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Jack】全面保护 12(完结)

我可能真的是有完结恐惧症才拖了这么久Orz不管怎么说虽然喊着难写难写但还是完结啦~~前文也全部修改校对过了(错误还挺多的)....2.0这对真是小可爱既虐不起来也开不起车ww

又少了一个坑也不是很开心....觉得2.0的安利大概要卖到头了_(:з」∠)_


1&2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Jack重新把车开回停车场的时候Will还没有出来,他停好了车,又为自己和Will买了杯咖啡,途中他想过要不要再踏进楼里然后打探一下情况来排解紧张——是的,他有些紧张,而且是越来越紧张,他知道这完全没有必要,但实际上,他自己也知道这并不单纯是因为他担心Will的测试。不过,为了避免和Will在约定好的地点错过,他还是决定就在自己的车子里等着。一开始他还算能安静地待着,不过在他自己那杯咖啡喝完而Will那杯完全冷掉以后,他就有点坐不住了,他下了车,在这一小块范围内来回绕着,顺手通过邮件解决了一些琐事,等他下定决心如果五分钟后Will再不出来他就要去看看时,Will从电梯的那个方向由远及近地出现了。

“等了好久吧?”

“感觉怎么样?”

这两句一前一后冒出的问句听起来还是挺蠢的,所以他俩都没回答而是看着对方先足足笑了一分钟。等笑够了Jack才想起把那杯应该已经不怎么好喝的咖啡拿了出来,接着两个人一起靠在了车子旁。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Will还是回答了Jack的问题,他希望能让Jack放心,即使他看起来好像已经并不怎么焦虑了。

“我想也是。”

“这只是开始,”Will把咖啡杯捧在手里后又呼了一口气,“我还得熬过后面那些才行。”

“行了,别让我总把那句话反复拿出来说,”Jack把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上半身完全倚靠在车门上,“你知道你可以的,拜托,连我都轻轻松松就通过了,你还能觉得难到哪里去?”

Jack把自己拿出来开玩笑,希望能让Will那张看起来苦着的脸转晴一些——他只在最初了解Will时的那些照片和监控里看到他这种满头乌云的模样,那些过去似乎、也应当远离Will了,而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也能起到鼓舞Will的作用。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Will弯腰把咖啡杯放到了脚边,也学着Jack把手插进了外套口袋,“等成绩出来我的审查期和‘保护期’就结束了,所以……”

“你要搬走?”Jack甚至都不用反问一句就明白Will打算说什么,他也不清楚这种属于他俩的默契是在何时形成的。

“Cabot说要帮我安排,不过我自己也在看房子了,Lucia也说我可以和她一起住。”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保持现状。”Jack鼓起了腮帮子看向Will。

“你希望我就这么住下来?”Will促狭地反问,无论在何时,逗一逗Jack都会是件有趣的事。他猜想Jack会瞪起眼睛,或者跳起来,然后说我才不会留你、你要是想搬走的话你就走好了。也或者会抿起嘴什么都不说?那些都无所谓,他原本也没打算再要个什么回应的,他也不想再把Jack吓跑一次了。

结果Jack并没有这么做。

“是的,留下吧,”Jack就像在说今晚吃什么明天穿什么一样语气稀松平常,却让Will的心跳加快了,“我怎么想都觉得,这间房子还是我和你一起住更好。”

“我还以为你对我安排你的日常生活颇有微词呢。”Will收起了意外的表情,决定藏在心里留着让它慢慢消化。让Will回想的话,这四个月来留在他记忆里最深的无非是Jack时不时爆发的大呼小叫,食物中的蔬菜太多、冰箱里的啤酒又没有了、叫他起床的时间又早了一些或是他又被自己搬进他家的健身器材吓到了诸如此类的各种细枝末节。就像一开始,他以为Jack只会是在他的世界掠过的一阵风,但最后Jack却变成了一朵云,就此盘踞在他的天空。

“是有点,我觉得你每天像个机器人一样把自己的生活管理得这么健康实在太烦人了,”Jack低着头,脚底在面前的一小块空地上一蹭一蹭的,“但我喜欢吃你做的早餐和晚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打扫浴室,好在你总是把浴室收拾得很干净,还有冰箱也是,Clark以前老是嘲笑我的冰箱一点都不像人类所拥有的的。”

Jack的视线还是朝着下面,直到他的脚尖前方又出现一双鞋,他才注意到原本应该在他旁边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面前。他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没办法把活生生的Will当成Cathy的墓碑然后说出那句话——他原本是这么打算来着。Will看起来也不着急,也不期待,他什么动静都没发出,就是站在那里,安静地等着Jack说下去。

“我还是没有准备好,但我想试试……”其实他清楚,人不可能永远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像Wlll向他表达那一切感情时,谁又能说他做好了准备?但那个人们所以为的“最好的时机”是永远不会在等待中到来的,而Jack也不准备再用这个给自己当借口了。

他深呼吸过后抬起了头,在和Will平时的那刻冲他眨了眨眼睛,“我想试试拉住那只……你朝我伸出的手,它还在么?”

“永远。”Will不想去管Jack又变得亮晶晶的眼睛里涌动的那些泪水是因为什么,他就是这么个感情丰富的家伙,又胆小,又可爱。其实Will和他一样胆小,在很多个时刻他都不是真的像看起来那么不顾一切也无惧无畏的,只是他想,如果他没办法逼自己比Jack勇敢一些的话,那他就只能停留在这个无法令他满足的关系里裹足不前。

“啊,我真的是——”Jack突然非常懊丧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对着头发一通揉搓,“糟透了,我都说了些什么?我原本不是想说这个的,我原本……”

“我知道,”Will拿开了手,攥着他的两只手腕,让他再次看着自己,“我知道。”

“我是想说我也喜欢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而不是听起来像是我喜欢你成为我的保姆那些乱七八糟的……”他还在懊恼,语速也变得很快,Will甚至听出了夹杂在其中的小小哽咽。

“我确实挺像的,”Will用小小的打趣来安慰他,“还能在你喝醉酒或者感冒的时候照顾你。”

Jack把手臂从Will的手中抽了回来,泄气似的吹了口气,“说到那个……我一直很好奇,你老实说,你那天晚上偷偷吻了我?”

Will忍不住笑了出来,Jack的情绪转变有时候就是这么快,而他还不能说自己已经很好地跟上了。

“没有,那时我对你的感情还没到那种程度,但不可否认我确实错过了一个好机会,”Will露出一个可惜的表情,因为一边的眉毛实在抬得太高而看起来有些过分夸张,“这导致我到后来都一直觉得遗憾。”

“那——”Jack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因为Will在那时贴近了他,他搂住Jack腰部的手和在眼前放大到模糊的脸同一时间敲响了Jack心里的那个警钟。不过那个警钟并非在提醒着Jack要拒绝,它只是提醒他,在这种时候什么也别想,只要跟着本能闭上眼睛,感受Will略显干燥的唇瓣贴上了他的就行。

大概就那么几秒的触碰后Will放开了他,Jack还是被他圈在怀抱里,“你就……只能做到这样?”

“那是因为我不想吓坏你。”Will抱着他,像跳舞一样轻轻晃着。

“得了吧,”Jack舔舔下唇,他的那一点点惊慌已经在Will的注视中消失了,“你就承认自己没什么恋爱经验吧,我不会笑你的。”

Will没和Jack这种小小的得意计较,因为这回他就没那么客气了,等Jack最后红着脸气喘吁吁地轻踢了一脚Will的膝盖才被他放开后,Will才笑着反击了一句“你确定以后还要拿我的经验问题开玩笑吗”。

他们一起去简单地吃了顿午餐,下午Will去射击场测试的时候Jack偷偷跑去找了Clark打探情况。Clark只表示Will即使没在手心藏一个大头钉也不用担心,因为唯一让Will的指数不稳定的问题来自于Clark,他居然可以完全面无表情严肃地问Will是否真的喜欢Jack。这让Jack追着Clark纠缠了他半天,他质问他怎么可以在对Will的人生如此重要的测试中加入这种搞不好会导致严重后果的插曲。即使他心里清楚Clark完全有能力掌握这些测试的最终走向,他也还是觉得生气。

“我当然会把这段记录抹除,”Clark像是又打算和Jack开个玩笑了,虽然在Jack看来他那种要笑不笑的表情只能被形容为可怕,“但你别指望我告诉你Will的真实答案。”

“随便你,”Jack得到Clark的前半句保证后释怀多了,于是他毫不示弱地冲Clark做了个怪表情,“我不需要知道。”

Jack想,他所确定的远远不止于Will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这件事,他所能够确定的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在他和Will之间,甚至完全不需要把每一件事都展开到彼此面前来一字一句计较个清楚,他们就能领会对方的心意,接受对方的意图。他们的相处一直就是这样平和自然,保持着最令人舒服的距离感,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将那份距离一点点地缩短。一整个下午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着,完全没有心思处理任何工作,大家也都很体谅他似的没怎么来打扰他。Will是在临近下班的时间才回来的,成绩是当场可知的,Jack光看他的表情就能知道结果,不过他看起来比Will还要高兴得多。他提议出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还问Will要不要喊上Lucia,却被Will少有地拒绝了,并且他说他觉得这种重要的时刻应当只与Jack一人分享。他们喝了点酒,聊了很多有的没的,一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问一问对方“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他们只是在走回家的途中莫名其妙地牵起了彼此的手,并且谁也没有觉得这样做有哪里不对。

Will在之后的两天完成了各种不同名目的测试,结果在完成最后一项意志力测试的同时就全部出来了,没什么悬念也没什么太值得人担心的,他如大家所料一样以非常优秀的成绩通过了测试。Cabot公开了他在监视Jack期间的工作记录,原本他应该被安排到一个部门,在接受训练办公室两年的指导后才能正式被派往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不过Cabot像处理Jack这个特殊例子一样,以Will在“模拟穿越国境线的测试中”表现优异,而大大缩短了那个周期。Jack对此反而不是太乐意,让还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Will这么快就去参与危险的任务让他有点不是滋味。但这是Will的选择,也是Will最初想要做的事,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私底下向Cabot表达了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安排他和Will一起多出外勤的意愿。

正式入职中情局以后,Will才通过电话告诉了他的母亲。Laurie显然相当震惊,不过比起自己丈夫向自己隐瞒的行为,她的儿子这种做法已经让她欣慰很多。在Lucia的安排下,Laurie和Josh抽空来了趟弗吉尼亚。Jack原来没想要过早参与到Will的家庭聚会中,但他拗不过Lucia,连Will也坚持让Jack一起来。他们并没有明确地告诉Laurie一些什么,不过Laurie看着Jack的眼神依然能让人感知到不同。或许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点破的缘故,她对Jack还算友好,Will说他也不是太能猜透母亲的想法,不过那没关系。

他说,我们还拥有很长的时间去慢慢让Laurie说服,所以,别担心。

而Jack不知道为什么每当Will跟他说“别担心”的时候,他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Laurie和Josh在这里的最后一晚原本是打算在Lucia家里的庭院里来个露天烧烤的,有Lucia在,Will觉得自己在家庭方面似乎已经不再有任何需要担心的,而Josh也比他想象中更好地接受了这个妹妹。只是他还没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Josh打来的电话,他和Laurie从超市回去的时候发现Lucia的家里又被人“光顾”了,而和Cabot之前伪造的那起入室抢劫不一样,这次是真的,Lucia也遭受了袭击,Josh发现她的时候她的后脑勺还在冒血。Will和Jack赶到医院的时候,Clark也通过电话告诉他们,监控中发现的嫌疑人身形和上次抢劫Lucia的非常相似,而且现在,他们已经有理由怀疑这就是Jean Carrack还活着、并且打算把在西班牙没做的事情再次做完的证明。

“她会没事的,”Will还在和Clark了解情况,Jack的手拘谨地在裤子上擦了擦,然后蹲在了坐在病房门口发着呆的Laurie门口,“CIA会解决这一切的。”

他觉得这句话实在太老套太空洞了,但Laurie还是因此抬起了头,Jack看得出她在微微发抖。

“我和Will会保护你们的。”Jack不再这样蹲着,他坐到了Laurie旁边,Laurie的眼睛立刻又红了,她看着Jack动了动嘴,没说什么,却伸出手紧紧抱住了他。

Will和Jack安排好Laurie和Josh再回到总部的时候,特地为Jean的案子所安排的大办公室里的声音非常嘈杂,Jean Carrack的脸被定格在最大的那块屏幕上,而Will以及他家人们的资料则以照片和文件的形式分散在各个背板上,Clark在最角落的地方冲着电话里吼叫着什么,Dillon在几台电脑之间来来回回,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来到了这里,所有人都在专注于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情。Jack觉得这样的感受很好,而他以前竟然没能体会到这种一整个机构、身边的朋友们都为了同一个人的安危而忙碌、是一种多么值得珍惜的奢侈。那时候Cathy已经离他而去,Will还没出现,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连他自己都不重要。他觉得自己那时就只是一个躯壳,任何富有意义的、具象的感情都彻底离他而去。

但是现在,一切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他觉得自己从里到外又重新变得沉甸甸的,他重新拥有了需要他在意、需要他放在心上的人和事。他又扭头看了看正站在自己身边的Will,想都没想就让话从嘴边脱口而出:

“这次换我保护你了。”

Jack拍了拍脸,像宣布完什么似的抬脚要往办公室里走的时候,又因为Will捉住了他胳膊的动作滞了一滞。

Will看着Jack不明所以的表情温柔地笑了,他将Jack的手握进了自己掌心,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END


然后我要把二次结局也完结掉...hing

评论(3)
热度(95)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