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临时情侣·05

*克拉克和布鲁斯这对临时组成的情侣并不是真正的临时情侣

01    02    03    04


05

巴里的疑虑在众人的不闻不问中无疾而终,布鲁斯和克拉克在大家眼里还是维持着友好又小心的距离,仿佛那天晚上撞见的场景只是因为他跑得太快进入了不同的世界所看到的——毕竟据布鲁斯所说,要不是他确实从未来穿越回来提醒布鲁斯要找到他们,这个联盟恐怕还不会有契机被组建。

假如他更敏锐一些的话,他会发现超人和蝙蝠侠在战斗中并肩作战的次数多了起来,而超人出现在哥谭并被拍到的频率也逐次增多,只是如果他去问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会被“你不是知道吗?我们需要外界认为我们是一对”理所当然地搪塞过去。

“戴安娜……”巴里又赖到了似乎总有事可忙的戴安娜身旁,“你真的不觉得克拉克布鲁斯在瞒着我们什么吗?”

“我反而更好奇,你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在意?”

“我本来是不在意的,”他回忆着这一连串奇异想法的源头究竟从何而来,“但克拉克的表现就像在是告诉我‘嘿巴里我有事瞒着你但是我不打算告诉你’。”

“结果你就正好中了他的计。”戴安娜因为巴里又苦恼的表情而发出轻笑,“如果他们真的是一对情侣,你会是什么看法?”

“我不知道,不可思议?”巴里发现自己似乎从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困扰他的始终都是蝙蝠侠和超人到底瞒了他一些什么、而不是超人和蝙蝠侠真的是一对这种假设,“他们看起来根本不像能成为一对。”

“为什么?”戴安娜问这话的时候自己也考量了一下,发现她的答案和巴里的答案可能会完全不同,而原因不止是基于她认识这两人的时间要比其他所有人都更久一些。要知道,布鲁斯因为克拉克可是做出了不小的改变——各种层面上的。

“先入为主的印象?”巴里朝上翻着眼睛斟酌,“何况他们无论从想法还是作风上都像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不,不对,他们本来就是两个星球上的人。”

“是这样吗?”戴安啊停下了手中的事,认真加入到了这个她随意提起的话题,“但是他们在作战时总是很默契。”

“那个我不否认。”巴里点点头,“而且说起来,似乎平时无论他们如何争论,最后总有一方会主动妥协。”

——就好像谁都拿谁没办法一样。这是戴安娜早就习惯的事,不过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特地去注意过。

“而且那和我们都拿布鲁斯没办法的感觉不一样……”巴里自言自语起来,“克拉克并不怕他,可是又好像确实很怕他……”

他“啊——”了一声之后又抱住了脑袋,像是完全迷茫于如何完美形容出克拉克和布鲁斯之间那种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张力。

“嘿,先别讨论那些了……”

“谁去通知一下亚瑟回瞭望塔,”维克多的声音传来,他正下载着最新热点新闻,并且他觉得他有必要第一时间通知两位当事人,“你们得来看看这个。”


“这实在假得好笑!”巴里不停摇着头,他的手在正播放的视频画面上来来回回,那上面是超人由远至近极速飞现的红色身影,而离镜头更近一些的人物则是蝙蝠侠,在一阵画面抖动、烟尘散去过后,画面中出现的是依稀可以辨别的因为某种攻击躺倒在地挣扎的蝙蝠侠,而不管是从前后顺序、还是画面中模糊的暗示来看,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前不久刚成为他恋人的超人。

“或者我们可以找星球日报发一份声明或是什么别的……我认为那位佩里先生是位正直的人,至少不会为了博眼球而捏造新闻,”维克多快速阅读着他所能搜集到的一切发言或评论,“不过我猜他们是找到新的可以攻击你的角度了。暴力、无情、极具破坏性……亲密关系中的施暴方?这可真够耸人听闻的。”

巴里似乎比被污蔑的当事人更为愤怒,他控诉着,也这么希望着,“这分明是两场不同的战斗,他们只是……只是剪辑得天衣无缝而已,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该相信他们!”

“那是因为你了解超人,”戴安娜浏览完舆论反应后又加入到会议中解释道,“人们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无论过去多久这都不会改变。”

“就像相信超人是救世主的人们不会因为任何反对的声音而改变,而认为超人是邪恶的、应当被烧死的人们也会深信超人就像那些‘证据’里所展示的那样。”

“就算没有‘证据’也要捏造证据,”巴里嚷嚷起来,“如果是这样,那让他们两个假装是情侣还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无论人们信或者不信,这都是两位强大的超级英雄为了让人类世界安心、表露超级英雄无论从情感上还是行为上,都并非脱离于人类之外的、友好的证明。”戴安娜分析得很浅显,这本来就是她最初会提议的考量之一,但是她对传媒所可能做出的应对无法防备。超人和蝙蝠侠不会因为支持或反对的声浪就改变关系,但有心要针对他们的人总能想出各种曲解的方法,而这些媒体甚至可以在被揭穿之后堂而皇之声称自己并没有恶意、这原本就是他们的工作:制造新闻、为八卦提供平台、至于那其中的真伪,他们可不会在乎。

“要是这些捏造出来的所谓事实满足的只是那部分永远无法接受我的人……”克拉克扫视着大家,“那就随他们去吧。”

“反正到了最后,矛头也只是会聚焦到我是否会成为这个联盟、成为人类的威胁而已,这总比他们过多关注联盟,”——“和布鲁斯”被克拉克放在心里悄悄默念着带过,“来得好应付些。”

克拉克的心情听来似乎没受影响,他的表情和笑容也没有什么不寻常。但不管是戴安娜还是亚瑟,更在意的可不是克拉克的表情。令他们觉得有必要更加予以关注的,完全是坐在克拉克对面、目光中显现出恼意的、克拉克名义上的恋人布鲁斯。

“我对处理这种事情还算有经验,”克拉克却还在维克多的点头应和中侃侃而谈,“你可能不太了解,上一次我也……”

“克拉克……”亚瑟在桌子底下踢了克拉克一脚,他原本是不想让人察觉的,然而甫一撞到他的脚就发出的“咚”的一声,还是非他所愿地围拢来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会议先到这里吧,”布鲁斯对这小插曲无动于衷,他靠在了椅背上,撑着的双臂也放下了一只到会议桌上,“我需要和超人谈谈。”

“可是我们可以一起帮……”巴里的一腔热情还没能完全抛洒,又被布鲁斯冷冷补充的话阻断了。

“——单独谈谈。”

作为仅有的知情人,亚瑟是第一个站起来的;戴安娜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不过她还是在若有所思地将视线在克拉克和布鲁斯之间来回了一圈之后、便和亚瑟站到了一起;维克多一向认为克拉克和布鲁斯能够处理任何危机,而他觉得自己在场或不在场也无法为他们带来更多帮助,所以他也推了推巴里,想让巴里和自己一起离开。

至于巴里……

他才刚打消的疑惑又一股脑地重新往脑袋里冲。这次是真的不能怪他多疑,任谁看到桌子两端的这两人在空气中黏着在一起的眼神,都会觉得很有问题吧?不过他没来得及表达什么,就被几步跨向他的亚瑟拎着衣领一起带离了。

“你刚刚是在表明,你觉得对你的那些指控没关系?”整场会议都保持了过度沉默的布鲁斯在只剩两个人的时候才终于开口。

“毕竟如今不是所有人都会相信,”在用听觉确定其他人都已经离开瞭望塔后,克拉克坐去了布鲁斯身边,他觉察到布鲁斯在生气,但他暂时没有分析出具体是为了什么,于是他就只是遵从内心想法抚了抚布鲁斯的背,那是他所认为最简单也最亲昵的安抚爱人的动作,“我早在经历过上一次的事件后,学会了如何调整心态。”

布鲁斯的眼神在听到克拉克提起“上次”后黯了一黯。

“哪怕他们之后变本加厉也没关系?”他在气恼,但也更担忧,他担忧这一切是否会像上一次卢瑟的阴谋那样,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前奏,直到它愈演愈烈,演变成妄图消灭超人的某种铺垫……

布鲁斯发现自己不可自控地设想出了这种可能。他深吸了一口气作势要站起来的同时、尽量控制着让自己不要把那些负面情绪在克拉克面前爆发出来:

“布鲁斯?”

“我想我有必要以另外的身份去找那家电视台谈谈。”

“等一下!”克拉克显然稍感错愕,好在他认为他有足够的理由去阻止布鲁斯这么做,“韦恩集团的总裁去和他们谈有关于超人的报道?不,这只会给你造成更多麻烦,已经有许多人猜测你是蝙蝠侠背后的支持者,如果再加上超人……”

“超人和蝙蝠侠现在是一对恋人,”布鲁斯抬抬眉,“无论外界以为布鲁斯韦恩支持他们之中的谁都没什么区别。”

克拉克留意着他的表情,他总是皱着的眉头目前看起来似乎比往常还要更往眉心聚拢些。

“我以为你不在乎它们,”从认识布鲁斯以来,对于外界的各种诬蔑或是谴责,克拉克总像是更替他心疼和着紧的那一方,只是布鲁斯永远处之淡然,他以为布鲁斯根本不会为这种可笑的诽谤而过多动怒,“我以为你……”

“我不在乎的意思是,我不介意他们怎么写我——”

在走出几步后,布鲁斯停下了,克拉克想跟着他,布鲁斯却又即刻转身走回了他面前:

“但我介意人们怎么看你。”

也许克拉克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初成长、会为人们的恶意揣测而低落忧郁的超人、也许他认为这些伪造的非难已经不再值得放在心上、也许他觉得问心无愧……可布鲁斯不会这样想,对他来说,加诸于超人身上的诋毁和中伤只发生一次就够了,他明白历史不会再次重演成他和克拉克各自对立时那样,可他就是不可自控地为了那些夸张而恶意的字眼所愤怒,过去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夹在记忆之中的尘埃不会轻易被从他心上吹散。

“……算了,”然而布鲁斯打消了用更多语言去解释的念头,“你不需要明白。”

就像偶尔他会在心中责怪克拉克总是在不知会自己的情况下替他处理那些凶险的局面一样,他也时常会觉得克拉克的善良与多情用错地方,就比如他对自己的无止尽包容、还有对这个充满错误的世界一再的退让。

他摆摆手,又再次打算离开。

“但是我明白,”克拉克却贴到了布鲁斯身后,圈住布鲁斯的腰从后把他揽向了自己,“我当然明白。”

他明白,无论他怎样向布鲁斯解释他不在意是因为这件事不管怎么发展都好,都已经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挑拨到他们两个之间已经形成的关系,他并非百分百确定他和布鲁斯的关系早已牢不可破,他只是从苏醒后就领悟到了:信任他的人永远都会信任他,而布鲁斯就是在那之中、给予他最多信任的唯一。

克拉克此刻倒还真的想感谢一下那一则则极尽扭曲的报道。他当然清楚自己对布鲁斯来说也是重要的,然而布鲁斯这样难得的、为了他而掀开平静展露出的真实的怒意,对他来说着实弥足珍贵。

布鲁斯偏转了头看向他,他的嘴唇抿出的一条直线正明明白白显露着他的不悦,但克拉克现在最想做的,却仅仅只有吻住他这件事。

---------

就是........只会写........谈恋爱.........(抱头

弥补一下BVS里因为舆论受尽委屈(?)的亨超

评论(25)
热度(30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