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Mendez】情敌的五十种死法

*梗源自《50 ways to say goodbye》(前任的五十种死法)

*虽然拉了小队长来串个场,但其实都是Solo一个人的独角戏…(OOC!)

*并没有真的凑满五十种死法XD


1.

Gaby是在Solo打电话向她询问如何能够在伊拉克买到尽量多的武器时才察觉到不对劲的。

在和Illya商量了一番后,她隔天就到了美国,之后又花了几个小时赶到了兰利,等她来到那栋Solo与Mendez住了将近两年的屋子、敲开那扇价值哪怕她在U.N.C.L.E再待五年也买不起的门后,最先跃入她眼帘的,竟然是Solo通红的双眼。同时她注意到了不复记忆中整洁的屋内堆满的空酒瓶、还有桌子上整齐排列着的各式枪械和刀具……

“发生了什么?”她敏锐地提问,直觉地希望Solo吐出的不要是那个她不自觉联想到的答案。

“没什么,”Solo让Gaby随便找个地方坐,他这种情绪低落、魂不守舍的样子是Gaby认识他这几年来第一次看见,“我要去杀一个人。”

虽然这答案也足够让她惊异,不过她最想知道的显然不是这个。

“我不是问这个,”她略带着急,其实从她来之前没有联系上Mendez,她就应当明白可能会是什么事的,“Mendez呢?我是想问,你和Mendez……”

她尽量让自己的提问听起来足够婉转,没想到Solo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也只是抬了抬眼睛,然后又坐回桌子前组装完了一把普通的格洛克。

“也没什么,他只是已经离开了五天,”他擦拭完手上的枪后,又拿起了另一把,“而且他没有回我的电话。”

也许没有她想象得那么糟。Gaby暗自松了一口气,又小心地继续试探,“也许他只是在执行任务中不方便……”

“执行任务需要一声不响地清空衣柜?!”Gaby安慰似的话语好像终于刺痛了Solo的某根神经,他将手中的枪重重放下,音量在无意识中提高,“他去什么地方才会没法给我打电话?北冰洋?外太空?他根本只是去伊拉克而已!”

Gaby在目瞪口呆中没来得及想出该说什么,Solo又抛弃了他那最后一点克制,全无形象地揉乱头发后用双手抱住了头:“不用安慰我,我很清楚……”

“他打算和我分手。”

2.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Solo的现状,Gaby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Mendez会和Solo分手的。哪怕是三天前、假如有人告诉她“Solo和Mendez分手了”的话,她也只会当作恶作剧的玩笑话一样回一句“那肯定不是我认识的Solo和Mendez”,先不说Mendez不是会轻易做出这种决定的人,光是她了解的Napoleon Solo,怎么可能让Mendez从他身边离开?

“总要有个理由?”Gaby仍旧对此事生疑,除非是Solo做了什么,否则她认识的Tony Mendez不会做出看起来这么不留转圜余地的事。

“……我们吵了一架。”Solo抹了一把脸,不想回忆又不得不去回忆,“为了他要去的这个任务,确切的说,是为了他在伊拉克的那个搭档……”

“又是你提过的那个Syverson?”Gaby从过去Solo依稀的只言片语中翻出这个名字,这果然得到了Solo极大的反应。

“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Syverson总是申请让Mendez去伊拉克!”如果是中情局高层的命令,Solo多少还能予以理解,但这次也一如既往的,是Syverson方面提出的要求,“难道我的怀疑不是有理有据?”

“……那是Syverson的问题,”Solo的提防不无道理,但要Gaby来看的话,问题可不是出在这里,“你应该相信Mendez。”

“我当然相信Mendez!”Solo失控的情绪又翻涌而来,“我只是不相信那个Syverson。”

“他总是在一看到Mendez的时候就勾肩搭背,每一张他和Mendez共同出现的照片里他都是用那种姿势勾着Mendez!每一张!不管什么节日,他都要和Mendez通一个电话,他们只是合作过几次的搭档而已,有什么重要的事值得他们两个保持这种亲密的联系?!”

这种嫉妒听起来不无道理,Gaby不是不能理解,可只要一想到不喜欢过多解释什么的Mendez要面临Solo如此的怒意,Gaby又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没必要过早就对Solo抱有同情了。

“我和Mendez分析了这么多,Mendez却还是执意要去,他甚至没有对他这些年来和Syverson的联系做出辩解,你猜他说什么?他竟然说‘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摔门而去。第二天早上我回来,发现Mendez带着行李箱和一柜子的衣服离开了,我给他的语音信箱留了言、发了信息,我等了三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Solo已经记不清他喝了多少酒,才把自己从那种震惊的失落中拉了回来,否则他可能早就溺死在那种能够将他淹没的难过里了。

3.

争吵只是前几天的事,但Syverson的存在却是困扰了Solo好几年的事。Solo承认自己当时确实不够理智,可一想到那个Syverson比自己早认识Mendez那么久、还有他们这几年来断断续续的联系与合作,Solo就忍不住怒火中烧,那些他生来就对自己抱有的自信也变得毫无说服力。他陷入了害怕失去Mendez的恐慌中,并就此越陷越深。

这都是Syverson的错。Solo在失眠了两个晚上后,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如果不是有Syverson的存在,Mendez不会如此干脆毫无留恋地离他而去、也不会狠心到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就断绝和他的联系。他无法抹除这个男人在Mendez的人生中所具有的存在感。

但他可以杀了这个男人。Solo抹了一把镜子,他觉得镜子中的这个人是如此空洞,仿佛它只是一具空壳,而冷风在里面簌簌吹过。尽管他沦落到了这个地步,曾属于他的Mendez却还在地球另一端,在另一个人身边正常生活着……

他必须要杀了Syverson。这完全是他可以做到的事。

“首先你不能认定Mendez已经和Syverson在一起了……”Gaby现在觉得失去Mendez的Solo既崩溃又可笑,“其次,你更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就去伊拉克杀了他!这就是你那灵光的脑袋能想到的解决方式?”

“有什么问题?”从浴室出来的Solo恢复了一些精神,看起来也正常了一些——如果忽视他冷酷眼神中所传达的讯息的话。

“Solo,仔细想想,”Gaby把那一堆短枪收归到了一起,“这些武器你根本没法带出去……”

“所以我才会问你在伊拉克如何购买到足够的武器,我记得你和Illya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Solo捏了捏拳头,“我不需要RPG,也不需要一辆坦克,我只需要一些最普通的短枪就行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Gaby严肃郑重地拒绝了他,想着自己能不能找到办法联系上Mendez,哪怕只是平面的文字交流也好,她得在这件事变得难以收场前,让Mendez知道Solo的状况。

两个人谁也不退让地互相瞪着,直到Gaby眼睁睁看着Solo又举起了一把短刀:

“枪不行的话,我也可以用刀慢慢折磨死他。”

“Solo!”

4.

Solo又在家恢复了几天后才终于勉强打起精神重新现身于CIA。尽管他还什么都没说,但所有人都从他沉默低落的表现中猜测到了一些什么。大家都心领神会地保持着缄默不语同时尽量不要接触Solo、即使不得不接触时、也尽量避免提起Tony Mendez,天知道那位不小心在Solo面前问了句“Tony呢?”的新人,自那天后已经连请了一周的假期了。

就连一向在Solo面前还算有点威信的Sanders,也都在这种时期学会了知趣。只是他没想到Solo会主动找上他,向他确认Mendez此时是否仍在伊拉克、和协助中情局任务的Syverson在一起。在得到明确答复后,他又要求Sanders透露他们在伊拉克的具体位置。其实Sanders很想说不,但Solo别在腰间的枪太明晃晃,而Sanders又太清楚现在的Solo,绝对会做得出各种出格举动。

“那个Syverson,”Solo默默背下了坐标与地址后,又低沉地问道,“你了解多少?”

“Syverson队长啊……”Sanders回忆道,“我对他有印象,好几次驻外任务我们都和他合作过,说真的,他比你还难搞。”

通常Solo应当辩驳一句“我对你的命令难道还不够配合?”,但此刻,他抓住的重点并非这个。

“你的意思是……”Solo试探着、或者说是带着逼迫性质地问道,“他是不是很讨人厌?”

“呃……”Sanders立刻领会了Solo的意图,在他看来,Solo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心眼的、善妒的、丢了男友的蠢男人,不过他不打算在这种时候和Solo对着干,那对他没什么好处,于是他顺应了Solo的所想,回答他:

“好吧,是的,我不怎么喜欢那家伙。”

Sanders打量着Solo,这个几天来都面色晦暗的男人、眼睛就在这一瞬间亮了起来。

“我就知道没人喜欢他!”Solo咬牙切齿地,“真搞不懂为什么中情局所有有关中东地区的任务都要找他来协助?”

“我想可能是因为……”Sanders的话还没说完,就被Solo硬生生打断了。

“还有他那一脸的胡子,他为什么没有在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被刮胡刀划破喉咙?他那种耀武扬威的性格竟然没有成为被暗杀狙击的对象?当地人为什么不把他捆在树上让他好好体验体验沙尘暴?”

这种放下自尊、揭开自己的伤疤博得同情顺带贬低他人来获得优越感的事、Solo曾绝不屑于去做,但现在,他却从各式各样的对Syverson的诋毁中得到了满足与安慰。人性卑劣啊人性卑劣,原来分手会让他变成这样?Solo不知道,因为,就算他精通所有事,也不会擅长和Mendez分手这件事。

5.

在确切得知Syverson和Mendez目前的地址之后,Solo仿佛找到了目标,他被彻底卷入了“暗杀Syverson”的漩涡中,无论他喝酒还是没喝酒,他在Gaby面前提起最多的,就是他的各种计划。

“也许我应该在他的床底下投几条剧毒的眼镜蛇;在他的饮用水里下毒,毒穿他的喉咙似乎也很可行;我也可以想办法拧松他的车胎,或者在他乘坐的直升机上动手脚,让他从几千英尺的高空摔下来;实在不行,等他的营地关灯之后,我往他的宿舍扔两颗手榴弹……”

Solo又喝光了一瓶酒,这也并没有使得他的头脑更清醒一些,

“或者我可以给他注射大剂量的麻醉药,然后把他扔到沙漠里风干、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还有,我认为他也可以去尝一尝受惊的骆驼们的蹄子——”

“也或者你可以冷静一点,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真的必须这么做。”已经习惯了Solo这几日胡言乱语的Gaby翻起了白眼,“你应该知道,就算你策划出了五十种Syverson的死法并且真的成功了,Mendez也不会因此回到你身边吧?”

无论何时,Mendez的名字对Solo来说都是最好的镇静剂,他果然放下了酒杯,也停止了漫无天际的想象,愣愣地呆了一下。

“你说得对,我是该冷静一点。”在一阵沉默后,Solo缓慢地回答Gaby,在Gaby以为事情有转机以前,

Solo的眼神又重新恢复了坚毅:

“我不该把计划设想地那么复杂,我就应该在见到他的那一秒直截了当地掏出枪、对准他的眉心、干净利落地解决他。”

Gaby彻底放弃了劝说Solo。

6.

Solo辗转了两趟航程,跋山涉水到达伊拉克和联系好的卖家接上头、又寻找到Syverson所在的营地时,脑子里想的却是Mendez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了这么久,他这会儿甚至原谅了Mendez平日中意的汉堡,只希望Mendez能够在这种地方吃上一顿他最爱的快餐。他痛恨自己明明被Mendez抛弃了、心里却仍放不下有关那个人的一切。

不过好在,这件事很快就可以得到了解了,等他亲手杀了Syverson,他和Mendez之间的关系也就可以尘埃落定、也许Mendez会恨他,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逼迫自己开始学习如何忘了Mendez,别再停留在原地,要学着一个人踏入没有Mendez的未来……

“Solo?”Mendez从铁门内小跑两步来到了Solo面前,他甚至还为了确认似的拉了拉Solo的胳膊,“你怎么会在这里?”

Solo在看到Mendez的那一秒彻底忘掉了之前的种种计划,他用自己的目光锁住了Mendez:他瘦了一些、头发也没怎么打理,他的嘴唇因为当地的天气和水资源的缺乏而略有些起皮,还有他的眼睛……天啊,Solo在心里哀嚎,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美,他仅仅是这么微蹩着眉狐疑地瞅着自己,就可以让自己忘记这段他离开的日子里、自己所承受的所有痛苦。不仅如此,他只想伸出手抱住他,求他离开那个Syverson、回到自己身边。Solo不争气地想,只要Mendez愿意回头,他什么都愿意做。

“嘿!Tony!”但不合时宜出现的这个声音像是给Solo浇了一盆冰水,他清醒了过来,警觉地盯着那个由远及近、跨着步子大摇大摆朝他们走过来的人——

那个他要杀的人。他判断着周围的环境、估量着Mendez的位置、计划着一定要在不伤及Mendez的情况下出手……

“这就是你的小男朋友?”毫无察觉的Syverson很快就走到了Mendez身边,他指了指Solo后,又大大方方地将胳膊环过Mendez的脖子后搭上了他的肩,他看着Solo,笑声还算爽朗,“看起来还不赖。”

去他的还不赖。Solo看着Syverson不知是懒得打理还是刻意为之的胡子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却已经在想着等那只手一离开Mendez的肩,他就要立刻砍断它,然后看着Syverson因失血过多而死,接着……

等等?他说什么?Solo看看正面无表情看着自己、却没有做出否定的Mendez,怀疑起自己从这个讨厌的胡子佬嘴里听到的那句话是否正确。

他说自己是Mendez的……男朋友?

7.

“你怎么了?”在被Solo拽着跑出一段距离后,Mendez才气喘吁吁地找到机会开口,光是Solo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已经很令他惊讶了,更别说Solo现在的行为,还有他明显消瘦了不少了体格……

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就这么来了?你知道你这种行为有多危险吗?”

如果不是Mendez的脸上写满担忧,Solo几乎要以为Mendez是在责怪他了,但他太了解Mendez,他明白Mendez的所有质问都是在表达对他的担心。

他觉得心里缺失的那一大块缺口又开始慢慢被补回来了。

“我倒是想通知你,”Solo回过了神,用上了比Mendez更强势的语气,“然而是谁这么多天音讯全无的?”

“这是趟保密任务!”Mendez软软的声音让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底气,“任何讯息的传达都有可能使这片营地遭受攻击,我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而且我确实还在生气……”Mendez抿了抿嘴,带些歉意地低低承认道,“这导致我没有想过要和你联系哪怕那么一次……”

“可你带走了所有的衣服!”Solo恨不得将身上背着的所有武器都摔在地上,“那就好像是在告诉我,‘我们之间完了,我现在要彻底离开你了’!”

“这是一个为期四十天的任务,”Mendez捏了捏眉心,希望可以以此缓解莫名的头疼,“我总得带够衣服,而你知道我就那几件……”

“所以你并不打算和我分手?”Solo打断了他,那双重现光彩的蓝眼睛在他脸上急切梭巡,像是想要通过视线得到一个确切的、又似乎不可置信的答案。

Mendez原先有些茫然的表情,在Solo因为过于着急而变调了的语速中变成了一个忍俊不禁的浅淡微笑。

“对不起,”他勾了勾Solo的手,“我不该因为太过自我的赌气让你担心,不过Solo,我真的从没想过要和你分手。”

Solo现在只想将Mendez吻到窒息。

8.

尽管Solo依然固执地没对那晚的失态给出一句道歉、也始终没有告诉Mendez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跑来伊拉克,Mendez也还是看在Solo的心意上原谅了他。Syverson倒也没对Solo擅自闯入的行为有任何苛责,反而非常大度地为他们重新安排了一间更大的宿舍。

虽然这也并没有让Solo对Syverson的态度有所好转。Mendez猜想自己该先和Gaby或者Illya通一个电话,或许他们可以告诉自己Solo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才会来到这里。在他这个念头彻底形成后,远在另一个国度的Illya却抢先联系上了他。

“Mendez!”他在电话中的语气显得着急又震惊,而Mendez不会知道这不过是他的明知故问,“听说你和Solo分手了?”

“分手?怎么连你也——”Mendez实在不太习惯他和Solo的感情事成为大家关心的重点,不过他还是好脾气地回应了Illya的好意,“我们没有分手。”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答案,Illya却别有用心锲而不舍地继续追问着:“所以你也没有交新男友?”

“新男友?”Mendez在短暂的迷糊后想起了那晚的争吵,他微微勾起一边嘴角,不免觉得心怀妒意的Solo倒也别有情趣的可爱,“我和Syverson队长只是朋友”

Illya捂住嘴撇过头,用一声咳嗽来掩盖掉了忍不住的笑意,“那可真是太好了。要知道,Solo为了杀掉你的新男友做了充足准备,我还担心他如果真的成功的话该怎么收场……在他来伊拉克之前,整个兰利都以为你成了花心的人渣,抛弃他和那个‘胡子佬’跑了,他还到处说——”

“抛弃……”刚刚还认为Solo可爱的想法霎时消失,他深吸了一口气,“Illya,你告诉我,他……”

Mendez的那句“他还做了些什么”被彻彻底底堵了回去,只因这通电话被及时赶来的Solo掐断了,如果不是自己正不解地看着他,Mendez怀疑他会当场拗断这支手机,再用脚踩成碎片,埋进土里。

“Illya的理解能力真的很有问题,”Solo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那种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能伪装出相安无事的能力在Mendez半是疑惑半是责问的眼神面前有一丝碎裂,“他的英语……你也了解的,说起来,Gaby都为了他苦学了好一阵俄语,他怎么就不能为了Gaby也……”

“Solo,我不在的这段时间……”Mendez打断了Solo,他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慢悠悠的柔和,但他一派云淡风轻的神态反而更令Solo焦虑:

“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9.

Illya才不会承认,他为了一泄几年前Solo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快艇爆炸、自己沉入水中而堆积起的怨气、等了到底有多久。

直到他发现,Tony Mendez原来就是那个可以用来报复Napoleon Solo的最佳选项。

10.

“听说你和Mendez一起回来了,”Gaby语带关心地在电话中如此问道,尽管她清楚Solo不至于做出蠢事,但基于这事关乎Mendez,她多少还是担忧了那么一阵,“所以你们顺利和好了?你没有杀掉那个——谁吧?Solo?”

“我们没有和好,”Solo留出了一个转折,在电话另一端的Gaby来得及皱眉之前,他又不自觉微笑着答复道,“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分手。”

“不过顺带一提,我弄到了一点你会感兴趣的情报。”Solo望了一眼在Mendez回来后也依然空空荡荡的这座屋子,一边想着该如何向希望自己冷静两天而暂住到安全屋Mendez解释当时的那些气话、一边又开始计划起了一些别的事:

“你知道Illya仍和他以前在KGB的前女友保持着联系吗?”

2017-05-27  | 242 22  |     |  #亨本 #Solo/Mendez
评论(22)
热度(242)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