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giewen

想到Solo爱上别人会窒息😊 | 看到逆亨本的来关注会直接拉黑

© piggiewen
Powered by LOFTER

【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三(ABO/MV衍生)

亨超写不完的体育版诅咒....(看BVS时看到佩里就能想起以前上班时被“一天没死一天都要给我把这个文案写完”支配的恐惧....BVS确实是超现实主义大片惹)

章一     章二


三.

克拉克刚走进办公室就受到了大家齐齐投来的视线所营造出的热烈迎接,同时向他扑来的还有各种人造高级香气混杂在一起的浓郁气味、以及摞在他办公桌上的几个纸箱。他才刚走近它们,还未正式开始忙碌一天的同事们就围了过来。克拉克好脾气地没把他们赶走,他遂了众人的愿望、在他们的注视中把那些封装好的箱子一个个拆开,然后看着他们伸手拿过那一瓶瓶高级品牌的香水、还有原本被整齐叠放在外包装中的衬衫,克拉克没去在意那些香水,倒是更好奇地把衬衫的包装盒一个个掀开了,那些衬衫多是简约的纯色系,倒是十分切合那个人的穿衣品味,至于特别突出的蓝白竖条纹的那件,被站得离他最近的珍妮抢过去了。

“有新对象了?我猜她或者他眼光不错。”珍妮指指他身上那件格纹衬衫,“比你好多了,至少懂得上衣最好和眼睛的颜色是一个色系这种基本搭配原则。”

“不……”克拉克笑着摇头,“只是朋友,或许。”

“有钱的朋友,”史蒂夫放下了香水,把脑袋探了过来,“你知道这一件衬衫至少抵我三个月的工资、甚至更多吗?”

“他只是……”手机在他的裤袋中发出了一声提示,暂时打断了他的话。他心里当然有所预感,不过等点开那条新信息的时候,混合着雀跃的好心情还是完整无遗地被暴露了出来。

——旧衬衫烧了吧。

发信人的号码被隐藏了,不过克拉克依然知道这是谁的杰作。布鲁斯的恶作剧并不令人惊讶,克拉克能够接受的不止是他的任性、这些偶尔为之的荒诞也绝不会令他觉得奇怪。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在为昨天的事表达谢意的方式吗?

“他只是……对个人生活品味有一些要求,”克拉克回完了短信又继续着刚才的解释,“而且我帮了他一点小忙。”

“我现在有点怀疑‘衣着品味能划分一个人的社交圈’这种时尚理论了。”史蒂夫的话音夹杂着明显的羡慕,“克拉克,你不如告诉我哪儿能结交到这种朋友?”

“呃,车祸?”他极速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手机上,“我站在路边,他不小心撞到了我。”

“听起来简直像什么浪漫爱情喜剧的开头。”又一位同事加入调侃,引起了饶有兴趣的一串笑声。

“我至今没能偿还上那笔因为我的缘故致使车辆受损的赔款。”克拉克边笑着摇头边又去阅读新消息,“如果这也能算喜剧的话……”

“那又怎么了?看看他送你的这些吧,”又是不知由谁发出的、带着酸溜溜的语气,“他不是很爱你、就是已经有钱到不正常了。”

——可以,我很感谢你把汉克养得这么可爱。

“我也希望我身边有个像他这样富有到不正常的朋友。”史蒂夫挤眉弄眼地附和,被珍妮推回了他自己的座位。

克拉克看着手机屏幕,想象布鲁斯斜着眼睛、或许还会哼一声后才打出这行字的模样,他没掩饰住脸上的笑,珍妮却又转头对他告诫了一句:

“别穿着这些衬衫去采访那些大集团的总裁或是什么明星,”她的提醒是发自肺腑的,“那会让人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被采访对象。”

——就这样?

“很受用,谢了。”克拉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心情愈发明亮。他把衬衫整理好,又开始在面前的那些香水里寻找熟悉的气味。他是不怎么使用香水,但非同一般人的感官还是能够让他迅速在这一堆瓶瓶罐罐里找出一瓶曾在布鲁斯身上出现过的。

——还有那件棉袄。

——你不是嫌它丑?

布鲁斯的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两下,没想出来、也没来得及敲下些什么、沃勒就在他对面坐下了。她的疲惫被很好地掩藏在她一贯表现出的强势背后,布鲁斯暂时放下了手机,他将屏幕朝下放着,省略了没意义的客套话:

“实验室的人明天会和你联系。”他说完这句又往面前的咖啡里加进了两块糖,悠闲地搅动起来,却没有要喝的打算,“到时会有人告诉你完整的细节,包括如何正确佩戴。”

“但你要记住,”布鲁斯不急不躁地缓缓说着,沃勒看着他、差点忘记了他是个无法拥有能够震慑他人的信息素的Omega,有一瞬这几乎令她退缩,“项圈是韦恩提供的,摘除项圈的办法却掌握在蝙蝠侠手上。”

“所以,别轻举妄动。”

布鲁斯的语气里没有一丝丝威胁也没有一丁点得意,他说得很慢也很耐心,甚至还微微扬着嘴角,让人觉得他掺杂进了点幽默感。这却让反而一句话都还没说的沃勒心底冒起了一股火,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最近麻烦缠身,既然得到了她想要的,那她暂时没必要再和布鲁斯作对。

“作为感谢,我也给你一条有趣的消息,”沃勒没再让复杂的心情在脸上表露,“在我提议我的方案时,国土安全部又在假设如果超人想掀开白宫屋顶把总统从里面揪出来的话,谁能够阻止他。”

她以为布鲁斯会嘲讽一句“总之不会是你的特遣队”,但他没有,他还在搅着那杯咖啡,似乎从中得到了无限的乐趣。

“有人说了蝙蝠侠的名字,又有人反对说那可不见得,没人能确保蝙蝠侠会站在谁那边。你猜政府对超人卷土重来的担忧和莱克斯•卢瑟与国防部的会面、或者说资助有没有关系?”

“卷土重来?”布鲁斯故作惊愕地强调了一下,“看来是我误会他们了,我以为他们从没停止过呢。”

“这没什么不能理解的,”沃勒觉得布鲁斯这种玩笑一样的反应更好对付一些,“人们推崇Alpha的力量,但是当强大到超人那种程度,恐怕这力量就会变成无形的恐惧了。这种情况下,推进和莱克斯集团的合作真的是个不错的对策。”

布鲁斯没对此发表意见,也许他会赞同其中一小部分,不过他不会在沃勒面前表露。他是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的、离超人最近的人之一,他可以客观地说这是对的、也可以主观地说我比你们了解超人的强大。然而“了解”是一个很沉重的定义,正是这了解让他明白无论克拉克以他的强大付出多少、都未必会得到令他欣慰的结果,也让他清楚自己实际无法为克拉克做更多,买几件衬衫?不,那并不能对他有任何助益。

“别和卢瑟走太近,”他终于停止了对咖啡的兴趣,而且这次他也没有要先离开的打算,“你应该清楚,我会知道的。”

“那韦恩先生也应该知道我代表不了政府,”沃勒拿起包,“也给你一个建议,与其替超人操心,不如先顾好在你的个人问题上兴风作浪的媒体。”

布鲁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目送着她离开,又一条新消息来得很是时候,布鲁斯将手机翻了过来,克拉克在屏幕另一端等候着:

——衬衫很合身,谢谢。

克拉克暂时忘记了眼前那篇发表在星期日报网站上的投稿,他就这么拿着手机专心致志地等了十分钟,但是布鲁斯依然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十分钟以后他放弃了,让布鲁斯接受一句谢谢不比让他对自己说出一句谢谢简单多少。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屏幕上,文章的阅读已经接近尾声,他看完了最后那句“至少在目前来说,Omega们想要随心所欲掩饰自己的属性仍是目所不及的事”后又把文章拉回了标题处,盯着主标题下的那个“伪装信息素的药物是否存在”的疑问开始出神。

“克拉克?”佩里拎着张什么站到了他的身后,“你在干什么?这是什么?”

“一篇发布在网站上的投稿,”克拉克扭过头,视线在佩里的脸和屏幕之间来回了两次,“关于Omega伪装成Alpha可行性的讨论……”

“我知道这是一篇关于什么的投稿,”佩里把拎着的一大版样刊举到了克拉克面前,距离近到几乎要贴到他脸上,“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不在写你该写的稿而关注这个?”

克拉克扶着眼镜往后退开了点,“但是这个论题确实值得注意,医学在进步,关于Omega生活的多种可能性不停在开发,我觉得……”

“我觉得你可以先把体育版搞定。”佩里抖了抖正拎着的样刊、对克拉克就这么无视了这上面的大片空白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你前几天还在批评我们没能挖掘到好的角度……”就在他们一起在办公室经由珍妮的提醒看到那则新闻后,佩里当场发表了一通见解,他还质问了所有人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想到要从这个角度去报道那个新组成的超级英雄联盟,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刻钟,像是借由这一则新闻想到了很多。

而克拉克那时想到的恐怕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或者你看,明天的报纸我就这么空出三分之二版发出去,标题印上‘对不起,今天没有任何报道,因为我们的记者恨橄榄球’怎么样?”

样刊被佩里夸张地抽走时发出了滑稽的声响,如果不是克拉克躲得及时,那版纸大概会抽到他的脸上。他叹了口气,又重新打开了未完成的稿件。他尽量让自己的思绪集中在橄榄球上,但他还没成功,玛莎的来电又重新打乱了他的计划。

“今天也回堪萨斯吃晚餐吧,顺便多买些食物过来,”玛莎没做多余的寒暄,她这么说的时候,声线保持着一种上扬的愉悦,“布鲁斯也会来。”

 

克拉克在挂了电话后重新尝试着集中精神,这一次他做得不错,至少他把佩里需要的稿件在下班前赶了出来。他找了借口先行离开,把可能有许多地方需要修改的事情抛诸脑后。等他抱着两大袋子食物回到农场的时候,布鲁斯正穿着克拉克帮玛莎干活时的那身行头站在门口,而汉克摇着尾巴在他的脚边转来转去。

“来了多久?”

看到克拉克的汉克立刻转移了目标,小跑了几步亲昵地蹭起了克拉克。

“不久,不过足够帮玛莎修好仓库的屋顶了。”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进了屋,汉克的鼻子在他俩的气味之间忙个不停。脱下了那件对他来说大了一圈的外套后,布鲁斯一身清爽的香味又散了出来。

“状态不错,想必导致你异常的那些‘药效’都过去了,”克拉克放心了不少,他把纸袋里的食材一样样放到了桌上,“否则你也不会有心情为我挑选这么多贵重的礼物。”

布鲁斯朝他凑近了些,观察着被他拿出来的食物们,“那些东西并不会费我什么心。”

克拉克没有去问布鲁斯、他怎么会如此清楚准确地知道自己所穿的尺码,“不过要我说,与其浪费那么多香水用在嘲笑我身上,倒不如给玛莎挑一瓶。”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玛莎正向他们走来,而布鲁斯小幅度地晃了晃脑袋后又摸出了个什么迎向了她。

“我那天闻到了一种味道,它让我想起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那位女士,”玛莎已经笑了起来,布鲁斯的甜言蜜语却还在继续,“这说明它属于您,而我有必要把它送到您手里。”

“够了,布鲁斯,”玛莎拍拍他的背,“去休息吧,晚餐交给克拉克好了。”

“妈……”克拉克愣了一下,又摇着头把刚放整齐的食材重新收回了纸袋,不像是要对这个决定做出任何抗议的样子。布鲁斯原本只是觉得昨晚的他实在太过失礼,于是一心想着要再来一次作为补偿,他又陪玛莎说了会儿话,直到厨房传来引起他食欲的香味时,他才终于走进厨房看了一下克拉克的进展。背对着他忙碌的克拉克已经煎好了培根,正准备翻炒口蘑和番茄,煮着意大利面的那口锅正生气勃勃地翻滚着,克拉克的动作井井有条,对眼前的一堆食材和各式厨具既不慌也不忙。布鲁斯吃过克拉克烹煮的食物,但现在的克拉克确实让他开始有点儿好奇了。

“不觉得番茄太多了吗?”布鲁斯靠上了门框,挑剔的语气显得很自然,“不会导致口感过酸?”

“面酱是甜的,等我把它们搅拌在一起后它们的口感就会自然地中和。”

布鲁斯状似恍然地点点头,很快又在看到克拉克将牛奶倒入锅中时产生了疑问:

“为什么要热牛奶?”

“为了让意面吃起来更香。”

“喔……”布鲁斯这么应着,却不想去理解其中的原理,“我不喜欢牛奶。”

“牛奶会被煮干,你不会察觉出它们的味道,”克拉克手上的动作没停,“我以为你对食物并没有那么挑剔?”

与其他Alpha之间一旦有谁的信息素不稳定就会让两个人处于对立状态不一样的是,克拉克总觉得针对自己的布鲁斯比起人们常形容Alpha时拿来举例的公狮子、更像是一只上蹿下跳的……猫?

“分情况,”布鲁斯歪了歪头,克拉克仿佛能看到他头顶上冒出的无形的耳朵扑动了起来——带着耀武扬威的得意,“我对你的厨艺并未抱有十足的信心。”

“那你来。”克拉克将煮好的意大利面盛了出来,又重新拿过一口锅、在锅底涂完油之后干脆退了一步将位置为布鲁斯让了出来,“只是加热一下玉米饼而已,想必对你来说不难吧?”

布鲁斯习惯性地用舔唇代替了说什么,他卷起了一边的袖子就站到了原本属于克拉克的位置。克拉克为布鲁斯开了火、预热了平底锅、直至替他将那块只需加热的玉米饼放进锅中后才安然离开。

即使他清楚他不该将任何与厨房有关的事物交给布鲁斯,但两分钟后他循着一股焦糊的味道匆匆赶回来时,他还是感到了惊奇。

“会修葺仓库屋顶的布鲁斯却不懂得将玉米饼翻个面。”他抢在还举着锅没有什么反应的布鲁斯回过神之前关了火。克拉克开始怀疑即使锅底被火烧穿了一个洞,布鲁斯也只会皱着眉站在原地看着、或是因为烫到手而把锅整个扔出去却不会懂得关一下火。

“为什么要翻面?”布鲁斯把位置重新还给了克拉克,他的理直气壮里并没有疑惑,“它很薄,而热量是传递的,它会从下面传递到上面……”

“但是厨具的原理是将热量聚集而一旦热量聚集……”克拉克话没说完就自己打住了,他意识到和布鲁斯争论这个不具有任何意义。他擦了擦手,将那块已经完全变黑的玉米饼送进了垃圾桶。布鲁斯鼓了鼓半边脸颊后干脆重新理好了袖子,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退到了门边。克拉克重新准备起牛排的时候布鲁斯终于安静了不少,克拉克倒反而不习惯了,他每一步都捎带着向布鲁斯做出了一些解释。循着肉的香味而来的汉克坐在厨房门口看了他们一会儿后大概是觉得无趣,又哼哼着自己跑走了。

“我今天看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将牛排放入锅中的克拉克独自说了起来,完全没在意盯着牛排的布鲁斯会不会听——他知道布鲁斯会听进去的,“大意是抨击Alpha与Alpha结伴生活的现象,即使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受信息素影响的Alpha们更容易引起争端造成不稳定,把我们描述成总是想得到交配权的公狼一样……”布鲁斯的语气里带着那种独有的刻薄,“我都能猜到文章里的观点。”

“所以你觉得这也是一种对Alpha的偏见?”就像至今仍有声音觉得Omega不能进入社会担负重任一样,这其实并不值得奇怪,“你觉得在自然状态下,是Alpha被Alpha吸引更合理,还是Alpha被Omega吸引更合理?”

“唔?如果我说我觉得Beta更吸引我,这算不算合理?”布鲁斯抱起双臂,答非所问得很刻意,“他们才会抛开信息素的影响以及要标记或者会被标记的心理负担,真正投入享乐的过程。”

克拉克却只当没听见这一句一样继续着他的叙述,好像对这个话题投入了很多认真:

“从氪星推行基因技术开始,所有被制造出来的婴儿就与生俱来被注定了属性。”克拉克把牛排夹进了盘子,又关了火,回身看着布鲁斯:“但我是几个世纪以来唯一自然出生的孩子,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是自然注定我将是一名天生的Alpha。”

“所以我的父亲才会想尽办法传送我来到地球,同时我的父亲认为这是地球能够在众多星球中如此生机勃勃的原因,”他观察着布鲁斯的表情,想从那没有变化的无波无澜中看出点什么,“因为地球发展至今,纯粹依靠自然演化和选择的结果,就像即使人与人之间有着各种区别、各种属性互相组合的方式千变万化一样,比如虽然Alpha也可以选择与Alpha一起生活、Omega也能够在特定情况下同Omega结合……”

“但无人能否认,Alpha与Omega之间天然就会存在的互相吸引也是自然造就的神奇之一,你认为呢?”

克拉克终于说完了,他在上一句话与下一句话之间留有了一个充分的停顿。

“我认为这块牛排煎过头了。”布鲁斯留意到了这段时间空隙,他回应了克拉克的视线,但他没回答克拉克的问题,他越过了克拉克端起了那盘牛排想径直离开,再次窜回厨房的汉克却一下咬住了他的裤腿。

“不……汉克!”两个人同时低头看向汉克,克拉克笑着,布鲁斯也没有真的不悦,“放开!”

汉克低低地呜着,却偏偏不肯松口。

“我猜汉克也对你的答案很感兴趣?”

“别对有信息素作祟的迷恋产生太多幻想,”布鲁斯擦了擦额头,接着弯腰摸了摸汉克的头,“还是你被哪位Alpha或是Omega吸引了?”

“我还不确定,所以才想和同样身为Alpha的你讨论一下。”克拉克喊了汉克一声,汉克才跟着乖乖放过了布鲁斯的裤脚,“毕竟我认为……”

他又重复了一遍,“同样身为Alpha,你在这方面的经验一定比我要丰富得多。”

克拉克温和地笑着,端过几分钟前布鲁斯想端的盘子、递到了他的手上。

---------

蓝白竖条纹衬衫当然是想着这件写的




评论(11)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