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时差四十二天·04

*一元时间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四.

前一夜差点在泥土上欢快翻滚的那只橙子再一次从布鲁斯手中溜了出来,布鲁斯眼疾手快地抬起腿将它顶在了冰箱与膝盖之间,左手拿着的电话在耳朵和肩膀之间被迫以扭曲的姿势夹紧了,布鲁斯按照听筒里头阿尔弗雷德的指导,开始改作用两只手将纸袋里的食物一一置换进去:

“除了碎了的鸡蛋能不能吃和罐头应不应该放冰箱之外,您还有别的问题吗?”

为了让布鲁斯能够顺利把他描述的一大袋子食物都塞进冰箱,阿尔弗雷德勉强同意了对方将那些豌豆和胡萝卜送进垃圾桶的决定,在布鲁斯忙碌期间,他在电话的另一端甚有耐心地等着,事实上,他十分乐意见得韦恩家的少爷利用这段假期来好好培养与冰箱及厨房的感情。

“还有最后一个,”令布鲁斯犹豫了半晌的那袋面粉还是被搁到了流理台上,布鲁斯满意地看着重新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冰箱内部,免不了又转身看了看此刻正坐在木桥上的、这些食物的购买者:

“如果我在房子附近遇到了需要帮助的流浪汉……”

一个压根没法赶走的,无处可去的流浪汉。姓肯特,来自堪萨斯,有身世之谜,被亲生父母抛弃,也或者是别的,身体强壮,做饭意外的好吃——布鲁斯原本以为他只能做出最简单的概括就够了,却没想到短时间之内,他已经能为这个男人归纳这么多的定义。

“流浪汉?”阿尔弗雷德直白地表露了他的怀疑,远距离可没法消减他的敏锐,“确定只是流浪汉的话,我建议您联系戈登警探,或者提供他最需要的美金。”

“他对美金没什么兴趣。”布鲁斯的手在裤缝上擦了擦后又仰头看了看天花板,“他就是……好像很喜欢睡在附近的树林里。”

“您可以考虑买顶帐篷。”

“我不觉得买顶帐篷搭在湖边是个好主意。”

“那就联系戈登警探。”

阿尔弗雷德的回答完全不拖泥带水,布鲁斯想说的话也就由此被硬生生咖在了喉咙口,他轻咳了一记,把冰箱门关上后为自己倒了杯水。

“……算了,”又开启的新一瓶酒也就在隔开一条手臂的距离,布鲁斯对自己的毫无兴趣稍感怪异,“也没什么问题,就只是一个……过路的人。”

“引起您注意的、路过哥谭郊外的流浪汉?”阿尔弗雷德不知该不该揭穿这么多年、甚少有人能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出现在这块地界附近的事实,“您确定您没遇到什么问题?比如实际情况是您带回来的哪位女士给您造成了相当令您头疼的麻烦?”

“没有女士给我造成了你想要的麻烦,阿尔弗雷德。”在随时能心领神会的这个问题上,布鲁斯永远能保持最快的否认速度,“那只存在于你的梦里。”

“我当然知道那在我的梦里。”

阿尔弗雷德的自嘲带着布鲁斯熟知的刻薄,隔着电话的缘故,布鲁斯只是在暗自偷笑中忍受了下来。他昨晚睡得不错,终于把鳄鱼人赶出了哥谭让他这几日的忙碌有了结果,也或许是昨晚临睡前和晨起时都因忙着对这袋子食物发呆而没顾上喝酒的缘故,总之他神清气爽,就连门口那个背对着他的人影都不再惹他生厌。他收好手机,喝光了水,然后不紧不慢地用房子内外的人都能感受得到的动静推开了门:

“没在大都会找到工作?”布鲁斯把头从那道缝隙之中卡了出去,对着克拉克自然地问道。

“是啊,四处碰壁。”布鲁斯的大衣此刻已经叠了起来正好好地放在克拉克的腿上,克拉克把衣服抱在胸前,不疾不徐地站起来转身对向布鲁斯,“我想你说得对,我确实该换身行头。”

“没有老板会喜欢你这样的员工,你昨天就应该相信我的。”布鲁斯没从房子里出来,门缝被推得更大,布鲁斯自己却往一边站开、让出了可供克拉克进入的通道,“要进来洗个澡吗?”

“不麻烦你的话……”

克拉克看到了布鲁斯眼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很麻烦,”光脚踩在地板上的脚趾头屈了屈,扶在门边的手也滑了下去,“不过我许可你这么做了。”

伸长的手臂指向的方位是浴室所在,布鲁斯全无担忧地把后背留给了克拉克,门在他走向餐桌的时候被轻轻带上,克拉克能看到自己买来的食物已经被填进了冰箱——尽管摆放得一团乱,但某种程度上,这是布鲁斯正在对他放弃抵抗的表现。未来的他也是如此,对不请自来的克拉克永远无可奈何,他第一次擅作主张要在这里过夜时,布鲁斯推拒犹豫的羞赧神情克拉克至今仍记忆犹新。

热水拧开的时候,他听到外面的布鲁斯在厨房闹出了叮叮当当的动静,每一次布鲁斯打算自己煮咖啡时都会经历这样的一番惊天动地,但严格说来,这已经算是布鲁斯唯一能在厨房上手的项目。克拉克从不希望布鲁斯能与厨房融洽共处,他向来认为布鲁斯在这件事上的天赋缺陷是为自己的出现而腾出的位置。他在浴室耗了二十分钟,也确确实实把自己收拾得干净顺眼了一些——即使从头到尾,布鲁斯都不是在真的挑剔他,他只是无法对自己明明可以施以援手的人假装视而不见罢了。

“没刮个胡子?”

等他从浴室出去的时候,布鲁斯已经端着他那杯得意之作在餐桌前等着克拉克了,他指指克拉克冒出青色胡渣的下巴,嘴又朝某一个方位努了努,在那头放着的另外的一杯咖啡明显是为克拉克准备的。克拉克没打算多问什么,他扯了扯身上仍过于紧绷的衣服,按照布鲁斯透露的意思在那杯咖啡前坐了下来。

“不想弄坏你的东西。”克拉克顺着布鲁斯的目光摸了把下巴,“我的胡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钢铁胡子?”接应克拉克回答的反问近似一句嘲讽,“我的刮胡刀也不是那么好弄坏的。”

“准确来说是钢铁之躯,”克拉克带着玩笑的口气预先告知了布鲁斯这个他日后总会目睹的事实,“这个形容更为合适。”

“哈。”

大概是自己身上的古怪之处多到布鲁斯难以一一搞清楚了,所以他只是不置可否地干笑了一声后,又往咖啡里舀进了一勺炼奶:

“肯特先生……”

“你可以叫我克拉克。”克拉克盯着布鲁斯的手,在布鲁斯的说话间歇适时插了进来,昨晚留在他耳边的那句轻喃是布鲁斯送给克拉克的礼物,那其中包含的温暖听起来和几年后布鲁斯在分开母盒时喊出的“克拉克”并没有什么区别,“克拉克•肯特,我的名字,乔纳森和玛莎一起帮我取的。”

“好的,克拉克•肯特。”漾着圈儿的液体霎时静止,布鲁斯强压下那个名字给他带来的震动,按计划进入了主题:“直接一点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留在这里,”克拉克省去了拐弯抹角,决定保存住布鲁斯的好奇心,“就房子外那一小块地方能够容纳我过夜就足够了。”

布鲁斯眉梢的末尾打出了一个隐形的问号,有那么几秒,他觉得这个男人过分的真挚背后潜藏的目的也许会离奇到可怕,但他完全无法摸到那个真相,只是这么简单?布鲁斯希望这个克拉克•肯特哪怕能露出一点点的马脚都好,这样自己也不至于在不知不觉间对他的存在变得过分着紧。并不是每一个被他关心过的陌生人都能拥有好的人生和结局,他对此明明应该再谨慎不过才对。

“你经常用这种方式来强迫别人收留你?”——厚着脸皮赖在别人的屋子外,佯装对房屋的主人有多么关心、多么体贴、多么……纯良无害,直到根本不用对他的悲惨负责的人心生不忍?布鲁斯拧眉紧盯克拉克,想要从他完美到没个缺点的脸上瞧出一个可令自己信服的答案。说真的,以布鲁斯的眼光来看,这个男人就算凭着这张脸,也不会沦落到他所描述的、那么凄惨的境地。

“从来没有这样过,我一向更喜欢独来独往。”克拉克认为自己能听到布鲁斯的心声——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还算不错的长相为什么这么招人讨厌?——两年半后在卢瑟的晚宴上布鲁斯是怎么评价他的,此刻也就不会有太大出入,“我承认我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我不是第一次这样住在……露天的地方,其实比起你认为的简陋,在我看来,如果能避免给其他人添乱,那再简陋的地方都会是一个好的住所。”

“所以你觉得你没给我添乱?”嘴角的讥讽准时出现,前三天的情景在眼前快速重播,“你刚刚还用了我的浴室。”

“是啊,抱歉,”克拉克看着那笑,觉得自己就像在逗弄某只一早就被他困于手掌中的驯良宠物,只是在布鲁斯因他而起的各种反应面前,那点无用的惭愧一闪而过,“可能因为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不把我当怪物看待、也没对我恶语相向的人。”

“装可怜也得有个限度,克拉克•肯特。”

如果不是自制力足够好,布鲁斯绝对又得被嘴里没来得及咽下的咖啡呛到,不用亲自验证,他也能估测出这个男人如此壮硕的体型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攻击力——能挡下他一个拳头的人应该只是少部分,他的身上所散发的力量感绝不是随随便便装出来的花架子,“真的有人会敢对你……”

杯子冲着又被T恤紧紧包住的手臂抬了抬,那块不堪重负的布料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四分五裂一般在那儿苦苦支撑、维持着身为一件衣服的最后尊严:

“恶语相向?”

“我从小就不太合群。”克拉克把过往深埋的记忆一一展露,许多时日之后,他也是这样轻松舒畅地把自己放到布鲁斯面前毫无保留地剖析开来,“在许多同学眼里,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怪人,我想当时的老师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被那些孩子的家长告诫‘不要和那个怪男孩儿玩’,在整个儿童时代,我都没有交到过朋友;到年纪大一些,大家也都到了容易冲动的年纪,时不时会有那么些男孩变着法儿的来找我的茬,妄图逼我动手来证明我确实是个会伤人的怪物。”

布鲁斯的呼吸声在克拉克的言语间变轻了,他能看到布鲁斯那颗敏感的心正因为自己的讲述悄悄地放缓了跳动,并且因为那触手可及的不幸皱成了小小一团。

“但我发誓我从来没对任何人动过手。”克拉克继续说道,千真万确,三十二岁以前,除了实在需要他出手驱赶的罪犯之外,他不曾对任何人使用暴力。他谨记着乔纳森一直以来对他的训诫,这是他在地球生活了这么久以来做出的选择,“因为我知道那会招致很严重的后果,一时的宣泄并不能使我感到高兴,这是我的父亲给我留下的教诲。”

“……钢铁之躯,是吧,”布鲁斯别了别脑袋,没让克拉克看到自己瞬时转换的表情,侧回脸的时候,他把那个在他听来都自大到好笑的形容又拎出来嘲讽了一遍,“可以了,我想我对你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那么你现在需要我去做个早餐还是——”

克拉克故意没把话说完,他又让自己变得局促起来,不在乎布鲁斯是不是早就看穿了他的这种把戏。

“保镖和司机的位置已经没有空缺了。”

布鲁斯把自己整整两个月以来才终于为自己亲手煮的这杯咖啡一口口抿完后,对着克拉克宣布着自己的决定,什么时候做的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兴许是他发现原来收拾冰箱都是一件这么费神费力的事情时?又是哪分哪秒开始,他对一个人陌生人说起了这么没分寸的话?就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本就该这么热络也可以不讲规矩似的——好在那也不算太重要了,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积极气息,布鲁斯相当确定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件和他的养母一样同等重要的事,寻找亲生父母的决心?某个他深爱的人?不过不管是什么,布鲁斯都已经不打算在这时去问个究竟了。

“而且我也懒得再找人为你做几身合适的西装,老天,你究竟要穿多大码的?”布鲁斯对克拉克的身形表达了质疑,一个厨师可不需要拥有一身让人心惊的肌肉,“我想你不会介意在我的管家回来之前、接手我的厨房?我记得你说过好几次你想要赔偿车的损失。”

“是啊,还有你借我的钱。”克拉克的心上有一个微笑的痕迹,“如果你觉得我做的食物还算合你口味的话,我很荣幸可以……”

“去弄吃的吧。”布鲁斯没让克拉克把那溢于言表的感谢表演完,他的手肘支上桌面,微微歪头瞧着克拉克,“我饿了。”


阿尔弗雷德离开后的第五天始于裹上了鸡蛋和面包屑的鸡胸肉,需要太多橄榄油来烹饪的食物一向是阿尔弗雷德的禁忌,但新来的厨师先生似乎没管那么多,软嫩的鸡肉和新鲜的橙汁成了绝佳搭配。布鲁斯不记得厨房是不是还有榨汁机或者类似的器具,总之等他换好西装出来,那杯果汁和那叠混上了几颗西兰花的鸡胸肉已经在拉开的椅子前等着他去品尝了。解决克拉克做出的食物不会花费布鲁斯太长的时间,等最后一小颗西兰花也就这鸡肉一起被送进嘴里,布鲁斯内心迸发的满意已经让他能对克拉克相当和颜悦色地说话了:

“我要走了,你可以待在这里。”总能快速恢复整洁的流理台让布鲁斯更加心情舒畅,他松开一颗衬衫扣子,对放好最后一只杯子的克拉克说道。

“你似乎真的不怕我是一名被通缉的抢劫犯或是什么闻名遐迩的大盗……”

克拉克拉了拉又往上出溜的衣摆,朝布鲁斯开起了玩笑。他知道假如他是的话,布鲁斯一早就会把他妥当地处理而不是放任他在这儿擅闯私人领地。

“那你是吗?”

布鲁斯顺着他的口气反问,他眼中的试探总在时时刻刻提醒克拉克,布鲁斯•韦恩永远不会真正放下戒备。

“玛莎不会希望我是,所以我不会是。”

“你也出去买两件合身的衣服吧,”似乎对这答案没太大意外的布鲁斯扭头看向了外面,天气还不错,自己今天的行程至少得忙到晚上,他倒不怕克拉克在这间房子和湖泊底下发现什么秘密——他要是有这个胆子,也尽管可以试试:

“再去找个住的地方,过了这片树林的附近就有。”

只要一想起自己每晚还会在冷风与黑暗中看到树下蜷着的一团黑影,布鲁斯就控制不住地感到头疼与心烦。哪怕他确实就是个身体素质优秀到异于常人的人好了,布鲁斯也没法就这么眼睁睁地看他日复一日睡在树叶的隐蔽之下,就算他真的习惯于这样的声后也不行。

那位叫玛莎的母亲一定也不愿意他过这样的生活。

“好。”克拉克听起来很是诚心地应了下来,“我会的。”

只是当过了十四个小时,布鲁斯发现克拉克白天应的那声“好”不过是又往后挪了五棵树时,布鲁斯深切地后悔起了自己展露给这个堪萨斯怪人的好脸色。

----------

明知谈恋爱很无聊但就是想写(((

2017-12-28  | 362 19  |     |  #亨本 #超蝙
评论(19)
热度(362)
 

© piggiewen | Powered by LOFTER