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顽固分子·下(剧情PWP/完结)

《泽西岛型男与波士顿本熊》完售感谢!之前余本上架的时候懒得都没吆喝...就这样竟然也陆陆续续卖完了,真心感谢大家~

这里就把下发出来,在lof上也把这篇文正式完结了(全文共2.3W字,另外《最高成就》和《玛莎的愿望清单》就不会再发了)。这篇应该算是我今年喜欢的TOP3(?),发了以后终于能骗点评论了XD


《顽固分子》·上


*

后来布鲁斯总难免质疑自己为什么没能意识到他们会于日后酿成一个错误,他甚至没能意识到克拉克在把两个人拉到床上之前、就一直都比别人更早地靠近了他。克拉克的试探总是很安静,当他每次走进用韦恩大宅改造过的联盟大厅、他总是会先问“布鲁斯在吗”,他明明知道布鲁斯永远会在,所有人都知道,但他还是要用这个问题来凸显自己有多么急着见到布鲁斯;他为大家带来玛莎烘烤的馅饼和蛋糕,然后在巴里的垂涎下第一个端到布鲁斯面前执著地让他先尝一尝;布鲁斯把领导联盟的重担交给他,他却总要在下决定之前先看向身边的布鲁斯、问他“布鲁斯,你觉得怎么样?”,一次不落。他问得沉缓殷切,假装忘了自己拥有强大决断力的同时、又真的把布鲁斯当成了某种过分重要的存在。
还有一次,布鲁斯记得,还有一次,他从因设备故障而即将坠落的蝙蝠机上跳下来,实际上他是来得及掏出抓钩枪寻找一个附着点的,但是克拉克从半空把他截了下来,布鲁斯跟从条件反射在疑惑中揽住了这个凭空出现的氪星英雄。他用胳膊绕住对方的脖子,注意到抱着自己的人从嘴边开始爬上了一点点若隐若现的笑容,等布鲁斯低头看向地面猜测克拉克是不是比平时飞得更慢时,克拉克已经用眼角的余光瞧了他一路。
这些都不是错的,布鲁斯想,这没什么错。但上床是错的,而且这让之前的所有亲密看起来都成为了错误的根源,它们一点一滴累积起来,才拖延了布鲁斯揭开这一事实的进程。
“你看,”布鲁斯低头整理袖口,他面对着镜子,说话的对象却是身后不请自来的克拉克,“我最怕的就是事情会变成这样。”
克拉克的心还沉在身体里那汪寂静的湖水中,从布鲁斯对他说“你太把我们上床当回事了”开始,他的心就没再被打捞上来过。他往前跨近一步,布鲁斯也转回身来,他看着布鲁斯脸上神秘的冷漠,知道自己不该在他要赴宴之前擅自找来的。但能怎么办,他对前一夜的纵情念念不忘,他一整天没见上这个人一面,在听闻这个人今晚要去又一场慈善晚宴寻欢作乐——即使只是做些表面功夫——他就再难忍受半秒。
“怎么样?”克拉克明知故问,想试着又用装傻蒙混过关。多么滑稽,他那么努力别把爱说出来的原因,竟是因为他怕会失去眼前这个人。
“你说不说都没什么区别,克拉克……”布鲁斯傲然的聪敏撕碎了克拉克的幻想,他把领带平整地放进马甲背心里,表情平稳到没有一丝起伏。巧妙地不留余地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只是他原本不打算对克拉克用上的,然而他无法再回避这件事,克拉克再三的越界唤醒的除了是一再忍让的警觉之外还能是什么?他已经特意调低了会激活警报的等级,却还是没能扛过克拉克愈发明显的失常。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别说出来。”
“为什么?”
克拉克捏了捏拳头,站在那里,低沉地问。湖水结了冰,那颗心在被冻伤的边缘挣扎,克拉克想把布鲁斯这一身得体的三件套撕坏、剥光,他想把这光鲜亮丽的人折磨到不敢再拒他于千里之外……
但他自始至终也知道他没法责怪什么都没做错的布鲁斯。
“那样我才可以当这些都没发生过,”布鲁斯点着领口的手指顺着领带悄然滑下来后又去整理了一遍西装的下摆,头一次,他觉得同他人表明自己的立场并不轻松,“那样……我们才可以继续,如果你想的话。”
布鲁斯的眼睛似有若无地瞟过来,那点骄傲又迫人的笑意像是在等着克拉克说出能让两个人都可以进退自如的回答,对布鲁斯来说,这已经是他能想出的、最不会令他们彼此尴尬的方法了。
这是他放纵自己的极限。
“如果……”但克拉克未遂他愿,这个发生在地球的奇迹似乎向来喜欢与布鲁斯作对,“如果我不想呢?”
“为什么?”布鲁斯眯起了眼,咬字极重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想要更多。”
布鲁斯的神情有短暂的僵硬,克拉克知道若果这真的只是一个是或否的选择题,那所有一切都会变得无比简单,可他不满足于简单,从他和布鲁斯重新认识、踏入新的生活,他就知道自己想要的远不止是“简简单单”。冰释前嫌、并肩作战听来的确美好,但与克拉克日渐对布鲁斯产生的欲望相比还不够美好。否则,他也不会在明知荒唐的情况下向曾经的对手、现今的好搭档提出上床的要求,可是他想要更多——
“我一直都想要更多。”
只不过是爱比欲望更早来到而已,这怎么可以算是错?
“你想要就一定会得到?”布鲁斯简短地反问,他不说这是不是错,他只是绷直了肩胛,用深藏的冷傲讽刺克拉克的妄言:
“这个世界不是这么运转的。”
克拉克什么表情都做不出来了,他盯着布鲁斯,这个人在克拉克眼里既不是令人生畏的蝙蝠侠、也不是引人肖想的韦恩总裁,当他站在自己面前,他就只是一个近在咫尺却无法拥有的人。
每次克拉克想到这个,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
“你可以选择不再继续。”布鲁斯像是被克拉克的目光困住了,但他不会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打破这样的困局,“我早就说过了,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克拉克——”
“到此为止吧。”
布鲁斯扣上西装上的最后一颗扣子,把自己紧紧保护在了里头。

事实上就连克拉克自己都觉得布鲁斯将这件事处理得相当体面,他用最淡漠的方式告知克拉克纠缠无用,克拉克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但一定还是有人被他们突如其来的暗中疏远戳中了某根敏感的神经,当戴安娜意味深长地看着克拉克说“我好像很久没看到你和布鲁斯争吵了”,克拉克被卡在嘴边的半个“啊?”让他看起来就像被蜜蜂的屁股蛰了一下。
“这不是很好吗?”他把多此一举的感叹词和很容易就回到眼睛中的苦涩一起吞回去后说道,“巴里和维克多终于可以不用再因为那些吵架时的低气压惴惴不安了。”
“说得好像你们不吵架气氛就能更好一些似的。”
彼时他们正在大宅前重新修整过的一片花园里晒着太阳——那是被巴里戏称为“克拉克充电时间”的一段闲暇,他们浸泡在暖烘烘的阳光里,戴安娜在昏昏欲睡中对克拉克听到布鲁斯时紧皱的眉头产生了别样好奇,她一直觉得克拉克和布鲁斯的关系就像一趟高速列车,她不知道这趟车什么时候开始运行,但却清楚地看见了它仓促刹车。
“晚上巴里邀请大家去他的新家参观,”她继续着闲聊,哪怕克拉克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上面,“一起来吧。”
克拉克知道这个“大家”中必然包含着布鲁斯,他既希望布鲁斯别去,又希望布鲁斯会出现在那里,他想借着大家和乐融融的氛围无所顾忌地望向布鲁斯,又怕自己会由于布鲁斯的一个回视而让某个念头死灰复燃。他早就不懂得把握其中的平衡了,因为他和布鲁斯的关系从来也没有平衡过。
他从头到尾都没得到过控制权,所以他才会狼狈地陷落到这种地步。
这个巴里才是主角的搬家派对却让巴里成为了最劳心劳力的人——这一切都源于布鲁斯和克拉克隔得太远了,他必须不停地在两人之间往返、为这两个突然对融入大家失去兴趣的人传递可乐、比萨、坚果、爆米花、捧着上司的工作评语分别展示给两个人看,大家都围坐在客厅中间分享着食物,但站在阳台边和坐在最角落沙发上的克拉克却让巴里觉得这个棒极了的新家有点太大了,他如此往返了十来次之后,终于跌到了亚瑟的背上发出了哀鸣:
“嘿,我说,”他喊得足够响,响到大家都默契地安静了下来,“你们就不能一起坐过来吗?”
几秒钟的沉寂后克拉克率先站起来挪动了脚步,经过巴里的时候他拍了拍巴里的肩而后径直走向了终于看过来的布鲁斯。于是其他人也一致地重新按下玩乐的开关,他们故意吵闹起来,为两个人的单独对谈不那么别扭做着微小而心知肚明的贡献,这几乎是巴里在这段时间内最大的期望——只要他们变回原样,他宁愿看这两个人再大吵一架。
“如果你下次不希望我也来参加这种聚会的话,”克拉克跟着布鲁斯一起面向外面压低声音说,“你可以提前告诉我。”
“没那个必要,克拉克,”布鲁斯瞟了克拉克一眼后,晃了晃只剩一口的可乐,他把可乐罐放到栏杆之上,任它在刮过来的风中摇摇欲坠,“我们还不至于搞成这样。”
“反正已经……”克拉克开口,冰冻的湖被凿开裂缝,不知何时就会殃及到那颗尚算完整的心脏四分五裂,“这样了。”
可乐罐被又一阵吹过来的风带离了栏杆,克拉克更快一步地捞住了它,他把罐子握在手中捏扁,以隐隐怒火面对着布鲁斯冷酷的不言不语。
“你是不是觉得我错了?”
克拉克还是没沉住气,他尽量说得不那么像赌气,但布鲁斯身上特有的理智气息又袭进克拉克所有感官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压根没法做到像布鲁斯一样优雅,“你觉得我爱你这件事错了?”
他们的呼吸奇异地交错,他一呼,布鲁斯一吸,那些进出起伏都是对克拉克的无声拷问,为什么不在所有错误发生之前就把爱说出来?为什么愚蠢地以为身体的占有就代表心灵的契合?为什么就连如布鲁斯所愿那样避而不见都做不到?
克拉克太想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找一个答案了。
“……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分钟过去,布鲁斯才侧过身说道,他把上半身撑在栏杆上,声音在夜风中轻柔到彷如喟叹,“别轻易把心交给别人,克拉克。”
“那对你不会有任何好处。”

结束一段关系的感觉不过就等同于时光倒退,这没什么。克拉克这么劝说自己,过后又觉得可笑,毕竟他和布鲁斯压根没开始过一段关系。他们之间也没有变得更糟,至少布鲁斯没有扭头就离开联盟——以他对布鲁斯的了解和那人从不拖泥带水的行动力来估测,克拉克一度真的以为他会在交代好所有事情后悄然离开。
然而克拉克始终没有重要到会让布鲁斯这么做的程度。他们还是会每天在大厅中遇见彼此,克拉克看见布鲁斯,对他点头,布鲁斯也抿直嘴唇、回以点头。乐观点形容,克拉克觉得这是以前没机会体验的一种新阶段,毕竟从他刚苏醒开始,他们之间的亲密程度就远超其他人,而现在,他们又生疏得仿佛从未亲近过。
也可能是布鲁斯太擅长若无其事了,若无其事到好像他没和克拉克上过床、也没拒绝过克拉克贪心的诉求,他抹去过往痕迹的速度就如同他破解一道机关那般轻松。为什么你不把这种神奇的能力用在让自己痛苦的自责与愧疚上呢?克拉克突发奇想时会想这么问一问布鲁斯,不过他又想,布鲁斯有多看重这些自己看来早该摒弃的情绪,就有多不看重自己渴求无比的真挚心意。
他们敌对、和解、亲近、又远离,每个阶段都上演着克拉克从未经历过的剧情。克拉克开始出更多的任务,从科罗拉多到冰岛,从最冷的奥伊米亚康到最热的撒哈拉沙漠,其他人则没有效仿他,他们都还有自己的生活、每天都要为不同的烦恼焦头烂额,只有克拉克因为那个姓肯特的身份不能再继续光明正大使用的缘故而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在了拯救他人这件事上,这能让克拉克平静下来,然后在与气流的竞赛中忘记自己还有一颗心被冻在极寒气候里。

后半部分戳

2018-08-06  | 342 11  |     |  #超蝙 #亨本
评论(11)
热度(342)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