了,但司机没有叫醒他,Stephen察觉到Thomas的手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待他的态度已经开始小心而周到。他和司机道了别,推开门的时候Chas就睡在那张一进门就能看见的沙发上。Stephen开门的动静把他吵醒了,他揉着眼睛确认了下,然后倏地坐了起来。

“你尽快搬走吧。”他看着Chas,忍住让自己别去想再过十几年这个年轻人会变成什么样。

愣怔是理所当然的,但那在Chas的脸上停留的时间很短。他双手捂住脸然后上下用力擦了把,接着走向厨房。

“我帮你热杯牛奶?”

“我今天就会找人帮你联系房子,准备时间不会超过三天。”Stephen也往厨房走,他喝下了一大杯水,才觉得昨日遗留下来的疲乏被缓释了些。

“三明治要吃吗?我帮你做,很快的。”Chas还一手扶着冰箱门一边弯着脑袋在里面翻翻找找,Stehpen放下了水杯走到他的附近。

尽管这对他来说不起任何作用,但Stehpen仍多少有点羡慕Chas懂得示弱并仍能示弱,即便是他最低声下气求Thomas帮他的那时,他都不觉得自己有表现出任何“示弱”的一面。

“你父亲那边我会去解释,你休息休息收拾行李吧。”

“Thomas和我说他有的是办法让你动摇、让你做出选择,”拿着的那盒牛奶又被放回了原位,Chas扭头去看Stephen,“我没想到他只用一个晚上就做到了。”

“和他无关,”Stephen觉得心里和胃里都有一团什么即将要爆发,而他并不想在Chas面前表现出来,“这么做仅仅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你确定只是因为要保护我?”Chas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直起身甩上了冰箱门。

“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争论前因后果。”Stephen的语气不容置疑,但他却还保留着最后一丝耐心。

“你怕Thomas?”Chas大跨了一步彻底站到Stephen的面前,“还是你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你而对我做出些什么?”

完全没有必要的,Stephen又想笑了。他的手撑住腰,下意识地磨着牙齿四下看了圈。在Chas等到答案之前,Stephen的重拳就这么毫无预兆地砸在了他的右脸,一点余地都没留。

Chas趔趄了下后站住了,Stephen扔下一句“明天就搬走”后连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似的转了身。

“你不是怕他,”Chas这么说,他用手背擦了下渗血的嘴角,眼眶泛红,大声吼出了这个令两个人都倍觉难堪的质疑,“你是爱他。”

爱?

爱算什么?

爱在他们的人生中,从来都不是重要的东西。

“我只爱我自己。”

Stephen一边脱西装一边往卧室走,只留给Chas一个冷漠离去的背影。

评论(14)
热度(96)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