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Jack】全面保护 11

本来这篇的脑洞开得特别长~因为两个反派所以有两个事件还打算搞成上下什么的..但是写着写着他俩都不受我控制地变得这么甜了 我为什么还要拆散他们还不如就让他们好好谈恋爱呢((

而且我明明不擅长剧情何苦要为难自己!!!!所以应该快完结了吧~算算也写了快三个月了????


1&2   3   4  5   6   7   8   9   10

-----------

11.

“嘿,当心!”

Cabot还没走到审讯室隔间的时候就被开门冲出来的Jack撞了个满怀,在发现彼此是谁之后,Jack只是用手盖着额头说了句抱歉就又自个儿跑开了。Cabot下意识地以为Dressler在审讯时交代了什么会刺激到Jack的细节,结果等他也进到隔间的时候,看到的只是Will正端着一杯冷掉的咖啡傻站着。

“那朋友怎么了?”Cabot请按着Will的背,和他一起看向玻璃镜另一面。

“又被我吓到了,我猜。”老实说,Will也被Jack那副似乎就要哭出来的表情吓得一时间计无所出,直到他拔腿就跑,Will才回过神来,他简直不知是该为自己的莽撞懊悔,还是为Jack纯真的反应而欣喜。

“他可不是个容易被吓到的家伙,”Will猜想看到Dressler顺利落网的Cabot绝对心情极佳,否则他的眼神不会变得微妙,“我想我远远低估了你的本事。”

Will没接话,他不打算否认什么也不打算承认什么,这不是因为他想对Cabot——他认为他在CIA最亲的人有所隐瞒——他只是认为他和Jack的关系正处在一个微妙的界点上,而他不知从何讲起。

Cabot对此倒是显得相当贴心,他没用多余的调侃和逼问令Will觉得尴尬,他只是又用正正好好的力道按住了他的肩:

“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依然为你感到高兴。”他和蔼的神情、他缓缓的语气一向具有抚慰的力量,“Will,你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他一边回忆着那时情绪低落、毫无目标、同时总是很暴躁的Will,一边看着现在的他,“我很抱歉让你在西班牙经历了那些,这是中情局的失职,对此我一直很抱歉。”

Will的眼神从震惊又变得柔软,他想说什么,被Cabot拦住了,“你的父亲很优秀,而我相信你会更优秀,我很庆幸在那时为了Jack做出了这样的决策,我知道你可以做到,并且你远比我设想中做得更好。”

“孩子,欢迎加入中情局。”他用一声爽朗的笑打破了刚刚沉重的气氛,Will被他揽住后,接受了这个迟来的正式欢迎。他觉得他的语言能力实在贫乏,否则不会到了最后都什么都没能说出口,他不知道自己除了说根本没什么用的谢谢之外还能说什么。

他的人生差一点因为CIA而被完全毁灭,却又因为CIA而又重新开始建立。就像一幢崭新的大厦,他能摸到它的地基,更能看到它完全建好后的宏伟模样。

一切都开始变得井井有条,移交Dressler的时候Jack也没到场,他在办公室为了堆积起来的文件晕头转向,似乎完全把Dressler抛之于脑后了。Will没有特意和他聊这个话题,他为了几天后的正式测试做了充足的准备,就连Jack也将这几天的重心放到了监督Will做最后的突击训练上。甚至于到了测试那天,Will起床时Jack已经比他还要早地起床了,他在用那个他从来没用过的榨汁机在鼓捣着什么,Will一边套上衣一边走向他,果不其然在站到他背后时把他吓了一跳。

“今天什么好日子?”

“你参加测试的日子。”Jack终于按对了按键,在嘈杂的榨汁声中他才侧目看了看Will,“难道你忘了?”

“当然没有,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因此比我早起。”

“为什么不?”Jack瞪他,“你的测试结果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这关乎我的——”

“声誉,我知道我知道。”Will笑着去揉了一把Jack的乱发,他也没躲。等他花了不短的时间终于打完的果汁被倒进杯子时Will也简单地洗漱好了,他帮着Jack一起——或者说Jack帮着他一起弄完了早餐。临出门时Jack又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一件T恤说那是他当时参与测试时穿的,有幸运的味道,被Will以“会被我撑坏”的理由拒绝了。一直到他们一起走到进行测谎环节的办公室门前,Jack都在试图让Will不那么僵硬,虽然他看起来装出一副轻松自信的样子,但Jack完完全全能够体会到他的紧张。

“你一定会通过的。”办公室的门敞着,Clark就在里面准备着什么,他们两个人同时看了看里面,Jack却突然这么开口。

“这么相信我?”

Will眯起了眼睛温和地看向他,等着Jack如他预想中那样又微微脸红然后支支吾吾地转移话题。

“一直。”

但他却向着Will走近了,直到他的两只手环过Will的肩膀在他背上交叠直到Will无法看到他到底有没有脸红。

“你值得我相信,”Jack的语气沉稳,笃定,“我一直都相信你。”

这些话说完后Jack像是为了缓解突兀的尴尬,于是用手在他背后重重拍了两下后放开了他,Will愣愣地没想起该说什么话,Jack也就什么都没说只是环顾四处的同时不忘用食指挠起了自己的耳背。

“Will,准备好了吗?”Clark的头适时地探了出来,他对Will和Jack之间又奇怪起来的气氛不大好奇,他只是单纯想提醒Will可以进来了。

“好了。”Will向Clark点头示意,又回头去略显着急地问Jack会不会在这里等他。

“我要先去一个地方,”Jack这么说,Will没来得及失望是因为Jack很快又补充,“但我保证你测试结束后会在停车场见到我。”

Will这会儿终于放松地笑了一下,就好像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积压的紧张感被Jack的几句话轻易扫光了。

Jack没多逗留,他看着那扇门关上后就立刻跑向了停车场。也许是时间的缘故,今天Jack去墓园的那段路显得格外顺畅,墓园里依旧是只有三三两两的人。Jack把花放下后用衣袖抹走了墓碑前几不可见的灰尘——这完全没什么必要,Cathy待着的这一方天地总是被打理得非常干净,爱她的人是那么多,每个人都倾尽全力想要给她一片安静整洁的世界。在以前,和Cathy谈话或仅仅是在他身边都能使Jack的心情平稳下来,即使到了现在,Jack仍能因这片Cathy长眠的土地所散发的气息而感受到平静。

“Cathy,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极具仪式感地深呼吸了一次后,缓缓地开口,“他……是Cabot派来保护我的,可是实际上,他所做的一切远远不止是保护。”

那些有关于Will的、大大小小的画面开始在Jack的脑海里闪现,很多都只是他整理冰箱时或者准备晚餐时Jack有意无意瞟到的背影,也有Will吼着对他喊出“我很在乎你”时暗到深沉的蓝色眼睛,还有他被Will抱着时和Lucia突兀对视上时的尴尬场景。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可Jack明白,这些细节彻底地改变了他的生活,它们取代了冰箱里那满满当当啤酒和不知道被放置了几天的中餐外卖,变成了令人有食欲的、健康的、各种各样由Will亲自采购来的食物。

他原本会变得更糟的,可是Will却在潜移默化中让他变得更好。从他收拾好那个曾经属于Jack和Cathy的卧室、然后从床底下抽出那张照片开始,Jack就应该有所意识的。

“我实在是个糟糕的人,对吧。”——在感情的问题上充满顾虑,时时犹豫,因为害怕承诺所以踏足不前又不愿意承认这也是另一种伤害。他记起Cathy最初说他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她、以医生的口吻诊断他总是不足的勇气,即使这样,他还认为这只是缘于Cathy单方面的害怕承诺而已。

“这么久了……”将近一年了,其实如果真的规规矩矩丈量来看,这并不算一段多么漫长的空白时光,“你离开我都那么久了,而我那个坏毛病依然没能治好。”

你知道这个问题在什么时候才会被诱发吗?那时Cathy摸着他柔软的短发问他。

Dr.Muller,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你讨论这么学术的事情。他则满不在乎地又翻了个身撑在Cathy上方,打算用热情的吻来解决这个他下意识想回避的问题。

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Cathy捏了捏他的耳朵,笑得漂亮又认真,她说,Jack,这就是你的问题,比起害怕承诺,你更害怕面对自己的真实感情。但其实承认爱上了某个人,又能是多难的事?

Jack从没认可过Cathy这个说法。

“Cathy,真的很抱歉,真的。我并没有忘了你,我不会忘了你,只是我想我大概……或许……”他清楚他和Cathy之间已经不再存在所谓谁背叛谁的说法。他没能完全放下过去,但他确实已经开始朝前走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他至少能够有勇气当面向Cathy坦白这一些、关于Will的一切。

捂着半边脸的手放下后,Jack又改了口,“不,不是大概,不是或许。”

他的手指郑重地抚过Cathy的照片,而后他的上半身动了动,稍往前靠了些,接着亲吻了墓碑。

“我爱上他了。”

评论(4)
热度(55)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