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Mendez】-二次结局-5

 * @寒奕云上 太太的条漫扩写 戳一  


写着写着突发奇想把另外一篇之后要发的特工组(就是想到就写一点想到就写一点结果写了好久连开头都没写完的那篇)塞了进来~~反正之前的故事也都是空白嘛我就(自作主张)连起来了..那篇应该也就是个你追我跑谈恋爱的甜甜甜(≧▽≦*)

再次恭喜我亨加盟碟中谍~~~~开心~~~~~~


[1]   [2]   [3]   [4]

--------

5.

爱人。

Mendez思虑了很久,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误、Solo也没有表达错误的话……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总之不像是单纯的同……”Mendez确实因为突如其来的反问、也可能是Solo的改变而稍许惊惶失措,他心里有个大致的并未成型的猜疑,因为在Solo当初回答他说自己是他以前同事时,Mendez就知道Solo给了他一个违心的答案。

“爱人。”Solo既保持了笑容,又完全不似开玩笑地说,“你曾是我的爱人,直到你失忆前一秒,我们都是这个关系。”

既不是听来暧昧的情人,也不是稍显青涩的恋人,就只是,带有忠贞意味、又饱含情意的,爱人。

Solo是这么说的。

“因为你爱过我,所以我清楚自己对你的重要性,于是才会来到这里。”

Solo还这么说,Mendez能听出他掩藏在漫不经心下的郑重其事,然而他在当时没能消化,等他从震惊中转过神来发现自己暂时不知该如何面对Solo时,他草草地说了句……他说了句什么?Mendez有点记不太清了,总之他找了个由头离开了。可这并没能减轻Solo揭晓的真实答案给他带来的眩晕感,这导致他在之后陪Ian玩时都很心不在焉。

他爱过Solo吗?Mendez摊平了那张画纸,又把戒指压在上面,妄想它们能够让自己想起点什么。抛开爱的问题,Solo对他来说曾经是一个重要的存在这件事显然完全可以成立,否则他不会在当时用这样隐蔽的方式将这两样东西小心存放在科罗拉多。哪怕仅仅放眼于现在,他也不讨厌——说是期待也不过分——和Solo的每一次对话。和Solo相处意外地能让他觉得愉悦,如果这一切都是未知的记忆在作祟的话……

门铃被按响的同时伴随着门被敲动的声响,Mendez按按太阳穴去迎接门外等待之人的急不可耐。

Solo出乎意料又有点那么理所应当地站在他面前。

“你……”

“你刚刚少听了一个故事。”Solo的话语直截了当,就像他清楚对付犹豫逃避的Mendez,这招绝对会管用一样。

“你确定我这么快就做好接受这一切的准备了?”Mendez隐隐有些头疼,他当然知道前几天他面对的Solo不是真正的Solo,可人的变化也没必要如此之快吧?他实在好奇自己以前是怎么应付如此强势的Solo、还心甘情愿和他成为……爱人的。

“当然,因为我了解你,”Solo自信的源头向来都只是Mendez,不会再有其他原因,“因为你一直是你。”

“不请我进去?”

“就在这里说吧。”Solo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侵略性,Mendez能够分辨得出来,他轻掩上了门又走动了两步,靠在了墙边。

“我们都是中情局的特工,你应当发现了,你的分析能力、观察能力、你对周遭环境和人物的敏感度……”Solo只挑了重点的部分,“但我要特别一些,至少我认识你的时候,我还不是这个身份。”

“我曾经追着你跑了大半个地球,一开始并不是因为对你有好感,就只是因为……”

Solo现在想起他因为过于笃定而在判断上出了偏差酿成的错误仍会无奈发笑,“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伤痛’。”

“很难相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Mendez哑然失笑,Solo迟来的关于他往昔工作的坦白并没能让他觉得震惊(他甚至觉得这样才足够合理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但他说自己给他留下了伤痛反倒更不可信一点,只凭Solo现在展现出的一切,他都能想象出Solo是怎样一名优秀到惊人的……特工。

“你可以。”——你一直可以。

Solo因为这样的结论在心中泛起甜蜜。

“之后我一直在尝试接近你,你并不是完全排斥,你只是质疑我不相信爱情,我确定其实你也不相信。事实上爱情对以前的我来说就像火花,不抓住的话它也就即刻消失了。”

“但是我决定抓住你,”并且他一生都不会为这个决定而后悔,“在我自己都记不清的具体的某年某日的哪几分几秒,我觉得我应该抓住你。”

Mendez始终安静地听着,一开始他还会做一些他习惯性的小动作,到后来他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就只是看着Solo的嘴开开合合,完全投入于Solo讲述的这个“关于他”的故事中。

“最终你逮捕了我,但实际上却是我抓住了你。遗憾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改变了想法,开始觉得去抓住那一点转瞬即逝的火花也未尝不可的,即使到了后来,你也没有告诉过我。”

“接着我和你成为了同事,停止了你追我跑的追逐,让你转变态度不容易,不过你看,我总是能做到。我们开始住到一起,完全侵入对方的生活——实际上更应该说是我侵入你的,直到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我开始明白火花不是永远会有,一切都会趋于平淡,我甚至害怕过也疑虑过是否真的要和你步入这样的生活,”Solo还在做着类似笑的表情,哪怕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任何笑意了,“直到你从这样的生活中消失,直到后来它变成一种奢侈……”

“一种名为‘你’的奢侈。”Solo中断了叙述,也停止了回忆,“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这感觉很神奇吧?明明是故事的主人公,却又以读者的身份听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Solo的手试图抚上Mendez的脸,如以前常做的那样;Mendez的头偏开了点,如最初会做的那样。可这并没有阻止Solo想做的一切。

“我想问你,如果可以的话,”他从未如此胆怯而犹豫,同时又无比矛盾的大胆而坚定,“我可以重写这个故事的结局吗?”

Mendez多么希望自己能在这时想起些什么,他想知道以前的Solo是不是也是这样跋扈得理直气壮,他还想知道以前的自己给予了怎样的回应。

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现在脱离了正常频次的心跳节奏到底是因为他曾爱过面前这个人,还是仅仅是因为这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于是他就又一次的轻易陷入了那段被他丢失的感情。

“但我大概忘了告诉你……”Solo缓慢地挪向Mendez,连呼吸的频率都仔细控制,他看着Mendez瞬间失语时嘴唇嗫嗫而动却说不出什么的样子、还有在自己贴近时踌躇是该转身离开还是静静等待的样子。是了,几年前的他也是这样,面对自己毫无拒绝余地的无理要求时左右为难,也曾质疑Solo这一刻的嬉笑表情究竟藏有多少真心。然而最终,他还是这样,站在这里等待自己会带给他一场怎样的冒险。

他抬起胳膊,又自己收回了,比起任何肢体触碰,他就只是想在这种近距离盯住Mendez,给他一种自己已经给他留了充分可转圜余地的错觉。

“告诉……什么?”Mendez讷讷地发问。

那已书写下来却又被Mendez遗忘的一幕幕又在Solo眼前闪过。因为太过怀念那时犹豫不决的那人,所以更想抓住这刻也同样惊惶、从未改变的这人。更因为,我人生这一册小说最后的场面里,一定要有你的存在,才算是真的完整。

“你并没有说不的权利。”

2017-03-17  | 117 10  |     |  #亨本 #Solo/Mendez
评论(10)
热度(11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