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七(ABO/MV衍生)

想发的短篇没写完..先拿这个混更x

这章将近一万字(其实每章都差不多啦)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七.

布鲁斯横冲直撞地将车开回蝙蝠洞时已近天黑,距离上一次他这么全力加速回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那场发生在哥谭港口之夜的初遇实在太过惨烈,布鲁斯在那之后都没把那扇被克拉克亲手撕下的车门装回去。不过他也没扔掉,他将车门和一堆报废的配件堆到了一起,于是在克拉克第一次光临蝙蝠洞的时候,有意或无意被他注意到的那扇车门也同样唤醒了克拉克不少的回忆。不过布鲁斯所不知道的是、克拉克在后来曾婉转地向阿尔弗雷德询问过他对那辆蝙蝠车所造成的损失换算成具体金额是多少,毕竟布鲁斯的大楼和卫星都有保险,蝙蝠车可没有。而阿尔弗雷德在拗不过克拉克的情况下随意给出了一个数字,那串数字至今还在克拉克的那本、后来同样记下了那串电话号码的笔记本上滕着。阿尔弗雷德没将这事告诉布鲁斯的原因自然是他确定克拉克多半只会得到来自布鲁斯的一通嘲笑,接着布鲁斯还会不屑地告诉克拉克他的那点工资根本还不起、所以不如别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了。

就像现在这样。

“我在今天的某几段监控里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把布鲁斯随意搭在椅背的西装拎了起来后轻拍了两下,坐在椅子上的人从回来了到现在还一句话都还没说,“不过我猜您已经看到了。”

“嗯。”正对着面前的四块显示屏绷紧着一张脸的布鲁斯挤出了一个回答,在阿尔弗雷德将咖啡递过来以后,他才像被提醒了什么似的又补充道,“别在意他,没什么意义。”

“您的表现可不像没什么意义。”阿尔弗雷德敲了敲桌子,那两记声响里仿佛在传达“我以为您会愿意跟我说说”,布鲁斯垂了垂眼睛,妥协地将椅子转向了正对着阿尔弗雷的位置。

“他知道了。”布鲁斯不觉得他刚才的那句话哪里有问题,他也没觉得那句话能够成为一场对话的好开头、而现在更不是什么和阿尔弗雷德聊一聊这些的好时机,所以他只能这么告诉阿尔弗雷德,“而且恐怕不是今天刚知道。”

布鲁斯可以确定克拉克怀疑他是Omega这件事始于更早之前,但他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出一个任何类似于此的征兆。克拉克对他的态度像是在突然之间就有了一个天翻地覆的转变,之后又在每一天中逐渐递进到了一个更深的程度。就仿佛昨天还只是会挂着礼貌性的笑容向你摆一下手说声“早”的同事,今天却突然让那个笑容变得更为真心而深情、他只是看着你、甚至还没开口、就已经用眼神中盛着的全部来向你传达“早啊,很高兴见到你”。

也许氪星人就是要比地球人更难捉摸一些。

“您因此与肯特先生争吵了?”阿尔弗雷德在想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过于冷静客观了,他甚至没有对这事发表任何看法、更没有表达出一点意外,他倒确实好奇克拉克是如何得知、如何确定的,不过他清楚这问题不该当着布鲁斯的面问出来,那不会对他俩目前僵持的状况有任何正面的帮助。

“没有。”布鲁斯否认,他不认为今天与克拉克在车中的对话可成为争吵。

“那您现在是为了他揭露了您的秘密而生气?”

揭露这个词也用得太优雅了,布鲁斯想,听起来就像是他自己做错了、而克拉克是正义地揭发真相的那方!克拉克所做的事对布鲁斯来说分明是不道德的窥探。他没有说出这种近似于赌气的定义,转而又开始介意起阿尔弗雷德的态度:

“不仅仅是这样……为什么你看起来不觉得他做错了?!”

于布鲁斯而言,就算克拉克直截了当地向布鲁斯提出这个质疑、都比他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去一层层剥开自己的隐私要好得多。不得不说,布鲁斯实在痛恨秘密以这样的方式被别人掌握在手里,就像他因此和阿曼达•沃勒达成交易一样,不同的是,他可以对沃勒做出反击,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反过来威胁并制衡沃勒。但现在的局面中,这个掌握了他的秘密的人是克拉克,并且他不能对克拉克采取任何措施。至少目前还不能。因为克拉克——那个连做错事都如此诚恳的好人,把所有的意图都写在了脸上,如果不是他总算还搞得清楚怎样会惹怒自己的话,他可能真的会脱口而出那句“让我们一起帮你”。

“这很难评论。”阿尔弗雷德猜测自己没那么意外并且忧心的原因可能是出于他认为克拉克•肯特值得信任——不过这只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他知道信任是一件对布鲁斯来说难以真正完全做到的事,“这得看肯特先生出于何种动机。”

“我不知道他的动机。”布鲁斯又把椅子转回去了,他没好气地将咖啡杯放下,口气里的不痛快则有增无减。

“您真的不知道吗?”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他也会委婉地指责一下克拉克的做法,不过现在他该考虑的是另外一些方面,而那又恰恰是布鲁斯想要逃避的部分。

布鲁斯盯着面前那杯冷却了的咖啡,阿尔弗雷德煮的咖啡对布鲁斯来说是世界上最棒的饮品之一,和克拉克冲泡的、冒着充满人工香气的有天壤之别,但布鲁斯突然想起了今早那杯他没喝完的速溶咖啡,在这个他清楚无论他怎么盯着咖啡杯都不会得到任何答案的时刻。

“我以为您最近和肯特先生相处得不错,毕竟我昨天还接到消息说您没回酒店。”他和布鲁斯从来没有正面讨论过有关于克拉克的问题,以前是不需要,直到克拉克那晚将布鲁斯从玛莎的农场送了回来……阿尔弗雷德又觉得转变来得太快,以至于令他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我只是在他家借住了一晚,”布鲁斯辩解,迟来地质疑起自己怎么会在昨夜那种平静的聊天氛围中不知不觉睡着,他的警觉在那时似乎彻底撇下了他,“当时我……有点需要他帮忙解决的麻烦。”

“或许我还可以猜测您昨晚睡了一个好觉,”阿尔弗雷德太清楚布鲁斯在陌生环境中只会最大限度地表现出的警惕和戒备,但克拉克显然成为了其中的例外,“这代表您信任他。”

“别想要暗示什么,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将咖啡杯推远了一点,好让自己别再去想着早上喝的另一杯,“就算他知道了这件事,我和他的关系也不会因此向别的方向发展。”

“我没有在暗示什么,”阿尔弗雷德声音放低了,里面有一些被掩藏起来的严厉,“我只是假设了一种可能。”

“这个可能不会存在,”布鲁斯嘟囔,他的任性开始有点肆无忌惮了,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他总是不自觉就会如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往那方面想,阿尔弗雷德,我绝不会和来自氪星的Alpha结合乃至于拥有一个孩子……”

“您认为我在意的是孩子?”出现一个能够让布鲁斯接受的Alpha是阿尔弗雷德所设想过的、解决他的困境的方法之一,这么多年来漫长的等待已经让他的设想变得不具有任何存在价值,这听起来过于功利、好像克拉克是为了帮助布鲁斯才会出现在他面前的,但他没办法去扼制这种念头,他并非真的将时时念叨的韦恩家的后代多当真,比起后代,他最在意的从来都是别的。

“我在意的只是您。”他的身体,他的健康,他的生命。这几十年里,阿尔弗雷德找不出比牵挂布鲁斯更重要的事,“不会有比您更值得我在意的事,我只是希望……”

“阿尔弗雷德,别担心我。”布鲁斯突然握住了阿尔弗雷德垂着的手,那只手对布鲁斯来说几十年如一日的温暖而有力,“找一个Alpha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我觉得它是。阿尔弗雷德再次在内心无声辩驳,对他来说,这就是最快的、也是最好的能够让布鲁斯摆脱那些药物与副作用的方法。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特地去寻找一位可以帮助布鲁斯走出这个进退两难局面的人,只是克拉克出现得如此凑巧,并且看起来,他也和自己一样忧心于布鲁斯的状况,而只有站在这个位置的人才会明白,这种忧心是基于对布鲁斯的何种情感。

“早点休息吧,少爷。”阿尔弗雷德抽回了自己的手,在布鲁斯的注视中,他又轻拍了一下布鲁斯的手背,“别太过责怪肯特先生。”

“我知道了。”他这么说,指望着这样能让阿尔弗雷德多少放心一些。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的那点脾气没有任何意义,不管是克拉克还是阿尔弗雷德,他们似乎都更在意别的后果,仿佛对这些知道他的秘密的人来说,相比起他现有的隐藏方式、他自身的情绪是微小的、不值一提的,这让布鲁斯觉得沉重,而他根本没法去责怪他们。

如果自始至终他只是一个人,那么他就不需要有这些担忧。可实际情况是,出现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下一个得知这秘密的人又会是谁?他并非那么担心现今在他身边的这些人们会泄露什么,他只是太过担心这些人届时所会展现出的、针对他的“担心”,他怕看到这些人的脸上也会出现像阿尔弗雷德那样的神情,他怕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到“我该怎么帮助你”的讯息,他怕这些人因他而紧张、因他而忧虑。这会显得他太重要,但其实他更希望自己可以被遗忘。

很多时候他是真的希望如此。

可惜,就像是为了跟他作对一般,戴安娜的来电偏偏在这个时候跳到了他的私人线路上。而且布鲁斯不知道怎么回事无比确定克拉克此时此刻正和戴安娜一起,于是这通电话的用意也就再明显不过。

正如他没法真的不把这些对他的关心放在心上一样,他也同样没法对戴安娜的来电视而不见。

“布鲁斯,”戴安娜在电话被接通的瞬间就说话了,她不准备拐弯抹角,因为她很清楚这种时候简洁明了地与布鲁斯沟通才是好选择,“我都知道了。”

“不意外。”布鲁斯无声地扯出了一个类似讥讽的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被迫接受了这种“在三个人的联盟之中无法保有个人隐私”的现状。

“克拉克做得不对,”戴安娜揣摩着布鲁斯此刻的想法,也默认了克拉克正和自己待在一起这件事,“我教训过他了。”

“所以你现在准备来教训我了?”布鲁斯一边暗骂自己的口不择言、再三警告自己戴安娜没有迁就自己的义务,一边又忍不住,他没法分辨这是否缘于戴安娜一年多来在他和克拉克面前所展示出的强大的包容,虽然要戴安娜自己说的话,她只会告诉他们:我只是不想和小男孩们置气。

“我怎么会教训你,布鲁斯,”戴安娜果然没有和他计较,“我认为我们是朋友,退一步来说,至少我们是盟友。”

戴安娜实在太懂得如何掌握和布鲁斯对话时的分寸了,她轻轻松松地就能让布鲁斯收回他的尖刻,让他乖乖抿紧嘴、垂着眼睛好好听她说话。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们不会泄露你的秘密,而且你需要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戴安娜想了想,把“帮助你”换成了听起来更平等一些的说法,“一起商量解决的方法。”

“何况克拉克他……”戴安娜这句话还没说完就突然中断了,听筒里发出一阵不小的动静,“嘿,克拉克,我还在……”

“布鲁斯……”接着是一个布鲁斯并不那么想听见的嗓音代替了戴安娜的,“我是克拉克。”

在布鲁斯这头听起来,那头的情况应该是克拉克抢过了电话,而戴安娜在抢夺失败后象征性地轻声抱怨了几句。布鲁斯清楚这只是戴安娜和克拉克为了让局面“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儿而刻意为之,他不知何故突然觉得这种场面有点好笑——算上戴安娜的话,他们三个实际年龄加起来已经远超过三千这个数字,可眼下,却还得搞连幼稚园的小朋友们都不再屑于用的那一套。

不过他还是好心地没有去拆穿费尽心思的那两人,所以他没太大情绪起伏地说了一句“我知道”。

“啊?什么?”克拉克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知道你是谁。”布鲁斯差不多能够想象到克拉克紧张又踌躇的表情,“有什么想说的?”

“我……确实有一些想说的,”无论克拉克下定了怎样的决心,现在都还不是克拉克可以成为那个“混蛋”的时候(戴安娜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得说点别的,“不过我想我首先应该向你说一声抱歉。”

“我很抱歉,布鲁斯,”克拉克用力地捏紧了电话,好像他稍稍放松一下力道布鲁斯的声音就会从耳边消失似的,“为我差点搞砸我们之间的关系。”

克拉克很怕布鲁斯冰冷刻薄的“你已经搞砸了”会从电话那头传来,好在他没有,虽然回答他的只是一阵空白的沉默,但这至少证明了他和布鲁斯的关系还没有脆弱到随时就会崩裂的程度。

“还有要说的吗?”结束这片沉默的布鲁斯又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句无比平淡,然而他清楚地传达了布鲁斯打算结束这通电话的想法。

“是的,我……但是……”克拉克瞄向了撑着手臂在一旁看着的戴安娜,戴安娜却靠近了过来,用手肘推了推他:

“不如明天我们当面聊。”他焦躁地抓了把头发,戴安娜则点了点头,“我可以来找你。”

克拉克的意图既急切又模糊,和这个早晨他想要留下布鲁斯吃点早餐再走时一模一样,不仅让布鲁斯摸不透,更让他觉得难以招架,他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再说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结果克拉克立刻回应了他,而且口气听起来由雀跃替代了忐忑。就像他单方面自顾自地一直在提起“下次”时一样……布鲁斯实在没法用冷漠去面对他这种不掺杂任何恶意的示好,他没答应,也没拒绝,不过他还是先挂了电话,然后用那一大堆庞杂的需要他去处理和分析的事务来让自己忘记明天可能会发生的、和克拉克的会面。无论是卢瑟的动向或是中途城的事件,都值得被安上“它们比那个氪星人重要得多”的理由好让他心安理得地将克拉克光明正大地抛诸脑后。

只是布鲁斯没想到克拉克五分钟后又用自己的手机发来了一张汉克在草地上翻着肚子撒欢的照片。布鲁斯猜克拉克就差摆弄着汉克让它叼一张写有“对不起”的牌子然后再拍下照片以用作道歉了,布鲁斯因为这种设想而不自觉做了个嫌恶的表情。幸好克拉克没那么做,他只是在接近天亮、而布鲁斯终于能够睡一会儿之前,老老实实地用文字敲下了一行“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发送了过来。这导致布鲁斯在之后纷乱的梦境里似乎都隐隐约约能闻到克拉克的信息素出现在他身边、用那其中的气味来传达着歉意。他尚算安心地睡了三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第一件想起的事竟然是克拉克说过的那句“我可以来找你。”

布鲁斯并不清楚克拉克会几点来,他其实在这一整天中也没特意等着他——不过显然这件没被记入他今天任何行程的安排还是令他时不时走神了。等克拉克真的遵守他的诺言来到哥谭的时候,布鲁斯已经在蝙蝠洞准备得差不多、正准备去办计划中的事。克拉克礼貌地等在蝙蝠洞外、给布鲁斯传递了自己到来的讯息、然后静待着布鲁斯来开门,守规矩到就好像之前义无反顾揭露布鲁斯秘密的人不是他。

在被准许进入后,克拉克小心翼翼地飘了进来,他看着布鲁斯穿戴完毕的制服,忽略了他的面色依然不善的现实。

“嗨,”克拉克打了个招呼,最后在距离布鲁斯稍远一些的位置落了地,“我后来还发了一条讯息,在汉克的照片之后……”

“我收到了。”

布鲁斯开口前就决定一改昨天的冷淡(尽管他也不是说他此刻就有多“热情”),鉴于在他身边对他而言重要的人们都不认为克拉克犯了什么天大的错,布鲁斯认为这是个别让自己再和克拉克僵持的好理由。

虽然实际说出口后,他的态度并不见得就好到了哪里去。不过愿意和克拉克对话、而不是再像车里那样连看他一眼都不愿去做,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克拉克因为紧张而堆在了一起的眉头终于分开来了,他放心了些,又估算着自己恐怕真的是来错了时间,“你现在准备去哪?”

“港口。”布鲁斯将头套捏在手里,“我要去看看卢瑟最新运进来的一批货物到底是什么。”

“需要我一起……”

“不需要。”布鲁斯没让克拉克把那个明显不正确的提议说完,他不明白为什么克拉克总是会忘记、与卢瑟有关的一切地方都是他不该主动踏进的禁区,他没把警告的意味表现得太明显也没立刻就请他走,而是又补充了一句:

“你可以在这儿待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联络你的。”

克拉克不指望布鲁斯真的会联络他,在这一年里,布鲁斯真正呼叫他们的次数少之又少,而一旦他的行动与卢瑟有关,克拉克更是绝对不会被通知的对象。克拉克清楚这是布鲁斯单方面对他做出的保护,他没法用“我总觉得这是个陷阱”这种毫无依据的怀疑去争取什么,所以他就只是开着通讯器,指望着布鲁斯真的能联络他一次。但他始终在用自己突出的听力去留意着港口方位的动静——同时那个港口又让他想起了他们两个以超人和蝙蝠侠身份发生的初遇,那扇车门最终被布鲁斯处理了,不过港口并没有消失,所以克拉克总能被勾起一些回忆。

在布鲁斯离开的前一个小时里,他都没从现场情况中听出什么异常。卢瑟的那两箱货物被顺利从货运船上卸了下来,听起来不是太重,不过工作人员都很小心,他们没闹出什么动静,监视着他们的布鲁斯更是无声无息。联系到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克拉克仍旧对这是否是个陷阱保持谨慎的态度,这只因他太过熟悉这种表面平静下的暗涌了,只是克拉克也清楚,当陷阱和他、和联盟有关时,布鲁斯也会在已经知情的情况下去冒一冒险的。

布鲁斯和他的通讯频道始终保持着通畅,但布鲁斯没有传回任何讯号。直至克拉克听到了一个类似小型气体被引爆的声响——

“布鲁斯?”克拉克警觉地绷紧了神经,他甚至没有顾上布鲁斯目前会身处于何种环境、只是纯粹出于直觉地喊了一声。

通讯器的那头传来一声极重的鼻息,在一阵窸窣刺耳的刮擦声后,它又被极速淹没了。

克拉克没再等下去,他很快抵达了现场,货运船还在码头停靠着、运送货物的卡车也仍在原地,因为气体爆炸而被波及的各种碎片四散躺落,与此混乱的现状相反的是港口的一片寂静。而那种难以描述的刺鼻气味也直接向克拉克袭来,他甚至不用去思考,就辨别出了这是混杂进了诱发剂的、人工合成的Alpha的信息素。连同样身为Alpha的克拉克都觉得这种合成后的气味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更别说感官脆弱而敏锐的Omega……

“布鲁斯!”克拉克喊出口的瞬间就找到了布鲁斯的所在,他正在距离爆炸中心稍远一些的货堆后。克拉克只能认为布鲁斯闪避得还算及时,只是恐怕布鲁斯不会想到这种气体会扩散得如此之快。克拉克想要释放信息素时又因为布鲁斯现下的处境而中止了这种行为,他警惕地将现场排查了一圈,确认了没有任何多余的人,似乎这些人在气体被引爆后就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这是个陷阱。”他飞去了布鲁斯身边,皱着眉头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伸手。布鲁斯还没有摘下头套,克拉克没法就此从他的表情探查他的情况,只不过布鲁斯此刻那股克拉克无比熟悉的真实气味被放大了数倍,按克拉克的记忆,布鲁斯明明不久前才度过上一个发情期……

如此能够冲破布鲁斯服用的药剂而爆发的信息素可不是个好征兆。

布鲁斯在看见克拉克后不顺畅地咳嗽了一声,那唯一还支撑着墙的手臂也跟着克拉克的话一起向下滑落。克拉克及时接住了他,将他半搂半扶地抱在自己胸前。布鲁斯失去所有伪装的信息素环绕在他的身边,让他的太阳穴也跟着突突跳动。

“至少……确认了……不是另一块氪石……”布鲁斯还在强撑着,尽管他已经没法再靠自己的双腿站立了,“现在送我回去。”

这是他还能维持神智说出的最后一句逻辑通顺的话,因为在这之后,他所能发出的都只是断断续续、难以压抑的呻吟了——也或许是闷哼,克拉克分不太清其中的区别,他只知道布鲁斯正在被这种强迫诱发的假象性发情折磨着。克拉克摘下了自己的披风将布鲁斯裹紧,把他送回蝙蝠洞也没花费超过一分钟,这短短的时间里,布鲁斯始终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像在挣扎中死命地抓着一些什么。克拉克并不会因为布鲁斯的手指施加而来的力量就产生疼痛的感觉,但他确实也跟着布鲁斯一起在面临疼痛,只是对克拉克来说,受伤的是更隐秘的部位。

也许他强大到可以保护一整颗星球的人,可他现在觉得这种强大毫无作用,他只想保护布鲁斯,并且这和那种无私的牺牲奉献大有不同,他只想把布鲁斯隔离起来、保护在谁都感受不到他的信息素的地方,也不想去在乎这是否违背了布鲁斯本身的意愿。然而他眼下能够做的、不过是按照布鲁斯的指示从隐蔽的密码箱中翻出药瓶、倒出布鲁斯需要的数量送到他手上,最后再眼睁睁地看着布鲁斯将那些他无法搞懂的药片全数吞下后,将自己团成一个纯粹的防御性的姿势、把脑袋斜靠在床头一声不吭地去感受克拉克完全无法想象的副作用。

与此同时,克拉克也没弄清楚自己到底是靠咬住自己的舌头还是逼着自己维持理智才勉力对抗住了上涌的欲望和血气,布鲁斯的信息素味道在消退,那股残留在空气中的清甜却仍能够被他极度强大的感官捕捉。他猜想自己可以抵住诱惑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愿意去面对布鲁斯每一次经历类似的煎熬时都是用这样的姿势独自捱过发情、又吞下太多药片的事实,哪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哪怕他有足够强大的意志力支撑他这样度过了几十年,哪怕克拉克知悉这一切……这所有认知加起来也没法让克拉克的心情轻松一点。他倒了杯水,捧着玻璃杯站在那一动不动,直到布鲁斯的手放开了自己的双膝、又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向他后,他才缓缓走近布鲁斯,然后把这只仍带着他体温的杯子塞进了他的手里。

布鲁斯握着杯子的手仍在发抖,于是克拉克看着他又加上了另一只手,好让自己更稳地捧住杯子。在他吃完药后的某一分钟里,克拉克发现布鲁斯身上的所有味道都消失了,就连克拉克都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如果说抑制剂是为Omega建立一道脆弱屏障的话,那布鲁斯开发的合成剂则不仅加固了这道屏障、更在它之外多加了一个不透风的保护罩——以他自身作为代价。

“好一点了吗?”

“没什么大问题。”随口说出与现实截然相反的安慰话似乎已经成为了布鲁斯的一种本能,要不是他的唇色灰白心跳过速,克拉克或许会多相信他一点。

“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克拉克苦笑了一下,大概他明白自己问了个失败的问题,“虽然除了让你吃药之外我并没帮上任何忙。”

布鲁斯吞咽的动作一瞬间显得有些费力,即使他喝的只是一口纯净无害的温水。

“并非如此,”他垂垂眼睛,在气氛更尴尬以前,他用另外一句话来代替了传统的道谢,“你帮了很大的忙。”

“也许吧,”克拉克轻叹道,“刚才很危险,你应该知道如果——”

“是的,我知道,”布鲁斯让自己尽力去忽视胃里的灼烧感,他理了理呼吸,决定不让克拉克把那些空想的隐忧说出口,“但赶来的是你,你并没有……”

“并没有像那些一闻到Omega发情的信息素就失控的Alpha一样?”克拉克抢先接道,没有去管布鲁斯想说的到底是不是这句。一旦克拉克尖锐起来,他语气中的严厉也可以刻薄到近乎刁难,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在布鲁斯面前彰显什么,但他光是看着布鲁斯歪斜着脑袋、蜷在床头看起来脆弱不堪的样子,就不可避免地让那种无能为力的感受恶毒地浇透了他的全身。

那些Alpha与Omega之间的吸引、诱惑、结合、标记……那种种被讨论了多年的东西,无论其他人是默默承受还是自发抗拒,它们对克拉克来说,也不过只是一种自然规律,是这个宇宙间的每一个人与生俱来所拥有的天性。他无法改变它,但不代表他一定要屈服于它。

“我怎么会再次去成为那种你眼中的‘危险分子’?”克拉克很想扯出一个能够安慰到布鲁斯、让布鲁斯觉得自己一切正常的微笑,可那太难了,“你应当清楚你完全可以在这件事上抛弃对我的不信任。”

“那并非不信任。”布鲁斯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下意识地辩白——在他看到克拉克眼里涌出了失落之时。

“你没有第一时间联络我,”克拉克不是在苛责布鲁斯,他只是在阐述这个事实,“这证明了你的顾虑。”

“我不否认我有顾虑。”布鲁斯坦诚道,在最紧急的时刻,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靠自己逃离现场,即使他清楚他的一声呼叫就可以让克拉克现身;在克拉克出现之后,布鲁斯所体察到的克拉克的异样也确实让他滋生了担忧,尤其是在他完全被诱发出真实信息素的那个刹那、他清晰地闻到了克拉克同样不可自控爆发出的、带着侵占感的浓烈气味,这在他残留的理智里呼唤着他应当保留一丝清醒的警示。但克拉克最终只是单纯地将布鲁斯安全地送回了这里,并且始终在一旁静静守候着直到布鲁斯平复下来。

尽管布鲁斯并不知道克拉克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他的心中有疑问,可他不会问出口。

他明白揭破真相远比维持假象还要不容易。

“我也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像普通的Alpha那样——”克拉克却听到了他的内心,他看着布鲁斯,这个连柔弱都是如此强大的Omega离他是如此之近,他想要再跨前一步,去成为那双棕褐色的双瞳中唯一可被嵌入的人。在此之前,他一直在逼自己去藏起一些什么,就像他在过去的时间里做的那样,用自以为理智的想法做借口、把感情封装起来丢回角落然后在不动声色间故作若无其事。他知道他和布鲁斯之间一直以来都有一些问题,但那问题绝不该是布鲁斯不知道自己正爱着他。就算是,那么它现在也应当被解决了。

“或许是因为我来自氪星、与地球的Alpha有所不同,也或许是因为我才发现我有多爱你,”克拉克确定他将这句话说得无比草率,但他不想去在乎了,“谁又能知道呢。”

克拉克回忆自己还有什么时候是像现在这样、整颗心都被巨大的伤感所裹挟。原来和天性作对并非不可做到,袒露真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只有爱,才是最难的部分。


--------

其实写好了下一章才敢发这章..不过这章依然改了很多遍..啊算了不管了w

评论(17)
热度(329)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