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六(ABO/MV衍生)

差点以为第六章写完就写不下去了..好在第七章写着写着又觉得有救了...然后发现最难写的永远是下一章就对了...((不管了 终于忙完了睡饱了 要多更几篇文开心一下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六.

克拉克不会自以为是地断定是自己的信息素影响了布鲁斯才让他一夜好眠,不过布鲁斯的气息倒确实对他自己有点儿助眠作用,他从一个虽浅但好歹可称之为入睡的睡眠中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时针则走过了八点。布鲁斯还在床上蜷成一团怀里抱着被子安心地睡着。克拉克昨晚至少帮布鲁斯重新盖了五次被子,到第六次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布鲁斯是如何把被子都抽到了身前然后团起来抱着睡的,总之这次以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现在。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叫醒布鲁斯,可以的话,他希望布鲁斯就这么抱着被子继续睡下去、睡到他再也不会满脸写着“我很困”为止。然而他查过布鲁斯今天的行程,九点有个会议,十点则是韦恩集团新大楼的奠基仪式、就在他那栋旧大楼的原址上,克拉克虽然很开心在将近三十个月之后,布鲁斯又决定重新重视在大都会的业务,但他多少又对韦恩集团的那栋旧大楼会坍塌、自己要承担一半的责任而感到愧疚。

叫醒布鲁斯也同样使他感到良心不安,仿佛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样。最后他折中了一下,他没亲自去喊醒布鲁斯而是拉开窗帘并打开了窗,街上的各种嘈杂声响很快就飘了进来,克拉克在那些动静吵到布鲁斯之前又飞速躺回了沙发上,然后他看到布鲁斯翻身的同时蹬了下腿,被子从布鲁斯的手臂中脱开,随后他的手背搭上了额头。

克拉克闭上了眼睛,等待布鲁斯睁开眼睛,他分辨着床上的动静……

“早,”克拉克适时打了个哈欠,在坐起来的时候伸了一个做作的懒腰,又抓抓头发看向只是睁着眼睛还尚未完全清醒的布鲁斯,“你也醒了。”

克拉克装成自己也同时醒来时那种刻意表演的痕迹太重,不过看在他是为了不让自己觉得尴尬的出发点上,布鲁斯决定也假装自己没发现那些,他回了声早安,翻过身捏了下肩,发现这张不熟悉的床并没有让他睡得腰酸背痛。他有一瞬间恍惚地好像想起了一些画面,类似克拉克抱着他的,很模糊,也不够真切,所以他捏捏眉心,把那些都清了出去后下了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得走了,”喝完水后的布鲁斯才想起重要事情一般找出了手机,那上面的未读信息和邮件的提示让他完全从惬意的氛围中脱离了出来,“我得回酒店换身衣服。”

“至少先吃点东西。”克拉克回答得有点着急,即使从时间上来说,布鲁斯确实应该赶紧回到酒店去换身行头。

“酒店有早餐。”

“很快的,”克拉克以很大的动作幅度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布鲁斯清楚地看到沙发坐垫也跟着他的动作弹跳了一下,“两分钟。”

克拉克善意地笑着,他蓝眼睛里藏着的期待让布鲁斯有点难以拒绝。其实以前,刻薄地和克拉克反着来是很有乐趣也很简单的事,布鲁斯不清楚这件事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点难以做到了。他没有再拒绝,克拉克像是得到许可似的窜向了流理台,布鲁斯则又再次借用了浴室,他在浴室里把缝在西装暗袋内的合成剂吃了,同时也不怎么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由拳赛造成的伤痕确实已经消褪得七七八八,而清明爽朗的状态也向他透露了他昨晚经历了一场多么平稳的睡眠。

等布鲁斯带着不错的心情出来时,克拉克的两分钟早餐已经完成了,他加热了一下冷冻的肉饼,又炒了个蛋,那杯冒着香精气味的咖啡也是速溶的,鉴于布鲁斯清楚对于克拉克来说食物根本就不是必需品,所以他也就没过多计较克拉克的冰箱里只有这些东西。克拉克抓着后颈,看着布鲁斯把炒蛋吃完,咖啡剩了小半杯,至于肉饼大概是出于口感的缘故,布鲁斯吃了一口后也没再勉强自己去碰。

“下次我会好好地把冰箱塞满的。”等布鲁斯终于要离开的时候,克拉克跟在后面局促地补充了一句。布鲁斯不知道克拉克为什么又提到了“下次”——搞得好像真的会有下次一样,何况如果真的有下次的话,布鲁斯会希望他先解决一下热水供应的问题。不过他既没有说这个,也没有说“不会有下次”,他背对着克拉克挥了挥手,用它替代了口头的再见。克拉克遵从了布鲁斯的意愿没有跟出去,他站在门口,直到看到布鲁斯的身影消失,他才回到公寓拿起了手机。大概是之前犹豫的次数太多太久,这一次,他没有任何迟疑地拨通了那个号码。

文章里的那些关键点就在这短暂的、等待通话的时间里在克拉克脑海里清晰浮现,虽然时间尚早,不过通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帕尔森先生,抱歉这么早就打扰您。”克拉克说话的同时也坐直了,就好像他正在严肃地对待什么大事,“我是昨天上午联系过您的、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

“没关系,”对方的声音听来雀跃,“我很高兴有专业媒体对我的文章感兴趣。”

“我了解到您这些年一直在从事抑制剂的相关行业,”克拉克回忆着他搜集到的关于文章撰写人的从业经历、同时组织着语言,“虽然您的文章只是基于一种设想而衍生出的探讨,但我还是想就存在多少可行性与您深入探讨一下。”

“肯特先生,您看到了,在文章中我已经提出,目前将这种药物的开发投入实践的可行性极低,这其中所会遇到的障碍与难度很难全面估量,政府对于个人属性的严格登记管控首先就难以解决。”帕尔森再次解释起自己的意图,像是为了避免什么麻烦,“我只是……我只是大胆地提出了一种可供探讨的方案。”

但克拉克和他的意图却截然相反,即使熟读了文章的他清楚他只会得到驳斥,作者只是假想论者,他提出论点、展开讨论并不代表他支持它们被实践,这一点在他的文章中已经被表现得很清楚——可这恰恰是克拉克所需要的,就好像当你确定某件事时,越多的反面论证只会越增加你所认定的事实的可信性,逆反心理总是会在这种时候起作用。他飞快回想了一下那晚在布鲁斯书房的所见,又问道,“如果我们抛开外在因素,假设开发这种药物的人……自身拥有丰富的医学知识储备呢?”

“先生,你得明白,开发一种药物不是光靠想象就能办到的事,”帕尔森在电话那头确实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理清了逻辑,“至少要有一个像样的实验室、要有先进的设备、要试验成千上百种原材料,这是一笔巨大的资金投入,金额恐怕会大到你难以估测,我解释过了,我的文章里提出的只是一种假设,就像人类展望人工智能一样……”

“您不能否认拥有这种财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而且并不在少数。”

“那可不好说,肯特先生,”帕尔森笑了出来,像是在瞧不起克拉克把这种难以践行的事想得如此轻易,连他自己都在文章中用了极度谨慎的措辞,“任何药物都需要经过数次的试验直到进入人体试验,但针对Omega的药物能在什么动物身上试验?它只能在Omega身上试验,寻找志愿者并且保证不会导致严重后果也是这种设想只停留在设想层面的原因。”

“那么如果……”

克拉克觉得没太多必要再去补充对方的假设,他只是在为这个话题做一个终结,为对方也为自己。

“如果药物的开发者自己就是一名Omega而他选择在自己身上进行试验……”

“药物试验会带来各种各样的结果,那种痛苦是难以描述也难以想象的……”帕尔森在电话那头以一种笃定的语气做出了答复,“设想之所以是设想,正是因为我不相信会有Omega拥有如此强大的意志力,”

但是他有。我知道他有。克拉克在心里回答。

尽管他已经不需要再想下去了。

 

猜测布鲁斯实质上是Omega和确定他是Omega只隔着很细小的一线之差,但那对克拉克所会产生的意义却截然不同。对他来说这更像一个开始,他只是确认了一个了然于心的事实,不代表他就已经找到了令布鲁斯的身体反复出现异常状况的根源。那篇文章更像是为他指明了一个方向,至少现在,他多少有了点该从哪入手的眉目。

在用光了所有反反复复的迟疑后,这一次他迅速搜找到了所有具备了确切地址和名字的、韦恩企业下属的各种实验室,无论和医药开发是不是沾边,克拉克都记录了下来。他仅仅去报社打了个卡露了一面就编了个采访理由外出,把这些位于哥谭的实验室都挨个走访了一遍,过程中他作了点弊,这也导致了他没办法深入看到太多。于是那些和制药及医疗相关的更是被克拉克想尽办法预约到了几位实验室负责人的采访,有一位助理还笑着打趣问他为什么不直接预约韦恩企业总裁的访谈、毕竟布鲁斯•韦恩这几天都在大都会呢,克拉克腼腆又为难地表示他尝试过、只是失败了,结果还得到了对方一个“让你们报社换位女士来也许会提高成功率”的、不怎么有用的鼓励。

克拉克有相当的自信,探寻到那个建立在现有资源上的秘密实验室对他来说只是早晚的事。等他终于回到报社的时候已经临近下班的时间,迎接他的倒不是佩里的怒吼,而是布鲁斯的来电。尽管克拉克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才坐了不到五分钟,但接到布鲁斯的电话后,他还是立刻又找了个理由跑出去了。布鲁斯的车已经在马路对面等着他,虽然今天那辆阿斯顿马丁已经换成了一辆新的吉普车,不过克拉克还是远远就找准了布鲁斯所在的位置。他上了车,布鲁斯直接踩了油门,连声招呼都没打,克拉克不知道他要往哪儿开、他也不准备问。更准确一点来说,其实他大致清楚布鲁斯缘何会再次找到他,因为他在挖掘布鲁斯的秘密这件事上做得不够隐蔽(就算他再隐蔽,布鲁斯也还是会察觉),而此刻他的沉默不语可以算是预先说明了一切。

布鲁斯的行车轨迹相当于在星球日报的大楼周围绕了一圈,韦恩企业的大楼也就在不远处,他们开过那里,又往后绕过一条街,克拉克以前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间小学,也许他注意过,但很快又在他所更需要注意的、那些繁杂庞大的事务中被忘记了。他们在学校对面找了个位置停了二十分钟,看起来这是在他和佐德的大战结束后最先修复的建筑。其间克拉克提了几句关于最近发生在中途城的事,布鲁斯也就和他讨论了一会儿,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再也没有多余的对话了(并且他们谁都没提布鲁斯和阿曼达•沃勒见过面的事、也没人指出这其中的关联)。他们寥寥的对话随着第一个孩子从大门内蹦了出来而彻底终止,越来越多的孩子跟着涌出。克拉克看到布鲁斯紧皱起眉头在寻找着什么,几分钟以后,他随着布鲁斯的目光所在,将视线一起定格在了一个金棕色头发的小女孩身上。她轻巧地跳跃着投入了一位女士的怀中,在讨得一个吻之后,被那位女士牵着朝他们的方向走来的小女孩显得很快乐,克拉克从她的脸上看到的都是她这个年纪应有的纯真,再扭头看回布鲁斯时,布鲁斯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这导致克拉克不得不问了一句“她是谁?”。

“我是在大都会的废墟之中见到她的,当时我把她从坍塌的水泥墙块下抱出来,问她父母在哪儿。”布鲁斯的视线一寸都没从那女孩身上移开,对布鲁斯来说,总有些事即使已经过去了很久、却仍像是发生在昨天,“她指向天空,我跟着她抬头,你正好和佐德一起从我眼前飞过。”

布鲁斯仍然记得在那个瞬间,他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外星人所产生的愤恨膨胀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在之后的十八个月中,那抹急速下坠、难以阻挡的红色身影所带来的胁迫感都持续困扰着他。克拉克从不知道这些是有理由的:在布鲁斯与超人并肩作战之前,他认为超人根本不在乎这些附带伤害,而在布鲁斯与克拉克和解之后,他又比谁都清楚这些事只会令克拉克痛苦。

“很多孩子因为……佐德而失去了父母,”布鲁斯掩饰过了那个停顿,“她只是那庞大基数里的其中之一。”

“她……”

“她现在很好,”布鲁斯有段时间没来见她了,她又长高了一些,也比之前胖了一些,这样那样的微小变化都令布鲁斯觉得安慰,“她很坚强,她的养母陪伴她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日子。”

“那么……那些孩子们……”有很多声音以回忆的形式在克拉克耳中闪过,这让他头脑发胀以至于无法再故作从容,“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大多被经过考核的家庭领养了,小部分在韦恩企业捐助的福利院生活着,”布鲁斯看着那个蹦蹦跳跳的女孩被她的养母抱上了车,接着车子消失在他俩的视野里,“至少目前为止,他们都在渐渐变好。”

克拉克还在搜寻着早已离开的车辆,他努力地想听坐在车上的小女孩说了些什么,他想听听她的声音,确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给她留下阴影、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她是真的快乐……这有点蠢,可还是会让他好受一些:

“那个女孩……”克拉克闭了闭眼睛,放弃了再去搜寻那个女孩的稚嫩嗓音,“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布鲁斯再次发动了车子,“我不想知道。知道了她的名字,就意味着我和她有了更深厚更难以割舍的联系,我不想那样做。”

“我很抱歉……”尽管三十个月之后对大战中遭受损失的另一方当事人之一说对不起于事无补,但克拉克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说一下这句话。

“如果你没有杀了佐德,现在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告诉你这些,”他把对于克拉克迟来的理解表现得轻描淡写,那里面始终也包含他对自己误会了克拉克所产生的歉疚,“收起你现在的表情,我不是为了让你自责才告诉你她的存在的。”

他果然知道了。克拉克含混地有了这个想法,并且他惊讶于自己竟然不怎么惊讶。既然再次装作他什么都不知道已经异常艰难,能够由布鲁斯来主动提起这件事倒也没那么糟糕。

“你知道我去过哥谭了?”所以克拉克把方才的自责愧疚暂时放到了一边,问了一个更直接的问题。

“我收到了警报,在监控中看到了你。”布鲁斯甚至没有说是在哪里看到了克拉克的身影,他和克拉克各自都已经心知肚明了。他在收到警报然后看到实时监控画面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恼怒,尽管这超出了他的意料,不过他还算是冷静,他甚至近乎于反思一样问自己是不是其实能猜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就算他真的是一个Alpha,和克拉克的关系变质也会令他觉得棘手,更别说他是Omega,而Alpha和Omega会更容易产生深刻的联系这件事完全无法避免。

“你现在应该知道了,真相往往都很残酷,对你来说,或者对我来说。”布鲁斯深知克拉克想去打破一些什么,他却不想去深究原因,理由很复杂也很简单,有很多事实不是必须得去揭露,就像他始终没有让克拉克知道这些孩子的存在不过是因为他明白有些秘密一旦被揭露,总有人会无法承受:“在处于真相两面的人都难以负荷之前,停止吧。”

“你应当停止了。”

布鲁斯的话听起来相当无情,不过克拉克明白他只是一如他的性格那样把许许多多的东西藏了起来,他总是装出冷漠的样子好让自己远离任何可能到来的亲密关系、好像那样就会让他更像一个冷酷的Alpha或是怎么的。克拉克试着让自己站在布鲁斯的立场去解读他、为他强硬要把自己排除在他的秘密之外的行为开脱。他确实擅自干了件怎么想都挺可憎的事——他掀开了这层不得已而为之的谎言,可他不会泄露出去、也不觉得这件事会造成什么改变。就算有,也只是对他自己单方面的。这话听起来太强词夺理,但他不想道歉,至少现在不想。

“就算我不去问、不去提,也不代表那个真相不存在,”一种全新的惶惑又冒了出来,克拉克发现自己确实不是能独自默默消化所有负面情绪的类型,“除非你觉得这个真相会对我和你之间的关系造……”

“你到了。”布鲁斯将车停在克拉克的公寓楼附近后、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仿佛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在说的任何话都没有意义,克拉克是质问也好是想逼问出一些什么也好,他都不打算给予任何回应。

“下车吧。”他看都没看克拉克一眼,冷淡地请他下车。

克拉克以不肯轻易挪开的目光和布鲁斯对峙了半分钟,他想表现得强硬一些,可在布鲁斯的不闻不问中,他还是只能让自己的脚踏回了地上,他甚至都没有按他所想表达的那样狠狠甩上车门!他仅仅通过抿紧的嘴唇来透露他也十分不快,可惜布鲁斯从始至终都没把视线投在他身上,在克拉克离座后布鲁斯就踩足马力迅速离去,连了解一下克拉克的心情正处于何种起伏中的时间都没留。

他站在人流和车流间,觉得自己像是又被推出了布鲁斯的安全距离之外。这个精通于如何气人的家伙,克拉克心里这么想着,却又不是真的对布鲁斯所展示出的排斥和拒绝生气。他只是觉得气馁,只为在达成一些目的的同时却又搞砸了一些别的。他甚至没法堂而皇之地就这么告诉布鲁斯,知道你是个Omega对我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他放空了自己五分钟,五分钟后他又觉得不能再这么傻站下去,如果他不打算冲去哥谭找布鲁斯的话,他至少也得做点别的。于是他给戴安娜去了电话——除了找戴安娜还能有谁?电话里他没说具体有什么事,只说自己现在非常需要和戴安娜聊聊,而话题与布鲁斯有关。在他们想谈一些紧要的事情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时,蝙蝠洞往往是首选,然而现在克拉克只能厚着脸皮问戴安娜能不能去她家。从电话里听来戴安娜正身处嘈杂的地方,并且不是一个人,不过很令克拉克觉得窝心的是当二十分钟后他到达时,戴安娜已经在家了。没有旁人。

戴安娜为克拉克拿了罐冰啤酒,两个人在沙发上并排坐下,电视开着,声音被放得很轻。前五分钟里克拉克茫然地盯着电视画面没有开口,戴安娜一开始并不着急,直到她觉得如果她再不主动提问,那个独自苦闷的氪星人可能会就此发一整晚的呆……

“你说有关于布鲁斯的事要和我聊聊,”她举起了杯子,让自己的神态不要看起来那么像好奇或是质问,“是什么事?”

“你有想过……”克拉克终于感激似的回过了神,但他开口后又停了停,决定不把这件事说得太过明晰,“布鲁斯……其实不是Alpha吗?”

戴安娜放下了那杯才喝进半口的水,她将吞咽的动作放得很缓慢,睁圆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挣扎。

“我有过一些猜测,不过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可偏偏,她与克拉克又是为数不多的与布鲁斯亲近的人——那口水终于滑进了胃里,戴安娜也整理好了情绪,“对我来说,保持缄默也算是我能给出的一种保护。”

克拉克原本只想以这问题作为对话的开头,但他没想到自己却因为戴安娜的话生出了一种并非源自他本意的失望。在此之前他一向认为自己应该是世界上那个唯一的、发现布鲁斯最深秘密的人,这事其实没什么值得骄傲,可他就是因为这种认知而得到了不小的满足。结果现在有第二个人告诉他事实并非如此,虽然这个人是戴安娜,以她与众不同的身份来说会有所察觉不值得奇怪,但是克拉克直觉自己并不喜欢这样。

他希望自己和布鲁斯之间的所有一切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家伙总是不声不响地替我们解决麻烦,”戴安娜继续说道,“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也得做点什么,如果他希望我别去问别去猜,那我就照着他想要的去做。”

“我曾经也是差不多的想法,直到我开始觉得困扰。”克拉克努力不让那股失望继续深入到他的内心,“当我第一次发现我想标记布鲁斯时,我自己都被吓到了,‘他也是个Alpha,你不能标记他’我反复跟自己这么说……

不是他被一个Alpha吸引开始令他困扰,而是他如此想要标记一个Alpha,才真正引起了他的困扰。

戴安娜不再瞪着眼睛了,这回她高高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但克拉克显然不是那么有幽默感的人、更别说开这种玩笑,这种认知让戴安娜非常快且平静地消化了克拉克所阐述的那个关于布鲁斯的“问题”。

“要我说的话,”戴安娜想起了很多细节,在那其中布鲁斯故作冷漠时的尖锐眼神尤为突出,“‘那个Omega是布鲁斯’恐怕才是最令你困扰的部分。”

戴安娜觉得自己可能说得太过直白了,因为他看到克拉克一下子清醒了。不是说他之前不清醒,只是现在更像是被什么敲中一样,连那一声叹气都变得沉重。

“我理解他的做法,”布鲁斯的坚持于很多人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他又怎会去否定,“我只是……我一直都在努力学习以一个普通人类那样生活……普通的Alpha被Omega吸引会做什么?靠近他,标记他,拥有他,既原始又简单,这就是普通人会做的事。”

“在我想成为普通人的时候,却又无法真正去做普通人能做的事,”克拉克已经习惯于去隐藏、去收敛,唯独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令他难以压抑,“然后我才明白,标记与被标记并不只是Omega的弱点,它也是Alpha的弱点。”

“不,克拉克,它不是,”戴安娜纠正道,“这只是天性,它被创造出来是有意义的,只是有人能克制,有人则不。”

自然的选择——克拉克又想起他曾经跟布鲁斯说的那些。在他以为布鲁斯是Alpha时,这种微妙的引力就已经存在,而以私心去论证布鲁斯并不是Alpha建立于他早已被吸引之上。布鲁斯伪装自己的方式无异于是在以自身的健康做代价,克拉克想帮助他,即使这只是一个包裹在他想拥有他之外的借口。

“如果我不去追根究底,假装不知道布鲁斯不是Alpha,那确实是个克制的好理由。”他多次劝说自己别把未经证实的事太放在心上,留在让布鲁斯舒服的距离之外又有什么不好的?只是离得越近他就越会发现,这种不会在一起但也不会分开的距离一点也不好,他想要是真正意义上的“不会分开”,在这一点上,他怕是和地球上所有Alpha都如出一辙。

“可是现在,我只想要一个可以对布鲁斯说——‘嘿,听着,你不需要再去吃那些该死的会伤害你的药剂,不需要再担心那些所谓的弱点,因为我会保证你不被任何人标记’……”

如果他不去撕开这层秘密,他和布鲁斯就会被永远隔在伪装出来的平静表象的两头。就像最初他固执地独自跟踪报道蝙蝠侠一样,上次他认为自己是为了正义、为了世人、他天真而坚定地认为自己揪出蝙蝠侠就能将哥谭人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来。不过这次他不害怕像上次一样发现自己做错了,因为他十分明确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去深挖出布鲁斯想藏一辈子的秘密其实无比自私可恶,他权衡过,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最终他还是无可挽回地走到了这一步:

“一个可以对他说——‘因为只有我能标记你,而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就永远不会去做这件事’的理由。”

“听着就像个混蛋,”戴安娜不知道该不该为克拉克这种自私自大又莫名合理的独占欲发笑,“我想他会毫不犹豫地用拳头来做出回答。”

她其实很想像一个理智的旁观者那样,告诉克拉克这话你对着我说没有任何意义,你得去告诉布鲁斯、看着他的眼睛、当着他的面、把你的想法完整地说出来,让他知道爱上他这件事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但那太事不关己,而且她无法想象如果克拉克一时莽撞这么做了,布鲁斯会怎么回应,很多时候,没在一起从来都不是最糟的一种结局。

不过给上一拳,还是处于她所能设想的范围之内的。

“是啊,可以想象……”克拉克的舌根一阵干涩,就像是被倒灌进了一整袋沙砾,摩擦着他的喉咙口不上不下,一直以来,他都在尽力成为一个能够做出正确选择的、无可挑剔的好人……

“可我依然想要得到这个能够光明正大说出混账话的理由。”

但在这件事上,他只想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2017-05-26  | 317 9  |     |  #亨本 #超蝙 #超蝠
评论(9)
热度(317)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